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9-20)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加进留置支队的四人小群,跟今后的领导和同事问个好,聊了十几分钟。

退出群聊,放下手机,韩昕的心情既高兴又有些忐忑。

高兴的是很快就能回家,可以给女友一个惊喜,能送妹妹进考场,还能回头墩给舅妈唱生日歌。

忐忑的是要改行,要从事与过去十年完全不同的工作,对自己能不能干好不是很有信心。

如果三年之后真能从“假大队长”变成真大队长,到时候又是一个挑战。

毕竟大队长大小也是个领导,而当领导这种事是会者不难,难者不会,一想到几乎每天都要参加各种会议,要记录,甚至要发言,完了之后还要回本单位传达贯彻落实,就觉得怕人。

韩昕不认为自己是当领导的料,心说真要是有那一天,最好能回禁毒支队当大队长。

禁毒支队的大队长虽然是真大队长,但比假大队长也强不了多少,整个儿一光杆司令,不用管人也没那么多会议。

区县公安局的禁毒大队长绝不能干,那需要真本事,甚至要担责任。部下要是出点什么事,就会像师傅的二叔那样被撸,倒时候会多尴尬多没面子……

正胡思乱想,正患得患失,吕向阳突然打来电话。

韩昕缓过神,连忙划开通话键把手机举到耳边,调侃道:“这么晚了不去陪女朋友,给我打什么电话,是不是睡不着,想喊我一起出去撸串?”

“想哪儿去了,我在单位,夜里有人查岗,哪儿都不敢去。”

“纠察都变成督察了,他们还那么讨厌?”

想到老战友那么精明的一个人,穷凶极恶的毒贩不知道收拾了多少,却屡屡栽在纠察手里,吕向阳不禁笑骂道:“居然敢说督察讨厌,你小子的觉悟有待提高啊。再说我以前又没被纠察抓过,更没被纠察关过小黑屋,我为什么要讨厌人家!”

韩昕嘀咕道:“我那是不想给队里惹麻烦,不是真怕他们。要是搁现在,你看我会不会把他们的白头盔摘下来当痰盂。”

“这么拽啊,要不明天来支队试试,你小子真敢把督察的头盔摘下来当痰盂,我就敢站在边上拍手叫好。”

“我调都调走了,犯不着跟他们置气。”

“我看你小子也就敢打打嘴炮。”

“还跟我玩激将法,我才不会上你这个当呢。”

徐军坐在吕向阳对面,听着韩昕吹牛皮,听着听着忍不住笑了。

吕向阳看一眼徐军的手机,笑道:“不开玩笑了,说正事,徐军在小拉勐那边交的一个朋友,居然想做中间商赚差价,人托人打听到一个消息。说得有鼻子有眼,但到底是真的假的不知道。”

韩昕下意识问:“什么消息?”

“那小子声称他朋友的朋友,也有可能是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认识一个当兵的,就托那个当兵的帮着打听,说那个当兵查到了姚庆庆的‘入境’记录。”

“什么时候的事?”

“去年一月六号。”

“时间对不上啊,再说那些小喽喽就知道收人头费,所谓的登记纯属装模作样,他们会留底吗?”

“所以说真实性存疑。”

既然有情报线索就要认真对待,韩昕不想武断的判定这个情报是假的,紧锁着眉头分析道:“既然那个当兵的连日期都知道,那意味着收人头费的关卡真留了底,甚至真存了档,并且他能接触到。”

吕向阳也是这么认为的,紧盯着徐军手机上的微信聊天记录说:“问题是徐军的那个朋友,声称那个小喽喽没拍到原始登记记录,只抄了一份入境人员名单。”

“名单呢,身份证信息能不能对上?”

“我这就把名单转发给你,不过只有半页,一共九个偷渡过去的人员,包括你要找的姚庆庆在内,身份证信息全能对上。”

韩昕将信将疑:“全能对上?”

吕向阳摸摸嘴角,笑道:“看似全能对上,但对方如果想骗我们,其实只需要搞清楚姚庆庆一个人的身份证信息。至于另外八个,上街随便拉几个偷渡过去的人,找个借口把人家的身份证信息抄下来就行了。”

对方正等着回复,确切地说是等着打线人费。

徐军不想好心帮倒忙,连忙凑过来提醒:“韩昕,我这个朋友跟你以前在那边交的朋友差不多,反正都不是很靠谱。这个消息仅供参考,你现在帮人家反电诈,可不能病急乱投医,傻乎乎的被人给骗了。”

“我知道,我先看看名单。”

“行,看吧,电话别挂。”

韩昕放下手机,点开微信,果然看到吕向阳刚发来的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一份手写的名单,姓名,性别,家庭住址和身份证号码一应俱全,写得歪歪扭扭,跟自己的那手烂字差不多。

“没有位置啊,对面的小喽喽是在哪儿设的卡,又是在哪儿盘问登记偷渡过去的人员身份证信息的?”

