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周前 (09-30)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

蛊神寨。

作为蛮蛊族的政治和文化核心,蛊神寨的面积非常大,几乎是普通小蛊寨十几倍大小,即便是那种数万人的大蛊寨,比起这座蛊神寨来也是小巫见大巫,规模上差距巨大。

蛊神寨中的常住人口,也足足有十几万,远非一般的蛊寨可比。

即便是平时,这座寨子里也时常会有别的寨子的客人到来,物资流通十分频繁,寨子里,更是设有专门的集市和贸易点,俨然已经有了几分城市的模样。

最近,随着庆典之日的临近,寨子里不断有客人到来,更是变得比平时还要热闹,白日里人来人往,颇有些人声鼎沸的感觉。即便外面大乾的军队已经大军压境,也阻挡不了这份热情。

再过十多日,就是准圣女静正式继任圣女,祭告先祖的日子。对于蛮蛊族来说,这是极为重要的日子,更是一场难得的庆典,必须要好好准备。

所以,寨子里的男女老少们一早就开始行动了起来。

寨子中央的祭台,自然是重中之重。

这座祭拜祖先用的祭台已经有非常悠久的历史,自从蛊神寨迁到这里之后,便一直在使用。青灰色的石料历经岁月,已经变得斑驳而陈旧,看起来格外深沉肃穆。

祭台上,立着高大的图腾柱。

此刻,正有寨子中的老人提着颜料桶,用鲜艳的颜料一点一点,耐心细致地将柱上的图腾重新描画,让古老的图腾柱重新焕发出了生机。

祭台上,也有些皮肤黝黑的精瘦汉子正一遍又一遍地对祭台进行清洗,务必要让每一道石缝都光洁如新,不沾一点灰尘。

更远的地方,还有一些汉子在搬运物品,在族中长老的指挥下对祭台进行重新布置。

跟高挑白皙的女孩子们不同,蛮蛊族的男子看起来普遍要精瘦许多,皮肤也偏向于黝黑,跟神采飞扬的女孩子们比起来,就显得其貌不扬了许多。

不过,男男女女身上,多少都会有些刺青。

祭台旁的竹楼里,则有一群女孩子正忙着将竹楼里已经陈旧泛灰的装饰品拆下来,或者擦洗干净,或者换上新的。

这座竹楼,乃是一座蛮蛊族少见的大型竹楼,不管是高度还是占地面积,都是一般竹楼的好多倍,制作的精细程度和复杂程度,也远非一般的竹楼可比。

毫无疑问,它的主人,便是便是蛮蛊族的圣女或圣子。这种称谓,是历史由来已久的称谓。

只是蛮蛊族暂且没有办法更进一步踏入凌虚,因此圣女和圣子都是虚位而已。

作为圣女的居所,这座竹楼的制作材料,也不是一般的竹料,而是特殊品种的灵竹,具有颇多灵效。其中的每一根灵竹都用特殊手法处理过,即便已经用了很多很多年,也没有显出丝毫陈旧。

此刻,有几个女孩子正拿着竹筐,从里面取出一张张剪得精美绝伦的剪贴画往竹楼的柱子,门窗上贴。

这也是蛮蛊族的习俗之一。

剪贴画上剪的是族中古老传说里的六神蛊,据说是祖辈大能所培育出来的超强蛊虫,每一只都有着通天彻地的大威能,可以庇佑族人在凶险的世界中活下去。

每逢庆典,都会有老人剪一些贴到门窗上,用于消灾祈福,请求祖先的庇佑,顺便还可以增加节日气氛。

“你们听说了吗?”一个女孩子忽然开口,“昨天前准圣女娅联合好几位长老去了圣女奶奶那边告状,指责准圣女静勾结外人,出卖咱们圣蛊族,还说她包藏祸心,从一开始就不安好心,是大乾人的走狗。动静闹得可大了。”

大乾人称呼蛮蛊族,但是蛮蛊族自然是称呼自己为圣蛊族。

“你都说动静闹得很大了,能没听说吗?我阿爸昨天还去看热闹了呢~”另一个女孩子白了她一眼,“要我说,前准圣女娅就是看不清形势。她不就是想靠着这件事扳倒准圣女静,自己借机取代她,成为新任圣女吗?可她也不想想,准圣女静来了之后为我们做了多少事?又帮我们解决了多少麻烦?”

