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周前 (10-11)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夜色宛若浓墨,泼天闭月,树影婆娑,灯影幢幢。

肖冬忆眯着眼,打量着老旧的单元楼。

争执声被急促的脚步声踩乱,有人从楼道里跑出……

最先跑出来的是苏呈。

紧随其后,则是苏羡意、周小楼。

不是去搬行李?

怎么搞得和大逃杀一样。

——

这事儿还得说到几分钟前,三人正讨论晚上吃什么。

“小楼姐,我想去吃海底捞。”

苏呈觉得自己现在饿得可

心怀不轨(年龄差1V1) 在公车上拨开内裤进入毛片

以吞下一头牛。

“行,搬完这趟就带你去,不过今天周五,估计人会很多。”

“你们走慢点,我腿疼,爬不动了。”

“弟弟,你也太弱了吧。”周小楼调侃他。

苏呈揉着大腿,走在最后。

三人还没到出租屋门口,发现大门敞开,有打砸声。

“那对小情侣又在打架了?”苏呈皱眉。

结果,

苏羡意走在最前面,率先进屋。

一股呛鼻的烟味传来,屋内烟色萦绕,劣质烟产生的烟雾甚至有些熏眼,苏羡意眯着眼,发现客厅沙发坐着两个翘着二郎腿的男人。

聊着天,烟灰随手抖落在地上。

而周小楼卧室的门被打开。

打砸声,是从她那里传出的。

苏羡意长得好看,客厅内的男人注意到她,眼睛都亮了几分。

笑眯眯盯着她,眼睛不怀好意得在她笔直修长的双腿上打量:“美女,找谁啊?”

“你们是谁啊?”周小楼走出。

里面正在砸东西的代斌听到熟悉的声音,立刻走出来。

无人说话,众人心下了然。

这就是他们此番要找的目标。

苏羡意立刻示意走在最后的苏呈别出声。

“斌子,打你的该不会就是这个美女吧。”客厅内吸烟的男人,其中一人走到了苏羡意面前,“美女,你多大啊?”

“你特么别吓着妹妹。”

语气猥琐,显然是故意拿苏羡意取乐,让她难堪。

周小楼随即把苏羡意护在了身后,“你们想干嘛!”

“是她!”代斌直言。

“美女,”那人看向周小楼,“听说,就是你把我兄弟脑袋给砸了。”

那人说着,伸手想挑她下巴。

被避开后,吐了口烟在她脸上,笑着说,“美女,挺野啊,敢砸人脑袋。”

一股恶心反胃感从她心底升出。

“你们想干嘛?”

周小楼蹙眉,余光打量着卧室。

透过门口,能看到散落一地的行李。

“你说呢?”

代斌此时带了四个社会人,心下有了底气。

其中一个纹着花臂,一脸横肉,看起来特别凶。

苏羡意则打量着楼梯,这种老旧单元楼都是对户设计,对面的邻居门口搁着小型鞋柜,还有陈旧的一个扫帚,她给苏呈递了个眼色。

苏呈轻着手脚,抄起了扫帚,将其递给苏羡意。

说真的,

有姐姐在,他不怕。

毕竟自家姐姐,还是很厉害的。

就是觉得兴奋,刺激!

代斌原本只是想教训周小楼,吓唬一下她。

只是这几人估计没想到对方是两个俏生生的漂亮姑娘。

色从胆边生。

笑着说:“小妹妹,把我兄弟脑袋砸了,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吧。”

“我已经赔钱了。”周小楼手在身后,暗示苏羡意带着苏呈下楼。

对方五个大男人,又生得五大三粗,一看就是社会上的流氓混子,鬼知道他们能干出什么事。

“赔钱就行了?”

周小楼:“你们不是把我东西砸了!”

代斌不以为意,“刚才跟你一起那个小白脸呢?”

苏呈站在门外,并未进屋。

代斌这角度看不到他,以为他没来。

“他就是个孩子,你有什么事冲我来就行。”

“这样吧,天也黑了,时间不早了,我们也不为难你,先陪哥儿几个出去喝两杯,给我兄弟端杯酒赔个不是,这事儿就算一笔勾销了。”

说是喝酒,几人打的什么主意,众人心知肚明。

就在距离周小楼很近的男人伸手按住她的肩膀时,她忽然曲起膝盖。

猛地一抬——

只听一声闷哼,男人脸色煞白,叼在嘴里的烟也没衔住,掉在地上,下档部的痛感,钻心般的疼。

“艹,你个臭biao子。”

男人并未倒下,反而是伸手要揪扯周小楼的头发。

他一伸手,苏羡意忽然出手!

