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10-05)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不好,水犀的混乱又爆发了!”

“怎么这么快?刚刚才爆发没多久啊!”

“看来水犀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了,这样下去,恐怕整个水犀大阵很快就破碎了。”

众人都露出了一丝慌乱的神色。

“还在等什么?你们还不快出手,赶快布阵?”

洪波厉声道,声音也有些焦急了。

“是!”

众人闻言也顾不得太多,连忙起身,朝着各个方向纵跃而去。

“布阵?”

陈少君此时也露出了一丝诧异的神色。

“小子,你的事情以后再理会,别以为拿了块金龙令牌就能怎么样?这里可是江南!不是你的京师!!”

洪波狠狠的丢下这句话,迅速纵跃而出,朝着水犀头颅的方向而去。

陈少君也无暇和他计较,脚下一踮,立即纵跃而去,朝着水犀外部的更高处而去。

洪波他们的事情只是一个小插曲,陈少君这次的主要目的,还是修补水犀大阵。

呼,两侧风声呼啸,陈少君的速度极快,只不过片刻的时间,就出现在了水犀背部的最高处。

此时纵眼望去,只见随着水犀的波动,周围的渔船,官船纷纷动了起来。

不少的高手纷纷跃上水犀背部,而另外一些人则在水犀附近的水面上忙碌着,似乎做着什么。

同一时间,水犀的头顶、犄角、双耳、脖颈、背部、尾部……,都有许多人围拢成一圈,在地上画着什么,须臾,水犀的身体各部位,包括附近的水面上,很快亮起一道道阵法波纹。

“是阵法师!他们在水犀这里布阵!”

小蜗站在陈少君背上,伸长了脖子,立即辨认了出来。

看起来,早在他和陈少君赶来之前,江南太守之子洪波就和其他人在附近布阵,想办法镇压、延缓水犀的创伤了。

那些阵法显然就是他们的杰作。

“小子,这小子看起来也没那么坏啊,至少,他还是在想办法修补水犀。”

小蜗环顾着四周道。

洪波此刻就在数十丈外的水犀背部的最高处,他的身后一杆大旗招展,之前的时候,还以为这小子是为了炫耀,但现在看来,恐怕还真不是。

所有的阵法修补都是以洪波所在的位置为中心的,而那杆大旗就是指挥号令的旗帜。

“他父亲就是江南太守,如果水犀破碎,江南失守,他父亲也难辞其咎,他自然是要想办法修补的。”

陈少君道。

对于洪波的行动,他倒是并不意外。

就像他想要帮助父亲陈宗羲一样,洪波也是一样,这一点,两人的想法其实是一致的。

“轰!”

就在这个时候,又是一阵强烈的震动爆发而出,在巨大的能量冲击下,没有丝毫的征兆,陈少君脚下的地面陡然猛烈的震动了一下,一小块地面如同鼓包般直接凸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陈少君陡的变了脸色。

唰,下一刻,陈少君眉心一震,瞬间施展出了洞察之眼,一股炽亮的光芒从他的眼中喷射而出。

“这是——”

看到眼中的世界,陈少君身躯一颤,脸色瞬间变得凝重无比。

“你先别高兴的太早,这小子……未必真的在帮忙。”

“啊,怎么了?”

小蜗下意识的问道。

陈少君没有说话,当祭起洞察之眼后,他眼中的世界早已变化,没有了水犀,也没有了山水,这完全是一片能量的世界。

洞察之眼极耗心神,而且使用过久会引起精神疲惫,若是在这个时候遇上强敌,就等于埋下了败亡之因。

所以若非必要,就算是儒道的大宗师们也不会随意施展。

但是此时此刻,剧变陡生,陈少君祭起洞察之眼,顿时看到了之前根本不曾看到和发现的东西。

以巨大的水犀为中心,周围的江河水面上,亮起了一道又一道大大小小的阵法光芒,这些阵法如同鱼身上的鳞片一样,彼此衔接,又

白日梦我 小东西你是不是欠c

共同组成了一座更大的阵法。

而在水犀附近,这样的阵法还有许多,甚至在肉眼看不到的水底,陈少君也看到了许许多多事先布置好的强大阵法。

所有这些阵法如同水波般不断蔓延,然后一路蔓延到了水犀的背上,最后渗透到了水犀雕像深处的核心之中,和水犀的核心法阵链接在了一起。

“快点,都快点!”

“还在等什么?再不快点,水犀就要崩溃了!”

“你们这群混蛋,出了事情,我拿你们是问!”