“当初准圣女静刚来的时候,有那么多长老反对圣女奶奶收留她,现在不也都心服口服了吗?说准圣女静包藏祸心,谁信?反正我是不信的。”

“就是。”另一个女孩子也有些不满,“这祭典日子都定了,娅居然还没死心,还当自己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准圣女呢。她也不看看,现在除了长老嘎和那几个铁杆守旧派,还有几个长老愿意支持她?”

她们口中的准圣女静,自然便是王守哲的五妹妹,王珞静。

自从几十年前开始,她便来了蛮蛊族。作为大乾人,她一开始自然是举步维艰,很多蛮蛊族的人都带着有色眼镜看他,时时提防着她,就连拜入现任圣女门下,都经历了颇多波折。

但几十年下来,在她的努力下,蛮蛊族的发展越来越快,大家的日子也越过越好,一切都呈现出了欣欣向荣之势,大家对她的看法,自然也就改变了。

而且,因为她待人一向亲和,也没什么架子,不像前准圣女娅那样高高在上,还经常会教寨中的孩子们一些很有用的知识,几十年下来,在普通寨民中已经积累起了很高的声望。

不说别的,就这些在长老安排下过来帮忙布置竹楼的这些小姑娘,当年就没少跟在王珞静身后跑东跑西。王珞静说一句话,可能比她们亲爹亲妈还管用。

虽然,最近因为大乾大军压境的关系,寨中有些人心惶惶,也有一些人开始质疑准圣女静的立场,但她们却是始终坚信,准圣女静不会抛弃她们的。

“不过,虽然我坚信准圣女静一定不会背叛我们。可我阿爸说,现在最大的问题不是谁当圣女,而是大乾那边明显铁了心要征服南疆,轻易不会罢手的。可咱们的实力明显不如大乾,打起来肯定会损失惨重,会死很多人的……而且到时候,娅说不定又会借机发难……”那个女孩子说着说着就皱起了眉头,有些忧心忡忡。

另一个女孩子见状,安慰她道:“我不太明白你在说什么。但我相信,不管是什么问题,准圣女静一定会想出办法的。以前那么多难关,她不是都解决了吗?这次一定也可以的。”

“这能一样吗?”女孩白了她一眼。

“你们想那么多干什?那些都是大人物们该发愁的事情,咱们这些小人物可插不上手。你还是先把手头的事情先做好吧,贴画都贴歪了。”有两个女孩子正端着个竹筐从旁边经过,听到她们的对话,忍不住碎碎念了一句。

她们的竹筐萝里装的是一个个小铜铃,制作成了虫豸的形状,非常精致。那是虫铃,也是庆典时用的。在古老的传说中,虫铃上雕琢的纹路可以用于沟通祖先。

说话的功夫,其中一个女孩子已经灵巧地攀上了屋檐,开始往屋檐下挂虫铃。

贴画那女孩闻言,连忙把贴歪的贴画正了过来,随即不服气地反驳道:“我这不是担心准圣女静和咱们圣蛊族的将来吗?难道你们就不担心?”

“轮得到你担心吗?”

蛮蛊族的女性地位很高,女孩子的性格自然也泼辣,都不是能吃亏的主。两句话不合,两个女孩子就叉着腰怼了起来。

其他女孩子则忙着劝架,一时间场面有些混乱。

“咳咳~~”

正吵吵着,旁边忽然传来了一声咳嗽声。

女孩子们一惊,这才发现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个黑衣嬷嬷。

那嬷嬷头上戴着缀珠帽子,耳朵上戴着金耳环,手腕上还戴着好几个镶宝石的手环。在蛮蛊族,只有地位很高的蛊师才会这么打扮。

“阿雅嬷嬷。”

几个小姑娘显然认识她。

这位可是圣女奶奶身边的嬷嬷,实力也很强横,是一位厉害的大蛊师。

当下,她们也意识到了自己犯了什么错,忙缩了缩脖子,乖乖认错。

“对不起,阿雅嬷嬷,我们不该在这里吵架,打扰圣女奶奶和准圣女静修炼的。我们知道错了。对不起啊~”

“行了~自己去领罚吧~”阿雅嬷嬷摇了摇头,摆了摆手把人赶走了。

“哦~”

小姑娘们只好垂头丧气地走了。

“这帮孩子~~哎~~”

