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周前 (10-12)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很快,莱茵哈鲁特的身体周边亮起了几乎肉眼可见的魔力光芒。

在敌人,在自己的那个‘祖母’准备行动之前,莱茵哈鲁特在魔力激荡和剑气吞吐的瞬间便给自己加上了剑圣的加护、闪避的加护、驱动的加护、先制的加护、初见的加护、再临的加护和苍天的加护等,做好了基本的迎敌措施。

毕竟他知道,对面的人可是剑圣家族阿斯特雷亚家的上一代剑圣,是他的祖母,是一名极其强大的剑圣!

虽然暂时还不知道对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也不知道对方还剩下几分的实力,更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已经变得更强,但莱茵哈鲁特却只知道:他必须要全力以赴,以那种近乎朝圣一般的态度和坚定不移的决心去应对就肯定是不会有错的。

“……”

唰~!

突然,特蕾西亚·范·阿斯特雷亚开始攻击了。

没有任何的征兆,也没有跟莱茵哈鲁特说任何的废话,整个人很突兀地便化作了一道闪电,让剑尖径直朝着莱茵哈鲁特的咽喉径直刺来,一出手就是夺命的那种狠辣招式,看起来似乎是已经铁了心要他这个孙子的小命了。

“!!”

点石火光之间,莱茵哈鲁特看到了那在普通人的眼里就肯定看不到的一抹速度极快的剑尖。

‘初见的加护’发动!

如果是看得到的攻击,对手的第一次攻击必定无法命中自己。

对方名为特蕾西亚·范·阿斯特雷亚,而自己则是莱因哈鲁特·范·阿斯特雷亚,两人本就是出自同一家族,剑法也一脉相承,且还同是‘剑圣’的莱茵哈鲁特当然知道对方出的是什么招式。

所以,没有什么悬念,他轻易就看清楚了对方的剑招,并险险地让那柄刁钻狠辣且有些不近人情的长剑从他的脖颈旁险之又险地穿过并刺空。

叮!

叮!叮!

铛!

锵~!!

很快,一男一女,两个阿斯特雷亚家族的现任剑圣和前代剑圣便在北门高塔前的这块巨大但到处都是尸体和狼藉的广场上,在那条巨大的水道旁叮叮当当你来我往地大战了起来。

这一打,就是足足好几分钟并不分胜负!

不过,虽然看上去两人打得非常热闹,但是仔细看却不难发现,莱茵哈鲁特其实却并没有使出全力,招式也多是防守为主。

被人称作‘地上最强’以及号称历代最强的莱茵哈鲁特可不是浪得虚名的,他有着强大的实力,敏锐的直觉和极佳的视力,还有能将手中武器的性能发挥到极致的高超剑技,同时还具备有可以吸收大气中的魔力的特殊体质,除了某个糟心的小女孩大法师,他其实就从未真正意义上败给过任何人。

所以,由此可以猜得出来,他现在之所以大多以防守为主,就只不过是在试探他的对手而已。

黯然,哪怕他已经能隐约猜到和确定对方身上到底发生了一些什么,但他还是想亲自去弄清楚正在跟他大战且剑剑夺命的‘祖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如果不能百分百确定,不能百分百肯定,他就肯定是下不去狠手的。

“祖母……”

“真的是你吗?”

又过了几分钟,莱茵哈鲁特便有些不耐烦了。

此时,他已经基本确定了对方确实是他的祖母无疑,这一点,只从对方的容貌以及那无比熟悉的剑招上就能看得出来,那肯定是做不了假的。

但是……

对方从始至终就从未说过一句话,表情也从未变过,甚至就连双眼里的神色以及视线都不曾有过变化,就如同一具会自己动弹的尸体一般,如此种种,开始让他的那颗从看到对方的面容开始就懊悔交加的心更加刺痛异常。

与此同时,他对魔女教教徒,特别是那些有着种种权能的魔女教大罪司教就更加地憎恨了。

叮!叮!

叮~!

“……”

“祖母,如果是你,你又希望我怎么做呢?”

“我该怎么做?”

