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周前 (09-28)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恐怖的破坏效果,给殷无流造成的伤害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结果是造成了这种伤害,依旧还要面对随后而来的攻击。

这对于殷无流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可这也恰恰是左风想要达到的效果和目的。在危急关头,殷无流不惜用喷出鲜血减轻胸腔和身体内压力的方式,让自己能够尽快恢复一部分灵气的运转。

殷无流非常清楚的知道,如果任由对方的攻击落下,那么自己这次可就真的活不了了。

喷出血雾只能影响视线,对左风的进攻起到一丝迟缓的作用,却根本无法起到真正的阻挡作用。左风直接冲过血雾,来到殷无流的面前,蓄满恐怖破坏力的双拳,就像两柄长枪般直刺过来。

双臂早已经交叉着护在身前,通过这种方式,殷无流和左风两人的第二次交手,就在如此仓促之间碰撞到了一起。

殷无流并没有准备好,甚至他可以说没有准备,而左风的情况也并没有强太多。只是因为之前的云浪掌,发挥出来的破坏力效果出乎意料,左风敏锐的捕捉到了机会。

就好像嗅到了血腥味的鲨鱼,左风杀机顿起,在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就匆忙调动灵气攻击了。

与之前的那次碰撞截然不同,没有暗劲的爆发,也没有汹涌澎湃的灵气彼此绞杀到一起。这一次的攻击虽然都动用了灵气,可是真正的破坏力,仍旧还是通过纯粹的肉体力量释放而出的。

左风能够感受到,拳头上带来的触感,所谓“拳拳到肉”便是一种最直接形容眼下状况的词。

殷无流感受到的就更加纯粹和直接了,因为双臂前方,好像被两只巨锤击中。双臂臂骨在这种攻击之下,正在快速的扭曲,然后出现裂痕,再到完全折断。

前后也不过是在一眨眼间发生的事情,殷无流痛的龇牙咧嘴,口中鲜血忍不住再次喷出。

他在全力防御的时候,并没有想到这第二次的攻击,竟然会给自己带来如此沉重的伤害。

之前悄悄跟随观察的时候,已经判断出眼前这俊秀青年人的修为,大概就在反炼骨中期,五六级的样子。

所以在对方追击过来的时候,殷无流才会选择咬牙防御,拼了全力抵挡对方的攻击。这殷无流也算是经验丰富,他很清楚以左风此时的状态,就算调动了一点灵气,主要破坏力还是要依靠肉体力量。

事实上殷无流的判断思路没有问题,可是他并不知道,眼前这青年人到底有多么变态。尤其是那具身体在兽魂的帮助下改造时,不仅完成了世上唯一的御念念海,而不是凝念念海,同时肉体更是远超普通人类武者。

这么形容也不算贴切,更加准确一点来说的话,左风的身体早就不算是纯粹的人类,从兽魂改造的一刻起,那就已经是人族与兽族结合的身躯了。

没有与左风真正战斗过的人,根本无法想象那样一具身体当中,如何能够释放出那么恐怖的破坏力。而跟他战斗过的人,又会震惊的发现,眼前这根本就是一只化形的妖兽嘛。

虽然现在的左风只有炼骨中期,可是其肉体的破坏力,却已经达到了三阶初期的妖兽水平。如果是魔兽的话,甚至已经快要达到四阶初期的水平了。

这样一来左风恐怖的肉体力量,再与其调动的灵气相互叠加,产生的破坏效果根本就不是殷无流能想象出来的。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双臂,在挡住对方的拳头后,被直接轰的骨折。并且在骨折之后,仍然还在向着自己倒撞过来。

好在以两条手臂被折断的代价,殷无流成功的缓冲了一下,左风那双拳造成的一多半破坏力。

断臂落在脸上和胸口上的时候,虽然还是立刻传来剧痛,连鼻子都直接塌陷下去,胸口也有着闷闷的痛楚,好在伤害并不算太过严重。

还有殷无流的反应不慢,发觉到对方那轰来的双拳,威力实在太过恐怖后,他直接就顺着那股力量,让自己的身体直接向后抛飞出去,以此来拉开同左风之间的距离。

勉强发动攻击的左风,喉咙当中也是微微一甜,那在胸口之间起伏数次后的一股血液,还是未能够压制住喷涌而出。

双眉微微向上挑起,左风那张俊美的脸庞上,此时已经能够看到明显的扭曲,那是他自己也在承受着不小的痛苦。

不过左风可没有打算就此放弃,因为他知道一个可怕的事实,如果自己现在不抓紧时间继续攻击,那自己后续的麻烦将更大。

因此在看到殷无流受伤后,狼狈的想要逃离战场时,他却是夹杂着鲜血怒喝了一声,猛的朝着前方追击了过去。

双方的距离在迅速的拉近,一个受伤后匆忙后撤,一个刚刚占据上风全力前冲,彼此间的差异可谓高下立判。

殷无流面对的是对方匆忙来到后发动的袭击,可是他的目光却与之前有了一丝变化,虽然只是非常微小的改变,左风还是敏锐的捕捉到,一颗

岳女全收 迈开腿让我尝尝你的扇贝漫画

心也微微一沉。

眼看着就要来到殷无流近前,左风脚掌在地面上重重的踏出,然后整个人就直接向前扑了过去。在两人距离不到两丈的时候,左风猛的扭动身体,身体在空中旋转的同时,抬起一脚就向着殷无流扫去。

