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周前 (09-30)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天帝的意思是,难道说…”白虎至尊眼中尽是不可置信之色。

寒境天帝笑着点头,“包括我这个最早诞生的生灵,都从不敢打这种主意。”

“我们,只是想着能掌控至宝,从而调动、掌控混沌力量。”

“而他,如果完全理解了这片天地,那么他就等同这片天地。”

“混沌神冰力量,是这片天地所诞生的,连同至宝也是,故而至宝才能有调动、掌控的效果。”

寒境天帝笑道,“借助至宝才能拥有的力量调动,与自己本身就拥有这份力量调动的能力,能一样吗?”

白虎至尊惊骇道,“天孙,能自己掌控混沌力量,而且,对混沌力量的理解将无人能及。”

“也将代表着,天孙对混沌力量的运用更强。”

寒境天帝点了点头。

白虎至尊倒吸一口凉气,“理解混沌力量,自身掌控,混沌以来,从无人有此本事。”

“唯武神能做到。”

寒境天帝轻笑,“逸儿他,不是一直都在武神的眷顾之下吗?”

“也是。”白虎至尊道,“毕竟天孙是能得天地绝对承认的魂帝。”

下一瞬。

寒境天帝脸色一肃,脸上威严展露无遗,“今日开始,彻底封锁禁地,禁止任何人进出。”

“禁止任何人靠近禁地。”

白虎至尊迟疑道,“也包括女帝吗…“

寒境天帝脸色一寒,“我的法旨,是任何人,听清楚了吗?”

“是。”白虎至尊脸色一正,恭谨领命。

“也是今日开始。”寒境天帝脸色认真道,“我将全力催动天地凝聚本源。”

“一年之内,天地本源就会诞生。”

“一年?”白虎至尊惊声道,“这么短的时间…”

寒境天帝冷声道,“我全力闭关下,足够了。”

“记住,在我出关前,不可出半分意外。”

寒境天帝的语气,冰冷到极点。

在这方天域内,天帝当然不可能会有半分意外。

真正的意外,只可能是这位天孙。

白虎至尊很清楚,天帝的意思,是确保这片禁地,不可有意外。

“是,谨遵天帝之命。”白虎至尊躬身领命。

……

数天后…

白家族地,一道传言,忽然短时间内传遍家族上下。

庭院内。

寒境女帝脸色煞白,手捧一份情报卷宗,“星河…星河他…战死?”

萧晨枫皱眉取过卷宗,打量了几眼,眉头皱得更紧,“这是深寒卫特有的卷宗,而且是最高级别的卷宗,唯大统领和统领能下发。”

“怎么可能…”萧晨枫咬着牙。

寒境女帝脸色冰冷,“我去深寒卫驻扎处,我倒要问问,那群王八蛋凭什么咒我儿。”

恰在此时。

庭院之外,一支深寒卫队伍,缓缓而来。

为首的,正是白虎至尊。

“女帝不必去我驻扎处了。”白虎至尊脸带悲色以及愧疚。

身后,深寒卫队伍正抬着一冰柩,里头,一具冰冷尸体躺在其中。

与此同时。

咔…

一声清脆的碎裂之音在萧晨枫与寒境女帝腰间发出。

二人闻音低头,一看之下,脸色大变。

“是…是…是星河的命牌…”寒境女帝拿起腰间破碎的命牌,手掌

把她水摸出来了 玩弄刚结婚的美妇

颤抖着,脸色煞白着,眼中尽是不可置信之色。

萧晨枫,同样脸色惊恸。

别的可以作假,但命牌,绝对假不了。

“女帝节哀。”白虎至尊歉声说着,手掌轻抬。

身后,深寒卫队伍将冰柩抬来,缓缓放于地面。

“在我们深寒卫的支援赶到前,星河统领已战死在邪修围攻之中。”

“但,我们已将所有围攻邪修斩杀,替星河统领报仇。”

“尸体,则…”

“你胡说。”寒境女帝状若疯狂,“星河怎么会死,怎么会死?”

“这不是星河的尸体…”

萧晨枫,忍着悲痛之色,早已在冰柩之前检查起来。

半晌。

“噗。”萧晨枫一口腥血喷出,脸上,潮红一片。

“真…真的是星河的尸体…”

“不可能。”寒境女帝语气斩钉截铁,“有逸儿在看着,星河怎么会死。”

“逸儿手段通天,无人能害星河。”

“一定是你们…”寒境女帝脸色阴寒,剐着白虎至尊以及一众深寒卫,“你们骗我。”

“你们想害星河,想害逸儿,想害我们一家。”

“你当我不知道?这些年,你们各脉的王八蛋,都巴不得我和星河早些死。”

白虎至尊和深寒卫一路抬着冰柩而来,自是早就吸引了族地内大量族人前来。

“我去寻父亲。”寒境女帝迈开脚步。

白虎至尊瞬间阻拦,“还请女帝冷静,天帝在闭关,闭关前,已下法旨,不见任何人。”

寒境女帝阴冷凝视白虎至尊,“你拿父亲的法旨压我?”

“我去寻逸儿。”

“若让我和逸儿发现一切都是你们的阴谋,是要害我们一家,我定要逸儿将你们碎尸万段。”

“女帝…”白虎至尊脸色肃冷,却未让步半分。

“霜儿。”萧晨枫闪身而来,抱住状若疯狂的寒境女帝。

“晨哥你放开我…”寒境女帝疯狂挣扎。

周遭,人群中,白无懿看着眼前一切,眯了眯眼。

……

虚空,某方阴冷天地内。

一处牢狱之中。

“桀桀桀桀。”阴寒的笑声,不绝于耳。

一道苍老身影,缓缓走至牢狱之前。

牢狱之中,一道身影,被锁链束缚其中。

“星河公子,我们噬灵狱的牢狱,可还住得惯?”老邪帝阴冷问道。

“老邪帝…”萧星河脸色冰冷。

蓦地,牢狱外,一道浑身黑袍包裹的身影,缓缓走来。

老邪帝看了眼,桀桀冷笑了几声,走向身影。

身影低语了几句。

老邪帝眯了眯眼,“哦?好个白虎至尊,狡猾如斯,先下手为强吗?”

“明知萧星河失踪乃至被捉到我们噬灵狱的消息终会有瞒不住的时候,先宣了死讯,搬出尸体吗?”

“别担心。”老邪帝冷笑一声,“邪神大人早有准备。”

“你先回白家吧。”

“接下来,只等好戏开始,桀桀桀桀。”

“是,邪帝大人。”黑袍身影恭谨回了一声。

而后,缓缓转身而离。

只是,转瞬那一瞬

把她水摸出来了 玩弄刚结婚的美妇

,透着那微弱光芒,依稀可见…黑袍包裹之内那让人惊讶的面容…

正是…白无懿!

“白无懿?”牢狱之内,透过那寒铁栅栏,萧星河明显捕捉到黑袍之下的面容。

白无懿缓缓摘下帽檐,露出了真容,冷笑一声,而后不作言语,就此而离。

......

第三更。

今日更新,完。

喜欢魂帝武神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5561.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