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周前 (10-11)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省会的墓地和农村这地方都不一样,在韩谦所在的农村,人死了就埋到山上去,导致一座山上都是坟包,而眼前眼前这个墓园,墓碑排列整齐,干净整洁,清湖所说的扫墓只是走走样子而已,这里每天都会有人打扫。

当然价格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两只手紧紧握紧在一起,蔡青湖来到两块墓碑前,蔡青湖擦拭着墓碑落下的尘土,韩谦盘腿坐在蔡阳的墓碑前,看着墓碑上的遗像。

他很英俊,相貌没有韩谦想象那么俊朗,脸很圆,一双眼睛很温柔。

放下手中的鲜花。

蔡青湖站在蔡枪的墓碑前低声说着最近发生的事情,提的最多的名字就是韩谦,蔡青湖早已经把她的心交给了韩谦,这辈子也认准了这个男人,或许有些可笑,他们才认识一年。

“爷爷~如果你还活着,我一定会带韩谦去见您,让他陪着您喝酒,陪着您聊天,你们的性格真的很像很像,我很喜欢他,我想嫁给她···”

在蔡青湖情到深处哽咽时,韩谦突然开口。

“用不用给咱爸咱爷烧点纸啥的?”

蔡青湖猛然转头看着韩谦,在车上的时候韩谦还在纠结着要怎么称呼老爷子和老老爷子,可现在从他嘴里喊出爸这个字时,他没有丝毫的犹豫,似乎一切正常,就应该这么喊一样。

看自家娘子不说话,韩谦起身就要去买烧纸,蔡青湖拉住韩谦的手,轻声道。

“这里不让烧纸的,相公你别这么迷信啊。”

韩谦转身对蔡青湖笑道。

“不是迷信,女婿初次登门总得准备点见面礼啥的,我这空着两个爪子来的不太好吧。”

韩谦放开了蔡青湖手离开了,等再次回来的时候手里拎着各种供果,在他的身后是一群面色紧张的墓园工作人员,韩谦摆放了供果,随后在兜里拿出一沓冥币,拿出打火机就点。

工作人员的脸都快皱成菊花了,可就是不敢阻拦。

刚才这个年轻人走进大厅的第一句话就是告诉他们,他要在这里烧纸!

韩谦盘腿坐在蔡阳的墓碑前,烧着纸轻声道。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去表达我想说的,你是个不负责任的父亲,但我不会像你一样成为一个不负责任的相公,我会照顾好她,我肯定是没办法亲眼见你了,烧纸或许你收不到,但我心安,这样我才能在你的手中接过对照顾清湖的责任,等以后我和清湖有了孩子,我会带过来让你看的。”

话音落韩谦站起身走到蔡枪的墓碑前,盘腿坐在地上再次道。

“老老爷子,我听说过你的名字和事迹,你很疼爱清湖,我会比你更加疼爱她,之前的二十六年有你们照顾,保护这她,之后的日子这个担子落在我的肩膀上,我在这里对你许下承诺,我不会让清湖受到任何委屈,如果你能听见的话··你也没办法告诉我。”

冥币在墓碑前燃烧,韩谦坐在两个墓碑的中间歪着头看着面前的火,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蔡青湖站在韩谦的身后低着头小声哽咽。

火灭了,韩谦起身跪在了蔡枪的墓碑前,闭着眼动了动嘴唇没有发出声音,叩首磕头,随后起身拉着蔡青湖的手大步离开。

“乖!别回头,那样爸爸和爷爷会不好意思来拿钱的。”

蔡青湖红着眼睛紧紧的握着韩谦的手,一言不发。

韩谦突然开口。

“今天我们不回滨海了好不好?我第一次来盛京,想转转,想看看。”

“好~”

蔡青湖的声音中带着颤抖,抱紧韩谦的胳膊,蔡青湖带韩谦真正动情,不在有任何顾虑的喜欢是在天鹅湖的那个晚上。

一把手枪,一个男人,一个顶着勾大炮的男人彻底征服了她的所有。

身边的姑娘多又怎么样?

他没有把他的责任分成多份,而是不顾一切的保护,照顾着她。

蔡青湖知道一件事情,一件她十分自责却是藏在心里不敢说出来的事情,如果没有她,韩谦不会答应吴青丝的电影,也就不会在野斋阁被崔礼和冯伦刺杀。

韩谦是在透支他的生命去照顾,去维护她。

上了车,蔡青湖红着眼睛看着韩谦,哽咽道。

“相公!”

“怎··”

韩谦转头刚吐出一个字,丁香小舌犹如土匪一样闯入了他的口中,充满爱情的拥吻,这是蔡青湖唯一能表达内心爱意的办法,许久,激情过后的平静。

韩谦看着闭眼小口喘息的蔡青湖,伸出后搂过姑娘,对着红艳艳的嘴唇狠狠的亲了一口,分离之后怪叫一声!

“香!”

