1个月前 (09-18)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元青舟点头,“是出什么事了吗?”

谷雨叹气,“原本这些事情都是病人的隐私,出于职业道德,我必须为他们保密,但是你看我现在都成了这样,也就没什么好犹豫的了,这件事背后肯定有什么大阴谋,我现在也只能靠你了。”

“嗯。”

谷雨吞了口唾沫,握住元青舟的手,拉着她坐下来,慢慢说起来。

“上次那个病人之后,我听你的建议把这件事上报了,当时龙欢还是久安城的分部长,西门守也还在,他们俩对这件事都很重视,认真去查了那个三线小明星。”

“那个小明星本身没有问题,她交代说,无意间听人提起那种蜘蛛的毒液可以助兴,就想试试,一开始两次确实不错,谁知道第三次就出了事情。之后,西门守沿着这条线追查下去,找到了那个贩卖蜘蛛的人,他是拉丝特的信徒,在被抓之前就已经死了。”

“拉丝特……”元青舟沉吟着,心中不由紧绷起来。

“这件事到这里就没了线索,再加上龙欢和西门守被调职,我也以为就此结束。但是等我到了帝武城之后,我大学的博导找到我,希望我给她当助理,帮她处理一些病例。”

“我的博导是国内非常权威有名望的心理医生,现如今的世道,任何人心理出现问题都有可能被黑暗物质腐蚀,从而产生畸变,所以我博导的职责就是定期为联邦高层进行心理状态评估。”

“我博导能找到我帮

9uu有你有我足矣最新登陆 h的小说

忙,我其实还是感觉挺高兴的,再加上不是长期的,只是暂时帮几次忙,我就没有拒绝,可是我去了几次之后,就发现我博导的状态很奇怪。”

谷雨深深的吸了口气,继续道:“一开始,我也以为是她说的,她年纪大了有点健忘,所以请我帮忙整理病例,记录治疗过程。但是几次之后,我发现她每一次给那些联邦高层做完心理疏导和催眠治疗之后,就会彻底遗忘整个治疗过程发生的一切。”

“这就像我之前给久安城那个病人治疗,最开始进入他潜意识那三分钟时一样,发生了什么我到现在也想不起来。所以我就留心开始观察,可是没有任何发现,最后,我跟我的博导商量了下,她也觉出奇怪来,就让我对她进行了一次深层催眠。”

谷雨捏着元青舟的手无意识的用力,整个人不由紧张起来。

“我在她的潜意识里看到……呼……看到她整个人像行尸走肉一样,没有任何意识,被一张巨大蛛网困住,我只看了一眼,就感觉到有蛛网缠上我的身体,我拼命挣扎,好不容易才逃出那片潜意识世界,这之后……”

“呼……这之后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感觉我博导在我背后对着我阴沉的笑,但是我一转身看她,她又神色如常。那之后我只要一睡着,就会梦见蜘蛛不断地啃咬我,看到一张大网把我束缚,无论我用什么办法都无法摆脱。”

元青舟用力回握谷雨因为紧张害怕而颤抖的手,“你为什么不将这件事报告总局长?”

谷雨眼里泛出点害怕的泪光,摇头道:“我做不到,七次了,我已经尝试了七次,每一次都是刚有上报的念头,就好像被心灵操控了一样,整个人一下子就变得迷迷糊糊,然后将所有的事情遗忘,紧接着,我就又一次接到博导的电话,让我去给她帮忙。”

“你知道吗,这就好像一个无限的循环一样,我的博导是这样,我也是这样,我虽然忘记了一切,可我的性格不会变,我还是会在治疗过程中发现问题,然后重蹈覆辙。我感觉我的博导其实也一样,意识到了问题,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每一次遗忘之后就会给我打电话,这是她的自救。”

“而当我意识到出现问题的时候,是我第五次遗忘,那时候我就想了一个办法,对自己进行了催眠,我无法相信任何人,所以我将关键字设定为谷姨,因为只有你会

9uu有你有我足矣最新登陆 h的小说

这么称呼我,只要你来找我,叫我,我设定的催眠机制就会触发,让我记起那种恐怖的感觉,并且强迫自己将你带到自己的秘密房间。”

