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09-25)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恭喜大帅!”朱玫心满意足地离开后,赵光逢满脸笑容,上前恭贺道。

邵树德摆了摆手,示意赵光逢打住。不过他还是吩咐李仁辅煮了一壶顶级紫笋茶。

紫笋茶产自湖州,自广德年间开始成为贡茶,朝廷甚至在顾渚山上建了官办贡茶院,每年茶芽尚未完全吐露的时候,官员们便至茶山催制新茶。

正如张文规诗中所云:“凤辇寻春半醉回,仙娥进水御帘开;牡丹花笑金钿动,传奏吴兴紫笋来。”

紫笋茶甫一进宫,宫娥们就立刻禀报寻春半醉而归的皇帝,可见此茶有多受圣人的喜爱,当与有“天下第一茶”美誉的巴蜀蒙顶茶齐名。

“大帅能得此茶,可不容易!某本以为会是什么蜀中名茶呢。”赵光逢笑嘻嘻地说道。

这些时日陈诚不在这边,自己终于可以一展身手了,心情非常不错。

“此茶从杨复恭府中抄得。”邵树德说道:“江南虽战事不休,但将帅们还算恭敬,贡赋仍然不绝,虽说比起以往大有不如。”

“能上供的,便算恭顺了。”赵光逢道:“现在宰相几乎都要判三司,竭力督促天下各州转运贡赋至京。朱全忠不但自己上供,还派兵护卫汴水饷道,圣人、朝官都极为满意,竟然令其身兼两镇节度使。此人,我看大奸似忠,早晚要露出本来面目。”

如今天下诸道,就是这么诡异。大镇、雄镇,多多少少都上供,反倒是那些小军阀,一个个吊得不行,跋扈异常,一文钱也不给朝廷。

“朱全忠在河东,肆意扩张,并吞邻镇,何时顾念过朝廷想法。待他夺了河南府、孟、怀、汝、许、蔡等州,便不再看朝廷眼色了。”邵树德说道:“这便是离长安远的好处啊。某便是想并吞一两个镇,也是千难万难。不过凡事有利有弊,离长安近,坏处有,好处亦有。今日朱玫想通,愿意移镇,这便算是好处了。”

邵大帅心态还是不错的。在京西北诸镇起家,朝廷是绕不开的坎。关中那么大的地方,那么多的人口,注定你只能看,不能吃。而且一旦实力过于庞大,还会引起朝廷担忧,不必要的掣肘实在太多,不然当初也不会向西打了。

但在河东、河南,却有无限的扩张可能,也不用太过担心朝廷的反应。看起来束缚很少,非常爽。

但邵大帅善于扬长避短,将坏处变成好处。定难军离长安近,固然容易令朝廷警惕,但叩阙也方便啊!之前给岳父邠宁帅位,其实就是这种好处的体现。这次让朱玫移镇,同样是吓跑了杨复恭后得到的政治红利。

“大帅,一旦攻下武定军三州,如何处置?”

“赵随使是个什么看法?”

“大帅,不如罢武定军,洋州转隶山南西道,兴、凤二州转隶凤翔镇,秦、成二州转隶河渭镇。”赵光逢建议道。

“赵随使,你这是想挖凤翔的根啊。成州便罢了,一两万人,与兴、凤差不多。但秦州是大郡,转隶河渭,有点过分了吧?”邵树德笑问道。

“大帅可上表朝廷,请置陇右镇,辖秦、成、河、临、兰、渭、岷七州。秦、成二州,本就是陇右道属州。凤翔挂陇右之名,不伦不类。”赵光逢说道:“若实在过意不去,便将洋州给凤翔镇好了,如此亦不算太亏。”

邵树德又习惯性地手指轻敲桌面,思考了起来。

他考虑的,其实还是朝廷的想法。攻武定军杨守忠,朝廷是愿意的。但若这三州不能被收回,反倒被邵树德拿走,朝廷肯定又不愿意了。

兴、凤二州还好说,人少,但洋州人可不少,朝廷如今缺财货缺得厉害,就不想收回来?哪怕派个神策军出身的将领来当节度使也好啊,总胜过被邵某人一口吞下。

不过这事也不是没有操作的空间。

朝廷如今最迫切的愿望,还是收回蜀中财赋重地,尤其是西川镇。西门文通、满存、李鋋三路神策军西出,难道是白来的么?说不定,待平定山南西道叛州后,马上就会派出重臣,比如某位宰相、权宦,让他们统领大军入蜀,剿灭陈敬瑄、高仁厚及诸杨势力,先将蜀中贡赋送到长安再说。

其实,若不是邵某人强行替诸葛氏出头,朝廷一定也想把山南西道一并收回。三川在手,财政上便可大大喘一口气了。但如今显然不可能了,那么只能退而求其次,先把蜀中握在手里。

这时就可以与朝廷讲条件了!

