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10-02)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迷失,窒息,寒冷,游荡。

黑暗中闪耀着微弱的光,叶飞向着光芒跑去,一直跑,一直跑,却始终找不到终点。

叶飞很累,很累,整个身体都是痛的却无论如何不愿意停下,他要坚持,一直坚持下去,那是他信奉的东西,是他所珍惜的东西,是生命的意义,是存在的价值。

叶飞往前奔跑,黑暗中的他向着唯一的光奔跑,跑到天涯海角,跑到筋疲力竭,他不放弃,永不放弃。

挫折不能磨灭他的英魂,委屈不能折损他的英魂,他的英魂便是黑暗中唯一的光,支撑他不断前行。

放眼天下,不知有多少人像叶飞这样惨,不知有多少人经历了如此多的挫折也到达不了终点,叶飞不后悔,叶飞在坚持,打掉了牙也要咽进肚子里!

因为我是叶飞,男人叶飞!

一身傲骨,一身狂气,一眼望穿,执着前行。

我会前往终点,哪怕前路荆棘密布,哪怕前路高墙林立也不会倒下,这便是我所追寻的道。

太难了,真的太难了,很多时候都想要放弃,但男儿的本性决不允许他如此,他时刻牢记自己的名字叫做叶飞!

醒了,终于醒了,果然是梦境,果然是遐想,虽然很多时候现实比梦境更残酷,更艰难。

抬起头,太阳已然升起,身体又湿又冷,是因为躺在水里。他被海浪带到某座小岛上,软绵绵的沙滩仿佛预示了这座小岛是个好地方,冰凉的海水时而湮没他的胸膛,时而退回他的膝盖,无知的小蟹在衣服里钻爬,叶飞本想杀死它们,但不知为何选择了放弃,站起后抖抖身体,容它们落荒而逃。

又一座岛屿!岛屿都是孤立的,但不一定都食人。

叶飞在此处呼吸到清爽的空气,没有血腥,没有硝烟,分外清爽,这里一定是世外桃源。

叶飞往前迈出一步,步伐踉跄,身体不稳,叶飞用力摇头,召唤气吞山河卷进入其中。

在那里,叶飞是世界的主宰,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可以自由自在地左右一切,然而叶飞此行却不是为了享受身为主宰特有的快感,他有着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

进入自己主宰的世界,叶飞直接钻入白塔,在这个目前为止最安全的地方修养身体,复原伤势,恢复体力,等到身体状态基本回满,叶飞施展主宰者威能,随便一步跨过万水千山,直接降临在极北冰原之上。

这里气候苦寒,没有活物存在,寒冰覆盖了山川河流。叶飞驾轻就熟地找到一处隐秘的所在,撤去结界,露出容两人同时进入的洞穴,一步迈入进去。

山洞里盛放着一座寒冰打造的冰棺,冰棺里沉睡着一个洁白无瑕的美丽女人,这布置,这场景,这一切的一切仿佛是从云师叔身上得到的灵感。

“若雪!”叶飞掀起棺盖,亲吻女人的脸:“若雪,我回来了,我为你带来了不死仙丹!”

离开净坛后,叶飞马上来到山河世界,先是用草木水土精华完整地重塑了若雪的肉身,接着以主宰者的威能从若雪最后时刻印在自己面颊深深的一吻中提取出了她仅剩的微弱灵魂。这最后一吻饱含了不舍、祝福、与离别的伤感,是若雪现在唯一能找到的灵魂碎片,叶飞以主宰者的威能将之提取出来放入草木精华凝聚的肉身中,总算为若雪的复活留下了一丝可能。

硬闯蓬莱仙岛,战妖树,斗正副岛主,历尽万水千山,克服重重阻力,叶飞终于将长生不死药带了回来,他扑倒到冰棺上,扑倒在若雪冷冰冰地身体上,“我回来了若雪!你很快就可以复活。”

是爱情,还是亏欠?