拿着扫帚铁质握柄,就朝着那人手臂砸去。

血肉之躯,哪儿能和钢筋铁骨相比,男人疼得发出哀嚎。

原本还在客厅吸烟的另一人见状,急忙冲过来。

“别过来!”苏羡意握着扫帚。

“今天是碰到带刺的玫瑰了?老子就喜欢你们这种烈的。”

男人大抵觉得苏羡意看起来柔柔弱弱,刚才可能就是爆发性的挥舞一下,很好对付。

当他冲过去时,就后悔了!

苏羡意丝毫不乱,瞅准机会,举起扫帚,就朝他挥过去。

用了十成力道。

砸得男人嗷的一声叫出来,一记利落的抬腿,踹在男人腹部,他整个人往后趔趄几步,撞到后侧的茶几上,发出巨响。

另外卧室的女生听着动静,吓得不敢出来,只透过门缝悄悄打量外面。

这番举动,惊得屋内其他人都愣了数秒。

大抵没想到这会是个厉害姑娘。

“你再过来试试!”

苏羡意语气淡淡的,像是不疾不徐的流水。

她站在门口,昏黄的光影下,眼底之间,已无初见时温软。

娇而不弱,略带冷清。

“你俩行不

心怀不轨(年龄差1V1) 在公车上拨开内裤进入毛片

行啊?这么弱?”与他们同行的一个男人讥嘲。

“滚你妈的——”

“你们别过来,看我怎么教训这两个臭丫头!”

这种社会上混的,被一个姑娘打了,又怎么能咽下这口气,总想自己找回场子!

被打的两人立刻冲过去,苏羡意毕竟手持“武器”,加上周小楼也是个能踢会踹的,下手也重,倒是没落下风。

在其中一人被苏羡意打翻在地时。

苏呈从门外冲出来。

“你个垃圾,让我姐陪你喝酒,你特么算个什么东西!”

“瞎了你的狗眼。”

“你这种人活着就是浪费空气,骂你,我都觉得浪费口水!”

……

“小呈,你出来干嘛!”苏羡意皱眉。

“补刀!”

“……”

苏呈一直觉得补刀是非常重要的,冲着那男人胸口大腿就狠踢几脚。

电视里那些人,就是不知道补刀的重要性,才会被反杀!

代斌一看苏呈,立马火了。

这小白脸居然也来了。

被他怼了,心里有火,加上女朋友又多看了他几眼,他俨然已经把苏呈当成了假想情敌,叫嚣着要揍他。

“别打了,走!”

苏羡意拽着苏呈就往外跑。

“姐?我刚热身完,你跑什么,又不是打不过他们。”

“那你上啊。”

“那,还是跑吧。”

之前那三人没上,只对付两个,尚有胜算。

如今五个男人一拥而上,他们也要审时度势,瞅准机会就跑,没必要跟他们纠缠。

代斌低咒一声:

“妈的——”

另外四个社会人也傻了眼。

打完就跑!

将他们兄弟打得鼻青脸肿,就特么撒腿跑了?

真是不讲武德。

他们跑的突然,待几人追出去时,苏羡意等人已跑到下个楼层,与他们拉开了距离。

苏呈一边骂他们是垃圾,一边跑得飞快。

之前上楼还嚷嚷着腿疼,寸步难行的人,此时跑得最快,一马当先,第一个冲出了单元楼。

这才出现了肖冬忆看到的一幕。

——

肖冬忆拿着手机,一脸茫然。

这是在搞什么?

“小呈?”肖冬忆开口叫他。

原本追出来的几个人,压根没注意到肖冬忆,一心想着追前面三人,眼看距离越拉越远,几人就要跑到马路上。

近几年扫黑除恶,他们哪儿敢真的追到街边路上。

也就在此时,苏呈冲着肖冬忆喊了声,“肖叔叔,赶紧跑啊!”

五人视线,瞬间集中在了他身上……

几人心底只有一个想法:

卧槽,同伙!

还是落单的!

另外几个社会人不识,代斌却认得他,这不就是之前医院的那个医生?

就是他向警方证明,害得他脑袋被砸,索赔只拿到了一点医药费!

“卧槽,我就说那晚你为什么帮她,原来你们认识,是一伙的!”

肖冬忆:“……”

苏呈,我上辈子刨过你家玉米地吗?

你要这么害我!

喜欢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5831.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