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周前 (09-28)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义银撇撇嘴,上杉辉虎把他当成什么人了?是个娘们就值得他色诱?

足利义氏这个阶下囚,她有什么资格让义银肉身布施?又不是长得天香国色,政治价值也没到非她不可的地步。

上杉辉虎见义银一脸正经,知道自己想错了,尴尬一笑说道。

“我就是随口一说,请谦信公不要误会,我没那个意思。”

义银懒得和她暧昧,干脆重回正题。

“簗田晴助既然识相,古河领这边就太平了。

有了佐野领与古河领,我们暂时不用担心关八州其他五国的武家反复,可以专心对付北条家。”

下野国佐野领,下总国古河领,是关八州之地的中心点。

以渡良濑川,利根川,荒川等川流及其支流,下游延伸至江户湾出海。水网密集,使得两个门户领地,粗略把关东平原分东西两块。

地理上隔绝东部,外交上与东五国武家虚与委蛇。越后大军就可以安心与实力大损的北条家继续博弈,不用担心被人背后捅刀。

上杉辉虎扯扯嘴角,皮笑肉不笑说道。

“北条家现在是虎落平阳,我还没准备做什么,武藏当地武家已经开始动手。

北条大军战败佐野领,她家不得不全力收缩,对武藏武家的压制有心无力。

松山城的上田朝直被岩付城的太田资正劝服,反出北条家。忍城的成田长泰也举义起兵,攻城掠地真是好不痛快。

有这两个当地名门带头,北武藏是兵荒马乱,北条家的统治已然瓦解。

南武藏也不太平,逃回江户城的太田康资宣布反出北条家。亲近北条家的江户众大多战死佐野领,她几乎没遇到阻碍就拿下江户领。

据说,北条氏康还写信去求她,低声下气请她不要抛弃北条家,真是丢人现眼。”

斯波义银横了眼得意洋洋的上杉辉虎,说道。

“北条氏康大娘子能屈能伸,这才是真正可怕的对手,千万不要小看她。”

上杉辉虎笑着回答。

“相模雌狮,我当然不敢小看。

我只是感叹,虎母犬女,北条家的武藏防线不攻自破,北条氏政实不为人女。”

斯波义银理解得点点头。

北条氏康聚重兵于武藏国,松山城,河越城,江户城,三城一线,利用武藏国内密集的水网,遥相呼应,光是想想就让人头疼。

要不是北条氏政冒进佐野领,打了一场崩溃全局的大败。越后大军面对北条家的武藏防线,还真难下口去啃。

如今北条家精锐丧尽,兵力不足。松山城的上田朝直与江户城的太田康资跳反,河越城的大道寺盛昌就算咬牙苦撑,也无大用。

光是河越城一个点,无法限制越后大军的行军路线。北条家刚刚战败,死伤惨重,家中混乱不堪。

上杉辉虎与斯波义银绝不会在河越城下浪费时间,越后大军会绕过河越孤城,从松山领过境奔袭相模国,不给北条氏康喘息之机。

但越后大军想要出击相模国,就要先解决上野国内,利根川后勤线的阻碍。

斯波义银问道。

“国峰城小幡家已经被长野业正拿下,那么厩桥城,大胡城,赤石城这些没眼色的家伙,你准备怎么处置?”

上杉辉虎亮出一口白牙,笑得有些冷。

“当然是干掉她们。

国峰城在西上野,长野业正拿下就拿下吧,我给她这个面子。

但是厩桥城,赤石城都在利根川水运线上。大胡城拦在上野国去往下野足利领,佐野领的通道边。

这些地盘必须在我们手中,后勤补给线绝对不能出问题。况且,佐野领合战的战功恩赏,总得有个出处。”

义银默默点头,上野国北部是越后山脉,西部连接甲信山地。最富庶的地区就在东南,属于关东平原的一部分。

这块好地方不单单关系越后大军的后路,也是越后武家垂涎已久的关东平原土地。

这里的武家不识相,自寻死路,真是让越后武家笑掉后槽牙。正好吞了她们的地盘,还不会显得自己的吃相太难看,简直完美。

斯波义银忽然想起一事。

“听说长野业正奇袭国峰城,驱逐小幡信贞,顺势南下占据了平井城?”

