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周前 (10-07)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杀!”城墙上的喊杀声络绎不绝,秦军的临车不断向城墙上靠近,梯子向着城墙耷拉上去,无数悍勇的秦国勇士不断向前冲锋,上将军王贲亲自踏上城墙,手中的重剑四下飞砍,怒喝道:“杀!”

“找死!”张宪极目远眺,一眼就看到嚣张无比的王贲,提戟便是砍杀,王贲浑然不惧。

张宪占据长兵器的优势,一寸长一寸强,而王贲也不是傻子,手中的利剑闪转腾挪,想要和张宪拉进距离,只要这个距离拉进了,王贲就占据主导优势。

“杀……!”王贲身后的副将王不超手持着黑铁丈八蛇矛,跟随在王贲身后,从临车上跳了下来,翻手一刀,砍杀一员韩卒。

“呸!找死!”荀恺吐了一口嘴中的血水,拔出怀中的青铜剑,迎面朝着王不超挥看而去。

“哪里来的娃娃!讨死!”王不超怒喝一声,周身白光闪动,手中的黑铁丈八蛇矛拦腰斩下,一招横扫千军直刺向荀恺。

“落!”荀恺毫不畏惧,手中的青铜剑直接挥砍迎面。

“哐当!”金属的交割声传出,荀恺的

酷刑室 早就想在学校要你了

兵刃直接倒飞出去,王不超哈哈大笑,猛然一脚踹出,荀恺失了重心,直接被踹到在地面,刚想起身反

酷刑室 早就想在学校要你了

抗,王不超一矛直刺咽喉,顿时一个大好人头飞了出去。

“快!杀了他!”虞允文在两个侍卫的保护下,手持青铜剑,虎目盯着悍勇的王不超,眼中是一阵焦急,当即怒喝。

王不超虎目扫荡着虞允文一眼,此人身长八尺,内穿官袍,外裹皮甲,手持青铜剑,一副势与城墙共存亡的模样,头带头盔,王不超顿时哈哈大笑,他记得此人,上一番王野大战无功而返,就是因为这个虞允文死战不降,这才让他秦国赔了夫人又折兵,不但折损了上将军白起,王野还没有打下来。

看到此人王不超哈哈大笑,国内可是张贴告示,取此人人头者,官升一级,赏金万两,此刻的虞允文在王不超看来,就是活着的移动金库,自己送上门的肥肉,王不超怎么会放过,当即舞动黑铁丈八蛇矛,怒喝:“虞允文休走,留下人头!”

许多秦卒一听是虞允文,纷纷抬头张望虞允文,一个个露出狼性的眼神,纷纷冲锋上前,恨不得将虞允文生吞了下去。

“杀!“王不超黑铁丈八蛇矛一阵抖擞,刺出两矛,将两边的士兵给斩杀于此,咧嘴嘿嘿大笑的来到虞允文面前,怒喝道:“留下人头!”

“来啊!”虞允文浑然一惧,虽然他无超凡绝世的武艺,但他有傲人的风骨。

“哐当!”虞允文手中的青铜剑直接被挑飞了出来,虎目打开,王不超嘿嘿一笑,看向虞允文道:“你的人头!老夫我就笑纳了!“

“贼将好胆!”岳飞一枪结果一人,手中的银枪一扫,迎面刺向王不超的咽喉。

“哪里来的杂碎”王不超只感觉眉心如芒刺背,当即收矛格挡。

“哐当!”金属的交割声响彻王不超的耳畔,王不超眉头紧锁,瞩目着眼前的岳飞,嘴角的笑意更是浓重了,哈哈大笑道:“今日何该我王不超誉满天下,今日斩杀你二人,我王不超的名字,将响彻天下!岳飞!看我取你首级!”

“牛皋护送虞允文下城!快!”岳飞怒喝一声,手中的沥泉枪一扫地面,逼的王不超只能连连后退,不敢轻易出手,岳飞虎目注视着王不超。

“好嘞!”牛皋一把抓住虞允文,手中的铁鞭左右挥舞,将虞允文硬生生的拉下城墙。

虞允文被牛皋强行安排,怒骂道:“牛皋你这个莽夫!放开老夫!老夫势于王野共存亡!放开!”

