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周前 (10-07)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两年前,叶飞和纳兰若雪来到金陵,将金陵城的王者,四大家族之首令狐悬舟拉下王座,助令狐悬舟的女人继承他的家业;两年后,方白羽、柳莺莺、冷宫月一行三人踏上叶飞走过的老路,金陵城的王者已经不是原来的人了,然而这繁华闹市背后的危险却一点都没有减少。

正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对凡人来说,拥有财富是一辈子追逐的目标,为此哪怕上刀山下火海都心甘情愿。

金陵城的夜晚灯火通明,方白羽和柳莺莺吃过晚餐来到斗技场,直到他们离开凤凰客栈,冷宫月还是不知所踪,她出去了一整天时间没有提前知会两人,是她的做事风格,但令白羽感觉不舒服。

两人来到斗技场后看到了昨天那个倒霉蛋,那个大热天的却将身体捂得严严实实的胖子,这家伙记吃不记打,今天又是很早就过来抢位子。两人向他挥挥手,胖子心领神会,屁颠颠地带着几名手下离开了,不知道他此时此刻心里作何感想。

两人坐在贵宾席位子上,一路走来柳莺莺买了许多的零食,趁着战斗还没开始大口哚呢。这时候,一个年轻的赌头笑眯眯地走了过来:“英俊的公子,年轻的小姐,要不要下点赌注博些彩头。”

白羽早就在等他了,顺势问道:“今天总共有几场比赛。”

“回公子,总共四场比赛。”

“都是谁参战。”

“第一场比赛,是妖兽大战,由斗技场的新妖食人鸟怪对战王大蛇。”

“哦?王大蛇是什么来路。”

“说起这王大蛇啊,那可就厉害了,听说它已经活了八百多年了,是一只修炼成精的大妖怪。”

“这么厉害的。”赌头表情夸张,白羽一看就知道他说的不是真的,但既然被称作大妖,肯定不会是酒囊饭袋。

“可不是嘛。”据说王大蛇是某位强者的宠物,因为天生好斗,野性犹在所以定期来斗技场发泄释放一下,和冰霜巨龙一样,王大蛇也是擂台上的常胜将军,已经赢了将近五十场了,这场再赢了,下一场估计就要和冰霜巨龙打了,两强碰面,肯定是精彩绝伦的一场战斗。

“那食人鸟怪呢!”

“食人鸟怪是新来报道的大妖怪,据说也是个很角色,但跟王大蛇肯定是没法比的,公子,我建议你押王大蛇哦,虽然赔率低了点,但基本稳赢的。”

“谢谢你的建议。我还想知道另外三场比赛都是什么。”

“主擂台第二场比赛,野蛮人对战重甲骑士;主擂台第三场比赛,群狗对狂狮;主擂台第四场比赛,黑魔王对万兽王。”

“等等,万兽王是什么东西。”

“这个万兽王啊,说是万妖王的师弟,是来斗技场向黑魔王复仇的,我们斗技场方面为了回应他的强烈要求特意安排了今天的比赛。”

“黑魔王刚刚比完了一场,不需要歇歇吗!”

“这个啊由不得他!比赛场次都是斗技场方面安排的,斗技者必须绝对服从,否则会取消参赛资格。”

“还有这样的规定?”

“这是咱们金陵城的女王虎姐,也就是小的的主子亲自定下的规矩,以前斗技场内分五块擂台,每块擂台都有擂主,擂主权力极大,想来就来,不想来就不来,斗技者想要和擂主打一场比赛需要提前半年邀约。现在好了,只要斗技场规定了比赛场次谁敢不来!会立刻取消比赛资格。”

“呵呵,看不出来虎姐是个如此强势的人。”

“不强势也走不到今天。”

“我明白了。”白羽从怀里抽出银票,“这样,你给我押一万两白银!”