“位置没写,不过听我那个不靠谱的朋友说,是在你四年前经常绕的那个哨卡盘查登记的。”

韩昕想想又问道:“这么说名单上的这九个人,是一起偷渡过去的,一起被那边的小喽喽盘查登记的?”

“应该是。”

“能不能联系上另外八个人?”

不等徐军开口,吕向阳就解释道:“他们既然是偷越国境过去的,几个口岸肯定不会有他们的出入境记录。并且这个消息是半个小时前才收到的,还没来得及联系他们户籍所在地的公安局。”

“这本来就是我的工作,我向上级汇报,我们自己核实吧。”

“行,不过得搞快点,我那个不靠谱的朋友正等着你打钱呢,还威胁我,说什么我们如果言而无信,他如果明天中午十二点之前看不到钱,他那个军警朋友就会把有人正在找姚庆庆的消息散布出去。”

如果这个消息是真的,至少可以确定姚庆庆正在小拉勐。

要是这个消息是真的,真要是不给对方钱,并且他们真恼羞成怒把有人正在找姚庆庆的消息搞得满城风雨,那些狗庄一旦收到消息肯定会把人转移走。

缅北那么大,天知道那些狗庄会把人藏到什么地方。

何况“菠菜公司”堪称国际化,他们的活动不仅限于缅北,其范围遍及大半个东南亚。要是把人转移到老挝、柬埔寨或者菲律宾、马来西亚,到时候想找就更难了!

韩昕不敢当儿戏,揉着太阳穴问:“徐哥,你当时是怎么跟你那个不靠谱的朋友说的?”

“他不知道我的身份,以为我跟他一样也是个想去那边赚快钱的。”

徐军点上支烟,一连吸了好几口,补充道:“我说姚庆庆已经两年没给家里打过电话,他父母很担心很着急,于是人托人找到了我,请我帮着打听的。”

吕向阳接过话茬:“我认为不能排除那小子乘人之危,编造半真半假的消息骗钱的可能性。”

徐军深以为然,磕着烟灰强调:“所以这件事要慎重,如果脑袋一热给了线人费,最后却发现消息是假的,你到时候怎么跟上级交代!”

只要涉及到钱,就很麻烦。

韩昕深吸口气,坏笑着问:“徐哥,你说你,都交的些什么朋友?”

徐军被搞得啼笑皆非:“说得你好像在那边有很多靠谱的朋友似的,再说那边有好人吗,就算原来是好人,去了之后也会变坏。”

“跟你开玩笑呢,我先挂了,我得赶紧向上级汇报。”

“不但要汇报,也要赶紧查清名单上的另外八个人的下落。争取在明天中午十二点前找到其中一两个,尽快验证这个消息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知道。”

……

警情就是命令,韩昕一刻不敢耽误。

先去敲开张梦程的房门,把张梦程叫醒,一起给贺主任打电话汇报。

贺主任既是滨江市局反电诈中心的主任,也是省厅派驻在南云的打击跨境犯罪工作队的成员,拥有韩昕、张梦程和吕向阳等人所没有的资源和权限,一接到汇报,就立即着手查询。

坐到消息真是一种煎熬。

张梦程拿起手机看看时间,好奇地问:“偷渡过去的人,在那边也要登记?”

“说是登记,其实是要钱,不过要的也不算多,一个人交八十。有些地方还要求带着身份证去办理暂住证,反正是变着法弄钱。”

“如果不登记,不办暂住证呢。”

“如果没被他们发现,正常情况也没什么事,但要是赌博输光了签单,或者陷进菠菜公司想逃回国内,跑出去找他们求助,他们会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你关起来,以涉嫌偷渡入境罚款三千至五千人民币。”

“可走到那份儿上怎么可能有钱给他们?”

“身上没钱没关系,可以给家打电话,让家里人送钱。反正这笔钱如果不交,你就在牢里呆着吧,牢里暗无天日,吃得跟猪食差不多,关久了真会死的。”

张梦程没想到对面的大小军阀竟这么黑,想想又问道:“如果当事人的亲属报案,我们公安机关过去跟他们交涉呢?”