阿雅嬷嬷叹了口气,忍不住扭头看了眼身后的竹楼。

圣女点下和准圣女静殿下已经关起门深谈好久了,也不知道谈得怎么样了。这一次大乾大军压境,圣蛊族的生死存亡,可都在这两位的一念之间了。

希望,一切都会是好的结果吧~

……

与此同时。

圣女居住的竹楼之内。

“据传很久很久以前,我们圣蛊族人还处在蛮荒状态之中,并不懂豢养蛊虫。我们整日里都在毒虫凶兽的包围下艰难地生活,每日里都过得胆颤心惊。也许一睁眼,丈夫和孩子都死了。”

一位穿戴华丽,玄色衣服上纹饰着各种神秘符号的女子,声音略带沙哑的低声呢喃,“直至有一天,蛊神降临到了这一片山岭之中,祂赐予了我们族人豢养蛊虫的异能,并留下了一条圣蛊【天蚕】和《圣蛊真法》传承。”

“而我们的族人,学会了如何驾驭掌控毒虫奇蛊,得到了猎杀凶兽的能力。渐渐地,圣蛊族人开枝散叶,占据了广袤的地盘”

那位华服女子发色斑驳声音低沉,仿佛已经老了。但是脸上却没有皱纹,看起来依旧有

跑步机上边跑边顶 新婚人妻

些年轻。只是,从脸上到脖子上,她纹着不少神秘刺青,让她看起来神秘而危险。

这便是当代圣蛊族人的圣女——圣女黛。

在她的肩膀上,懒洋洋地趴着一只两尺来长,长得白白胖胖的蚕,它有些呆萌的眼睛有些百无聊赖,正处在半睡半醒之间,蛊虫正是如此,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休眠。

这正是圣蛊族人代代相传的圣蛊——【天蚕】,相传天蚕每到死亡后就会重生。并在当今圣女或蛊圣的豢养祭炼下,迅速达到九阶蛊虫的阶段。

也是因此,圣蛊族的圣蛊传承从未断绝过。

而在圣女黛身后不远处,一位同样穿着玄色蛊师裙的年轻女子,微微低着头安安静静地聆听着,一言不吭。

她正是长宁王氏当代族长王守哲的五妹妹——王珞静。

王珞静的身材略显娇小玲珑,俊俏而清纯的脸庞上可爱多过于妩媚,若是换到地球上略作捯饬,妥妥的就是一位初高中女生的模样。

可实际上,她已经是一百二十五岁了。正是因为修炼速度比较快,身体机能一直维持着非常年轻的状态。

自从在神武皇朝新兵训练营中斩获极多,成功将血脉晋升到大天骄乙等中段后,王珞静的修炼速度更是突飞猛进了一大截。

如今的她,修为已经晋升到了天人境八层,距离紫府境也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她的心境和蛮蛊族人不同,不愿意在身上纹各种刺青来增加战斗力。

“珞静。”圣女黛转身看着王珞静,深邃的眼睛中掠过一道异芒,“你可知,我为何愿意力挺你担任下一任圣女?”

“启禀圣女。”王珞静低声说道,“您是看在我已故师尊周长峰的份上,”

“不,我当年还是准圣女之时,收大乾人长峰为徒时已经饱受诟病。岂料长峰略微有点实力后,就趁着我闭关接受神通传承时,在逆贼佤巴克的暗中协助下,偷了我半部《圣蛊真法》。”圣女黛叹息着说,“也致使我急怒攻心,导致传承失败了一半。他也是害得我迄今为止,都无法突破至神通境的罪魁祸首。以至于我不过六百多岁,便要进行传承更迭了。”

“按理说,我这辈子都是无法原谅他的。但是他临终那封信,却是阐述了原因,自己也为此潦倒终生,连天人境都可以没有突破,以此而赎罪。”

“我能原谅他,并接纳你入门下,已经是宽容大度了。”

王珞静一脸平静地说:“那圣女殿下的意思是……?”

