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10-04)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都不用多想,肯定是因为这次的大雾造成的能见度太低而引发的交通事故。要是在国道上,今天这场事故恐怕还小不了。

因为国道上是可以跑大货车的,这样的车子造成的事故,能小得了吗?

他的心中是很着急的,许一诺都给自己打电话了,这也是代笔事故等级的一个条件。

只不过他着急也没有用,现在的车流虽然比刚刚通畅了很多,也不是他想拐下去就能随便拐的。

足足又等了十多分钟,才找到路口拐了下去。然后就本着许一诺给发的定位,按照导航开。

距离可不是很近,而且在国道上,也出现了压车的现象。

又开了半个多小时,刘半夏瞅了瞅距离,还有两公里左右。他就把心一横,跑过去吧。

凭借着他现在的体力,跑上两公里没什么问题。照着现在的行车速度,恐怕再过半小时也开不了多远。

方向盘一打,直接将车子开到边上去。下车之后,抓着手机就是一路跑。

好在他平时的习惯也是穿休闲装和运动鞋,也就是有啥大事情才会把西服给翻出来。

往前跑了一会儿,他就听到了警报器的声音,前边有三辆消防车也在艰难的从路边上往前开。

雾气还是很大,可是也能够看到远方那隐隐亮起的火光。

这时候他的电话又响了起来,“我马上就到了,还有七八分钟的样子。”

“刘老师,现场伤者较多,因为路上车多,有的急救车还没有赶过来,需要现场处理,您得再快点。”许一诺焦急的说道。

“不要慌,我正在跑呢。拿出你们在急救中心接诊的本事来,就能够把现场的伤者处理了。”

刘半夏一边跑、一边说。

“这个时候的接诊原则要分清,首先要做好患者分类,明白我话里的意思吧?如果患者伤势非常重,濒临死亡或者抢救很困难的,就先放到一边吧。”

“好……,现场的指导老师也是这么说的,我接着救人。”许一诺说完就挂了电话。

这个问题就是很残忍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些会牵扯到很大精力的危重患者,真的够呛能够照顾过来。

因为现场携带的医疗资源有限,就要用极少的资源救治更多的人。现在还有急救车没有赶过来呢,物资肯定更少。

这就是大型急救现场的分类工作,很残忍,但是也只能这么做。

在医院里,一位危重患者可以用很多资源去尝试抢救。但是在这样的现场就不行,一定要兼顾全局。

刘半夏也是卯足了力气,一路飞奔的往前跑。

这也就是他固化了耐力,要不然这两公里他还真未必能够跑得下来。

可是就算是这样,等他跑到现场的时候,也是大汗淋漓,不停的喘着粗气。

“刘老师,我们在这里。”这时候李浩的声音传了过来。

刘半夏赶忙凑过去,看到边上有矿泉水,直接拿起一瓶灌了下去。

“刘老师,车祸太严重了,而且因为路况不是很好,还有很多急救车没有赶到呢,现在我们就

挺岳双腿之间 双腿被分到最大用绳子绑住

是配合消防员从车里往外救伤者。”李浩说道。

刘半夏点了点头,将空瓶子丢到了一边,擦了一下脑门上的汗,“给我一套设备,我往前走,看看情况。现场是谁在负责?”

“我不认识,好像是市院的,我和刘依清在这里负责给患者做简单处置。许一诺和黄波在前边,苗瑞在急救中心等着接诊。”李浩赶忙说道。

“好,我到前边看看去,有事情给我打电话。”刘半夏点点头,穿上白大褂,拎着急救箱就往前跑。

现在来到了现场,就可以看出来这次车祸的惨烈。足有两三百米的距离,涉及到的车子更多,还有车子在燃烧。

有一些车子也都撞到了路边上的田地里,就刚刚李浩他们这个临时救治点,也是在田地里设置的。

“刘老师、刘老师。”

正往前走着呢,他就听到了许一诺的叫喊声,他也赶忙循着声音走了过去。

“刘老师,您看看后排的这位伤者。”等刘半夏来到跟前后许一诺说道。

刘半夏钻进了车子,一名乘客被卡在车子里,他即便是给患者做基本的检查,都需要尽可能的调整身体的位置。

检查过后刘半夏摇了摇头,“没机会抢救了,基本上没有脉搏,腹部僵硬。瞳孔也不等大,没有光反应。”

“真的没机会了啊?”许一诺念叨了一句。

“打起精神吧,继续寻找。”刘半夏说道。

许一诺咬了咬牙,这才跟着消防员继续往前走。

“你们到了多久?”刘半夏问道。

“还不到四十分钟,路上堵车太严重了。目前的救治原则是能行动的就先到一边去,主要以被困在车内的人员救治为主。”许一诺赶忙说道。

“那咱们分开吧,这是撞了多少车啊。”刘半夏皱了皱眉。

好多车子都撞成了一团,看样子发生的可不是一两次事故,而是好多次事故。因为这些车子都是一段一段的,这一段凑成了一堆,下一段就稍稍宽敞一些。

刘半夏也是出过几次大型现场的人了,可是这一次的车祸规模真的是太大了,牵连到的伤者也是最多的。

“刘老师、刘老师,您过来了吗?”