心下叹息了一声,一边从容地格挡着对方那狠辣的攻击,莱茵哈鲁特一边轻轻问着,哪怕他已经确定对方并不会回答也是一样。

“……”

沉默了一会,莱茵哈鲁特发动了‘传心的加护’,让那个可以大致了解面对的对手的思考,向指定对象传递内容的加护施加到了自己和对方的身上。

然则……

除了对方那仍旧凌厉的攻击之外,他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复!

对方的内心,竟一片空白?

在对方的脑海里,竟没有思考任何的事情,也更加没有对他的呼唤做出任何的回应,在那里,就如同一潭死水一般……

而能有那种情况的,就有且只有一种可能,那便是:对方现在,就确确实实是一具尸体!

嘭!!

锵~!

再一次一剑挡下对方的刺击并通过拍击剑刃的方式弹开了对方之后,已经基本确定了自己想要弄明白的一切后,莱茵哈鲁特终于彻底熄灭了心中的最后一丝幻想并叹息了一声。

“呵!”

“是吗?”

“我想我明白了……”

叹息过后,他那原本带着疑惑、彷徨、悲伤和不忍的阿斯特雷亚家族所特有的湛蓝色眼眸,便终于渐渐地变得坚定了起来。

“放心吧!”

“祖母……”

“我不会让魔女教的人继续亵渎你的……”

“他们一定会为此付出代价!!”

“一定!”

审判!

说着,莱茵哈鲁特发动了‘审判的加护’,然后,那双湛蓝色的眼眸便牢牢锁定住了对方的身体。

“!!”

“果然,是‘死神的加护’呢!”

“看来要速战速决了,要不然,不管是伤到了谁,祖母您想必就一定是会很愧疚的吧?”

话语刚落,已经完全摸清楚了‘祖母’的力量层次以及现在的真正状态,知道站在自己面前并跟自己战斗的不是自己真正的祖母而仅仅只是一具被魔女教的恶徒们用邪恶的魔法给控制的傀儡之后,莱茵哈鲁特终于爆发了。

“该结束了……”

下一瞬,无尽的剑气开始形成一个漩涡并以莱茵哈鲁特为中心旋转着。

庞大的魔力,开始从四周的空气中自发朝着他的身体疯狂涌来,而同时,他手里的那柄龙剑‘雷德’的剑刃也开始共鸣着微微颤抖和迸发出了让人夺目的亮光。

莱茵哈鲁特那‘地上最强’的称号可不是浪得虚名的,虽然眼前的‘祖母’确实很厉害,甚至很可能强到在这个城市里除了他以及某个小女孩之外都没人是她的对手,但是,对方毕竟已经不是剑圣,已经没有了龙剑,再加上没有了灵魂,仅仅就只是一个躯壳和以本能外加那‘死神的加护’在作战而已。

相比起来,对方跟他这个拥有四十种以上的加护,且还能获得并使用更多加护的世界的宠儿相比起来,就还是差得太多了。

所以……

箭矢的加护、光明的加护!

再一次激发了两个加护后,莱茵哈鲁特高高地举起了他的龙剑‘雷德’,准备以一招远程的光属性攻击,彻底‘了结’掉他的那个‘祖母’并让对方得以安息。

“抱歉!”

“亲爱的祖母,我必须这样做,请你原谅我……”

低声喃喃自语般叹了一句后,在对方打算不管不顾冲上来再一次跟自己展开激斗之前,莱茵哈鲁特就终于猛然将那必杀的一剑给斩了下去。

“!!”

“什么?!!”

然而,在即将真正斩下的那紧要关头,他却硬生生地止住了。

因为,这时候他发现,冷不丁的,一个鬓髪胡须皆白,面容精悍但是此时看过去却面目狰狞的笔挺身影猛地就持剑横到了他的面前,强行用身体挡住了他那眼看就要斩落的绝杀一击。

“你!!”

“你疯了吗?!”

看清楚来人的面容后,莱茵哈鲁特赶忙一边强行暂停住攻势,一边愤怒地朝着对方大声怒斥了这么一句。

“疯的是你!!!”

“孽障!!”

“你又想对我的特蕾西亚做些什么?!!”

没错,来人就正是被库珥修命令并带人前来支援这片城区的威尔海姆。

之前在远处的街道里跟那些魔女教的教徒们大战的时候,他还没有发现这里的异常,但是,等到他看到自己的那个‘战无不胜’的孙子竟然被一个魔女教的敌人给纠缠许久都没法获胜后,心下有些不解和担心的他便独自赶来查看。

可这不看不要紧,一看他就如同炸了一般,瞪圆着那满是血丝的双眼并面目可怖且不管不顾地冲了过来,并总算在最后关头险险地拦住了某个孽畜孙子的暴行。

“我没有!”

