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10-06)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白晨开车的速度放慢了下来,让另外一侧的蒋白棉和商见曜能够继续观察4号楼的情况。

那里已经完全垮塌,却又没有牵扯周围分毫,连灰尘都未溅起多少。

这就像有无形的手在约束着这一切,制造了违背物理学规律的现象。

“因为我们取走了那个小玉佛,所以4号楼坍塌了?”蒋白棉观察了一阵,发出了声音。

“理论上是,总不可能是那两台手机的问题吧?”商见曜这次没将脸贴到车窗上,用左手摩挲着下巴道。

“而且这里是佛门圣地之一。”白晨跟着补了一句。

很显然,比起其他事物,小玉佛和佛门的关系更密切更直观。

随着车辆的转向,龙悦红也看到了4号楼的现状,迟疑着说道:

“但这种垮塌也太诡异了吧?

“失去维持的力量后,不是应该轰然解体,山崩地裂吗?”

蒋白棉沉吟了一下道:

“也许这才是4号楼原本的状态,小玉佛让它违背常规地多维持了六十多年。

“现在它只是回归,而非坍塌,所以动静很小……

“这是一种解释,另一种解释是,通过小玉佛维持302室特殊的那位依旧在注视着4号楼,为了不让尸骨受损,不让现场狼藉,他选择隔空出力,让垮塌有序而安静,就像在修建一座巨大的坟墓。”

啪啪啪,商见曜鼓起了掌。

龙悦红认真思考了一会儿,觉得后一种情况更能接受。

毕竟什么“过去态”、“当前态”、“回归”涉及的概念太过高端,哪怕“觉醒者”们的力量都非常特殊,也似乎完成不了。

念头电转间,龙悦红看到商见曜将手探入衣兜,拿出了那个小玉佛。

“等!等一下!”他眼珠圆瞪,差点结巴。

来自诡异地方的诡异物品,还是等离开了钢铁厂废墟再拿出来比较好!

要不然,鬼知道会引发什么意外!

“它没蕴含任何气息和力量啊。”商见曜完全没有在意龙悦红的恐惧,晃了晃作为坠子的那个湖水绿色小玉佛。

“你拿到的时候,气息或者力量就消散了?这就导致了4号楼的垮塌?”蒋白棉思索着做出猜测。

“更早。”商见曜回忆起刚才的种种细节,“我碰到的时候,它已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玉饰。”

龙悦红左顾右盼,没发现有什么异常后,稍微松了口气,加入了讨论。

他望着商见曜道:

“应该是你激发‘六识珠’气息,破除主卧诡异那会,相应力量就开始流失。”

听到这里,白晨疑惑着提出了一个问题:

“302室的主卧是被幻境覆盖了吗?”

“不,不像。”回答白晨的是龙悦红。

他迅速解释道:

“我明明看见商见曜碰到了小玉佛,他却没有任何感觉,如果是幻觉方面的影响,不至于能抹掉物质的存在吧?”

蒋白棉闻言,摇了摇头:

“特别厉害的幻境应该可以影响触觉。”

“这也太恐怖了吧?”龙悦红略一琢磨,就觉得这样的事情异常可怕,“你们想想,要是我们看到的、听到的、尝到的、闻到的、摸到的,都被幻觉影响了,我们根本没法分辨什么是现实什么是幻境!”

他话音刚落,商见曜已是张开双手,微仰身体:

“处处幻梦,何必认真?”

蒋白棉跟着笑道:

“‘碎镜’领域的各大教派估计都有类似的认知,难以确认什么是真实。

“哎,不讨论这个问题了,我们掌握的知识和情报太少,现在去想,只会头疼,还是认真活着,活在当下比较好。”

结束已经开始偏向哲学的讨论,她询问起商见曜:

“你觉得是幻境吗?”

商见曜表情一肃,立起左掌,宝相庄严地说道:

“应该是传说中的阿赖耶识?”

