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周前 (10-08)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大帐内的人员进进出出。

崔素、鲁彦、折逋伦、陈咄咄等人争得面红耳赤,不可开交。

“便是攻下凉州又如何?”鲁彦烦躁地说道:“还不是让张淮深和甘州回鹘得了便宜?这次出兵,要我说的话,鲁莽了。”

“鲁论何出此言?”陈咄咄说道:“前些日子,凉州满大街流传着邵贼要派兵征讨凉州诸部,编户齐民,这事能有假?”

“消息来历如何不知,但事情未必是假的。”折逋伦赞同道:“邵贼此人,奸险无比。最喜编户齐民,为其纳贡。咱们在凉州诸县耕地放牧,好不自在,何必头上再多个人来刮敛呢?中原的节度使,可都是残暴贪婪之辈。”

“那你说如何个打法?城内有三千多步骑,还有千余凉州兵,就凭咱们这万余人,怎么攻?”鲁彦还是不服气,说道:“今次来凉州,大错特错!邵贼便是据了州城又如何?他敢到各部编户齐民,咱们便和他战。在凉州广阔的原野上,咱们才是主人。”

他下意识忽略了多年来相爱相杀的吐蕃六谷部,但他们实力逊于嗢末,确实不是凉州的主人,从双方占据的地盘大小就可以看出来了。

“凉州残破,大段城墙坍塌,未及修缮,攻还是可以攻上一攻的。”

“然宫城、仓城完好,姑臧县城亦完好,邵贼兵马据守宫城的话,如何打?”

“不若先去城里,大掠一番后便退走,反正出兵后不能空跑。”

“就这么办吧。”

“也只能这么办了。”

鲁彦看了看,竟然有四五家头领支持先入城,张口结舌。

这仗是必须打了!大伙对凉州的朝廷势力颇多轻视,连带着新来的三千多兵也不放在眼里。士气可鼓不可泄,只能如此了!

计议已定,自然杀牛宰羊,让军士们吃喝一番,提升下士气,做好入城的准备。

而在此时的凉州东南,一支人数超过一万三千的队伍业已行至百余里之外。

这里有一座破败的驿站,同时也是烽燧。

国朝有例,“边防备紧急,作土台……以薪实中……有寇即燃,举以相告。”

简单来说,白天燃烟,夜

舒伯特玫瑰(校园)PO 撞击的速度越来越快

晚举火,前烽既发,后烽即答之。

若贼少,举二烽;来多,举三烽;大逼,举四烽。三十里一烽,烽有帅一人,一人副之,靠边境的烽燧甚至还筑城。

凉州的烽燧、驿站体系,除了靠近州县城附近的外,基本都废弃了。以至于信使必须自己携带食水和备用马匹,不然很难快速、有效地传递信息。

符存审此时正面色凝重地听着手下人的汇报:十余里外发现游骑,疑似凉州嗢末。

“为何不捕一人回来讯问?”符存审皱着眉头,问道。

“我等只有十余骑,对方亦是十人上下,没把握全留住。”回话的是天柱军游奕使杨璨手下的一名骑军队正。

杨璨,杨悦之子。其兄杨仪,在经略军任游奕使。

符存审看了眼外边。百姓、刑徒们或席地而坐,或靠在车上,满脸倦色。

整整上万百姓!

这要是被嗢末大军冲杀过来,直接就散掉了,然后沦为他们的奴隶。

从关中招募的垦荒民户,千里迢迢护送过来,就为了送给嗢末人吗?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或许有人说,那只是嗢末人习惯性外出探查的游骑,说明不了什么。但身负重任的你,敢赌吗?

“嗢末游骑发现你们了吗?”符存审问道。

“没有。”斥候回报:“但贼军应不止一股游骑,咱们这么多百姓、车马、骆驼,很难遮掩行藏的。”

符存审没有纠正斥候对嗢末人的称呼,而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这世道,有些时候就是如此,算你倒霉,碰上了,那么就要面对。

护送百姓至凉州轻松吗?