“只要我能进来这里,就能想起一切,但是如果只有我一个人的话,无论我在这里做什么,出去的瞬间,我还是会忘记,所以我必须靠你,只能靠你了。”

元青舟沉默着,思考了一会,问道:“你觉得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谷雨摇头,“我现在大脑也一片模糊,总之你最好将这件事告诉楚局,让她去查查我的博导最近都接触了什么人,对了,还有她接诊的那些联邦高层,全都必须查一遍,我始终觉得有一个巨大的阴谋正在酝酿中。”

谷雨快速将她博导的相关信息和她知道的几个联邦高层的信息全都告诉元青舟。

砰!

忽然一声震响,谷雨吓得浑身一颤,元青舟站起来抬头,就见谷雨的秘密房间天花板被什么东西猛烈撞击,瞬间出现了蛛网一样的裂痕。

一条条纤细透明的蛛丝从那些裂痕中垂下来,好像有意识一样,朝着两人卷过来。

谷雨眼中泪花闪烁,她用力握紧元青舟的手道:“它找到我了,我也会变得像我博导一样,舟舟,一切就拜托你了。”

话音一落,谷雨在大片蛛丝卷上来之前,用力的推了元青舟一把。

元青舟一脚踩空,看着谷雨被蛛丝吞没,一根纤细透明的蛛丝猛的缠上她手腕,但突然袭来的失重感让元青舟一下子清醒过来。

元青舟从椅子上跳起来,本能的甩手意图扯断卷上手腕的蛛丝,但是冷静下来一看,她手上根本什么都没有。

她抬头去看谷雨,她此刻就像打了个盹醒过来,睡眼朦胧的揉着眼睛,“咦?舟舟你怎么在这里,我是睡着了吗?抱歉啊,刚调职很多工作不熟悉,所以加了不少班,我什么时候才能放假啊。”

谷雨站起来,打着哈欠,伸了个长长的懒腰。

“谷姨?”

元青舟试着再次喊出那个关键字。

“嗯?”谷雨一脸疑惑的望着元青舟,蓦地笑了,抬头揉了揉元青舟的脑袋:“你这么戒备的喊我干什么,难不成我刚才鬼上身吓到你了?”

谷雨这时才看到椅子上的入梦治疗仪器,疑惑的皱眉,回忆了半天,还是什么都没想起来。

“我把它拿出来干什么?奇怪,最近我也得了健忘症吗?”

元青舟的心不断下沉,谷雨确实如她所说,出来后就又忘记了所有,并且丝毫没有察觉到问题。

这时,谷雨的电话响起,她走到窗边接起电话,“是我,老师你找我有事吗?嗯……嗯……这样啊,那我中午过去一趟,没关系,我也不太忙,您上学的时候帮了我那么多,我帮您不是应该的吗?”

这一刻的元青舟感觉周身一片阴冷,等到谷雨打完电话,她握着谷雨的手,用精神力探查了她全身,并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谷雨一脸莫名其妙,“你突然这是怎么了,好奇怪,对了,晚上我约了几个新同事去看《迷途劫》的首映,你要不要一起来看看,据说那个演你的小姑娘很不错,我可要去好好鉴赏下。”

元青舟摇头,“我不去了,我还有事,谷姨,你……等着我。”

说完,元青舟扭头离开,可就在她刚走到办公室门后的时候,忽然有种被注视的感觉,阴冷,渗人,说不出的毛骨悚然。

元青舟猛的回头,谷雨刚刚低下头,正擦拭桌上的水渍,让人感觉就是她刚才在盯着自己看。

元青舟拳头紧握,拉上门直奔楚凌楠办公室。

而她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手腕上有根蛛丝在飘荡,若有似无。

像是从谷雨办公室里牵出来的,被她越拉越长……

喜欢她除了能打一无是处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527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