然而牛皋装聋作哑,完全没用理会虞允文的意思,一个劲的将虞允文拉下了城墙,并找了两个悍勇的将士,将虞允文带去东城。

“牛皋…你这个莽夫……莽夫……放我下来…牛…!”虞允文的喊叫声摇了摇小,牛皋咧嘴嘿嘿笑道:“虞大人!你可不能怪俺啊,要怪就怪大将军!嘿嘿!”

牛皋嘿嘿一笑,显得憨厚又凄凉,听着城外山呼海啸般的喊杀声,牛皋收起刚才嘿嘿一笑的神色,换上了黑面肃穆的面容,抄鞭而起,怒喝道:“随我上!”

说完牛皋奔袭上城墙,继续加入无尽的喊杀阵地。

“死!”岳飞怒喝一声,当即挺身而出,手中的沥泉枪上下横扫,刷出五朵枪花,宛若五虎断魂枪,上打两寸,下打三寸,上下横扫,攻防兼备。

王不超只感觉万分棘手,双目直视,面对岳飞的枪法,连连后退三步,以退为进,双手持着黑铁丈八蛇矛,以势凝力,双臂上青筋暴起,宛若猩红色的红芒,猛然怒喝:“刺!”

“叮,王不超老将属性发动,地方武将每比他小一岁,王不超武力值加1,最高不超过二十点!“

“叮,岳飞今年四十二岁,王不超今年五十三岁,当前王不超武力值加11,王不超基础武力值99点,黑铁丈八蛇矛武力值加1,当前武力值111点!”

“嗖!”王不超蓄势待发的一击,双手拿捏着黑铁丈八蛇矛,一枪猛然刺出,先是破开岳飞的两朵枪花虚影,将其震荡粉碎。

岳飞双目渐冷,嘴角多了一丝冷意,当即怒喝:“破!”

“叮,岳飞武圣属性发动,武力值瞬间加10,岳飞基础武力值101,沥泉枪武力值加1,当前岳飞武力值111”

“叮,岳飞枪绝属性发动,使用枪形兵器,武力值加7,当前岳飞武力118!“

“嗖…嗖嗖…!”冷枪绝艳,王不超面色大变,连忙挥矛格挡,却是感觉被长矛连连洞穿,岳飞手中的银枪由五延变,幻化为六道枪影,连连在王不超身上留下六道枪影血口。

“咳咳……咳咳!”王不超的嘴角猛然咳嗽着,带起丝丝血液,他的瞳孔在猛然收缩,岳飞手中的长矛战枪宛若六臂哪吒,让王不超连连失手,随时会殒命此地。

“破!”岳飞怒喝一声,双臂持枪,看向周边不断涌现的秦兵,岳飞猛然怒喝:“杀!”

“叮,岳飞武穆第一属性发动,个人武力值加10,当前岳飞武力值128!”

“六合大枪!”身如雷震,岳飞六朵战枪迸发出无尽的杀意,猩红的血液浮现在王不超眼前,王不超面色骤变,嘴中满是不敢的大呼:“不!”

“嗖…嗖…嗖…嗖…嗖…嗖!”

六朵枪花,破如王不超的盔甲,宛若绽放的彼岸花,岳飞收枪而回,宛若偃月,猛然一脚踹出,王不超当即凌空飞出,从城墙上坠落下去,重重的砸在城门下的破门车上,鲜血从王不超嘴角溢出,死不瞑目,正在全力攻城的士兵面色恐惧之色。

正在观战的王翦眺望着战场,虽然秦军登上了城墙,但这都半个时辰了,依旧没有任何动作,岳字军旗砍掉换上秦军大旗,没过一会,秦军军旗折断,滑落城下,岳字军旗又傲然立在城墙上。

王翦两道苍目寒光涌动,身侧有些纠结,听着外面的吵闹声,王翦紧紧的抓着马鞭。

“大将军!”司马懿虎目盯着城墙上的惨况,来到王翦身侧道:”大将军!不可在攻了,将士们伤亡惨重啊“

“伤亡终归是要付出的,现在的伤亡我们能承受的起,但时间却撑不住,在不拿下韩军,等韩毅的援军赶到,我们真的来不及了!”王翦说到这里,眉头不由自主的紧锁,当即看向身后的杨端和,怒喝道:“继续增派兵力!杀上城墙,压垮韩军!”

“报!”周德威骑着战马,左手高举令旗,神色凝重道:“丁天庆、王不超二位将军战死!不可……!”

“闭嘴!”王翦怒喝一声,看向身后的战将道:“动摇军心者死!”

