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10-05)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3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那、那我见到你爷爷奶奶还有大伯他们,我该喊什么啊?”

还没到他家,夏枕月就开始紧张起来。

“我喊什么,你就跟着我喊一样的就行。”

“嗯嗯。”

……

大概是这样的安排,车子停下来,夏枕月看到手里还拿着几颗沾着土的青菜往这边走过来的阿婆,心里已经开始酝酿着喊奶奶了。

阿婆第一时间并没有看到副驾驶那边的姑娘,崭新的车子摇下车窗,看到心心念念的小孙子,她便乐呵呵地迎上来了。

“奶奶!你在摘菜啊?”

于知乐打开车门下了车。

“对啊,你咋现在才回来哩?你爸他们昨晚就回来了,我还说小鱼怎么没回来呢,这是你新买的车吗,这车够大,用来载谷子都能装五担了……”

“哈哈,那改天儿收谷子的时候我试试能装多少……”

老阿婆唠唠叨叨地说着话,农村的老妇模样,穿着也朴素,大概也是她有些驼背,于知乐站在她面前显得好高,见到孙子之后,她脸上的笑就没停过。

正好奇地瞅瞅孙子新买的这台大家伙时,另外一边的车门也打开了,下来了一位穿着裙子的俏

纯肉小黄文高H 恶汉眼里的小桃花

姑娘。

姑娘红着脸,娇滴滴地站在她面前,弯腰低头喊她一声:“奶奶好。”

阿婆的眯着的眼睛立刻就睁大了几分,看了看俏姑娘,又看了看于知乐,有些惊喜的模样。

“这闺女是……”

“她叫夏枕月,夏天的夏,枕头的枕,月亮的月,奶奶叫她小月就行,她现在是我女朋友,俊吧?”

于知乐嘻嘻笑,大大方方地跟奶奶介绍夏枕月,还牵住了她的小手。

阿婆听完更惊喜了,脸上的笑容更甚,看着孙子跟这姑娘站在一起般配的模样,连连点头:“长得真好!俊俏极了!”

不只是俊俏呢,这身段儿和气质,一看就很乖,还好生养,那说话的声音比村里所有的姑娘都软,娇滴滴的。

阿婆有些欣慰的模样,还生怕怠慢了人家姑娘:“闺女过来累了吧?路上塞车吗?一会儿咱就吃饭,小鱼快带人家上家里休息……”

“没事没事,奶奶我不累。”

夏枕月不善言辞,她爷爷奶奶离世的早,现在看到于知乐的奶奶,还是很有亲切感的。

“上屋里坐去,我摘几颗菜回去,一会儿就吃饭,闺女这么远过来,有心了。”

“她还给你和爷爷买了好多礼物呢!”

“那哪使得哦……”

下车聊了一会儿,于知乐道:“奶奶一起上车吧,我载你回去。”

“我一身土的,你们坐回去,我再摘几颗菜,闺女,咱家就在那儿,走两步就到,你们上车吧,快回去吧……”

拗不过她,于知乐和夏枕月只好坐回车上,奶奶心情美丽,笑呵呵地又回那块小菜地里摘菜了。

有熟人走过好奇地指着这台车问的时候,她的声音就大了不少,有些骄傲地告诉对方‘那是咱家小鱼新买的车’‘带对象回来呢’

“奶奶的精神很好啊。”坐回到车上,夏枕月才松了口气,刚刚好紧张的。

“我们回来她高兴,她闲不下来的,那块小菜地就是她自己捣鼓的,我大伯的农庄在村口那边,下午带你去玩儿。”

于知乐启动车子,往前开了一点,便到了这座三层半的小楼这边。

家里人也听到动静了,一位比于知乐大一点的皮肤黝黑青年已经打开了院子门,在一旁微笑看着,等于知乐把倒车进来。

车子进了院子,夏枕月更紧张了,小手在叠放在大腿上揪揪,大眼睛已经看到客厅门口站着好几个人,无一例外都看着她和于知乐。

“下车吧。”

“哦哦……”

夏枕月打开车门就准备下来,于知乐好笑道:“你安全带都不用解啊?”

“忘记了……”

“别紧张,我喊什么你就喊什么,很简单的。”

“嗯嗯!”

夏枕月给自己打气,不紧张不紧张……

于知乐探身过来替她解开安全带,两人便一块儿下车了。

“好家伙,小鱼你这车帅啊!这是弟妹?你居然找了个这么漂亮的对象!”

刚刚开门的黝黑青年走了过来,笑着给于知乐肩膀锤一拳。

“哥轻点,你这一拳我可受不住!”

