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10-01)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出营!”王翦深吸了一口长气,似乎犹豫了很久,当下果断出兵,一场大战即将展开,秦国将要全面对王野展开攻势。

王野城上

岳飞双目盯着秦国数十万大军的阵营,面色极其凝重,数千个秦军方阵井然有序的排列着,战旗猎猎,宛如林间,看的人头皮发麻,而在军阵之前,更是有数千个庞然大物,岳飞只能依稀这些庞然大物是临车。

清晨的阳光照耀在这片大地上,阴冷的阳光十分冷漠,为这处战场增添了几丝冷漠的味道,王翦骑着战马来到大军阵前,虎目盯着城墙上的岳字军旗,以及周边无数的弓箭手,王翦不敢轻易上前,对着城墙的岳飞高喊道:“岳飞!速速开门投降,饶尔不死,否则城破之日,鸡犬不留!”

“王翦老将军!你我交战数十年,彼此间倒也是颇有情谊,今日王野在本将脚下,如若有本事,尽可试一试,如若只是磨磨嘴皮子,还是返回函谷关,你我两家共修于好吧!”岳飞淡漠一笑,神色平淡道。

“哈哈哈哈!”王翦仰天长啸,却是不在多言,调转马头,挥舞着手中的马鞭,顿时数千个庞然大物出现在战场的最前延。

岳飞等人定睛一看,面露吃惊之色,后面的虞允文直接破口而出,面色吃惊道:“怎么可能!敌军怎么会有投石车!”

“这并不奇怪,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岳云来到岳飞身侧,刚刚返回军营的他,身上还有有一股子野性,看着不断浮现出的投石车,岳云当即道:“想必是秦国在各个战场收集的残骸,或者………!”

岳云回首看向自己的父亲岳飞,语言有些发颤道:“内部出了奸细!”

“这些都是次要的,守护住此城才是最要紧的!”岳飞可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猜测是什么原因,让秦国出现了这种破城利器,但现在最担心的是王野城能不能在王翦的攻击下坚持到援军的到来。

韩军中大半的军队都停留在南方,一来是刚刚结束战争,士兵需要休整和放假,二来路程实在是太过遥远,并未着急将士兵调回来,三来各地还有不安分的叛乱,还需要他们震慑。

而消息穿到长安最快也要两天,还要调集兵马,筹备粮草,这个时间段没有半个月到一个月的时间,难以稳妥。

这是一场持久战,也是一场火光四射的战场。

城下的王翦骑着战马,黑色的双目宛如白狼,苍白的双眉遮住了他的双眼,王翦拿起令旗,怒喝道:“投石车!向前推进!”

“进军!”董翳身骑着黑色的战马,双目迸发出无尽的冷光,剑锋遥指前锋,麾下的将士皆是爆发出山呼海啸的声音。

“一二……一二!”数百名健硕的秦国汉子推着投石车向着前方移动,后面还有三人一组,推动着石车向前方移动,浩浩荡荡的,光是这数百投石车,就动用了上万人。

“准备!”董翳猛然怒喝,麾下的秦军将士纷纷填石装弹,一股肃杀之气弥漫在阵前。

“刀斧手列阵!”董翳身后的嬴贲猛然怒喝,数万名刀斧手齐齐动身,来到阵前,形成防御之态,以免韩军出城破车。

“还真是谨慎呐?”岳飞抚摸着胡须,眼中多了一丝感慨。

“放!”董翳猛然怒喝,满天的陨石不断向王野城轰砸而去,整个城墙都是一阵的抖动,到处都是震耳欲聋的声音,乱石纷飞,看的人头皮发麻。

“所有人依靠墙角快”岳飞眉头紧缩,面色十分凝重,看着距离城墙不足百丈的投石车,岳飞眼中多了一丝冷意,要是在任由这投石车轰杀下去,秦国将不费一兵一卒就可破城。

“岳云!随我下来!”岳飞虎目盯着不断轰击城墙的秦军,岳飞咬着牙,看着自己这个儿子,当即狠心招呼道。

岳云神色一愣,知晓接下来迎接自己的,将是一场恶战,岳云似乎早已习惯,追随岳飞的身影下了城墙。

“背嵬军集合!”岳飞按着手中的宝剑,背对着岳云,内心似乎沉默了良久,半响开口道:“云儿!我岳家的家训是什么!”