“就像是我刚才讲的故事一般。”圣女黛叹息着说道,“我们圣蛊族如今同样面临着,先祖们经历过的困境。”

“只不过当初的先祖们面临的,是毒虫和凶兽。而如今,我们面临的却是更为强大的大秦与大乾。大秦目前还好一些,领土边境与我们圣蛊族还隔着瘴气弥漫的崇山峻岭,但是迟早有一天他们会扩展到咱们这里。”

“而大乾更是极为好战,领土与实力扩充非常快。尤其是这一代的隆昌帝,扩充野心极盛,早就吞并了我们圣蛊族最肥沃的土地后,竟还不满足,还试图全面征服我们圣蛊族。”

“我们每抵抗一次,至少会有数十万优秀的族人死在战场上。”

王珞静默然无语,虽然她内心有些同情圣蛊族。但是这世界的规则便是如此,强者会不断地开拓领土,或征服或吞并弱者。

大乾如今庞大的国土面积,的确是一点点打下来的。事实上大乾若不能自强,迟早要被南秦与西晋联手吞并掉。

“珞静,我之所以力挺你为圣女,是因为当初你带来了周长峰的信之外,还带来了你们王氏王守哲的一封信。”圣女黛平静地说道,“正如圣蛊族在最危急时刻,蛊神大人降临后改变圣蛊族的命运。而如今的圣蛊族,也到了不得不改变的时候了。”

“你们王氏和当今的帝子安,的确与隆昌帝以及其他的大乾人不同。他们遵守了当初的承诺,短短数十年间,就给圣蛊族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让我看到了圣蛊族未来真正的出路。”

“圣女殿下,我明白了。”王珞静平静地说道,“您放心,无论是我,还是我四哥哥。都会在不同的位置上,给圣蛊族带来新生,得享长久的和平,以及共同富裕和共同发展。”

圣女黛点了点头。

事实上,这数十年来她也没有闲着,一直在关注着王氏给圣蛊族带来的巨大变化。同时,接受王氏组织去“打工”的蛊师中,有不少是她的人。

她一点一滴地去了解王守哲的曾经做过的事情,最终万幸的是。

王氏和王守哲的口碑非常不错,有各种好处是都会带着盟友一起发展和努力。

同样,帝子安的声望与信誉也极佳,让她放心不少。

也正是种种原因,促使了圣女黛下定决心,联合多位重量级的蛊长老们,最终力挺【准圣女静】,为下一代的圣女,引领着圣蛊族走向新的未来。

若是换作执行此计划者,乃是隆昌帝或是康郡王,估计她是绝不敢如此豪赌。王守哲说得对,在隆昌帝临死之前,圣蛊族与大乾必有一战,届时,可就不好收场了。

如今这局势,对圣蛊族而言已属于最优解。

“圣女殿下,我四哥送来了一封信。”王珞静掏出了一封信奉上,并且低声说道,“他说,时机已经成熟,可以依照计划收网了。”