刘半夏正在一辆微型客车里查看患者的情况呢,不远处又传来了黄波的叫喊声。

“过来了,正在救治一位伤者。”刘半夏也喊了一嗓子,然后看向了边上的消防员。

“得把插在他腹部的这个玩意给弄断,不过他现在的情况还是比较稳定的。弄断后就可以从车里转移出来,最好的办法就是给他腹部固定好。”

“肚子里的伤严重吗?”消防员问道。

“目前看还没什么问题,腹部还很柔软,应该没有伤到主要器官和血管。”刘半夏说道。

“好,交给我吧。”消防员点了点头。

刘半夏钻出来后,赶忙又往黄波叫喊的方向走了过去。

黄波现在救治的是一位大货车司机,这辆车的驾驶室已经凹进去了,司机也卡在了驾驶室中。

“情况怎么样?”刘半夏问道。

“刘老师,患者的腹腔内应该有出血,在这样的空间里,您能做手术吗?其余伤处的问题不大。”黄波说道。

“消毒、麻醉、照明。”

刘半夏也没有废话。

杜凡成能够选择相信他的判断,他同样能够相信黄波的判断。

这位患者如果真的有腹腔内出血的情况,要是不止血的话,他肯定等不到救援成功,就会失血而亡。

现在的状况就已经有些不好了,现场手术,还是有一些机会的。

如果很幸运的能够把患者的内出血止住,即便是只给他挂一些盐水,也能够撑到救援结束。

驾驶室根本都钻不进去,刘半夏也只能从车头上爬进去。姿势很不舒服,可是现在不是矫情的时候。

“嘶啦”

还没等他查看患者的情况呢,他左臂上的衣服就被车子断裂处给划开一个口子。

“血袋没有那么多,只给开了一条静脉通路补液。”黄波说道。

“腹腔内是钝挫伤,我怀疑是脾脏出血。左臂骨折,我初检没发现有伤到重要血管,可以暂时不管。”

刘半夏点了点头,心里边也是有些愁。

患者应该是本能的躲避,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身子扭曲的样子。腹部的伤,应该就是方向盘给撞伤的。

而现在他要是想给患者开腹做止血手术的话,就只能从方向盘的空隙处开刀。

“准备好止血钳和纱布。”刘半夏说了一句,然后就将碘伏倒在了已经被黄波剪开衣服的伤者腹部。

跟随着黄波的消防员都吓了一跳,哪怕也听到了他们两个的对话,可是真的要现场做手术,也是有些吓人。

刘半夏没有给腹部做很大的切口,划开之后,他就把手术刀放到了一边,然后右手就从切口处探了进去。

患者的腹腔内已经有了很多的积血,现在也顺着切口处涌了出来。

“刘老师,我看到了脾脏裂块。”黄波说道。

“止血钳顺着我手腕内侧伸进去,然后听我指挥。”刘半夏说道。

黄波不敢耽搁,赶忙把止血钳顺了进去。

“往前、再往前,再往左一些……,对,再往前一点点,钳夹。”

刘半夏指挥着说道。

黄波赶忙钳夹,其实他根本都不知道有没有夹对地方。

刘半夏则是屏气凝神,用手指继续感受着患者腹腔内的血液流动情况。过了足足半分钟,他才把手从患者的腹腔内抽出来。

“暂时止住了,给我缝合线。只能做简单缝合与固定止血钳,防止感染。”刘半夏说道。

黄波赶忙跳下车,在急救箱中翻找

挺岳双腿之间 双腿被分到最大用绳子绑住

起来,然后递给了刘半夏。

“你托着我点,得用两只手了,会有些吃力。”刘半夏说道。

还没等黄波行动,站在边上的消防员一把抱住了他的腿。

“谢了,这位司机的命差不多被咱们给保住了。”

刘半夏说了一句,然后就开始缝合。

喜欢强化医生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566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