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周前 (10-04)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谷十没有想到陈子寒如此通透,谷十也举起酒杯说:“陈总,我确实怀疑你,因为我发现秦小璐跌下悬崖不正常,她应该是被染柒杀死的,染柒为什么要杀手秦小璐呢?”

“你说小璐是染柒杀死的?为什么呢?难道他们两个人之间有什么过节?”陈子寒吃惊的看着谷十。

“你这样一说,我倒想起来了一件事情,因为齐铮的事情,染柒找小璐打了一架,还是我拉开的,小璐捅了染柒一刀。”张函突然说。

“我怎么不知道?”谷十问张函。

“那一天小璐在我哪里坐得太晚了,走的时候大概就凌晨三四点钟,没有想到染柒就藏在附近,拦着小璐,骂小璐是个坏女人。两个人就打起来了,我听见打斗声,跑出来看见是染柒,我当时想拉开他们两个人,谁知道小璐在我挡着染柒的时候,捅了染柒一刀,染柒怕受处罚,便一直都不吭声,我以为两个人不会有事情的,没有想到........”张函后悔莫及。

“染柒和齐铮也都是孤儿,两个人在同一个孤儿院长大,上学一起,虽然工作不是一起的,但是两个人关系很好,我就说染柒为什么突然和秦小璐两个人起了争执,原来是这样的。”陆壹叹了一口气。

谷十听了张函和陆壹的话,一仰头喝下了手中的酒,便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陈总,对不起,我不知道他们之间有过节,我还以为,以为你是幕后黑手。”

“说开了就好,你这人敢作敢当,值得交往。来,我们干了这杯,以后就是朋友了。”陈子寒举杯和谷十碰了一下。

几个人你来我往的喝开了,喝着酒聊着基地的事情,陈子寒大着舌头说:“告诉你们一个秘密,不准说出去,谷叔叔想要隐退了,需要找一个接班人。”

“不是有谷强吗?”谷十喝下一杯酒,低头问。

“谷强的心思不在这里,他的心思在谷正娟哪里呢。谷叔叔他们棒打鸳鸯,迟早他们会在一起的。”陈子寒眯着眼睛,痞痞的说。

“大家族里棒打鸳鸯的事情多了去了,正常的,就看谷强有没有那个勇气了。”张函叹了一口气说。

“我记得你和我妹妹之前也是被你们家给拆散了的吧。”陈子寒斜着眼睛看着张函。

“真的?原来你们还有这么些故事?”谷十八卦心起,看着张函。

“确实,我在没有遇到小璐之前,一直爱着他妹妹,不,到现在我都忘不了他妹妹。”张函痛苦的说。

“你这人也挺渣的,没有想到年纪轻轻三个女人都到手了。”谷十喝醉了,看着张函醉醺醺的说。

张函人长得好看,看起来也很年轻,谷十从来都不知道张函有多大。

“你们的世界我不懂。”谷十又喝了一杯酒:“我很羡慕你们能够自由的生活,不像我只能在黑暗中行走,而且提心吊胆的。”

张函和陈子寒相互看了一眼。

谷十还是太年轻,二十来岁的年纪,又一直身处深山老林中,外面的世界确实很吸引他。

“兄弟,只要你想,你一定能够自由自在的生活。”陈子寒拍了拍谷十的肩膀。

“连老大他们都不能自由的生活,何况是我呢。”谷十醉眼朦胧,言辞是有向往和埋怨。

“你和他们不一样,你遇见我了。”陈子寒豪气冲天的说。

“呵呵呵,好,陈哥,那你罩着我!”谷十摇摇晃晃的又拿起一杯酒,和陈子寒碰了一下,一口喝下去。

一杯酒下肚,谷十头一歪,倒在桌子上了。

陆壹将谷十扶下去休息了。

张函对陈子寒说:“那个谷十让我监视你,没有想到你既然知道了。”

“很正常,不但谷十怀疑我,恐怕谷老大也会怀疑我。秦寿说了一句话,秦小璐从小在山里长大,怎么可能会跌下去。”陈子寒看着外面黑漆漆的大山。

“我明天将东西想办法给你拿过来,你和陆玉一块出去。”张函对陈子寒说。

“还是你出去吧,你到基地来之后一直都没有出去过,你出去也检查一下你的身体。”陈子寒看了一眼张函。

张函现在的演技很不错,都取得了谷十和秦小璐的信任。

“不行,他们原本就不信任我,我要是出去一点机会都没有。”张函拒绝了。

“眼下我出不去,谷强也没有消息,也不知道谷老大到底干什么去了,我只能在这些赶快将防御系统安装好,只有将防御系统安装好了,一切都能顺利进行。”陈子寒摇了摇头。

防御系统就是要“瓮中捉鳖!”

“那就让影子将东西带回去给周泽瑞吧。你在这里,我不放心。”张函心里眼里都是陈子昂。

“我不劳你操心,我能进来自然就能出去,这件事情你就不应该参和进来。”陈子寒皱着眉头说。

她到甸城,张函也到甸城,好的是张倩楠和李长卿都走了,要不然陈子寒不知道要为多少人担忧。

“我们查这个地方查了十几年了。”张函没有多说,但是一句话足以说明张函的身份。

陈子寒微微叹了一口气,他一个商人卷入不该卷入的纷争,说不定连命都会搭进去,可是看着眼前的张函,想到死去的染柒,被毒打的齐铮,刚刚离开的潘禹,还有哥哥陈子寒忍辱负重几十年,陈子寒眼眶湿润。

“我会尽快完工,这个系统启动之时便是你们收网之日。”陈子寒说完便站起身就走。

“子.......”张函张口。

“叫我陈总!”陈子寒头也不回的离开。

张函默默的拿起面前的一碗汤,拿起来就喝,汤水呛得张函的眼泪鼻涕一起流。

大厨听见咳嗽声,便赶出来看见张函满脸泪痕的模样,递给张函一块纸巾:“您这是怎么了?”

“呛.......呛死我了。”张函摆摆手,接过大厨的纸巾。

“喝点白开水,你喝的是清汤啊。”大厨看着张函面前的汤碗。

咳嗽了半天,张函终究是忍住了眼泪:“他们都走了,你这汤实在是好喝,便着急了些,让你见笑了。”

“唉,让你到这里来实在是委屈你了,这样吧,以后我做饭的

厨房征服贵妇秦风英 姐妹们说说第一次舒服吗

时候给你送一些过去。”大厨摇了摇头。

“你认识我?”张函看着大厨。

“你不是陆家的女婿吗?”大厨看着张函。

张函心中警铃大作,他不知道刚刚喝陈子寒说话,这个大厨有没有听见。

“我曾经是陆家的厨师,那个时候你还小,见过你到陆家,所以认识你。”大厨看着张函解释着。

“陆家对陈子寒还真好,连自家的厨师都给他用。”张函充满伤心的说。

“不过是一时权宜之计而已!你们还是你们。”厨师拍了拍张函的肩膀:“早点回去休息吧,你

厨房征服贵妇秦风英 姐妹们说说第一次舒服吗

这身体可不怎么好,别太劳累了。”

喜欢红尘篱落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566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