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周前 (10-07)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大部分商见曜见猎心喜,镇压了少数人的反抗,决定探索这处心理阴影。

扑通!

他做的第一个尝试就是化身飞鱼,舒展身体,跃入海中。

这片幽暗的海水没有半点起伏,仿佛凝固在了那里。

这和阴森残破的游轮相得益彰。

商见曜毫不在意,摆好姿势,开始向前。

得益于“起源之海”内的经历,他现在游起泳来那是异常熟练,不管蝶泳、蛙泳、仰泳、自由泳,还是狗刨、乱舞,都似模似样,速度不慢。

很快,他游到了停在近海上的那艘荒废许久般的游轮附近。

直到这个时候,商见曜才发现一个问题:

自己没办法登上游轮!

游轮的舷梯并未垂下,前方的货门也未打开!

鲁莽的商见曜遭到同僚们的嫌弃,不得不缩回意识深处,将主导权交给了冷静理智的那位。

商见曜摩挲起下巴:

“房间主人,还有‘522’那位,当初是怎么登上这艘游轮的?”

很明显,这两位并非一开始就在游轮上。

诚实的商见曜嗤笑了一声:

“这还不简单?

“他们肯定是在码头某个地方乘坐小船过来,然后被吊上去的。

“刚才我们就应该在码头到处找一找,而不是直接跳下水,游过来。”

他对鲁莽同僚不屑一顾,甚至嘲笑起彼时感染了鲁莽精神未做阻止的那些位。

“现在不是讨论谁对谁错的时候,重要的是找到解决的办法。”半机械僧侣普渡禅师转起了“六识珠”。

在商见曜民主协商会里,他一向是平和慈悲,负责和稀泥的那位。

冷静理智的商见曜“嗯”了一声:

“再游回去太浪费精神了,先试试有没有别的办法吧。”

性格开朗的商见曜笑了起来:

“我们可以把船身轰出一个大洞,直接钻进去!”

“好啊好啊!”符合他的不是习惯听从的那位,而是普渡禅师。

这半机械僧侣一直是优势火力学说的爱好者。

“船沉了怎么办?”诚实的商见曜提出了疑问

此时,商见曜们的状态是,下半身重叠在一起,上半身分开,围成一圈,方便交流。

性格开朗的商见曜赶紧解释道:

“开玩笑的,开玩笑的。

“我真正的意思是,可以具现出各种工具,比如直升飞机,比如军用外骨骼装置,帮助我们登上甲板。”

鲁莽的商见曜结束忏悔,一点也不迟疑地做起尝试。

隔了几秒,他才开口问道:

“要想让具现出来的物品发挥作用,是不是得使用‘干涉物质’这个能力,灌注足够的精神?”

“你觉得呢?”懦弱胆小的商见曜最瞧不惯的就是鲁莽的家伙。

“我觉得是,而且直升飞机、军用外骨骼装置都是大件,需要灌注的精神不比游回去少,甚至更多!”代替鲁莽商见曜回答的是诚实的他。

商见曜们短暂陷入了沉默,思考起别的方案。

“我倒是有个想法。”冷静理智的商见曜仰头望了望上方。

“什么?”好几个商见曜异口同声地问道。

商见曜摩挲起下巴:

“我们搭人梯!

“反正我们有足足十个人。”

“好啊!”鲁莽的商见曜立刻响应。

“十个人会不会不太够?”穿着小时候衣服放大版的商见曜目测了下这里到第一层甲板的高度。

冷静的商见曜笑了起来:

“这个简单,中途再说。”

于是,十商分离,鲁莽的商见曜贴至船身,扣住了吸附于表面的贝壳类生物。

紧接着,喜欢新奇的商见曜以他为阶梯,爬了上去,站到了他的肩上。

一个接一个,十个商见曜一层层垒了起来。

因为这里是意识世界,商见曜本身的平衡能力又极强,所以人梯看起来颤颤巍巍,却没有倒下。

瞄了眼距离还远的甲板,位于最上面的冷静商见曜抽出一把匕首,灌注少量精神,呲地插入了钢铁船身的焊缝里。

然后,他低吼出声:

“以我为中心合体。”