“理由?”蒋白棉追问道。

龙悦红和白晨悄然“竖”起了耳朵。

“没有。”商见曜理不直气很壮,“直觉。”

不等蒋白棉等人开口,他又补充道:

“在我看来,302室内部的情况就像两个重叠的世界,彼此存在一定的关联,但在没打开阿赖耶识的人眼中,它们又互不影响。”

“你是不是旧世界娱乐资料看多了?”龙悦红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商见曜没有否认,甚至带上了笑容。

他们说话间,吉普已回到了通往钢铁厂废墟外面的公路上。

蒋白棉没有插嘴,隔了一会儿才语速缓慢地说道:

“刚才喂描述的那种状态,让我联想到了一件事情。”

“什么?”开车的白晨好奇问道。

和前几次出任务时不同,她脸上的表情和话语里的情绪明显多了一点。

蒋白棉沉声回答道:

“新世界。”

吉普车内,突然一阵沉默。

“组长,你的意思是,新世界其实是和灰土重叠的,存在一定关联的,只是绝大多数人看不见而已?”龙悦红知道蒋白棉想说的是什么,但还是下意识寻求起确认。

蒋白棉轻轻颔首:

“或许只有在‘心灵走廊’探索到一定程度的人,才能有所感应,于是,相应的房间内就出现了进入新世界的门。”

“那现实中通往新世界的门又是怎么回事?它存在吧?”白晨提出了新的问题。

“不知道。”蒋白棉摇了摇头,“至少杜衡老师,还有很多人是相信它存在的。”

在灰土上,几乎所有人都相信,在某个遗迹的深处有通往新世界的大门,这能让他们摆脱“无心病”、饥荒、畸变和怪物的威胁。

每一个遗迹猎人在进入废墟时都抱有类似的期待,而不仅仅为了搜集资源。

“也许那是一个节点?”商见曜发表起自己的看法。

没人赞同他,也没人反驳他,因为这暂时无法证明是真的,也无从证实为虚假。

眼见钢铁厂废墟出口已近在咫尺,蒋白棉决定结束这个话题:

“喂,你把小玉佛收起来吧,回头再仔细研究。

“嗯……用锡纸、塑料、纸张、橡胶袋做四层包裹。”

等到商见曜处理好小玉佛,蒋白棉斟酌了一下道:

“我们现在去红石集,途中给老格发电报,让他购买修复坏手机内部数据的工具,去那里和我们会合。

“在进入铁山市废墟前,我希望能从那两台手机里找到一些有用的情报或者说线索,降低后续行动的风险。”

“好。”龙悦红和白晨没有任何异议。

商见曜翻出了小音箱,琢磨接下来听什么歌。

…………

“旧调小组”离开钢铁厂废墟三天后,一队举止怪异的人抵达了这里。

他们有六七个,都穿着灰扑扑的,打满补丁的衣物,头发剃得很短,只薄薄一层,远看近乎没有。

这几个人每走七步,就要跪到地上,面朝钢铁厂废墟内的几个高炉,做一次匍匐式叩拜,表情异常虔诚。

就这样,他们进了钢铁厂废墟,然后绕着厂区,于外围行走和叩拜。

过了好一阵,这几个人来到了家属二区,抵达4号楼不远处。

为首那位年纪已是不轻,脸上皱

你尝起来特别甜开车部分 疯狂的肥岳交换

纹不多但明显,头顶的薄发根根见白。

他是个红岸人,表情如同古井,看不到丝毫波澜。

——红岸人是灰土人迁徙到红河流域的一支,肤色更加偏棕,头发带着点自然卷。

望着坍塌的4号楼,这几个人停下了前行的脚步,就那样怔怔看着,许久没有动弹。

不知过了多久,为首的那名老者长长地叹了口气:

“预兆已现,大劫将至啊……”

他用的是带着方言口音的灰土语。

…………

傍晚时分,连绵的大雨依旧没有停下,天黑的仿佛已经半夜。

“我记得附近有个不大的城市废墟,可以到那里扎营。”白晨望着来回摆动的雨刷,提出了建议。

“好。”蒋白棉表达了绝对的信任。

然后,她低下脑袋,继续研究起手中的两份地图。

它们分别是红石集和铁山市废墟的地图,蒋白棉想反复记忆,降低自己行动时迷路的可能性。

吉普又开了一阵,前方终于出现了一栋栋匍匐在雨夜中的黑影。

白晨正要分辨道路,寻找较为坚固的那些建筑避雨,后排的商见曜突然开口道:

“那边有人。

“接近二十个。”

喜欢长夜余火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571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