他也是看准了殷无流此时踉跄着躲避,双脚连续发力的空档,这样一来殷无流应变的

岳女全收 迈开腿让我尝尝你的扇贝漫画

选择也不多。

可即便是这样,殷无流却也没有慌乱躲避,而是怒哼了一声,同样在后跃的同时,扭动身体后甩出一脚,朝着左风那一脚迎了过去。

双方之间不可避免的发生了碰撞,而这种碰撞所带来的结果,倒是并没有什么太多悬念。

殷无流虽然避免了,左风那一脚直接踢中自己的要害,可是碰撞的瞬间脚掌上还是传来了骨折的声音,甚至能够看到殷无流的脚掌,出现了诡异的扭曲变形。

这种剧痛之下,殷无流的面容只是有了短暂的扭曲,可是马上就又恢复了过来,同时他那脸庞上,竟然浮现出了一抹诡异的微笑来。

反观左风此时的脸上,根本就看不到半点,将对方的脚踢折后的喜悦,反而露出了愈发凝重的表情来。

双脚在空中互踢之后,殷无流仍然还在后退,并且是同之前一样,借力加速后退。至于左风的身形稍微停顿以后,便像跗骨之蛆般的再次追赶了上去。

左风全力的继续向前追赶,重新拉近着彼此的距离,而且这一次他追赶的速度。明显要比上一次要快了太多。

然而对于这种情况,殷无流的脸上却满是喜色,因为那种喜悦溢于言表。左风没有去看殷无流受伤的脚,也没有去看那单脚发力,连续的朝着后方一次次的跳跃,看的是对方那刚刚被自己打折的双臂。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殷无流那扭曲的双臂,正在逐渐的恢复,并且是恢复的越来越明显,正在逐渐变得同正常人的双臂没有什么区别。

本来速度就已经达到了极限,左风的眼神中闪过了一抹矛盾和犹豫。而这种微妙的表情变化,也立刻让对面的殷无流准确的捕捉到了。

从双方展开始战斗以后,几乎没有没有什么交流,主要是双方从一开始,就抱着击杀对方的想法,谁又会想要跟一个死人多废话呢。

不过这个时候,殷无流却是开口了,以一种略带调侃的语气,道:“都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你还是要继续追赶不成?我倒是很想看一看,是你的攻击对我的伤害更严重,还是我如今的恢复能力更强大。”

左风面色阴沉,却是在听完了殷无流的一番话后,眼神立刻就变得坚定下来。

对方这一番话明显带着攻心之意,可是这番刺激过后,却让左风一下子明白过来。自己如今的处境,哪里还有什么回旋的余地,自己这个时候犹豫思考,根本就是在浪费时间。

从自己在使用云浪掌占据绝对优势以后,选择继续全力追击的时候开始,就像是一支离弦之箭般根本就没有了回头的可能和余地。

现在自己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追赶下去,并且全力出手将对方给击杀掉,除此之外再无其他的选择。

殷无流本来想着,通过刚刚那一番话,眼前这青年人必然会动摇,到时候自己加以利用后,很有可能立刻扭转劣势。

然而情况并不像他所想的那样顺利,左风那陡然间变得凌厉的眼神,让他知道自己不应该嘴贱的。

可眼下话已经说出口,左风也是如同饿狼一般,疯狂的朝自己追杀过来。殷无流暗暗咒骂了一句,也不知是在骂对面的左风,还是在骂自己。

脚骨折的殷无流,很快就被左风追赶上,然后便是暴风骤雨般的攻击,疯狂的朝着他轰击过来。

殷无流一边苦苦的防御和支撑着,一边仍然在不断的后退躲避,他尽量利用周围的特殊环境,那些如参天巨树般的小草,为其稍微遮掩身形。

在一连串的攻击之后,殷无流和左风都清楚的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左风不仅无力杀死对方,甚至殷无流的身体还在不断的恢复当中,甚至修为也在这个过程中不断的提升着。

‘妈的,这老小子怎么还越揍越强了,该死……’左风心中郁闷的嘀咕了一句。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550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