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周前 (10-03)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七姜兴奋地向展怀迁眨眼睛,相公则轻轻摇头提醒她稳重些,待王府的人退下后,就被搀

奇漫屋 怎样建猪舍

扶着站了起来。

展怀迁故意道:“每日千般哄你、万般迁就你,都不如这几句话管用,方才还是霜打的茄子,这会儿脸蛋都红了。”

“不许你吃醋,我难道不想好?”七姜软乎乎地靠在相公怀里,“怀迁,我很不甘心,就因为怀了娃娃,这也做不得那也做不成,我好不甘心。”

展怀迁轻轻抚摸她的背脊,温和地说:“来日方长,且有大事小事等着你去做,何况,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那是,我家相公是最最好的。”七姜仰起脸蛋,好些日子没笑得那么欢喜,展怀迁忍不住吻了她的额头,七姜这才害羞,嘀咕着,“丫鬟们都看着呢……”

展怀迁则道:“若是精神能好起来,明日送你去会郡主,回头升堂你也去得,我陪你去。”

七姜却想了想,问道:“你今日回来就早,若是之后还有时间陪我去旁听,岂不是、岂不是皇上再也不用你了,连太子都不用你了吗?”

展怀迁说:“我早有准备,之前就说,哪怕皇上采纳了我的谏言,我也会被冷落一阵子,更不提被驳回了,这都是必然的,眼下我爹还没受什么影响,那就不是大事。”

“父亲会被连累吗?”

“不会,话说回来,皇上冷落我,也是为了保护我。”

说着话,七姜被搀扶回房,这会儿她竟是觉着有些饿了,厨房里时时刻刻都备着少夫人的膳食,张嬷嬷很快就带人送来。

展怀迁命她们都下去,要亲手喂七姜吃,没有外人在,七姜也能放开了撒娇,就着相公的手,俩人说说笑笑,便吃下一大碗海参粥,过后许久也不见恶心。

吃饱有了力气,七姜就不愿困在屋子里,刚好展怀迁也闲着,夫妻俩手挽着手往园子里散步去。

此刻,天色已晚,京城府尹衙门外,瑞郡王府的马车缓缓停下,便见瑜初从门内出来,身后跟着府尹大人和霍行深。

“郡主慢走,若有什么吩咐,派人来知会下官便是,实在不敢劳动郡主亲自登门。”府尹大人很是客气,转身再对霍行深说话,也是和和气气。

霍行深官阶并不高,但身在内阁,前途无量,但凡有些眼色的都不会轻易开罪,更何况,他今日是代表徐家来递状纸,并非师出无名。

之所以拖到这么晚,自然是衙门公务繁忙,瑜初和霍行深都不为难人,喝着茶慢慢等,一直等到府尹大人办完其他案子,才有空接待他们。

如今状纸递上了,衙差是否抓人要等明日决定,瑜初本可以催促,可方才与霍行深商议后,故意多留一晚给甄家人,倘若甄夫人敢逃跑,那畏罪潜逃的罪名也就背上了。

“天色不早,府里会给你留晚饭吗,今日帮了大忙,该好生酬谢。”命府尹大人退下后,瑜初望着霍行深道,“那日相见的酒楼,菜色很是不错,我请你。”

“郡主……”

“你是怕回去,又被你爹责罚?”

霍行深摇头,目光在瑜初面上轻轻掠过,他不敢放肆盯着看,垂眸道:“下官担心礼亲王与您过不去,您之前的伤还没好。”

瑜初摸了摸脸颊,笑道:“人人都知道,我与他结下了梁子,眼下他最好护我周全,不然就算旁人

奇漫屋 怎样建猪舍

袭击我,也能算到他头上。”

“是。”

“靖成不得与你婚配,是皇上亲口否决的,他算不到我的头上,也与你不相干。”瑜初说,“如今你更是自由身了,我们相识做个朋友,也不成吗?”

霍行深坦率地说:“但郡主并不只是要与下官做朋友,一月之期很快就会过去,还望郡主早些做准备,该如何应对礼亲王的为难。”

瑜初灿烂一笑:“你与我成亲,他不就为难不上我了?”

“郡主?”

“和你说笑话,走吧,我饿了,吃过饭我们就散了吧。”

瑜初说罢,径直跳上了马车,从车里探出脑袋:“我不介意同车,你介意吗?”

霍行深抱拳道:“下官坐后面的马车,请郡主先行。”

瑜初大方地答应了:“行,你跟上。”

很快,一行人缓缓离去,府尹大人又从衙门里出来,站在屋檐下,望着他们的背影,重重地叹了口气。

师爷跟到一旁,问道:“大人,这可怎么办,怎么又告上了。”

府尹大人无奈地说:“这些个年轻人,总是唯恐天下不乱,好在甄家气数已尽,那些沾亲带故的权贵也不敢明着反对什么,这会儿就该低调和甄家撇清关系才是,我们就照规矩办吧,他们递了状纸,就不能不受理。”

师爷轻声道:“听说朝廷近日不太平,皇上和太子的关系大不如从前,就为了边境打不打仗。”

府尹大人微微蹙眉,不知想了什么,转身唤来衙差:“这些日子,多派些人手巡防夜市,若有寻衅滋事者,立刻拿下关入大牢。”

衙役们抱拳领命,府尹大人又命师爷修书,送往各城门都统,请他们加强守备。

且说瑜初拉着霍行深在繁花楼饱餐一顿后,外头街巷已是万家灯火,这市井之地越到晚上越热闹,但这里并不是朝廷允许通宵亮灯的所在,因此远处几家清楼,都要赶着时辰将宾客拉入门中,再晚些,就容不得她们当街卖笑了。

霍行深跟着郡主刚走出繁花楼,迎面遇见一个浓妆艳抹的老女人带着群年轻姑娘,繁花楼掌柜的挡在门前,两处商量后,便见那老鸨塞了一大块银锭子,才顺利带着姑娘们进门揽客。

瑜初好奇地伸头看热闹,却发现霍行深挡在了自己的身前,那警惕的架势,不知是要护着她什么,很是叫人安心。

“我说,难道不该我护着你吗?”瑜初笑道,“霍大人英俊貌美、气度非凡,瞧着就是富贵人家出身,正是她们的座上宾。”

霍行深回眸无奈地看了眼郡主:“我们快离开这里才是,郡主,下不为例,京中另有好去处,美酒佳肴并非繁花楼才有。”

瑜初笑问:“这么说来,还有下回,你愿意再与我喝酒吃饭?”

霍行深不免有些尴尬,他想说自己不是那个意思,可又不知怎么开口。

忽然,店堂里传来杯盏落地的碎裂声,便见那老女人揪着个年轻姑娘就是一巴掌,瑜初看不下去,却被霍行深抓了胳膊拦下。

“郡主,有些事我们管不了,她们有卖身契。”

“我……”

霍行深顺势将瑜初带到了王府马车下,松手后道:“方才冒犯了郡主,请郡主恕罪。”

瑜初活动了一下手腕,仿佛还留着他方才的力气,正要说什么,却见那群姑娘嘻嘻哈哈地拥着两三个男子从繁花楼出来。

“郡主,下官这就告退。”

“那个人,好像在哪里见过。”

霍行深顺着望过去,说道:“你是说朝廷命官,还是皇室子弟?”

瑜初说:“我是说那里头的姑娘。”

喜欢夫人是京城一霸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562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