上杉辉虎眉头一紧,点头道。

“确有此事。”

平井城的山内上杉家臣投降北条家后,多目元忠被派遣到此担任城代。

这次佐野领合战,多目元忠死守佐野城,全军覆没,平井城因此乱成一团。

长野业正顺势拿下这座上野武藏两国西部边界,最重要的山城重镇。

上野国平井城是旧山内上杉家居城,武藏国松山城是旧扇谷上杉家居城,两城一东一西,是上野武藏两国的边界重镇。

如今,平井城被长野业正乘虚而入,松山城被太田资正偷袭得手。她们都是借助佐野领合战后北条家的混乱,拿到了大好处。

特别是西上野长野业正为首的箕轮众,从北到南占据了箕轮城,国峰城,平井城。上野西部的整条山地线已经连成一片,势大难制。

上杉辉虎当然明白斯波义银的言下之意,但她也的确没有什么办法。

长野业正这个老狐狸对她恭恭敬敬,又有多年盟友的情谊在。做人做事让人抓不到把柄,上杉辉虎想翻脸都找不到理由。

斯波义银见上杉辉虎一脸为难,心中不满。

西上野山地高,东南上野的平原低。越后武家要是分封在东南平原,日后双方一旦起了纠纷,等于被西上野国众居高临下威胁。

这是一个极大的隐患,西上野就算不能被控制在越后手中,至少国众也要分散制衡。小幡信贞被驱逐,长野业正独大,这不是好事。

斯波义银脑海中出现一张面孔,正是真田信繁。吾妻郡在箕轮城北方,真田众骁勇善战,也许可以用她们制衡长野业正的箕轮众。

知道现在不是动长野业正的时候,斯波义银不愿让上杉辉虎难堪,干脆转移话题。

“听说由良成繁已经出兵拿下了那波城,那波宗俊在赤石城进退两难,厩桥城长野家也是惶惶不安。”

上杉辉虎不爽道。

“大胡家是由良成繁的附属,她怂恿大胡城支持亲北条武家,阻断我南下的道路,是想借刀杀人,让我们来干掉这些不顺眼的对手。

没想到我们调转枪头,在佐野领合战击溃了北条氏政的大军。如今亲北条武家惶恐,随时可能向我降伏,由良成繁当然要抢先下手。

只是可惜,我根本没准备接受这些反复无常的家伙,我只要她们的领地。

我已经派出使番,命令沼田城的后续军势沿着利根川南下,围困厩桥城与大胡城。另外派人去由良成繁阵中,呵斥她退出那波领。

希望由良成繁识趣,不要逼我动手,连她一起干掉。”

斯波义银摇摇头,说道。

“吓唬吓唬她就行了,真要攻打由良家,麻烦不小。

我们现在要迅速南下,趁冬雪未至,攻入北条家在相模国的核心领地,不给北条氏康调整的时间。”

越后大军现在的目标很明确,其他事都可以

鸡舍建设 天官赐福82章开车部分

先放一放。最重要的是打通利根川水运,进入武藏国,奔袭相模国的北条老巢。

由良成繁是上野国内最大国众,这家伙不但能打,外交手段也非常高超。要名正言顺得弄死她不容易,强行下手又容易惹来非议。

忍城成田长泰之女,成田氏长娶了由良成繁之子,生了个儿子甲斐君。

由良成繁次女,娶下野国足利城主长尾当长之子,改名长尾显长,入赘为足利城长尾家继承人。

由良成繁的丈夫妙印僧,是馆林城赤井家先代家督,赤井重秀的儿子。

由良成繁虽然没有长野业正那么多儿子,组成媳妇众称霸一方。但她编织的联姻网,也是覆盖足利城,金山城,馆林城,忍城。

在上野,下野,武藏三国边境一带,由良家有相当强的影响力。没有足够的理由,直接干掉由良成繁,可能会引起当地武家反弹。

上杉辉虎笑道。

“我没准备对由良家下手,只是大胡家必须死,由良成繁这次失算了。”

由良成繁让大胡家去帮亲北条武家,唱黑脸。自己陈兵那波领边界站在上杉辉虎一边,唱白脸。

如今倒好,上杉辉虎喝令她退出那波领,一点好处拿不到。

自己的附属大胡家被灭,大胡城的领地归了越后所有。这家伙白忙一场,还丢了富庶的大胡领。

斯波义银摇摇头,没说什么。

由良成繁肯定不满,但越后大军战败北条家彰显出的强大军力,已经吓尿了上野武家。她没胆子和上杉辉虎开战,必然会隐忍退让。

上杉辉虎叹道。

“由良成繁太精明,可有人却是真傻。”

义银疑惑看了她一眼,上杉辉虎递给他一份文书。义银扫了一遍,不禁愕然。

“赤井照景疯了吗?