轻松!嗢末十余年没有造反了,凉州实力也弱得很,本是白捡的功劳,但偏偏就出了意外。

他们从新泉军城出发,这里距凉州城只有一百五十里,理论上快要进入嗢末人的牧场或村庄了。越往前走,被发现的风险越大。

雪花轻轻落下,在北风中轻盈地起舞。

符存审抽出了横刀。大帅待我有厚恩,今日唯以死报之了。

凉州城下,喊杀声一浪高过一浪。

大群嗢末人顺着坍塌的城墙往里冲。地面崎岖不平,到处是一截、半截的残存墙基,长满了灌木杂草,还有碎砖、乱石夹杂其中。

一排长枪捅来,站立不稳的嗢末人当场倒下了十余人。

一蓬箭雨射出,顺义军又倒下了七八人。

李铎身披两层重甲,手持一把厚背砍刀,怪笑着冲进了敌阵。

敌人的刀枪招呼在他身上,发出刺耳的刮擦声。他浑若不觉,砍刀一落,斩飞了一颗头颅。一贼持矛冲来,结果被碎砖绊了一下,刺空了。李铎大笑,又一刀劈下,贼兵血流如注,惨叫声几乎刺破苍穹。

“吃人肉吃多上头了吧……”安休休嘟囔了一句,拈弓搭箭,一矢飞出,正中一名贼军头领咽喉。

此人呵呵了两声,无力地倒在李铎侧后方。

李铎继续前冲,须臾之间,刀下又添两条亡魂。

“把都虞候接回来,别他妈再冲了。”何絪带着数十人上前,借着李铎及其亲兵的前冲之势,破入敌阵,将战得披头散发的李铎给扯了回来。

“这一战,可对得起灵武郡王?”李铎气喘如牛,红着眼睛道:“他妈的,平日里都看不起我们!老子不说,但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不就吃人肉吗?看不起我,让你看不起我!”

何絪啐了一口,老李又发疯了!

嗢末人一波攻势退下,很快组织起了第二波。数十披甲猛士冲在前头,后面还跟着三百多普通军士,气势汹汹地杀了上来。

安休休一箭射向城外,发出了破空的鸣镝之声。

城门轰然洞开,数百沙陀骑士纵马而出,直插嗢末人侧后。

严阵以待的嗢末骑卒也纷纷上马,呼喝着冲了上来。

血腥的战斗再次展开。

翁郜老神在在地坐在府衙们,幕僚们不断地将最新战况汇报而至。

越听,翁郜越是惊讶。顺义军这三千多人,还挺能打啊!战了快一整天了,居然死守不退,硬是没让嗢末人摸进来。

秦宗权的蔡贼,就这么悍勇?

不过这样也好,让他们互相拼杀。拼得越狠,死的人越多,对他们就越有利。反正凉州兵守好姑臧县就行了,有这千余兵,再征发部分避入城内的百姓丁壮,应无大的问题。

李明振、张弘信二人站在城头,远远看着顺义军与嗢末大战的场面,心中颇为震撼。

嗢末一直自诩凉州之主,这次算是踢到铁板了。

顺义军之悍勇,比当年以“防秋”的名义进入凉州的郓兵还要强上几分。

凉州之地,到底谁是真正的主人,或许这场大战结束后就能定下来了。

反正,不太可能是他们凉州兵。翁仆射的方略,唉,想想直让人害臊!

嗢末营地内,哀嚎声一片。

老实说,与吐蕃六谷部的战争不少,也死了不少人,但哪有一天下来死伤这么多的?

中原的战争,都如此血腥吗?

崔素也有些犹豫了。他刚刚去了趟伤兵营地,与一个叫崔有的伤兵有一茬没一茬地聊了几句。结果说着说着,人就没了。

今日崔家部、鲁家部轮番上阵,各自死伤三四百人。一个吐谷浑小部更是直接打残了,嚷嚷着要撤军呢。

城内的朔方军,就像草原上常见的毒虫,看似可以轻易捏死,但真等你上手的时候,却狠狠地蛰了一口,让你有种深入骨髓的痛。

明天还要打!崔素沉重的叹了口气。

已经付出了巨大的代价,除非出现巨大的变故,那么这仗就得继续下去,直到一方彻底屈服为止。

铅灰色的阴云密布天空,二月末的凉州又迎来了一场雨雪。

雪花落在了凉州城墙上,落在了沟渠边,落在了农田里,同样也落在了大群辫发赪面、左衽皮裘,正快速向北挺进的骑士身上。

领头一人,身形宽大,豪迈无比。

在他身后,六面旗帜高高举起。战旗之下,万马奔

舒伯特玫瑰(校园)PO 撞击的速度越来越快

腾,布满了整片原野。

“园中有树,其上有蝉。蝉高居悲鸣饮露,不知螳螂在其后也。”

喜欢晚唐浮生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5767.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