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周前 (09-22)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啪嗒、啪嗒’

慢吞吞的秋雨慢吞吞地下着,一抹银灰色的天空,看不见刺眼的阳光,也看不出铅灰色翻滚着的阴云。

远远望去,那一片池水微波荡漾着,雨滴打在水面上,荡开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偶见黄叶飘落水面之上,就有水下的红鱼冒出水面叼食黄叶嬉戏水池间,肥壮的身子也随了这雨滴,慢慢吞吞。

两个人依然是牵着手,隔着汉白玉的栏杆,沈梅娇将头向前探着,看着水中嬉戏着的红鱼异常的高兴。回眸之时,恰与他的目光对视,急忙又娇羞的回避开,指着水中的红鱼,撒着娇说话。

景不醉人,人自醉。

且说这一处亭台楼阁恰在理当书阁之前,沈梅棠也曾独自站在楼台之上,眺望着远景。

而此一时,二楼取书之时,无意间瞥见了楼台上之人,见她站在窗口前,以手托住下颌,看着不远处倍显亲密的两个人,紧锁着双眉,在沉思着什么。

阵阵的鸟鸣,宛若百人的大乐团不停地演奏着,就仿佛在预示着即将变天一般,又或者满腹的疑惑,不知道这慢吞吞的雨,为何啪嗒、啪嗒就这么不停下来的下着。

“棠主,那位就是太子。”

好半晌不见动静的刘公公走上楼来,站在沈梅棠的身后,微笑着说道:“或是棠主知道了太子的名字,还没有见过其人,那个就是。”

一阵沉默,四下里悄然无声。

刘公公挪动了一下书橱旁边的一把椅子,发出了轻微的响声,紧跟着又说道:

“棠主的书画让人震惊,非一般的才女可比。

我有一把古琴,一直没有人能弹出优美的曲调,不知道是人弹不出来,还是这把琴本就如此?棠主若不弃,可否在明日此时,我把琴搬来一试?”

“刘公公过奖了,沈梅棠

木马上凸起电动木棒 大神同学想吃掉我

愧不敢当。”沈梅棠谦虚道,眉头依然是紧锁着,“琴音略懂一二,承蒙刘公公看得起,明日我来便是。”

“棠主,明日我恭候着你。”

刘公公说着话,走到南窗下,一边关闭上了半扇窗子,一边说道:“楼台上观风景的人光知道在观风景,却不知道楼上也有人,正观着他的风景。”

天色渐晚之时,沈梅棠撂下手中的笔墨,与刘公公告辞。

玳瑁自打来了就不着闲,一刻不停的擦窗又擦门。还记得在沈府当中,珍珠质疑着玳瑁为何把门里擦着铮亮,也为何把外门还擦着铮亮吗?玳瑁就喜欢擦门窗,她认为门窗皆是纳气之口,会有看不见的神灵顺着门窗而入,擦得越干净,神灵来得就越勤快,当然了,都是吉祥的神灵,保佑大吉大利的。

这一会儿,沈梅棠三人往回走着,灰兰跟玳瑁一边一个搀扶着,毕竟是下着雨,虽然雨不大。

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望身亭台楼阁处,人早已经离去,雨滴打在水面上,依然是一圈又一圈的涟漪不停地荡漾开来。

“二小姐,无论怎么说,大小姐若得宠,怎么都比别人强,至少是咱自己家中人。”灰兰道。

“是啊,二小姐,刚刚我看到梅霞小姐还有翠儿跟金枝在后面不远处。”玳瑁道。

“我也看到了。”沈梅棠点头道。

虽然说,沈梅娇是自己的亲姐姐,也有着参选入宫的太子妃资格,但是,沈梅棠的心中还是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儿......,或者说,女人天生的一种感觉,毕竟谁愿意与别人分享自己要嫁的人呢?

天色黑得越来越早,室内掌起了灯。

锦青姑姑引领着两个小宫女前去准备晚膳,另两个小宫女依然站在门口处,默不作声。

说句实在的话,都是同龄人,玳瑁却真的不喜欢她们。

相处将近两个月了,若是换成沈府,或是早都吃住一块儿,无话不说。

然而,她们两个,就跟桌上摆着的那一对陶俑活了一般,除了机械的回答着你的问题之外,再也没话,就连那眼神,都不会往别处多看一眼。

若是有一日,她们俩个忽然不见了,玳瑁准会第一时间去看一眼那陶俑,是不是又变回去了?!

室内依然是飘着一种香味儿,桂花都开败了,连叶子都黄得落了,也不见其他的花,总有一般莫名的香气,到也不难闻。

“锦青姑姑又喝香茶了吗?我这鼻子特别敏感。”玳瑁独自咕哝道。

“是。锦青姑姑不离香茶。”两个小宫女机械回答道。

玳瑁一声没吭,转身进到内室,自然是对她们的回答极其的不满意却又能说别的。

稍刻,锦青姑姑端着晚膳而回,脸上带着笑,非常高兴的样子,一看就知道她好像知道了什么大喜事一样。

不用问,沈梅棠自是知道喜事必是白日里太子与姐姐之事,传遍了整个宫中。

安静无声的伺候着棠主娘娘用着晚膳,谁也不吭声,也不问,佯装着什么也不知道。

锦青姑姑见晚膳都用了一半了,也没有人问她因何事而非常高兴啊?就自己说了起来,再不说,饭吃完了!

“棠主娘娘,今儿厨房特意多做出来两道甜菜,你多吃点啊!可是有喜事。”

锦青姑姑喜道。她的一字眉很长,画得又有些细,看着就跟僵硬的钢丝一般,冷冷的横在眼睛之上,即便是笑着之时。

沈梅棠莞尔一笑,玳瑁接话道:“锦青姑姑,何喜之有啊?快说说吧!”

“今儿宫里都炸锅了,我也是刚刚取晚膳时候听说

木马上凸起电动木棒 大神同学想吃掉我

的,恭喜棠主娘娘,贺喜棠主娘娘!”锦青姑姑故意卖关子道。

“我有何喜呀?锦青姑姑。”沈梅棠问道。

“棠主娘娘的姐姐,沈梅娇,今儿得太子独宠,那不也等于棠主娘娘大喜吗?你们说是不是!”锦青姑姑喜道。

“当真有此事?那到真是大喜事!”沈梅棠非常喜悦地看着锦青姑姑道。

“听闻太子赏赐了很多贵重的东西,这还真是头一回。一般情况下,没有封妃之前,是得不到任何的赏赐的。”锦青姑姑肯定地说道,“你们说,这宫中千名的佳丽,能不炸锅吗?”

喜欢沈梅棠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536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