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周前 (10-06)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满堂王公子弟,一个个却怠惰因循,倒也让人有些哭笑不得。

洛娜此时也非常不像话,公然在课堂上睡大觉,她这个人说白了,天生就不是读书的料,一看书本就困。

洛娜之所以在月桂花学院读书,完全是父亲逼着她来的,斯汀显然不希望女儿以后是个只会吃饭喝酒砍人的无脑莽夫,肚子里的墨水能沾多少是多少,哪怕只沾一丁点,也比完全没有要好。

洛娜自己是不想来的,但为了多陪陪索兰黛尔,她也就勉为其难来上学了,对于上课本身却是毫不上心。

这不,洛娜已经不知瞌睡了多久,睡得很香,而且还是浑身放松靠在后桌睡,头都快仰到后桌那位同学的书本上了。

同学一边偷笑,一边搞恶作剧,把洛娜散乱的红发打成各种结,准备等她醒来给个惊喜。

上课的老师也拿这些王公子弟没办法,毕竟不是谁都像大学士渊闻那么牛掰,哪个学生敢开小差,直接一戒尺甩过去,王子公主照打不误...这种霸气行为是要有地位和实力基础的。

洛娜睡着睡着,越睡越香,姿势越来越嚣张,迷迷糊糊摸着肚子,腿都翘到桌上了。

老师也是人啊,也是要脸的啊!这一幕让他越看越气,越看越气,最后忍无可忍,拍桌厉喝道:“洛娜!”

“喔?!”洛娜猛地惊醒,迷茫地环顾四周,嘟囔道,“怎么了?下课了?”

同学们顿时哄堂大笑。

老师气得牙痒痒,但面对王之左手的独生千金,他满肚子火撒不出来,最后只能认怂强笑道:“没什么...你的睡觉姿势太歪了,提醒你调整下,不然容易落枕。”

“哦这样啊...谢谢老师!呼...呼...呼...”洛娜换了个姿势,趴在桌上继续呼呼大睡。

在教室外等候的安德烈看到这一幕,不禁无奈地笑道:“有时候我会想,反正这些贵族孩子都不爱读书,干嘛还要逼着他们读呢?”

“不想读书的尽管让他们出去玩,给他们自由,做想做的事,然后把学院里的位置腾出来让给那些平民孩子,这样岂不是对谁都好?”

奇诺看向走廊另一侧,目光落在寒门班级的门牌上:“学院里的平民孩子,有不少都是受你资助上学吧?”

安德烈耸了耸肩:“你从哪里得知的消息?”

奇诺:“哪里都有类似的消息——慈王子安德烈,为人亲和,体恤民情,致力于为底层人民谋取更好的生活,经常游走于民间,为王室发掘那些天资聪慧的孩子,出资供他们上学,让他们以后能有机会施展才智报效王国。”

面对这些夸赞,安德烈没有扭扭捏捏否认,只是微笑道:“如果你对平民接触得够多,你会发现一件事——有时候,才华与天赋真不是出身所决定的。”

“贵族孩子一定比平民孩子聪明?一定比他们优秀?不是,绝对不是。太多太多天赋异禀的平民孩子被出身所限,没有机会发掘才智,一生碌碌无为。在我看来,这是一件非常不公平的事。”

“平民孩子并非天生差人一等,而是缺少一个改变自己的机会,我正是给他们提供了这个机会。”

“血统与出身不应该成为一个人天生的限制,

一女多男的共妻肉辣文 古代肉超级多的糙汉文

每个优秀的孩子都应该有机会改变命运,不是吗?”

“哦,是这样啊。”奇诺的唇角微微上扬,言语中若有深意,“那么,那些天资平庸的孩子呢?你也会给他们同样的机会吗?”

安德烈脸上依旧带着亲切的笑容,却始终未变,就像一幅定格住的画卷,笑眯眯地和奇诺对视着。

“咚——”学院钟室的大钟震响,象征着此时是下午6点,到放学时间了。

“该接妹妹回家了。”安德烈满脸笑容,走进教室招手呼唤道,“索兰~”

“哥哥!”索兰黛尔收拾好书包,蹦蹦跳跳跑到安德烈身前。

虽然大家都是王公子弟,但彼此之间依旧有地位高低,王子殿下在此,同学们都非常尊敬地和安德烈打着招呼,他也非常耐心地一一回应,甚至能道出每个人的全名,令对方受宠若惊。

“上了一天课,辛苦了。”安德烈偷偷指了指门外,故意压低声音说,“你快出去看看谁来了。”

索兰黛尔好奇地走出教室,当她看到等在门外的人,直接高兴得来了个飞扑:“诺!你什么时候来的!”

“昨天。”奇诺接住索兰黛尔把她放到地上,微笑问,“今天的课上得怎么样?”

索兰黛尔开心地说:“收获颇丰!最后这节军事理论课,让我学会了很多知识~”

“奇诺,下午好,唔啊...”洛娜打着哈欠走出来,懒洋洋地说:“索兰你太夸张了,这种军事理论课有什么好听的,都是一些很死板的东西,什么兵种间的克制啦,排兵布阵啦,辎重粮草啦...啊啊啊我听着就犯困!打仗哪有那么麻烦?武器一拿上去干就是了!”

安德烈假装庆幸地吐槽道:“还好你不是军团将领,如果让你带兵,怕是一百支满编军团也经不起耗。”

索兰黛尔掰着指头嘀咕道:“我以前也和洛娜一样,觉得打仗靠的是纯军事力量,哪边军力高就是哪边赢。但这大半年来上了那么多堂军事理论课,我发现并非如此。”

“决定战争胜负的因素是多方面的,军力只是其中一方面,战局还会受到地形、天气、时机、士气等等因素的影响。如果要予以概括...那就是天时、地利、人和,这三者缺一不可!”

“喔~”安德烈揉了揉索兰黛尔的小脑袋,“几天没见,变成小将军了!看来要把你波顿哥哥请来,摆上一盘兵棋切磋切磋。”

一提到兵棋,洛娜突然想到了什么:“

一女多男的共妻肉辣文 古代肉超级多的糙汉文

诶!奇诺,我突然想起来了,以前卢戈跟我说过,你兵棋推演特别厉害,他去年跟你玩过一次,连输21局,都把他打出阴影了!”

奇诺回想了一下,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去年他让卢戈去看那本《军事理论与实践》,1200多页的书,卢戈才看了20多页,就觉得自己无师自通,可以比肩大将军了。

奇诺为了不让卢戈膨胀,就出手“教训”了他几下,他输得怀疑人生,又老老实实回去看书了。

索兰黛尔不像卢戈那般自以为是,并不觉得自己现在很强。

不过,她一听说奇诺很厉害,加之自己学了这么久军事理论,知识总是停留在书本上,还没好好实践过,她顿时跃跃欲试:“诺,我们有机会切磋一局兵棋吧!我来看看你的实力~”

奇诺微微眯着眼,也不知是在想什么,最后眼中闪过一丝诡邃的光,默默点了点头。

喜欢敬我为神明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5717.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