“白银一万两?你可真是豪爽啊公子。”

“给我押食人鸟妖赢。”

“公子,您真是富贵险中求啊,你这把要是赌对了那可就赚大了,你知道现在的赔率是多少吗!”

“多少!一比十!也就是说食人鸟妖赢了,您能拿到十倍的赌资,当然很大的概率它会输的。”

“钱不是问题,给我押吧。”

“公子,您想好了对吧,那您的银票小的可就收下了。”

“去吧。”等到与赌头交换了赌牌,后者走远了,柳莺莺问:“白羽师兄,这个食人鸟妖你认识啊?”

“认不认识放一边,富贵险中求嘛。”

“白羽师兄,你可真有魄力!”

随着清脆悦耳的铜锣声响起,斗技场第一场比赛正式开始,“对阵双方一方是斗技场内的常胜将军王大蛇,另外一方是首次参加比赛就遭遇强劲对手的食人鸟妖,第一场比赛就遭遇了王大蛇只能说你不走运啊。”比赛还没开始,解说员就挖苦起了食人鸟妖,在他看来,食人鸟妖这一次输定了。

方白羽露出一丝笑容,暗道:虎姐在第一场比赛就安排了强劲的对手给彩儿,是要借此探探自己的底吧。

“嘶嘶嘶、嘶嘶嘶!”王蛇吐信,一颗三角形的巨大蛇头从黑暗的甬道中出现,单一颗蛇头便几乎将十米多高的甬道口占满。“嘶嘶嘶,嘶嘶嘶!”王大蛇贴着地面爬行到擂台上,和它一比,偌大的擂台真是显得有些小了。

“这……太夸张了吧。”白羽本以为王大蛇的体积顶多和昨天出场的冰霜巨龙、白头鹰类似,现在才知道居然大的像座小山一样,难怪赌徒们纷纷押注在它身上了。

这样看来,自己那一万白银应该是打水漂了,彩儿再强大也不可能是如此庞然大物的对手!毕竟王大蛇单一颗头,就比彩儿的身子还大了!

这较量没什么意义了,要不要告诫彩儿看情况不对早点认输呢!

白羽心中犹豫,他完全没有想到虎姐居然安排了这样一个强大的对手给彩儿,这举动分明就是让他出丑,在借此报复他,谁让他没接受了虎姐的好意呢。

“女人啊,报复心可真强!既然你不仁,那也别怪我不义,今天斗技场比赛一结束,我就去探探你的老巢。”

“嘶嘶嘶,嘶嘶嘶!”王大蛇贴着地面游弋过来,所过之处留下一条黏糊糊的蛇道,它爬到擂台上,盘成一座蛇山,硕大的头颅望向天上的月亮,一副憧憬的表情。

据说,最强大的蛇可以进化成最强大的天龙,能够飞上天空喷吐龙息;据说,远古神兽九龙就是从蛇进化来的,因为经历了从弱小到强大的演变过程,所以进化成龙之后格外的厉害,厉害到吞吐的龙炎能够焚尽天下。

“嘶嘶嘶,嘶嘶嘶!”每一条大蛇心里,都有一个飞上天空的梦。

“好HIGH哦,人生已经达到了;好HIHG哦!”与高冷的王大蛇完全不同,彩儿出现的时候俨然一副叛逆少年的样子。

“哦哈哈哈,马上就看到了想要吃掉的对手呢,好HIGH哦!”翅展三米以上的黑鸟跌跌撞撞的飞来,它身体太过沉重,舒展的翅膀需要很用力的拍打才能维持飞行,长得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身上的羽毛斑斑驳驳的,有的地方茂密,有的地方稀疏,还有的地方压根是秃的就没有羽毛覆盖,裸露出坚硬的角质层。秃顶,喙又尖又长,张开喙说话的时候露出口腔里密集排列的牙齿,这些牙就像蛇牙那样,不张开嘴的时候便保持蜷缩收拢的状态,等到喙张开了,则立时显现出来,露出狰狞可怖的样子,它的牙齿前后密集排列,一排又一排,大概有成百上千颗吧,几乎占满了整个口腔,观众席上不少患有密集恐惧症的女人见了它狰狞可怖的样子哇哇大哭。

