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10-02)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2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上一次在这酒安坊的街上晃荡还是年初的时候,如今到了秋时,却是少了几分热闹。

老城隍问道:“先生此次归来,打算待多久。”

陈九说道:“没个落脚的地方,待不了多久,不日便要回上京。”

“上京啊……”

老城隍口中念叨一声,却又忽地笑道:“陈先生怎么看都是个闲人,但却又实打实的是个大忙人。”

“随便走走。”陈九说道。

若是想逛遍岂会是几年又或是好几年能办到的。

说不定往后的岁月,也是在不断地行走与停步中度过。

总要见识一些东西,所谓红尘,所谓逍遥,便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好巧不巧,他就是喜欢到处逛逛。

走着走着,陈九却是忽地停下了步子,看向了一侧飘出酒香的客栈。

老城隍见状也停下了步子,看向了身侧,只见那客栈挂着牌匾,其上写着四个大字——天香客栈。

“没成想竟走到了这里。”

陈九侧目看向了老城隍,说道:“陈某有位故人在此,老城隍可要一同去见见?是个有趣的人。”

老城隍摇头道:“既是陈先生的故人,老夫就不必进去了,坊间的事情颇多,又遇龙君巡查四方,又怎敢偷懒,不去了,不去了。”

他拱手笑道:“老夫便在城隍庙恭候先生到来。”

陈九也没挽留,说道:“如此也好。”

老城隍道了一声告辞便阔步离去。

陈九目送他离去,接着便转身看向了眼前的客栈,迈步走进了其中。

天香客栈依旧还是当初的那般,总是外乡商人顿步于此,说着江湖,说着行商中的趣事。

客栈的掌柜喜好喝酒,一天不喝都不痛快,有时白天睡,晚上醒,但客栈却是从未打烊过。

好在这儿是酒安坊,倒也不用太害怕被贼偷了。

“边关不太平啊,近来西北边的生意都难做,愁死我了。”

“车到山前必有路,各家商会如今都在筹款,人心齐力,官家更为明君,一个小小的北漠掀不起什么风浪。”

“是极,喝酒喝酒!”

“来来来!”

客栈里的商贩江湖人儿喝着酒闲聊,他们互不相识,但总能聊上这么几句。

陈九收回目光,看向了趴在柜台里呼呼大睡的掌柜。

比起之前所见,消瘦了不少。

掌柜身上淡出些许的剑意,许是喝醉了,有些难以压制。

若非细心之辈,更是很难看出这剑意的存在。

“叩叩——”

陈九敲了敲柜台的桌子。

“嗯……”二狗掌柜虎躯一怔,醒了过来。

一口酒气吐了出来,那脸庞包括眼睛都是发红的,估计是喝了不少酒。

掌柜的揉了揉眼睛,看向了来者。

“咦?”

他挑了挑眉,仔细的打量了一眼陈九,说道:“先生又来喝酒啊。”

说话都有些含糊不清了。

“怎会醉成这样。”陈九无奈说道。

掌柜的摆手道:“烦。”

太烦了,总有些事挥之不去,一想起来就馋那酒水,喝醉了也就舒服了。

陈九又敲了敲桌子,说道:“掌柜的,陈某这次可不是来喝酒的。”

“那…嗝……”

掌柜的打了个酒嗝,晃了晃脑袋,还是有些不清醒。

陈九笑着说道:“你若再不去,那位姑娘可是要出家了。”

晃着脑袋的掌柜猛然怔住了身子。

好像是清醒了几分。

他吐出一口酒气,问道:“先生说的是哪位姑娘?”

陈九说道:“那位姑娘姓茹。”

柜台里的掌柜愣住了。

沦乱小说 做得你下不了床

在这转瞬之间,眼中醉意消失殆尽,换而来之的,则是清醒。

无比地清醒。

“嗡!”

似有剑鸣声响起。

是从那掌柜身上传来的。

而非是剑,只不过是常年养剑蓄势待发时剑意激起的剑鸣声。

剑意在这一刻难以压制下来。

掌柜的忽的脸色一变,自身剑意暴动,他自己也压制不下来。

养了十余年的剑意,又怎会这般容易压制下来。

他嘴唇微张,十分吃力的说道:“先生助我。”

“静。”陈九拂袖而过。

这一声如同钟声敲响,那磅礴的剑意在这一刻各回其位,躁动的剑意瞬息之间便平静下来。

掌柜的眉头舒展,松了口气。

如今还不到剑发的时刻。

柜台前沉默了下来,掌柜的一语不发,而站着的儒衣先生,也只是想听一听他会说些什么,又或是做些什么。

那个让人唤作二狗的掌柜却是坐了下来。

酒气还在,但他此刻却清醒无比。

陈九见状问道:“真就不去了?”

掌柜抬起头来,右眼中残留的一滴妖血散发出淡淡的血光。

他顿了一下,说道:“她都要出家了,我怎么能不去,不去也得去,只是此刻有些醉了,还请先生容我歇息半刻。”

说罢,掌柜便闭上双眸。

陈九望向他,见他的呼吸逐渐平稳,像是这你的睡着了一般。

体内残留的酒气从他的全身蒸发而出。

酒气刺鼻,陈九伸手便将那溢出的酒气尽数赶出门外。

半刻过后。

掌柜睁开了双眸,他低头看向了脚下。

从身后拿出了一把铲子。

吭哧一声,那铲子砸在了地板之上,发出脆响。

砖块一点点被撬开。

掌柜的吹了口气,将那尘土吹散。

他伸出手,扣住那地板下藏着的匣子。

掌柜额头上青筋嘞起,口中传出低喝:“喝……”

一道三尺半的剑匣从那地下被抽了出来。

“砰。”

沉重的剑匣砸在了柜台上。

掌柜的取出一块破布随手擦过,便见那剑下上雕琢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金蟒。

掌柜的抬起头看向了客栈里的客人,高喊道:“众位!”

停步于此的商人以及江湖游侠儿都望了过来。

掌柜的说道:“客栈打

沦乱小说 做得你下不了床

烊了。”

他面色沉着,背上那沉重的剑匣,迈开步子朝外面走去。

客栈里喝酒的人起身问道:“掌柜的这是要干嘛去?天香客栈从不打烊,莫不是往后不开门了?”

掌柜的顿住了步子,答了一句:“兴许会,若是能回来,那便接着开门。”

他抬手一摆,走出了客栈。

陈九迈步跟了出去,见那背着剑匣的掌柜,问道:“你这一身被封锁的血气,可还要陈某帮忙?”

掌柜的答道:“不必。”

他迈开步子。

一步,入一品金刚境。

两步,入二品玄境。

三步,入三品地境。

每迈一步,血气便拔高一截,那压抑已久的剑意,在这一刻颤抖了起来。

直至第九步,掌柜的顿了一下。

他回头看了一眼站在身后的陈九,道了一句:“多谢陈先生。”

说罢,脚掌落地。

“铮!!”

剑气荡起了大风。

大乾五王爷萧安北,自小习剑,一人一剑于镇北城外斩二百余甲,沉寂数十年。

今,于酒安坊天香客栈之前。

九步,入武者九品,天人之境!!

在那暮色之下,这位略显臃肿的掌柜背着金蟒剑匣,踏上了去往天顺的官道。

喜欢一切从鹿妖开始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561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