……

一阵阵怒喝声从远传出来,江南太守之子洪波指挥着众人,不断的加快速度,而就在这个时候,随着洪波的指挥,周围的阵法再次震动起来,一股股能量从四面八方汇向了水犀。

轰隆隆,紧随其后,一阵强烈的震动波再次传来,足有一百二十米高的水犀再次震动起来,砰砰砰,水犀表面一块块岩石碎裂,纷纷从水犀表面滑落下去,化为一阵石雨溅入下方的江面之中,激起阵阵水花。

而距离陈少君不远的地方,咔嚓嚓,又是一道肉眼可见的裂缝,如同蛛网般向着水犀的背部和腹部同时蔓伸而去。

——水犀的情况看起来岌岌可危,比之之前更加危险了。

“这个混蛋!不学无术,本末倒置,乱帮倒忙!再让他这么闹下去,水犀崩塌只怕就在瞬息之间!”

陈少君怒声道。

“什么!”

听到陈少君的话,就连小蜗都吓了一跳。

而前方,陈少君已经看不下去了。

轰,就在洪波还在指挥众人加速布置阵法的时候,陈少君目光一寒,他的右手一伸,哗哗哗,四周从水犀背上滑下的碎石仿佛受到一股股无形的力量牵引,纷纷朝着陈少君的方向电射而去。

而就在陈少君的身后,光芒一闪,一尊夜叉神化身瞬间显现出来。

就在夜叉神化身的操控下,这些碎石在陈少君手中迅速化为一根巨大的,足有九米余长的锋利石矛。

就在石矛成型的刹那,陈少君猛然用力一掷,轰,那根九米余长石矛立即裹挟着一股庞大的毁灭洪流,瞬间就划过重重虚空,在一阵剌耳的锐啸之声中,猛的击中洪波身后那根迎风招展的大旗,咔嚓一声直接将之击断。

不止如此,那恐怖的力量余势不遏,在击断旗杆之后,又如一柄利剑般,斜插而下,狠狠的插落在洪波身旁几名武道高手正在布设的阵法核心上。

长矛深深的插入水犀身体,而那巨大的力量,则将这座已经完成八成的阵法直接捣毁,而爆炸的力量,则震得布阵的众人一个个神色慌乱,惊呼着,纷纷逃散开来。

“什么人!放肆!”

而远处,变生肘腋,洪波气得勃然大怒,猛的回过头来,朝着石矛射出的方向望了过去。

太突然!

这水犀附近,水族是无法靠近的。

洪波根本没有想到,居然会有人在这个时候动手破坏,所以压根没来得及拦截。

而同一时间,陈少君也从远处电射而去。

“是你!!”

看到是陈少君动的手,洪波勃然大怒:

“你好大的胆子!真以为你有金龙令牌,我就不敢拿你吗?这里可是江南,坏了我的大事,就算你是金龙使者,我也要你小命!”

砰!

洪波二话不说,衣袍一荡,立即电射而出,而在飞出的同时,轰,劲气滚滚,一股庞大的气劲铺天盖地,排山倒海,朝着陈少君轰去。

这一掌出手,天地轰鸣,那一股股劲气如钢似铁,所过之处连虚空都扭曲起来,气势极其骇人。

这是两人见面以来,他

白日梦我 小东西你是不是欠c

第一次亲自动手!

城外的水犀大阵关系重大,不止关系到城中的百姓,还关系到他父亲江南太守洪畴,若是水犀出事,父亲也官位不保。

唇亡齿寒,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父亲出事,他也地位不保。

这才是他主动揽过责任,带了这么多人来修补水犀的原因。

陈少君居然敢在这个时候使坏,他饶不了他!

“庸才!”

洪波发怒,陈少君比他怒火还甚。

水犀的问题确实很严重,但是搞了半天,这混蛋才是罪魁祸首,再不阻止他,洪州的百姓没有死在水族里,恐怕反倒要死在他的手里。

轰!

电光石火间,没有丝毫犹豫,就在众人的目光中,两人在虚空中猛烈的撞击在了一起,那一霎,狂风猎猎,地动山摇,两人就像两块天外陨石一般,猛烈的撞击在一起。

两股截然不同的大地之力也如同洪荒猛兽般,轰鸣着,猛烈的撞击。

轰轰轰!

短短时间内,两人掌中出风,每一招都势大力沉,惊人无比。

伴随着狂风骤雨的交手,终于,砰,光芒一闪,陈少君身躯微晃落到了地上,而对面,洪波同样是胸膛起伏,脚下一稳。

这一击,两人居然谁也没有占到便宜。

“小子,你怎么样了?”

小蜗立即扑了过来,一脸的担心。

“我没事。”

陈少君摆了摆手道,不过目光看向对面的洪波却多了几分凝重。

这位江南太守之子虽然乾纲独断,刚愎自用,但是他在武道上,却是实打实的强悍无比,刚刚那一刹,如果不是他用了几分“大力牛魔”的力量,还未必抵挡得住。

喜欢朝仙道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567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