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9-24)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且说走出不多远的沈梅棠似有所思,转回身来,却突然发现书阁二楼窗口处站立一人,只一晃,身影便消失,她的心禁不住咯噔一声,脱口而出:“六一大师兄,是你吗?”

闻得其声,灰兰跟玳瑁不约而同的向窗口看去,却什么也没有看见,何来人影?何来六一大师兄啊?又慌慌张张的往四外围看了看,没有什么人,灰兰急忙道:

“二小姐,是穿堂风吹动了窗帘,没有人啊?或是因你昨晚上做梦,梦见了六一大师兄,但白日里不可再提梦中人,那也只是一个梦啊!”

灰兰怎么能不知道沈梅棠所思所想,早起来便见得她红着眼睛,知她或是在梦里哭醒,而让她魂牵梦系放不下的人就是胡百闲,六一大师兄。

“二小姐,入得这宫中,必要将从前事、从前人忘得个一干二净才是啊,否则,我等必败,家中人也难安呐!”灰兰语重心长在沈梅棠耳边说道。

一边往前走着,一边听着灰兰的话,沈梅棠揉着手帕包着手,隐隐作痛。再次回头,却什么也没有见到,或是有风吹动了窗帘,就好像有人站在窗帘之后,悄悄的打量着她。

恍惚间,她又想起了昨夜的梦,六一大师兄就走在她的前边,咫尺之间的距离,而她就是追不上他,他就在她的眼前昂首阔步......

夕阳的余晖没落在遥远的天际线下方,一道横横在天边粉紫色的云霞转眼变成了沉沉的黑色暮霭,融入深邃的夜色之中消失不见。

有风吹动着树枝呼啦啦作响,寥寥的黄叶从树上落下,一片萧瑟的暮秋之景。

这一会儿,见到棠主娘娘回来,锦青姑姑撂下手中的香茶忙去端晚膳。

榴莲官网下app载旧版 67194点击直接进入

室内飘荡着香茶的香味儿,特别是由外面刚刚一进屋里之时,过一会儿,便闻不出来什么。

晚膳比平日里多出来两盘酥点,粉酥酥的皮子包着馅,做成桃花的形状,中间点缀着红色的花心,看着很是鲜艳惹眼,仿若三月灿烂枝头的美人面。

“棠主娘娘,今儿太子又赏赐了娇主,亲自领着她游园,千名佳丽再次炸锅,厨房里特意又加了两道甜菜。”锦青姑姑笑着道,“昨个儿,棠主娘娘说甜菜的味道一般,我就跟厨房里人说再做点别的什么,今儿,做了桃花酥点,我端回来两盘,娘娘快尝尝。”

“好,姐姐大喜,我自然是高兴的。”沈梅棠道,“锦青姑姑费心了。昨个儿,我也只是随口一说,甜菜的味道一般,与其它的菜肴相较口味单一了些,莫直接说与厨房。”

“棠主娘娘莫多想,厨房里这两日忙得是蒙头转向的。正准备着东西,不知道哪一天,哪一顿膳食,太子若是在娇主哪儿用膳,准备得不妥当怎么能行呢?”锦青姑姑道,“这酥点,要不是我特意的去说,哪还顾得上咱们这头啊!咯咯咯......”

锦青姑姑正笑着,忽然看见伺候着棠主娘娘用膳的灰兰跟玳瑁正看着她,脸上是愕然而又迷惑的表情,好像听着锦青姑姑这话说的有点不对劲儿吧?

什么叫:要不是你特意的去说,哪还顾得上咱们这头啊

榴莲官网下app载旧版 67194点击直接进入

?紧跟着还笑得出口?有这么当姑姑,然后又这么跟主子娘娘说的吗?

“锦青姑姑,你坐下。”沈梅棠命令道,声音不高也不低,“把这盘桃花酥点吃了。”

“棠主娘娘,不,”锦青姑姑忽觉得话说得秃噜嘴了,有些个不太好听,棠主娘娘这是要堵上她的嘴,红着脸推辞道。

“坐下,吃吧!”棠主娘娘道,口气很坚决。

锦青姑姑搭着半边的椅子坐下,尴尬的笑着,拿起盘中的酥点吃着,脸上也是红一阵白一阵的。

......

用过晚膳,沈梅棠在室内来来回回的踱步,边踱步边以手指揉着太阳穴,她在努力的使自己的头脑更清晰些。

她昨晚上梦见了六一大师兄不假,但就在她从书阁当中出来,回头的那一刻,她的的确确的看见一个人,就站在二楼的窗口远远的看着他,而那一眼之间,她觉得那人真的就像是六一大师兄。

然而,六一大师兄胡百闲,已经不在了啊,他丧命在火海,亲眼看见胡利辉前来报丧,又在入宫的路上遇见了他出殡的队伍,他的确死了啊!又怎么会突然间出现在这皇城之内?不太可能啊!

真的出现幻觉了吗?也不太可能啊!

她来来回回的踱着步,不停地思忖着白天所发生的事情......

忽又想到那首曲子,名为‘春霞’的曲子。

为何一张看着极不起眼的曲谱,想借来一观,向来宽厚慈祥,没有不答应之事的刘公公却拒绝了她,欲她明日里来看副本呢?

而这谱曲之人春霞,却又在多年前就末了,而刘公公在此一时,拿出这个曲谱让自己试着弹奏,又是为何呢?

刘公公说过,他不懂这曲谱,既然不懂这曲谱,又怎么会突然间的拿出一把古琴一张曲谱让她弹奏?而这把古琴与这张曲谱以及谱曲之人皆与众不同!

春霞,春霞,春霞......

她一边思忖着,一边念叨着这两个字,既是一首曲子之名,又是谱曲人之名,她为何要以自己名字命名呢?她是这宫中之人吗,又有着怎样曲折离奇的故事呢?她对春霞充满了好奇!

“二小姐,天凉了,快些烫过脚歇息。”玳瑁端来热水盆道。

少刻,沈梅棠坐在椅上。

忽见锦青姑姑走进室内,似是因刚刚说的话不好听而觉得不太得劲儿,上前道:“我来,我来伺候着棠主娘娘洗脚。”

沈梅棠将脚放入水盆当中,温度正好。闻得一股莫名的香味儿,沈梅棠低头看了看木盆当中的水问道:“水盆中放了什么东西吗?”

“棠主娘娘,这木盆是以丁香木而制成,能散发出一种浓郁而不俗的香气。”

锦青姑姑一边洗着脚一边说道。手腕上戴着鲜红的玛瑙镯子,时不时的与木盆的边沿磕碰,发出叮当的响声。

喜欢沈梅棠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5411.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