此时的叶飞终于理解了云师叔当年的感觉,原来,人生最痛苦的事情是看着心爱的人因为自己而死。

冰棺沉重而冰冷,白色的鲜花簇拥着美丽的公主,叶飞想要流泪,但现在的他已经流不出泪了,用自己的脸颊在若雪的脸上蹭了一会儿,手一扬,将仙丹送入她口中。

“醒过来吧若雪,醒过来,我在等你。”叶飞紧紧盯着若雪的面容,看她雪白的脸颊因为不死仙丹的注入而出现一丝红润,心情稍安,离开冰棺往后退了两步,等待奇迹的降临。

不一刻功夫,旺盛的生命力自若雪体内涌出,道道灵光如同仙霞载着她慢慢地悬浮而起,金色的光笼罩,光芒越来越盛,旺盛的生命力充斥若雪全身。

某一个时刻,若雪睁开了双眼,圆睁的眼睛不知看到的是地狱还是天堂。

但紧接着又沉睡了过去,光芒散尽,若雪向下坠落,柔若无骨的身体被叶飞抱在怀里,那身体里明明已经有了温度,但不知为何就是不能醒来。

叶飞急切地为若雪诊脉断病,发现若雪脉搏平稳,心脏跳动有力,各项生命体征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但不知为何就是没有醒过来。叶飞搂着若雪坐在地上,等啊,等啊,无论如何若雪都不醒来。

叶飞施展主宰者的威能探查,结果一无所获;叶飞将自己的精血滴入若雪口中,还是一无所获。叶飞等啊,等啊,等到太阳落下,等到月亮升起,等到月亮落去,太阳升起,周而复始,也不知等了多久,叶飞终于忍无可忍仰天长啸:“若雪,你快醒醒啊,我在等你。”

“可惜没有人回应,可惜那那美丽的女人永远不会醒来。”

叶飞绝望了,叶飞发狂了,叶飞怒气冲冲地离开了山洞,在冰天雪地下狂奔,在山川河流间发泄,终于发泄够了,再回来时,那美丽的女人仍然平静地躺着,神态祥和,仿佛早已不再眷恋人世的一切。

叶飞扑上去,在她耳鬓处低声地恳求:“若雪,醒过来,求求你醒过来,我不能没有你。”可惜得不到丝毫的回应,他是个可怜人,一直都是,就连最心爱的女人都远去了,他是天地间最可怜的那

坐在学长上写作业 口述她张开腿让我添

个人。

叶飞崩溃了,一直以来的信念坍塌,他彻底崩溃,后背靠着棺椁,目光出神地望着天空,生命已经失去了意义,或许死亡才是唯一的归宿。

“若雪,我想去找你!”

大雪封山,将叶飞和若雪一起掩埋起来,这是主宰者唯一的心愿,和心爱的女人常埋地底。

或许,若雪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地狱不是天堂!

所以选择睡去,所以选择安眠,所以选择逃离。

而叶飞也因此坠入深渊,再也无法拾起信心。

“臭小子,醒一醒啊!你这样下去心爱的人就真的再也回不来了。”还是九龙,它最近对叶飞特别关心,时不时出现敲醒他。

“没有办法了,不死仙丹都起不到作用已经没有办法了。”

“或许有办法呢。”

“你是说真的!”叶飞陷入黑暗的内

坐在学长上写作业 口述她张开腿让我添

心重新出现了一点光。

“你的小相好肉身已经复苏了本大爷确定,迟迟无法苏醒可能是因为灵魂力太弱。人有三魂七魄,你最后抓取的不过一缕残魂,很可能无法支撑她苏醒。”

“那该如何。”

“不知道你的相好究竟是变成孤魂野鬼了呢,还是去地府投胎转世了呢!如果是变成孤魂野鬼了,那么只要引她残魂回归肉身便能复活;如果投胎转世了就没有办法,不过投胎转世的几率不大,因为她的魂魄是残缺不全的,就算投胎了也是个植物人。”

“你快说该怎么办吧。”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去地府,看看能不能把你相好的魂魄找回来,或者重回净坛,如果若雪变成冤魂的话,她的魂魄是离不开净坛的。”

“谢谢你九龙,你让我重拾希望。”

“我是看你太可怜。”九龙重新隐去,在那深不见底的黑暗中却深深地叹息了一声,仿佛隐瞒了什么,仿佛看穿了什么。

不管怎么说,它的出现令叶飞精神大振,重新振作。叶飞抱起若雪,将她轻轻地放回冰棺之中,在额头上深深一吻:“若雪,等我回来,就算天涯海角,我也要将你的魂魄找回!”

山洞被碎石封闭,叶飞以空间系法术往前一步来到洞外,以主宰者威能留刻下永不磨灭的记号,转身而去:“若雪,等我。”叶飞毅然转身,肆虐的风雪分开一条道路,待他行远又重新弥合。

主宰者的威能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如何,都不能挽回内心深处的那个她。

……

喜欢凡世歌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5603.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