“精忠报国!”岳云斩钉截铁,没有丝毫的犹豫,这就是他的信仰。

“城外的敌军怕吗?”岳飞没有身为人父的心疼,反而是以军人的姿态来询问岳云。

“交给我了!”岳云也不笨,自然知晓岳飞的用意,当即转身翻上战马,手中拿着双锤,身后三万背嵬军井然有序的在岳云身后。

“如若不成!军法处置!斩之”岳飞看着自己这个二人,依旧是一副军人姿态,没有丝毫的徇私枉法。

岳云爽朗一笑,似乎并未将其放在心上,当即怒喝:“随我来!驾!”

岳云看着冲杀而出的岳云,眉头紧随了起来,身为人父他又如何不担忧岳云的安危,但身为男人,岳云必须要有所担当。

攀爬上城墙的岳飞压抑着内心的不安,一旁的虞允文看着岳飞身后空空荡荡的,面色不解道:“小将军呢?”

虞允文刚刚问完,城墙下却是传来人马沸腾之声,岳云身骑着战马,猛然怒喝:“驾!”

“杀!”山呼海啸一般的声音传来,岳云骑着战马,一身战甲无不现象他的威武,手中的梅花亮银锤更是寒光凌厉。

“你……!”虞允文指着岳飞,不知道该说什么道:“你……你这是让他去送死啊!他可是你儿子啊!”

“其他人不是爹生娘样养!都是我的兵,我要对他们负责!”岳飞深吸一口长气,面露刚毅果决,这件事情已经没有回转的余地。

“杀!”岳云手持双锤,亲自率军冲锋,身后两员上将追随在岳云身后,左边一人身宽体胖,手持一柄大刀,胡须如钢针,身长八尺,宛如一只蛮熊,虎虎生威,倒是颇为威风。

而另外一人身材显得消瘦,双目却是十分睿智,手中使着一柄银花百变戟,身穿黑色铁甲,胯下骑着一匹白色的追风马,双臂如猿。

此二人乃是背嵬军的副将,名叫张宪、牛皋,无论是前世今生,他们都是岳飞的左膀右臂。

“小将军!慢行,当心流箭不长眼睛,到时候被射哭了,可不要找叔叔求救啊!”牛皋刷动着手中的战刀,并未惧怕前方数万大军,咧嘴大笑,似乎并未将前方的敌军放在眼里,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

牛皋虽然开着玩笑,听起来说话有些刻薄,但言辞间皆是对岳云的关爱之色。

张宪却是没有那么松散,一双眼睛四下的打量着秦军的战场,眉头

男生说女生小扇贝是什么意思 暗恋暖阳西西

紧锁,这双如同饿狼般的双目,四下的打量着周围的战况,时刻留意秦军布阵的方向,为麾下的将士寻找后路。

“大将军!敌军杀出来了!”周德威按着怀中的利剑,神色显得淡漠,数十年的时间宛若弹指一挥间,周德威也是由盛转衰,渐渐年老,现在的他两鬓斑白,年岁五旬,虽然老当益壮,但身体已然是大不如前了。

王翦眺望着王野城奔袭杀出的敌军,双目渐冷,当即道:“传令下去,命令奄息、仲行、针虎、羌瘣、屠睢、任嚣、公孙支、王豹、凌敬、张清、魏延、罗士信各自率领本部军马,吞并这只部队!”

“诺!”众多将士纷纷领命备战,数道军旗涌动,足足八万大军从秦军两翼散开,宛如两只大手死死拖住岳云的背嵬军,不让他们靠近后方的投石车。

“结阵!”张清第一个到达前线,麾下的三千弓箭手在距离岳云背嵬军一千米的地方集结箭阵,张清手中的长枪轻震,骑着战马来到军阵前,怒喝道:“仰射……百步…放!”

“嗖嗖嗖……嗖嗖嗖!”满天的冷箭冲着岳云的背嵬军密集射来。

“绕路”岳云猛然怒喝,麾下三万背嵬军调转马头,这三万人皆是骑兵,且都是身经百战的悍卒,弓马娴熟,听得岳云的命令,麾下的将士纷纷向左调转马头,宛如一条蜿蜒曲长的巨蟒转身,直接躲避这波箭雨。

后面的张清看的眼睛都直了,虎目盯着岳云的背嵬军,不过一个呼吸间,两军的距离便是缩进了不少。

“杀!”岳云双手持锤,两臂轻展,宛如大鹏展翅,迎面便是要冲散张清的军阵,眼看着快要得逞,岳云左边的方向传出一声怒喝:“哈哈哈哈!贼将休走!留下人头!”