“嗖!”王翦拔出腰间的佩剑,阳光照射在利剑上,反光照射着王翦的面颊,王翦盯着宛若被涂鸦的城墙,怒喝道:“老夫亲自上阵!”

“老将军……不可……老将军……!”众人一听,面色聚变,连忙阻拦王翦。

“都走开!拿下此城,为大王开路,老夫之命何惧哉!冲!”王翦说罢,翻身骑上战马,身后的王字帅旗不断向前推进。

周边的秦将举目眺望,皆是看到王翦的王字军旗正在不断的往前退移,几个将领面色大惊,当即道:“怎么回事!”

“大将军亲自攻城!各位将军速速备战!”

“大将军亲自攻城!各位将军速速备战!”

“大将军亲自攻城!各位将军速速备战!”

传令兵骑着战马,不断在战阵中来回穿梭,来回宣告眼下的局面,众多武将士兵面色大惊,主将亲自攻城,这简直是闻所未闻。

“兄弟们!咱们不能让老将军瞧不起了,随我杀上去”一位南征北战的老将手持战刀,催马冲入前方。

“老将军危险,众将士随我护卫老将军!”后面的众人一阵怒喝。

秦军中士气高涨,到处都是喊杀震天一般的声音,黑压压的秦军,密密麻麻的向着城墙攀爬,宛若迅速身长的爬山虎,看的人头皮发麻,岳飞眉头紧锁,双手扫动,到处都是秦军,宛若潮水般淹没整个西城城墙。

“糟糕”张宪看着不断攀爬上来的秦军,眉头紧锁,王贲看着分心的张宪,嘴角诡异的微笑道:“遇到我你还敢分心,看剑!”

“刷!”宝剑重披而去,张宪面色一晃,连忙举戟格挡,而此刻的王贲笑的更加诡异和放肆,一剑斩落而下,直取张宪的咽喉。

“糟了”张宪心中警钟长鸣,只感觉如临深渊,当即快速向后撤退,险之又险的避过了眼前的这一剑,肩膀上却是被划破一处伤口,鲜血溢出,疼得张宪有些龇牙,当下不敢在分心,耍了一招蛟龙探海,逼退王贲半步,随后急忙转步,离开了王贲身前,急忙跑到岳飞身前,神色凝重道:“将军!顶不住了了”

岳飞此刻面色凝重,额头几道发丝垂落,显现出他的疲惫和焦虑,看向麾下将士不断奋力拼杀,岳飞知道这样下去,没有丝毫的用处,当即怒喝道:“撤下城墙,快!”

“撤!”张宪急忙怒喝,众多士兵有条不紊的撤离城墙,断后一部分,剩余兵马迅速下了城墙,并未慌乱,而是聚集在城墙下。

岳飞扫视着一个个鲜血淋漓的士兵,岳飞怒喝道:“撤离王野!”

“大将军!我们还能守得住!”

“对!我们还能守啊!”

很多将士义愤填膺,还是表达出自己内心的不忿,岳飞刚毅的脸上破防一笑,按着怀中的宝剑,怒喝道:“谁说咱们不守了!岳云剩下的的交给你了,其余人随我出城备战!”

“诺!”众人不知道岳飞葫芦里买的什么药,但他们知道,接下来还有大战,而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数万大军鱼贯逃离城外,秦军顺势接管了王野城,于頔、朱燮、管祟、党进、周昌、周苛六人宛如松了绳子的饿狼,如狼似虎的盯着城内,一进入城内,这六人就好似饿狼一样,不断的扫荡屋内,似乎想要搜刮财富。

一直在城墙上扫射着一起的岳云猛然挥手,在东面城墙上埋伏数万名弓箭手猛然点火放箭。

“哗啦啦………噼里啪啦”鲜血烈焰不断的蒸腾燃烧,瞬间席卷了整个东城,而北城和南城也不断有烈焰燃烧,加之今日小风呼呼,顺势风借火势,将数万秦军烧的溃不成军。

于頔、朱燮、管祟六人刚刚抵达南城,想要搜刮油水,却是并未发现一个百姓,沮丧的他们刚向出去,却已然被火海包围,一出门空中飞射下来的流箭收割了无数人的性命,顿时整个城内一片哀嚎。

岳云趁乱掩杀,杀的秦军阵脚打乱,六人要么死于乱箭之中,要么被火海烧死,无一人归还,足足三万人葬身火海。

喜欢战国大召唤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572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