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9-22)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众人都听出来了林陌的言外之意,这长老,不就是指何死吗?

说到这,林陌给刚才那个天罡山弟子使了个眼色,后者欣然会意,望向高台之上的何死道:“何长老,我是天罡峰选入这次大宗峰会的弟子之一,今日我们要在此练剑,请何长老你暂时回避。”

这天罡峰弟子对何死的态度,哪有一点弟子对待长老的样子,仿佛就是在下达命令一般。

他当日也参加了何死那次议事堂之会,何死的放权,自然是被他当做不敢和瑶光争斗的无奈之举,想想也是,他区区天象五阶中期的修为,如何敢在瑶光面前放肆,只怕是自己都能够解决掉他,所以他自然不会将何死放在眼里了。

在他看来,何死当日既然在瑶光面前怂了,现在对于身份不低于瑶光的林陌也只有认怂的份。

然而何死却是看也不看他,如同老僧坐定一般,直愣愣盯着瀑布。

那天罡峰弟子见状心中火起,再次加重声调道:“何长老,你这是要跟林师兄做对不成,林师兄可是宗主亲传弟子。”

他只当何死初入剑宗,不识得林陌身份,想来搬出宗主亲传弟子的身份,何死一定会被吓住。

他得意洋洋的看着何死,等待着何死狼狈立场的一幕。

然而何死只是轻飘飘的呵斥道:“滚!”

虽然两人离了百米之遥,但何死只一个字便让那天罡峰弟子渗出冷汗来,这股威压,竟是不弱于前任天罡山长老。

这怎么可能?那天罡峰弟子微微错愕!

回过神来之时,他对于何死当着众人的面辱没自己,愈加怒火中烧。

这时林陌也在一旁挑唆道:“青松,看来你在何长老面前没什么面子啊!”

那天罡山弟子在这之前,可是信誓旦旦在林陌面前打了包票,说这何死不过是个任人揉捏的软柿子!可不曾想现在的何死,却是如此硬气,这不是让他下不来台吗?

那天罡峰弟子,看向何死眼露凶光:“何长老,你入我天罡山多日,我还未曾向你讨教过,今日弟子就来向你问问剑!”

说罢,那天罡峰弟子便驭剑而上,直指何死,这天罡峰弟子的驭剑术虽然不如林陌,但毕竟也是挑选出来参加大宗峰会的弟子之一,剑气也是相当凌厉,一时间带起山风阵阵,飞沙走石,剑气所化的飞鹞,直扑何死头颅,看来这天罡峰弟子也不打算留手,一来就是夺命之招。

林陌也少见的称赞道:“青松师弟,你这一手飞鹞袭天,真是炉火纯青啊!有几分上任天罡峰长老的味道了。”

青松得到林陌夸奖,脸上露出得意的神采:“我这飞鹞袭天,自然比不得林师兄可是对付一个刚入门的新人,足够了。”

青松自然对自己功法很是自信,这一招他练了十几年,算是他的绝招了,之所以一上来就用,当然是想要在众人面前展露实力了。

剑宗对与参加大宗峰会的选拔,不像大门山宗一般,举行比试,是由各个山峰各自推选精英弟子出席,既然都是精英当然要争个高低了。

再看何死那边,直到青松的飞鹞剑气袭到他身前之时,他甚至都没有动手,石台上的天罡剑便自动飞起,将这来势汹汹的一招轻松化解。

天罡剑乃是剑宗六把神兵之一,在何死修至心剑术之后,便和它心意相通,只是一个意念这天罡剑便能够随心而动。

见何死如此轻易,便将青松的决死之招化解,众人都是呆如木鸡。

什么?他居然能够挡住自己的一剑,甚至连手指都未曾动过,青松知道自己这一剑的厉害,就是往常和瑶光练习时,瑶光都不敢小觑的!