“好,那我就拭目以待了。”圣女黛眸光中露出了一抹坚定,她坚信这是为整个圣蛊族作出的最佳选择。何况,她已经不得不答应。

若她敢违约不顶王珞静为圣女,或是不遵守计划而动。外面那如虎狼般的十万大乾军队,会瞬间推平蛊神寨。

……

时日匆匆。

十天的时间一晃而过。

大乾国的大军,就这么静静地盘踞在蛊神寨外数百里处。

这给予了整个蛮蛊族无比巨大的压力和威胁。

双方的使者你来我往,仿佛一天都要跑好多趟,彼此谈判着交涉着,试图达成一致的目的。

今日。

是蛊神寨圣女传承之日。

蛊神寨内部欢天鼓舞,暂且“忘却”了,笼罩在头顶的战争阴影,沉浸在祭典的气氛之中。

祭台前。

已经搭好了传承庆典的观礼竹台。周围已经人山人海,但都是围观群众们,他们可没有坐的位置。

不同于大乾皇室祭典庄重肃穆的气氛,圣蛊族这边明显要轻松许多,且有全民参与的风俗。

而圣蛊族大人物们,纷纷抵达,被引导入座观礼竹台。

他们都是整个圣蛊族举足轻重的统治阶层,实力最差的都是天人境中后期的蛊师。

根据圣蛊族的传统,他们是有着很多符文刺青的人。

很快,观礼竹台上就多出了数十人。

随后,便是一个个蛊长老们出场。只有相当于大乾紫府境修士的蛊师,才有资格担任蛊长老,他们每一个都是圣蛊族顶天的大人物,手中的权力也能左右圣蛊族的走向和未来。

如今整个圣蛊族虽然比起巅峰时期差了许多,却依旧拥有总计十七名的蛊长老。

先前从两位准圣女中,遴选出一位圣女继承人,就是靠着十七名蛊长老的表决。其中,准圣女静获得九名蛊长老以及圣女黛的支持,成功当选了下一任圣女。

一名又一名蛊长老出现后,现场的气氛越来越庄重肃穆。

其中蛊长老嘎,和被淘汰的准圣女娅的出现,格外令人瞩目。

长老嘎是圣蛊族内地位最为崇高的长老之一,而原准圣女娅是他这一脉非常杰出的子嗣,从小就表现出了无比卓绝的天赋。

在准圣女静出现以前,所有人都认为娅一定会继任下一代圣女,毕竟圣女黛当初传承失败了一半,在无法晋升蛊圣的情况下,必然是要提前退位的。

但是令长老嘎和娅万万没想到的是,异军突起的【静】,却凭着功绩和圣女黛的全力支持,最终获得了圣女继任权。

由此可见。

长老嘎和前准圣女娅,此刻的心情绝对不会好。他们走进来时,脸色都是黑的,刺青都变得更加色泽浓郁了起来。

“哟,这不是嘎吗?”向来与长老嘎不对付的长老婵讽刺着说,“我还以为你们今天不来了。”

长老婵是个老妪,因势力地盘和历史原因,向来与嘎是作对的。这一次,她也是准圣女静的强力支持者。

“哼!”

长老嘎眼神更为阴沉了几分,“说不定天蚕大人会嫌弃外族血脉,不愿意给予传承。”

“哈哈哈,你就做梦去吧,准圣女静的蛊师血脉非常浑厚纯粹,根本算不上是外族。”长老婵笑道,“何况圣女黛早就问过天蚕大人的意见了,大人早就表达过对静的喜爱了。”

圣蛊天蚕的意见自然十分重要,相对而言,圣蛊天蚕更加喜欢静,其中可能是静的血脉天赋更强一大截的缘故。

若是圣蛊天蚕都不愿意接受的蛊师,又怎么可能得到多名蛊长老的拥戴?

“哼!”

长老嘎冷哼了一声,刚准备反驳几句时。

却不想,观礼台外又传来一声长喝声:“大乾‘帝子安’驾到。”

帝子安?

不了解内幕的“普通大人物”们,纷纷震惊不已,议论。

“大乾帝子安怎么会过来?”

“应当是圣女黛和蛊长老们商议后,请来观礼的。”

“他好大的胆子,就不怕我们一拥而上杀了他吗,以解决大军压境的困局。”

“蠢货,要是杀了帝子安,我们圣蛊族会被全族陪葬。”

不过,他们也只敢在帝子安还远的时候说说这些话。

等帝子安和一众随从护卫们走近后,周围顿时鸦雀无声。一身铠甲戎装的帝子安,收获了无数或憎恨,或敬畏,或仰慕的眼神。

一袭白衣,翩翩而犹若谪仙的王守哲,则是落后了帝子安几步,不愿抢风头。

但即便如此。

许多围观的年轻女子们,都纷纷对帝子安和王守哲投去仰慕的眼神,其中,对王守哲的窃窃议论声更多。

“那位白衣公子好俊俏啊。”

“完了完了,我好想嫁个他怎么办?”

“那个公子肯定是大乾的大人物,怎么可能看得上你。”

“哪怕睡一个晚上也好啊。”

“那我们一会集合些姐妹,等庆典一结束,就一拥而上,就算是摸到一把也值了。”

蛮蛊族女子,自来要比大乾风气开放许多。尤其是在这种难得的庆典节日中,男男女女间彼此看对了眼,干点什么事情都是非常正常。

哪怕是窃窃私语,都落到了帝子安和王守哲等人耳朵里。没办法,实力太强了,除非特地用神念隔绝屏蔽,否则听不见都难。

就在他们不当回事的时候,身后一个全身笼罩在铠甲中的“高级护卫”,却用苍老而调笑的声音传音道:“嘿嘿嘿,像守哲这种小白脸,的确很受异族女子欢迎啊。你要留点风流韵事尽管随便,朕保证不会和若蓝告状。”

王守哲没好气地暗翻白眼,隆昌大帝他越临近退休,玩心就愈发重了。在王氏待久了,就又开始静极思动,非要跟着一起来出征玩。

说什么要见证心中那根刺被拔,好安安静静的退位。

有能耐,你自己打啊?装成一个护卫算什么事情?

如今整个王氏,也就是若蓝、安业、以及璃仙说几句话,他老人家还能听一二。

唉~老顽童的行为处事真是让人头疼。

不过,王守哲私心是不愿意隆昌大帝来的,旁的不怕,就怕他哭。

……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5571.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