于知乐也笑着介绍:“这是我堂哥,咱哥俩小时候天天一起摸鱼,他想当剑客来着,现在练田径,都进省队了,跑得巨快。”

他堂哥叫于临泽,家族的名字都是爷爷取得,堂兄弟俩长得倒不像,身高差不多,站一起的时候,肤色一黑一白,于知乐是斯文款式。

“堂哥好。”

夏枕月乖巧地问好。

“你好你好……”堂哥受宠若惊,平时女汉子见的多了,哪有见过这么娇滴滴的女孩子,紧张得挠挠头,一脸憨笑。

“这位我爷爷。”

“爷爷好。”

“大伯。”

“大伯好。”

夏枕月化身复读姬,看似贤淑有礼,实则大脑一片空白,红着脸低着头,双手乖巧地垂放在身前,反正于知乐喊啥,她就跟着喊啥。

“大伯娘。”

“大伯娘好。”

“爸。”

“爸好……”

“妈。”

“妈好……?”

直到这时,夏枕月才回过神来,原本就粉腻腻的小脸霎时间变得像熟透的红柿子。

“不是不是……叔叔阿姨!”

喊都喊出来了,于游和邵淑华刚刚也愣住了,却没说什么,只是和众人一起在笑。

于知乐也在笑,夏枕月羞恼地瞪他一眼,可算是丢脸死了。

将车上的东西搬下来,于知乐拿着行李,夏枕月拿着手礼,一起进了屋。

家里的这些人都是至亲,大伯一家三口,于知乐一家三口,两位老人,加上初来乍到的俏姑娘,九人齐聚一堂。

以前条件不好,住的是老旧的平房,前几年盖了这栋小楼,也算是村里比较有出息的人家了。

客厅又大又宽敞,于知乐和夏枕月在沙发坐下,陪爷爷大伯他们喝喝茶聊聊天。

大部分时候都是于知乐在说话,夏枕月乖巧地坐在他身边,捧着茶杯小口小口地抿。

“我妈她们在厨房,你进去帮帮忙吧。”

“嗯嗯!”

在沙发坐着还是不太自在的,于知乐说话之后,夏枕月就过去厨房帮忙了。

大伯和爷爷见了连连夸奖她懂事,有这份心意就十分难得。

“小月之前家里条件不好,她从小就这么过来的,她比较害羞,话不多。”

于知乐起身端茶壶给长辈们斟茶,“她的成绩一直都比我好,现在跟我一样在写书,前两天刚把书的实体版权卖出去了,我都没卖过版权呢,她都要出书了。”

爷爷也点头:“这姑娘不容易啊……”

作为老教师出身的爷爷,家教向来都很严,即便最穷的时候,他也教导于游他们好好读书,别搞歪门邪道,看人十分挑剔,但小鱼找的这个对象,他却是十分的满意,不但知书达理,还出得厅堂,下得厨房。

“没人可以依靠,她就靠自己,是个很了不起的女孩子。”

“很好很好。”

夏枕月进去厨房帮忙,于知乐就在外面夸她,两人内外兼攻,算是在初次见面就给大家庭留下了非常不错的印象。

原本还觉得,才大一就带女朋友回家是不是不太合适,现在想来再合适不过了。

为什么家长不太认可青春期的恋爱呢,无非就是觉得对方不懂事,或者自家儿子女儿不懂事,但于知乐和夏枕月已经给出了自己的成熟理性的表现和答案,那么自然没啥好介意年纪的。

都说成家立业,早早地先把心安定下来,一起齐心协力去努力,总比自己孤身奋斗要强得多。

今天一大早就开车回来,路上塞车四个小时才到家,已经快中午一点钟了,一家人才开始吃饭。

一张很大的圆桌,爷爷坐在主位,其余长辈分坐两边,夏枕月自然坐在于知乐一家里面,跟于知乐挨着坐。

小姑娘还有些拘谨呢,桌子上有转菜的圆盘,她从来不会去转动的,什么菜转到她面前,她就吃什么菜。

“尝尝这个,大伯娘的拿手菜。”

于知乐转动圆盘,夹了一颗红烧狮子头,很大颗,他就先放到自己碗里,然后分一半给她。

“小月夹菜吃,把这里当自己家就行,千万不要客气啊。”家里的长辈也笑道。

“嗯嗯!都很好吃……”

夏枕月坐得笔直,双手捧着碗,乖巧地吃饭。

饿倒不是挺饿,只是长辈们都太热情了,夏枕月又推脱不掉,吃了一碗半的米饭,还有一碗汤,还有好多的菜,明明都要吃不下了,还不敢说,嘴巴都鼓起来像小松鼠了。

吃完了饭,是午后的闲暇时光了,于知乐和夏枕月这才开始收拾行李上楼。

三层半的小楼,大部分都是老爸出钱建的,大伯出力多,爷爷奶奶住在一楼,大伯一家住在二楼,三楼是于知乐一家住,还

纯肉小黄文高H 恶汉眼里的小桃花

有上面半层有两间房当客房。

“那我睡上面嘛?”

“你睡我房间。”

于知乐打开三楼的门,把行李拉进来。

夏枕月紧张兮兮地看了看楼梯下面,小声道:“叔叔阿姨都在呢!我怎么可以跟你一起住?”

“那要不咱们去四楼一起住?”