林陌也是稍露惊慌,看来自

书房宠婢 啊快点拔出来快回来了

己还是小看这何死了,不过这青松也只是天象五阶中期和那何死修为相当,他能够挡住青松一剑,未必就能得挡住自己。

他身后的一众弟子却不敢这么想了,当受到林陌之邀来这磨剑瀑布练剑时,他们只当卖是林陌一个面子,可是见到青松和林陌一唱一和,出言为难何死时,他们自才看出林陌此行,怕不是单纯练剑那么简单。

不过他们也曾听闻过何死,这只是一个有长老之名而没有长老之实的家伙,要不然他怎么会放着好好的天罡峰长老不做,来这里观剑,当然是在天罡峰内受到排挤了。

在他们看来,即便是得罪何死,自己等人也能够抗下来,但是刚刚青松的一剑他们也都看在眼里,自问这一剑自己来接,肯定不会太容易,而何死却是连手都没动就化解了,这不得不让他们重新审视何死,仅凭现在的他们,怕是远远不是此人的对手。

“何长老,你这是何意?难不成想要阻扰我们在此练剑不成。”林陌见青松在何死手下吃瘪,青松做为自己的小弟,他自然要出来替他找回面子。

而且师尊暗示过自己,将这何死逼一逼,让回到他该去的位置上,自己这么做自然有师尊在身后做靠山,是以他

书房宠婢 啊快点拔出来快回来了

根本不惧何死。

然而何死对于林陌的话,仍然只是冷漠的回复了一个字“滚!”

林陌没有想到何死竟是如此不给自己面子,很好,他正愁不好找机会动手呢!

刚刚还在为何死接档住自己一剑,感到震惊的青松,听到何死对林陌依旧是这副态度后,露出一抹笑意,何死你不是能能耐吗?得罪了这宗主最喜爱的弟子,看你在剑宗还有什么立足之地。

他当即假惺惺出言道:“林师兄,你不要太过在意何长老的话,人家毕竟是长老,地位要高我们弟子一头,我看我们还是走吧!”

“呵呵,就他一个天象五阶中期的实力,还敢鸠占鹊巢占据长老之位,真是不自量力!”

林陌出言挑衅何死,他想要激怒何死,让他先动手,这样即使自己等会不小心打伤了何死,在剑宗内也能够有所交代。

然而何死仍旧稳如泰山,仿佛没有听到林陌的话一般。

这下子林陌反而被何死激怒了,索性他也没有耐心了,直言不讳的挑衅道:“何长老,你可敢和我一战!”

这时候青松还在一旁添材加火:“何长老,林师兄可是天象五阶大圆满的修为,就你那天象五阶中期的修为,肯定不是对手,你若是识相就下来给林师兄赔礼道歉,或许林师兄宽宏大量,还能够绕过你这一次。”

然而这时候,何死连一个字都懒得跟几人说了。

林陌是彻底入戏了,只见他咬牙切齿道:“好,何长老,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林陌说罢手上运转真气,一个剑式指点,背后的青锋剑应声而出,还是刚才对付光头大汉的那一招,霎时间剑气冲霄,青锋剑在空中转换了一个弧度,直刺何死而去。

比起刚才对付光头大汉时不同,林陌此次加重了力道,剑气化成的猛虎在出剑的那一瞬便已成形,虎头向天长啸,利爪在崖石峭壁之上攀爬,山崖之上巨石滚落,震动整座山头,势不可挡的直奔何死而去。

何死这才向这林陌看过来,这一剑林陌近乎全力而为,何死也不敢小视。

他从不找事,但也从来不怕事。

这林陌既然想让自己出手,那就正好在他身上试炼一下,自己半月来悟得的剑意。

何死心念一动,身旁的天罡剑立即出鞘,剑声铿锵,似乎这天罡剑也十分兴奋。

何死以前的剑法,注重大范围杀伤,他自悟的百剑如此,千剑亦是如此,但他看到剑宗山门处的剑字之时,那八百年前的剑字让他感受到了无比的沉重,一笔一划,剑招不过数笔,但是剑气之浓郁,历千年而不褪。

喜欢最强天医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5364.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