“他巴子的,谁那么猖狂!”牛皋依旧是一副不知生死的模样,宛如铜铃般的眼睛扫荡着喊声传来的士兵,只见此人身如常人,手拿着一柄青铜剑,骑着战马,率领麾下的三千步兵向岳云的军旗冲杀来,麾下的将士皆是步卒,军旗上书写着凌字军旗。

“哪里来的杂碎!”牛皋猛催着战马,冲过岳云身旁的时候,像是哄小孩一样给岳云做了个鬼脸,随后持刀冲锋。

岳云一头黑线,当即纵马冲锋,他知晓牛皋的本事,秦军中不乏猛将,而且眼下背嵬军势头正猛,绝对不能撤下来。

“哈哈哈哈,找死!”凌敬似乎对自己的武艺极其信任,手中的青铜剑上下翻飞,黑色的双眸盯着牛皋,迎面持刀挥看。

“死!”牛皋一招横扫千军,一扫而过,兵器交割,哐当一声,凌敬抓不住手中的青铜剑,当场脱手而出,牛皋不在有先前欢悦古怪的表情,眼中多了一丝狠戾,一招偃月回身,当场将凌敬斩落下马。

“嗖!”冷箭奔袭射来,牛皋刚刚收回战刀,身子一晃,胸膛上的臂膀上正中一箭,牛皋喘息着重气,猛然拔剑而出,鲜血喷洒,牛皋双目迸发出一丝冷峻,猛然怒喝:“谁在暗放冷箭!”

张清见自己一箭并未射杀牛皋,暗叫可惜,冷喝一声,不屑怒喝道:“杀你着张清是也!”

“哼!杂碎都怎么大排场吗?”牛皋浑然不惧,催马追杀,似打算和张清拼杀个你死我活。

“死!”魏延持刀怒喝,催马奔袭杀来,手中的战刀迸发出瘆人的寒意。

“来将何人!”岳云骑着战马,眉头轻佻,面沉如水。

“秦国上将军魏延是也!”魏延张口怒喝,这些年来魏延南征北战,可谓是立下了赫赫战功,多年的功勋累积下来,魏延也成功晋升为上将军,眼看着功劳在自己面前乱晃,他又如何能放过,当即怒斥一声,周身寒芒涌动,手中的战刀猛然斩落,怒喝:“死!”

“叮,魏延前战属性发动,

男生说女生小扇贝是什么意思 暗恋暖阳西西

武力值加3,基础武力值97,白虎刀武力值加1,长毛驹武力值加1,当前武力102!”

“找死!”岳云浑然不惧,手中双锤宛如阴阳双鱼,左右徘徊在岳云周身,岳云周身杀气凌然,怒喝道:“久闻大名,今日特来取你性命!”

“叮,岳云惊锤属性发动,武力值加5,特别提醒,当前岳云基础武力值105,八菱梅花锤武力值加1,当前武力值最终武力值111!”

“叮,岳云拼杀属性发动,身出险境威逼生死武力值加5,如若在冲阵之时,每冲杀一次,武力值加1,当前岳云冲杀1场,当前岳云武力值117点!”

“哐当……我……你……”魏延双手举刀,两兵交割,传出一声金属的交鸣声,还不待魏延反应,岳云左手中的银锤一锤抡起,砸在魏延的胸膛上,宛若万斤压下,魏延当即口吐鲜血,倒飞在地面上。

岳云面不改色,多年的军旅生涯,让他不在似以往那般喜怒于色,岳云面色铁青,手中战锤迎面砸向魏延。

“哐当……!”一计器鸣传出,一杆粗矿的铁枪出现在岳云面前,来将不是罗士信又能是何人。

罗士信单手捉枪,面色淡漠道:“小子!你杀不了他!”

“笑话!今日此獠必死!你拦不住我!”岳云狂傲无比,周身杀气涌动,这是强者的自信,即便是罗士信乃是天下成名已久的名将,在他看来,依旧是无畏无惧,一往无前,这是成为强者的必须心态。

喜欢战国大召唤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559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