“倒是你!”

“你快醒醒吧!”

“她已经不是我的祖母了,你自己看清楚,她已经被魔女教给控制了,现在她就只是一具尸体!”

“快让开,让我彻底解救她,让她早点安息!”

看到对面的那个‘祖母’此时正朝着毫无防备的祖父后背冲来,莱茵哈鲁特赶忙一道剑气扫了过去止住了对方。

“快住手!”

“她就是特蕾西亚,是我的特蕾西亚……”

“你这个孽畜!!!”

急切间,看到自己那魂牵梦绕的妻子竟再一次被自己的孙子给一剑逼退,生怕对方受伤的威尔海姆顾不得去多想其它,竟反倒怒吼着持剑朝着莱茵哈鲁特冲了过来准备拼命。

铛!!!

“?!”

“你真的疯了吗?!”

虽然看似轻松地挡下了对方那拼尽全力的一击,但在对方的全力之下,莱茵哈鲁特就还是不得不被巨力迫得倒退了几十步。

“这里危险!”

“你快让开,清醒一点啊老爷子,她已经不是我的祖母了,她已经死了,死了十几年了!”

“现在,她只是一具被魔女教控制的躯壳!!”

“让我去了结这一切!”

“求你了!!!”

但即便如此,莱茵哈鲁特还是不敢发作,只能暗自焦急且又悲愤地咬牙向对方解释规劝着,想要自己的那个发疯一般的祖父赶紧让开,趁着自己凝聚的剑气和绝杀一击还没有溃散掉之前赶紧了结这里的一切。

“不!”

“你休想再伤害她!”

“休想!!”

此时,威尔海姆的双眼里满是血色,表情也尽是疯狂。

然而……

当他缓缓转身看向那个正无声站起来并用略微僵硬的步伐重新一步步朝着他走来的红发女人时,脸上的表情却在瞬间变换成了那无尽的柔情、怜惜和发自内心的痴迷笑容。

“特蕾西亚……”

“我的特蕾西亚……”

“真的是你吗?”

威尔海姆放下了他的长剑,并深情地呼唤着对方的那个名字。

他看到了,对方确实是他的妻子,而且竟然跟以前一样美丽,看起来不过三四十岁的样子?

只是……

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对方身上的衣服竟是那么地残破,看起来好久都没有换洗过的样子,想必,这段时间对方就一定是受了不少的苦吧?

不过不要紧,现在他来了,他已经找到她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坚信,一定会的。

“你自己看清楚!”

“她已经死了!”

“她的身上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没有魔力,没有心跳,活人该有的她统统都没有!!”

“醒醒吧!!”

“跟安娜塔西亚她们碰到的八臂刀客一样,她现在就是一个被魔女教控

学长往下边塞冰棒作文 下面痒为什么做完就不痒

制的躯壳!”

“快让开!!”

看到自己的‘祖母’正一步步朝着自己的祖父威尔海姆走去,虽然自己跟对方的关系一直都很恶劣,但是,莱茵哈鲁特就仍旧不得不焦急地大声解释着,想让对方赶紧让开。

“不!”

“她就是我的特蕾西亚!”

“你要再想伤她……”

“除非,你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

痴迷地看了一会后,糟老头子威尔海姆便缓缓地转过身来,再一次对莱茵哈鲁特戒持剑凝神备着,脸上全是狰狞和疯狂的表情。

但是,殊不知,他在将毫无防备的后背露给了他那魂牵梦绕的‘妻子’时,对方手里的那柄有些锈了的长剑却正被缓缓地举起。

“……”

看着自己祖父那通红的双眼、狰狞的表情和脸颊上的泪痕,再看看对方那坚决的态度,以及对方身后那个正面无表情地一步步向前走着,且还正抬手准备着某个剑招的‘祖母’,莱茵哈鲁特便知道,他现在必须做出选择,他必须快刀斩乱麻,否则,今天的这件事情等待他的,就只能是一个更加可悲的结局。

“我会的!”