黑鸟脖子细长,上面一根羽毛都没有,裸露在外的皮肤上覆盖着坚硬的角质层,身体呈流线型,连接着尾巴骨的地方生着一条尾巴,几乎和身体等长,尾巴尖端有一个凸起,凸起的地方长着一张嘴,一张牙齿和舌头裸露在外面的嘴。

这些都还算不了什么,更离奇的是,黑鸟的爪子居然是中空的,三根脚趾中间又圈了一张嘴,和尾巴尖上的怪嘴如出一辙,一根长长的舌头从嘴里面耷拉下来,舔东舔西,端的恶心。

“哎呦,好恶心啊,这到底是什么怪物,以前从没见到过。”

“卧槽,世上有这么难看的生物吗,简直就像是由嘴巴拼凑起来的一样,赶紧让王大蛇把它吃了吧,太难看了。”

“真他娘的影响老子食欲,这家伙是哪来的,是外星生物吧。”

“吃了它,吃了它,王大蛇,吃了它。”观众席上议论纷纷,不多一会儿,所有的议论全部转化为了一个声音“王大蛇,吃了它;王大蛇,吃了它。”

“哎呦我这豹子脾气诶,还敢让王大蛇吃我,姑奶奶先吃了你们!”彩儿恶从胆边生就要张嘴吃人,白羽的声音及时在它内心深处响起:“忘记了你我之间的约定了吗!”

听到白羽的警告,彩儿瞬间就萎了,换了哈巴狗一样的表情,对着空气道:“爹爹,爹爹,人家记着和你之间的约定呢,你就放心吧。”

“卧槽,这家伙还会说话,不会是什么人变的怪胎吧。”

“一定是人变的怪胎,万妖王你们忘记了吗,他在最后时刻不就变成了一只三头鸟妖。”

“卧槽,现在人都可以变成怪物了吗。”

“都给姑奶奶闭嘴,少拿姑奶奶和那些不入流的家伙相提并论。”彩儿怒了,无情的兽威释放,观众席的人们瞬间全身湿透,牙齿打颤,冷汗涔涔。

彩儿满意于这样的结果,左摇右晃地飞到擂台上。

“嘶嘶嘶,嘶嘶嘶!”蛇信吞吐,王大蛇虎视眈眈地看着彩儿,后者在它庞大的体积面前毫不畏惧,“看什么看,臭大蛇,等下就把你撕碎了吃肉。”

“嘶嘶嘶,嘶嘶嘶!”王大蛇不愧是兽中之王,战斗经验丰富,对于渺小如同蝼蚁的彩儿没有丝毫轻视,猩红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它,像

想玩谁就玩谁的世界媚心 玉女包玉婷

是猎手提前锁定了猎物。

彩儿看它不爽,也不管铜锣声到底响不响了,直接冲过去。

“好HIGH哦,人生已经达到了。爹爹,真的好喜欢你哦爹爹,谢谢你把彩儿带到这五彩缤纷的新世界,人家会用一生一世报答你的。”

“爹爹。”柳莺莺终于意识到什么,一脸狐疑地望向方白羽,“这个丑陋恶心的家伙是彩儿?”

后者笔画了一个“嘘”的手势,微笑道:“天机不可泄露。”

柳莺莺恍然大悟地点点头,“难怪你昨天放彩儿自己去找吃的,原来这才是它真实的样子,长得是丑了点,不过还挺有个性的。”

白羽紧盯着擂台,对她的话不置可否。

彩儿拍打翅膀,黑暗的飓风随之席卷,闷着头冲过去像头蛮牛一样。

喜欢凡世歌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5742.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