刷地一下,其他商见曜“涌”入了他的体内。

紧跟着,一个商见曜被分离了出来,爬到冷静商见曜的上面,踩住了他的肩膀。

一个又一个,商见曜们再次完成了人梯。

就这样,他们没耗费多少精神,顺利抵达了第一层甲板边缘。

十曜合一,纵身一跃,稳稳站住了脚跟。

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有种时间开始流逝,整个世界活了过来的感觉。

四周的哗啦声、说话声毫无征兆地响起,甲板上,一阵阵海风吹过,带来了潮湿偏腥的气味,下方的海水晃荡了起来,有了不大的波浪。

商见曜抬眼望去,看到了一个个衣着各异的人类。

他们有男有女以青壮为主,三五成群地聚集在甲板不同区域,各自做着交流。

这些人的语言,这样人的表情,活灵活现,异常真实。

商见曜扫了一圈,走向了船舱入口区域。

那里站着三名男子,其中一个叼着皱巴巴的不知存了多久的香烟,舍不得将它点燃。

他的旁边,另外两人都三十来岁,衣物陈旧,有缝补的痕迹。

商见曜停在不远处,倾听起他们交流的内容。

“等到了岛上,就不怕那些‘无心者’了!”叼着香烟,头发短却干净的男子由衷感慨了一句。

他的腰间胀鼓鼓的,明显藏着武器。

“怎么可能?就算岛上原本没有‘无心者’,这么一大船人过去后,也迟早有新的‘无心者’出现。”反驳那名男子的不是他的两名同伴,而是自来熟的商见曜。

那男子表情微变,看了眼商见曜的身板,又平和了下来。

他咕哝道:

“至少不用面对几万十几万‘无心者’这么黑压压地涌过来!

“而且,之前去了岛上的人都说,那里土地肥沃,阳光充足,雨水很多,非常适合种植。”

“也没怎么受到污染。”那男子的一名同伴颇为向往地补充道。

他最明显的特征是右眉眉尾处有一颗黑痣。

“竟然能有问有答……”商见曜“震惊”。

“你什么意思?”叼香烟的男子眉头一皱。

商见曜“收敛”起表情,正色说道:

“我以为你们不会回答我。”

从规则和逻辑上讲,心理阴影内的人物都是按照房间主人相应的记忆搭建和活动的,简单来说就是,他们约等于一个个NPC,只能回答固定的问题。

养鸡成本 他的白月光po

所以,要么商见曜刚才的质疑当年有人发出过,要么这处心理阴影内的人物可以“实时演算”,颇为特殊。

“为什么不会回答?老子最喜欢讲道理了。”叼烟的男子将香烟从口中取出,夹在指间。

商见曜张了张嘴,突然对着他们做起鬼脸:

略略略!

那三名男子先是愣了几秒,显然出乎了意料,继而暴跳如雷。

这个时候,商见曜早已转过身体,狂奔进了舱房。

听到后面追赶的声音,他表情瞬间恢复了正常,无声自语起来:

“当初那种逃难的环境下,气氛肯定比较压抑和沉闷,应该没谁会突然做鬼脸,而他们对此竟然做出了反应……

“这处心理阴影确实有点古怪……”

“这话就不对了,万一当初也有个精神病呢?”商见曜反驳起自己。

“争论”声中,他放慢了脚步,打开走廊一侧的房门,躲了进去。

房间里,正在激战的一男一女同时呆住,茫然回头,望向了他。

“不好意思,你们继续。”商见曜赶紧退出房间,重新关好了门。

太不礼貌了!

这个时候,追赶的脚步声已越来越近。

突然,“九重天”外有轰隆声传来,沉闷而悠长。

紧接着,商见曜的身体莫名摇晃,眼前的世界逐渐虚幻,变得透明。

等他睁开眼睛,发现蒋白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转,白晨和龙悦红都围了过来。

“不对啊!怎么能直接退出又没受到什么伤害?”商见曜自语起来。

正常来说,想离开一处心理阴影,必须返回起点,退到“心灵走廊”上,如果不怕精神受损,则可

养鸡成本 他的白月光po

以通过外界之人的刺激,强行让心理阴影内的觉醒者苏醒,当然,前提是,这位觉醒者尚未在心灵房间内昏迷或者被困住。

蒋白棉侧头看了商见曜一眼,未做询问。

龙悦红则指了指楼宇建筑外:

“那边有爆炸声。

“之前那支队伍驻扎的地方。”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573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