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周前 (10-07)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七师兄是憨、胆子小,但绝不是傻子。

常年生在骗子窝,七师兄耳濡目染,绝对是拥有了合格的骗术手段。

只不过这厮乃是一个奇葩,天性善良而且胆小,不忍行骗。

“有一大笔钱才,师兄有没有兴趣做一票?”朱拂晓看着七师兄。

“咱们现在不是很好吗?有吃的有喝的,干嘛去骗人。”七师兄嘀嘀咕咕有些不愿意。

“师兄,咱们虽然有些银钱,但却不可坐吃山空立地吃陷。再者说,咱们不去骗良善人家,而是去骗那些大骗子,去替天行道呢。”朱拂晓拍着七师兄肩膀:

“李讼师一家的恶行,你应该也看到了,要不是师弟我有几分本事,此时坟前的草,都长得老高了。咱们去诓骗李家,对师兄来说,不是惩奸除恶吗?”

“那李讼师是何等精明的人物,岂是那么容易诓骗的?”七师兄有点害怕:“万一被他抓到我行骗的把柄,到时候必然死无葬身之地,师弟你就等着给我收尸吧。”

“我既然给师兄出谋划策,就断然不会坐视师兄陷于险境。”朱拂晓拍着七师兄肩膀,在其耳边一阵低语。

“果然如此?”七师兄听了朱拂晓的话,倒是有些靠谱,将信将疑的问了句。

“伸出手来。”朱拂晓道。

七师兄伸出手,只见朱拂晓在七师兄手掌划了一道玄妙符号,那符号闪烁着金光,然后刹那间隐去。

“去了李家府邸,师兄只需将此符号对准那恶鬼,然后迎风一晃,那恶鬼必然会被压制下去。接下来你只需要按我说的做,不将那李家钱财搜刮干净,咱们决不罢休。”朱拂晓道:“去吧。”

七师兄面带犹豫,只是看着信誓旦旦的朱拂晓,然后道:“我就信你一次,若是不灵,大不了被直接打出来。”

李家的人不识得七师兄。

至于说刘掌柜会不会揭破七师兄的底细?

他与刘掌柜有恩,若是刘掌柜敢做忘恩负义的事情,那就怪不得他棘手,将刘掌柜那数百万两银票与家产夺了。

七师兄一路上记住朱拂晓的话,来到了李家大门外,此时李家众人已经开始准备开膛破肚。

就在此时忽然听闻仆役禀告:“老爷,外面来了一个道人,说是有办法治愈公子的病疾。”

“哦?”李讼师闻言心头一跳,看着磨刀的三醇道人,连忙道:“刀下留人。”

三醇道人停下手中动作将目光望了过来,李讼师没有解释而是对着仆役道:“请哪位道人进来。”

不多时就见七师兄走了进来,双手插在袖子里眼神中露出一抹傲慢:“就是你贴的悬赏告示,说要请人镇杀恶鬼?”

见到七师兄这幅傲慢形态,李讼师不但没有反感,反倒是心中大喜:“有如此姿态,是个有真本事的!”

“是我!尚未请教道长名讳?”李讼师连忙道。

“你不必打听我是谁,我只问你,若能镇杀那恶鬼,你付出几分报酬?”七师兄扬起下巴,眼神中满是傲气。

见到七师兄如此盛气凌人,丝毫没有道家人的虚怀若谷,谦虚平和,那三醇道人看不过眼:“哪里来的无名之辈,却是好大口气,真当以为是什么小鬼?”

看着三醇道人,七师兄腿肚子一颤,他如何不识得这徐州城内大名鼎鼎的天师道掌教?

与对方比起来,自己就是一根杂草。

不过得了朱拂晓安

寡妇情缘 溪水长流水蜜桃小花喵

排,此时强装镇定,漫不经心的扫了那三醇道人一眼,犹若是看到了空气一般,然后看向李讼师:“我若治好贵公子的病,我要纹银三百万两。”

“好的的口气,当真是狮子大开口。三百万两白银,亏你也敢开口。”三醇道人忍不住骂了一声。

一边的刘掌柜看着七师兄,不由得眼皮一跳,但却不动声色的退到一边。

不管姜重寰有何手段,都不是他该插手的。

将三醇道人视作空气,七师兄只是看向李讼师,咄咄逼人:“如何?”

“这……三百万两银子实在是太多,就算将我这家底全都卖了,怕也没有三百万两。”李讼师苦笑,声音里充满了无奈。

“我就要三百万两银子,那管你倾家荡产。我若能治好,你只要想办法给我凑齐三百万两银子。”七师兄咄咄逼人。

三醇还要再骂,却被李讼师拦住。

他只有一个儿子,银子没了还可以在买,但要是人没了,要那银子又有何用?