“抱歉……”

“我必须那么做,如果是祖母,她也肯定不会希望她伤到你的……”

在说话的同时,‘云的加护’在莱茵哈鲁特身上亮起,让他整个人如同失去了重力一般缓缓悬浮飞了起来直到半空中。

接着,他手里那致命一斩,便狠狠地在他的那‘祖母’朝着祖父的后背刺去的瞬间猛地斩落下去!

“不!!!”

怒吼着的威尔海姆愤然反击,想要凭自己的本事努力去挡住那道发出强光的剑气斩。

然而……

龙剑‘雷德’的发出的光芒闪耀着这一片地方的同时,那石破天惊的一击却离奇地没有伤害到他这个糟老头子的身体,而是透过他狠狠地撞到了他身后的那个红发长裙女人的身上。

然后,那个红发女人便如遭雷殛一般,整个人微微瞪圆了眼睛后高高地飞起,无尽的亮光在那女人的身体内迸射而出。

紧接着,等到亮光渐渐散去,毫发无损的对方却如同一具失去了牵线的木偶一般,在丢开手里的长剑的同时颓然摔落下来。

“不!!!”

撕心裂肺的声音响起,威尔海姆不管不顾地朝着那女人冲了过去。

“……”

而此时,莱茵哈鲁特也收起了龙剑,面无表情地从空中缓缓降落地面,同时也将身上所有的剑气以及加护都给撤销掉

学长往下边塞冰棒作文 下面痒为什么做完就不痒

了。

刚刚他那一招,无伤,但是却致命,足够抹消那具躯壳里的一切!

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虽然没有怎么费力就胜利了,可他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相反,此时此刻,他的心里满满的全是沉重,是那种难以言喻的悲戚和复杂的情感。

“不!!!”

那个苍老的身体扑倒在远处,很快,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响了起来。

“……”

“我没有做错,这就是她所期望的……”

“我没有做错……”

莱茵哈鲁特冷漠地一步步走过去。

然后,在那个涕流满面且咬牙切齿的老者正打算抓起祖母的剑回头跟他拼命时,他却先对方一步,抬手一个手剑,就狠狠地砸到了威尔海姆的脖颈上,让对方没有来得及反应两眼一翻,扑倒在了那具红色长发的女人尸体身上。

……

“啊!!”

“好、好厉害!”

在北门这边看似尘埃落定的时候,正在跟某个糟心的小女孩观看着‘现场直播’的双胞胎小女仆雷姆这时终于忍不住掩着嘴唇惊呼了一声。

“好强!”

“那就是他的真正实力?”

“这……”

看着看着,看到那个剑圣竟然有那么厉害,想想对方跟敌人激斗十几分钟且还游刃有余的样子,再想想两天前的那天晚上对方被她的小主人用桌腿一顿毒打的凄惨模样,雷姆简直有些不敢相信那竟是同一个人。

“……”

“主、主人,要是当时他那天晚上有机会去用那招的话,您有几层胜算?”

所以,想了又想,有些想不通的雷姆终于忍不住,用好奇的语气,朝着她身边的那个已经开始看向别的画面,完全没有将刚刚北门高塔下的战斗给放在心上的安妮主人怯怯地问道。

“唔嗯……”

(๑˙ー˙๑)

“没有喔!”

(。ӧ◡ӧ。)

在雷姆以为,她的安妮主人会说某个数字的时候,某糟心的小女孩却撇撇嘴,如此这般这般说道。

“啊?”

“没有是多少?”

雷姆没反应过来。

“没有就是一点机会都没有哦!”

(*^▽^*)

“就是无限永远等同于零的那种,应该差不多吧?”

(*๓´ꌂ`๓)

“总之,那家伙还是太弱了。”

³(ˆ⌣ˆc)

反正安妮知道的,那个莱茵哈鲁特,对方能不能赢她,则完全看她的心情,跟对方的实力完全没有哪怕一丁点的关系!

要是对方找来好吃好喝的把她给哄高兴了的话,她勉勉强强装个样子让他赢了又能怎样?

而要是她心情不好的话,来一万个剑圣也都逃不过她的一顿毒打!

(……)

(● ̄㉨ ̄●)

——————————

(๑•ᴗ•๑)♡求月票

喜欢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5871.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