北条氏政都已经战败逃回小田原城,她还敢在上野国内为北条家站台,不要命了?”

赤井照景是这一代的馆林城赤井家督,原本就亲近北条家。

北条大军战败后,亲近北条家的上野武家纷纷改变态度。不管上杉辉虎愿不愿意放过她们,至少她们自己很想活。

像赤井照景这样死扛不改口的强硬派,还真找不出第二个来。

上杉辉虎叹道。

“据说北条氏康写了许多信,送给各方武家,希望她们继续支持北条家。我琢磨着,这是为了延缓我们南下的时间,拖一天是一天。

可关东武家一向是墙头草,随风倒,心思精明得很。她们看透了北条家的虚弱,连江户城的太田康资都没理会北条氏康。

明知道北条家不会出兵援助,谁愿意为北条家出头,让自家陷入危险?没想到,馆林城的赤井照景竟然愿意当这个出头鸟。

呵,此人不死,以后谁还会把我的话当回事?”

上杉辉虎目露凶光,让斯波义银摇头感叹,赤井照景真是找死。

越后大军击溃北条大军,关东平原的政治局面走向一边倒。几乎所有中立的,亲近北条的武家,都在积极或被动得向上杉辉虎靠拢。

识时务者为俊杰,谁都不敢拿自家的家业开玩笑。局势明朗还敢站错队,会死全家的。

馆林城是利根川从上野国进入武藏国的最后一站,是上野东南部楔入下野,下总,武藏三国的前沿地带。

不管是为大军的后勤补给考虑,还是关东核心区的地理优势,又或者威慑关东武家的政治需要,馆林城都是不容忽视的重要一环。

如此重要的领地,上杉辉虎还没想好用什么态度应对当地武家,馆林城的赤井照景先冲上来给了她一巴掌。

这是赤井照景自己找死,不能怪上杉辉虎心狠手辣。此风不可长,必须拔掉这个刺头,震慑所有心存侥幸的上野武家。

斯波义银问道。

“你想怎么做?由我们亲自动手吗?”

上杉辉虎与斯波义银带着大军在佐野城休整,佐野领东南是古河城,古河领的簗田晴助吓得跪舔。

佐野领西南就是馆林领,越后大军近在咫尺。赤井照景作死的强硬态度,义银都为她感叹,这是真脑残啊。

鸡舍建设 天官赐福82章开车部分

上杉辉虎摇摇头,眼中闪过一丝狡诈,说道。

“馆林城赤井家与由良家,足利城长尾家,忍城成田家关系很深。我如果出手拿下馆林城,屠灭赤井家,会让她们感到不安。

特别是我刚才喝阻由良成繁退出那波领,她若怀恨在心,趁机挑拨当地武家反弹,又是一场麻烦。

我准备让足利城的长尾当长出兵,攻打馆林城,诛灭赤井家。”

义银意外看了她一眼,没想到这富二代动起坏脑筋,还挺贼的。

此计是一石三鸟。

足利城的长尾当长被上杉宪政说服,已经真心投靠上杉辉虎,为新的上杉家效力。

这次佐野领合战,她在后方疏通后勤补给,防范大胡领,功劳不小,理当恩赏。

上杉辉虎让她攻打馆林城,这是要把馆林城给她,算是恩赏功臣,这是第一鸟。

由良成繁与足利城长尾家,馆林城赤井家都有姻亲。要是上杉辉虎动手,她在背后挑拨离间,的确麻烦。

可要是足利城长尾家动手呢?手心手背都是肉,由良成繁再想暗中作梗,得罪的就是长尾当长,这是第二鸟。

由良成繁利用联姻,在上野,下野,武藏的结合部影响力很强。上杉辉虎需要一个人去压制她的影响力。

足利当长这个上杉家的忠臣,的确是一个好用的工具。她得到馆林领可以为上杉辉虎监控上野东南突出部,这是第三鸟。

一石三鸟,的确很不错。

喜欢不一样的日本战国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5522.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