韩昕若无其事地说:“他们一样不会放人,他们会振振有词地说,他们那儿也是有法律的。他们尊重我们,我们一样要尊重他们。

何况不管哪个地方的公安局,经费预算都是有限的。遇上这种事,会过来帮着解救的很少,而是建议当事人的亲属联系当地警方,或者联系我们中国驻那边的大使馆、领事馆。”

仔细想想,还真是这个情况。

你自己没有一点是非辨别能力,傻乎乎的跑过去,结果陷在那边。有的甚至明知道那边不是什么好地方,还财迷心窍去赌,去嫖。

出了事之后,凭什么用纳税人的钱去救你?

张梦程反应过来,又问起晚上跟唐支通电话时刚知道的一件事:“小韩,你是不是调到了刚成立的留置看护支队?”

韩昕笑道:“有这事,我也是晚上刚接到的通知。”

“恭喜恭喜,以后不能再叫你小韩,应该叫韩大了,不然就是不尊重领导。”

“张大,你就别开玩笑了,留置看护支队的大

阮苏薄行止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mm131王雨纯露黑森林

队长,跟保安大队长差不多。不然也不至于别的大队长都是副科,我这个大队长还是正股。”

“留置看护支队的情况是比较特殊,但留置看护支队的大队长一样是大队长,先干着,提副科是早晚的事。”

“借你吉言,真要是有那一天,我请客。”

“一言为定。”

张梦程笑了笑,想想又轻叹道:“小韩,说心里话,这案子刚有点眉目,我真舍不得你走。毕竟对面的情况太复杂,我别说对那边,就是在芒井都是人生地不熟。你这一走,接下来的工作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展。”

留置看护支队的工作,只要是个民警都能干。

可查找姚庆庆的活儿,还真不是谁都能干得了的。

韩昕意识到自己这一走,会留下一个“烂摊子”。再想到这一走,很可能这辈子都没机会再去对面执行任务,突然觉得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

“张大,你说得对,做事要有始有终,我不能就这么走。”

“我说什么了,小韩,你这次虽然是在市局内部调动,但你是纪委监委点名调过去的,纪委监委没小事,你可不能犯傻。”

韩昕权衡了一番,笑道:“我怎么可能犯傻,我自己也好,你也罢,现在只是收到我调到了留置看护支队的消息,并没有接到正式命令。”

张梦程下意识问:“你想做什么?”

“做我该做的事!”

韩昕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随即起身打开柜子,拖出行李箱,从箱子里取出两张电话卡,一边在台灯下换卡,一边若无其事地说:“我等会儿就联系侦查队的战友,请他们开车送我去边境。”

张梦程可不因为自己一句话,导致小伙子犯傻,甚至得罪纪委监委,苦着脸道:“你开什么玩笑,再说贺主任那边正在查,你们老部队帮着打听到的消息,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现在还不知道呢。”

“兵贵神速,我先过去,在那边等消息。”

“我不同意!”

“张大,你到底是不是警察?再说在查找姚庆庆这件事,程支和贺主任上次说得很清楚,我拥有自主权,你主要负责配合。”

“可此一时彼一时……”

“什么此一时彼一时,我只知道时间紧急。”

难得有机会疯一次,韩昕岂能错过这个机会,换好手机卡,又从行李箱翻出一叠打印好的暗语和联系时的注意事项,往张梦程手里一塞:“这就是前天中午说的台词,抓紧时间看看,一定要记清楚,千万别搞岔了。”

张梦程头大了,一把攥住他的胳膊:“小韩,你别冲动,你再好好想想。”

“没什么好想的,其实你我心里都清楚,唐支和贺主任肯定会支持。只是因为种种原因,不好明说,甚至都不能暗示。”

“你想来个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没那么夸张,留置看护支队又不是什么办案单位,有我一个不多,没我一个不少。再说我又不是不去,只是早一天报到跟晚一点报到的事儿。”

“你再考虑考虑。”

“不用考虑了,再见。”

“你就这么去,行李都不收拾一下,换洗衣服都不带几件?”

韩昕回头看了看,笑道:“你帮我收拾一下吧,回头记得帮我退下房。这些衣服在那边穿不合适,我会请老战友帮我准备几身行头。”

……

PS:今天儿子过生日,要好好陪陪他,只有一章,请各位兄弟姐妹见谅。

喜欢老兵新警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531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