“不是这个意思啦!”

夏枕月窘急,“还没结婚就和你住一起的话,会被人说不知羞的……”

“怕什么,咱们平时都搬出去住了,说不定我爸我妈和阿姨都以为我们已经那个什么过了。”

“……我们清清白白,问心无愧就好。”

于知乐要被她逗死了,搂住她的腰肢,就这样在楼梯口亲了她一口。

“还清白吗?”

“清白……”

见他还要更过分,而且听到了有人上楼的脚步声,夏枕月连忙道:“不清白、不清白了……”

于知乐这才松开她,住一间房当然是逗她的,至少不能这么光明正大,找机会偷偷溜进去还可以。

搬着行李进了房间,农村的自建小楼空间很大,装修的也很漂亮,进屋就是客厅,没有厨房,省去不少空间,一共有四个房间。

主卧在最左边,老爸老妈睡那儿,于知乐的房间在最右边。

“这里。”

于知乐带着她和行李一起进了房间,老妈已经收拾好了,床单和被子都铺好了,毕竟不是常住,房间物品没多少,配置还是齐全的,而且是独立的卫浴。

这样的房间,即便两个人住也很宽敞。

“这是你房间么?”

“对啊。”

“那我睡隔壁的房间吗?”

“你就睡这儿。”

“不、不可以这样的!”

夏枕月又要开溜,被于知乐结结实实地抱住,他双手搂着她,用脚把门关上,然后两人咕噜一下就躺在了床上。

少女扭扭怩怩,但被他压着又动不了,偏偏还不能喊,一喊就完蛋啦。

饱暖思那啥,果然吃饱饭不能随便跟男孩子进房间。

于知乐把她压在被子上,两人亲吻了好久。

这不能怪他,毕竟第一次带心爱的女孩子回老家,他现在只想拥有她,换了个地方亲亲抱抱,体验也完全不一样。

好一会儿,怀里忸怩的少女也软了,把腿缠在他身上,小脸埋在他胸口一动不动,只剩鼻间喷出的炽热呼吸。

于知乐侧过身来,将她抱在怀里,手也顺着她衣服下摆探了进去,先摸摸她吃饱了很是可爱的小肚子。

“你果然吃得好饱,肚子都圆了。”

“……有人上来怎么办?”

“我关了门。”

“那下午我们要干嘛呀?”

“睡个觉,醒来带你去农庄摘果子、钓鱼。”

“什么果子?”

“冬枣,要是三月份来,咱们还可以摘草莓。”

随后猎人跨过护栏,逮捕到了北极熊,他的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神色。

少女哼唧一声,想把他的手抓出来,可惜力气没他大,于是埋头在他的臂膀旁,咬他一口。

“嘶……疼。”

于知乐亲晕她,不让她乱动。

“小月。”

“嗯?”

“跟我一起住吧。”

“才不要……现在你就敢这样欺负我了,要是晚上还一起睡,你就更过分了……”

“就让我过分一点。”

“不可以的。”

夏枕月闭上眼睛,动了动身子,在他怀里找个舒服的位置,小手隔着衣衫摁着他的大手,让他感受她的心跳。

她喜欢他在里面的感觉,这次出门,她把该带来的行李都带了,却忘了把家里的枕头抱过来。

这里是他老家诶,不知不觉间,她和他居然已经这么亲密了。

两人没羞没臊地躲在房间里磨蹭着,直到客厅传来了邵淑华的喊话声。

“小鱼,你们东西收拾好了吗?”

于知乐和夏枕月才连滚带爬地起身。

他装模作样地去开行李箱,少女捂着发红的脸蛋降降温,撩一撩脸颊粘着的秀发,理一理凌乱的衣衫。

哒哒——

敲门声响起,于知乐看看她,又指了指那边的卫生间,她点了点头,躲到卫生间里。

于知乐这才打开房门。

“妈?”

“你东西收拾好没?”

邵淑华脸色古怪地往房间里瞅了瞅。

“在收拾呢。”

“关门做什么……”

“开了空调。”

“哦……小月呢?”

“在卫生间呢。”

于知乐把行李箱自己的衣服拿出来,“小月睡这儿,我去隔壁房间睡。”

夏枕月红红的脸也终于减温下来了,她这才从卫生间出来,小脸还挂着水珠。

“阿姨。”

见到她,邵淑华就乐呵呵地笑,过来牵着她的手问:“回来还习惯吗?今晚有啥想吃的,阿姨给你做。”

“嗯嗯!挺好的!空气特别好……”

“那是,天都蓝得多,小月这两天就在这个房睡,有独立卫浴,女孩子住方便点。”

“好……”

聊了一会儿,邵淑华下楼去了。

于知乐和夏枕月这才松了口气,羞急的少女邦邦给了他两拳。

“看你还敢欺负我,差点就被看见了!”

“这不还差点嘛。”

夏枕月要晕了,感觉迟早要社死的。

.

.

喜欢当青春幻想具现后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5684.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