启动跑车,捡起烟尘,扬长而去。

拉着蔡青湖的手闯入商场,一对儿小众情侣装,白色的卫衣,后背分别印着一个小人,一个古代的新郎官,张着大嘴,嘴边印着‘娘子’两个大字。

喜娘娇羞闭着眼,‘阿哈’两个字尽显俏皮。

蔡青湖喜欢玩,也是韩谦认识的所有的姑娘中唯一一个喜欢玩的那一个。

“相公~我们要不要去纹身。”

韩谦笑道。

“你是公务人员,不可以纹身的,但是我可以,走!”

蔡青湖小声道。

“纹什么?花臂么?”

“不啊!把你的名字的生日纹在肋骨,以后每一个值得纪念的时光都纹在身上,好不好?”

“不好!”

“为什么?”

“反正就是不好!其实我担心温暖和燕青青会抓着你去洗纹身,咦~这两个暴力女人,想想都可怕!”

虽然没有纹身,但蔡青湖带着韩谦去买了一对手镯。

站在盛京最大的连锁游乐场里,韩谦手里捧着一盒小丸子,一个一个的塞进蔡青湖的嘴里,此时蔡娘子左手气球,右手手机,至于她的包已经被韩谦装进黑色的塑料袋挂在了腰间。

“相~公,我实在吃不下了,真的吃不下了。”

蔡娘子满脸的抵触,韩谦则是戳起一个丸子皱眉道。

“一盒八个,你就吃三个就吃不下了?不行,在吃一个。”

蔡青湖深吸了一口气,张嘴咬下丸子转身就跑,韩谦站在身后喊道。

“你要吐了我就嚼碎了喂你。”

“哇!”

这不说还好,这一说蔡娘子真的吐了丸子,韩谦无奈的叹了口气,管不了啊!没力度啊!

跟着蔡青湖走进鬼屋,蔡娘子嘴上说不迷信,她还真有点害怕,可他身边的韩谦显得就有些不太对劲了,吃着剩下丸子满脸的平静。

当有一个扮演鬼的工作人员突然出现在面前的时候,蔡青湖被吓的一身尖叫,韩谦则是戳子最后一个丸子塞进了‘鬼’的嘴里,随后把纸盒递给这个人,笑道。

“吃了丸子,帮忙扔盒子,谢谢啦!”

慢慢的,蔡青湖感觉有些无聊了,不是鬼屋不吓人,而是韩谦真的太破坏气氛了,在两人看着衣柜的时候,衣柜门突然被推开,蔡青湖吓得后退了步,而韩谦则是走上前和人家聊工资,聊人生。

最后离开的时候蔡青湖忍不住看着坐在地上嚎啕大哭的工作人员,无力的叹了口气,小声埋怨道。

“相公你好讨厌啊,人家的压力明明那么大,你还和人家聊买房买车攒彩礼,你看看!都哭了吧。”

“哭起来才吓人啊!”

“你以为我傻?”

“谁让他吓唬你了。”

当韩谦和另外一个工作人员准备聊天的时候,蔡青湖拉着韩谦离开了鬼屋,他真的不适合玩这个,太破坏气氛了,韩谦撇嘴说这个游乐园有点都不刺激。

蔡青湖听此不乐意了,拉着韩谦来到跳楼机。

韩谦见此深吸了一口气,走上前坐在了上面后发现蔡青湖还站在外面,疑惑喊道。

“娘子你等啥呢?”

蔡青湖嘿嘿笑道。

“嘿嘿,相公你自己玩吧,我不敢。”

“蔡青湖你糊弄我?你给我等着!”

当跳楼机升起的时候,韩谦心里冷笑。

就这?

就这?

当下坠的一瞬间,韩谦的五官扭曲,大声喊道。

“我的妈呀!”

等韩谦回到蔡青湖的时候腿都是软的,蔡青湖蹲在韩谦的面前嘿嘿笑道。

“收拾我?来呀来呀来呀?”

韩谦抬起头眯眼笑道。

“你等晚上回酒店的,小清湖!你别嘚瑟。”

蔡青湖突然红了脸,凑近韩谦的耳朵小声道。

“我去买情趣内衣好不好呀?”

话出,韩谦瞬间就有劲了,起身拉着蔡青湖就往游乐园外面走,一边走一边道。

“收拾你还用等什么晚上是不是?走走走,滚大床去。”

蔡青湖不淑女的双手抓着韩谦的手弯着腰哈哈大笑,出门直奔酒店,开好房间准备洗澡的时候赵汉卿的电话打了过来。

“兄弟,我媳妇说在游乐场看到你了?你在盛京?”

韩谦轻声道。

“对啊!汉卿,你媳妇和哪个小伙儿去的游乐场啊?”

“滚蛋!她带我弟弟妹妹去玩的,在哪呢?出来喝点?”

“不去!陪我娘子滚大床呢。”

话出,蔡青湖在卫生间的门口露出半个身子,面容急切。

“完了,相公!我来亲戚了。”

电话那边的赵汉卿哈哈大笑。

喜欢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584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