三醇道人见此,不由得深吸一口气,暗自道:“好狂的道人,且看你有何手段。稍后若是招摇撞骗,非要叫你知道厉害不可。天师道威严不容侮辱。”

“可以!只要道长当真能镇压了那恶鬼,纵使是砸锅卖铁变卖家产,我也要将那银子给您凑齐。”李讼师恭敬的道了句。

“嗯,待我去看人吧。”七师兄不咸不淡的道了句。

“就在这里。”李讼师领着七师兄到了后院,便看到瘦的皮包骨头的李涛。

“还请道长施展手段救救我儿。”李讼师恭敬的道。

不管如何,先看看对方手段,然后再说其他。

七师兄看着那躺在榻上动弹不得的李涛,手心中满是汗渍,不紧不慢的在袖子里擦拭了一下,然后看着目光望来的三人,心中一动:伸头一刀,缩头一刀。事已至此,只能就这般了。

只见七师兄伸出手掌,掌心内迸射出一道金光,那金光闪烁落在那李涛的身上,然后就见李涛身上那鬼气竟然一声惨叫败退了回去,然后李涛竟然睁开眼睛,昏迷中的李涛苏醒了过来。

一边的李讼师眼见着那鬼胎咆

寡妇情缘 溪水长流水蜜桃小花喵

哮,不断挣扎怒吼,被那金光步步逼退,眼见着就要被拔出,不由得面露激动之色。

那冷眼旁观,的三醇道人也是惊得身躯发麻:“好手段!好手段!”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现在很显然,对方手段是有的。

怪不得对方竟然如此傲气,原来是自己小瞧了对方。

一边刘掌柜也是心中惊诧,想不到当初在自家药店寄宿的青年,竟然有这般不可思议的手段。

只是眼见着恶鬼即将被拔除,却见七师兄猛然一闭合手掌。

“道长,为何不继续出手,拔除那恶鬼?”李讼此时死死的盯着七师兄,声音里充满了焦虑。

“哈哈哈!哈哈哈!”七师兄仰头大笑,此时见到自家师弟给自己的手段当真奏效,顿时腿也不抽筋了,腰也不痛了,眼神中充满了畅快:“此等手段颇为耗费元气,今日本人元气已经耗尽,只能改日在施展。李讼师,一百五十万定金,还需先付了。”

李讼师闻言眉头皱起,一张面孔苦巴巴,可怜兮兮的看着七师兄:“道长,烦请您开开恩,助我而拔了这恶鬼,在下绝不敢贪墨道长的银钱……。”

“休要啰嗦,速速拿钱来。一百五十万两白银,一分不可少!”七师兄毫不客气的打断了李讼师的话。

“这位道友,我辈修士当以慈悲为怀,救命治人、斩妖除魔乃是本职……。”三醇忍不住开口。

“你是哪个?有你开口的份?”七师兄毫不客气的怼了回去,有自家师弟撑腰,他底气足的很:“哼,你若有本事,就尽管将那鬼胎拔了。若是没有本事,就闭嘴在旁边老实的看着,贫道的事情,哪里有你插话的份。”

此言一出,三醇气的面皮发紫,臊的无地自容。

他堂堂天师道徐州分观的掌教,放眼天下也是一位人物,谁人敢这般不给他面子?

三醇气的身躯哆嗦,但此地乃是李府,却也不能继续多说。

李讼师深深的看了对方一眼,然后深吸一口气,眼神中露出一抹苦笑:“道长稍后,在下纵使是砸锅卖铁,今日也要将一百五十万两白银给你凑齐。”

李讼师转身走回前院,开始安排仆从去四处筹措银钱,然后又翻箱倒柜翻找家底。

直至夕阳西下,天边最后一缕余晖即将消失,才见眼睛猩红的李讼师自门外走来:“道长,这是一百万两银票,还有那五十万两黄金、白银、玉石、翡翠、古董等奇珍之物。”

见到果然随随便便就讹诈了百万两白银,七师兄的眼睛顿时亮了:“师弟诚不欺我也。”

将那百万两银票拿住,塞入怀中,又看向那十几个大箱子,眼神中露出一抹精光:“劳烦阁下盛装了马车,送我出城。”

李讼师道:“已经准备好了。”

“装车吧。”七师兄道。

“道长,我儿的病情……”李讼师眼巴巴的看着七师兄。

“你着什么急,待我休息一夜,明日再来登门。要不了三五次,便可痊愈。”七师兄闻着院子里的草药香气:“如今我既然来了,这满院的老药当然是再也用不到了,不如折算成银钱,随我一道拉走如何?”

“这……”李讼师闻言面色犹豫,这些老药可是足足花费了他三十七万两银子。

“怎么?一百五十万两白银都付账了,难道还差这几十万两?还是说你不信任我?”七师兄盛气凌人,将自家师傅的模样,学了个十成十。

喜欢历史世界唯一魔法师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5725.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