邵树德仔细想了想,以朝廷那么急迫的性子,这事还是有那么几分成的可能性的。

“此事可让韩全诲来操作,让他派个中官至长安,先探探朝廷的看法。不过,眼下还是先把精力放在战事上吧。”邵树德说道。

四月十八日,邵树德以山南道招讨使的名义,传令诸道军将帅至漆方亭。他要升帐点将,布置作战任务了。

二十日,各军将帅齐聚大营。

邵树德高坐帅位,身侧是监军使韩全诲,看他那样子,只在椅子上坐了小半个屁股,显然不敢与邵某人平起平坐。

邵树德扫了眼帐内诸将。折宗本、程宗楚、朱玫、李孝昌、东方逵、西门文通、李鋋、满存以及各镇之军使,总共二三十人,济济一堂,分列左右。

很好,就是这种感觉!这就是权力的滋味,男人最好的春药。

“诸位,本帅已决定,分四路进兵,散关道一路,某亲领。张彦球!”

“末将在。”

“你任褒斜道指挥使。”

“末将遵命。”

“朱玫!”

“末将在。”

“你任骆谷道指挥使。”

“末将遵命。”

“子午谷一道,兵已出。各路指挥使之下,还有指挥副使、粮料使、斩斫使等职,待会自有人来宣读任命。本帅就一句话,杨复恭、杨守忠不过数千兵,咱们以泰山压顶之势压过去,一举擒杀之。”

“吾等谨遵大帅之令。”

诸将散去后,邵树德又与折宗本密谈了一会。

移镇凤翔,折宗本当然没意见。哪怕只是拿到一个残缺版的凤翔(凤翔府、陇州、兴州、凤州),也比邠宁庆三州强不少了。更何况,邵树德还积极谋划着,将洋州也纳入凤翔镇的管辖范围之内。

各将返归部伍后,大军就将出动了。四路大军的供军使是京兆尹孙揆,副使是来自凤翔镇的支度判官,夫子也来自京兆府西部诸县及凤翔、泾原、邠宁三镇。

邵树德这一路,他任命天柱军使李唐宾为斩斫清道使,率本军五千人走在最前面。保塞军李孝昌为殿军使,走在最后面。

二十三日,过石鼻驿,二十四日午后,抵达宝鸡县陈仓

第一百二十三章 厨房的刺激 自动跳转的域名

驿。

“大帅,河南那边有消息传来。”赵光逢拿着一份军报,匆匆而至。

邵树德接过一看,面无表情。

“罢了,能有多大事。”半晌后,他说道。

信使横穿陕虢、关中送来了紧急军情,邵树德让他下去领赏,不过就事情本身而言,确实没什么大不了的。

李克用攻邢州攻到一半,仓促退兵,不知道中途有没有损失。现在他与朱全忠的梁子又更深一层了。今后克用攻河北,全忠要捣乱;全忠打河南,克用要破坏。两人对峙,谁先眨眼谁输,些许小事,算得了什么!

“传令,组建顺义军,安休休任军使兼游奕使,李铎、何絪分任副使及都虞候,兵马就是他们目前领有的两千余步骑。先帮着运人、募兵,随后一起退往关中。”

“遵命。”

顺义军,暂时没空料理,待南征班师之后,再想办法整治。或者一股脑儿调往兰州,让他们去与鄯州吐蕃厮斗,或者令其入凉州,或者去攻还在吐蕃部落手里的武州,总之用处还是有的。

对于陈诚在河南募兵一事,邵树德也予以了肯定。前次在河南募兵万人,编练天柱军、补充各部缺额后,还剩三千余人。这次南征,还会产生新的战损,正好从中挑选补全编制。

过了今年,怕是很难有机会去河南募兵、募民了,那么最后招一批兵回来,也不错。如果有个一两万人,哪怕先按州兵待遇养着,让他们屯田,也是好的。

邵大帅可不愿意用本地精壮从军,太亏了啊!用朱全忠的河南人替自己当兵,不就挺好么。

二十五日夜,大军在玉女潭宿营,二十六日傍晚时分,抵达了大散关。

大散关,乃国朝六大上关之一,有镇将一人,统兵两千有余。中原王朝伐蜀,多经此地。

比如历史上梁、岐交兵,就曾在此进退;后唐郭崇韬伐蜀,亦走散关;后晋、后汉时,蜀地北上经营秦川,亦出散关;后周显德年间、北宋乾德年间伐蜀,皆由此进兵,入剑门;两宋之交,吴玠所守之和尚塬,亦在关外。

从这里往南,道路弯弯曲曲,城寨众多,有的属于凤翔镇,比如黄牛岭上的黄牛寨,这个不用打;有的属于凤州,比如唐仓镇,这个就得打。

邵树德在大队亲兵的护卫下,走上了关城,俯瞰着壮美秀丽的山河。

喜欢晚唐浮生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5442.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