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5-31)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为什么?

明明是同胞,大家也没有什么利益之争,还是熟人,为什么要联合外人来残害他们?

饱受摧残的人,都想求个答案。

哪怕那个答案会令人痛彻心扉,他们也想听罪魁祸首亲口说出来。

嘴里塞着布团的女青年,惊恐得以后背死抵着板壁,只一个劲儿地摇头否认。

不能承认。

承认可能会被打死。

男男女女们受了十几天痛苦的人质日子,心里充满了无尽的怨恨,知道她是帮凶,哪可能放过她。

明白承认的下场,女青年坚决否认,只要她不承认,怀疑只是怀疑。

“你们这么长时间难道都没发现她与你们不一样吗?”

乐韵又抛出一个疑点:“你们看你们一个个因为一天只吃一点点的东西,都瘦得快脱相,个个都有浓浓的黑眼睛,人人一脸菜色。

你看她除了头发油腻,衣服没换,脸上有点脏,身上有汗味儿之外,并没有其他难闻的味道,气色也挺好。

如果再细看绑着的绳子,你们手中脚上的绳子几乎要勒进肉里去,绑她的绳子很松,她的手脚都能活动。”

不说不知道,蒙面女侠一说,在场男女们细看女青年,果然发现女青年们和他们大不相同。

他们因为一天只允许上一次厕所,其他时间憋不住漏了就漏在身上,个个又脏又臭。

而女青年的衣服除了沾了些许泥浆和汗,并不臭,她看着是比初被抓时瘦了一点点,她的气色比他们好了十倍不止。

男女们盯着女青年,心里的愤怒越来越浓,手背、太阳穴的青筋一鼓一动地跳动。

乐韵又抛下一个重磅炸弹:“你们中的人每次被单独带出去是受非人的折磨,她因为是八石家族的内奸,她还有用,所以每次被单独带出去都是给她吃东西和睡觉。”

“啊-”与母亲一起被挟持的青年,再也控制不住,愤怒之下爬了起来,,冲到绑着手脚的女青年面前,一把抓住她的头发,一手扇耳光。

“你个下三烂的贱货,你个猪狗不如的东西,你他N的就那么欠骑……”他气怒交加,打耳光的力道一下比一下重。

恨,他恨!

因为贱货,害得他的母亲遭人凌辱,就连他和在场的青年男性也没能幸免被暴了后门。

那样的耻辱,这一生都不可能忘记。

这一切,都是贱人害得!

“贱人,你有什么脸活着!”青年扇了贱货几巴掌,双目红赤,狠狠地踢打叛徒。

最初只有他一个人动手,转而,一家仨口的夫妻俩也冲了过去,也对女青年拳打脚踢。

他们的孩子被挟持后也成了绑匪们的狎玩对象,每次被单独带出去送回来时都是一身青紫,后庭血迹斑斑。

孩子才十一岁就遭了非人待遇,肯定会因此留有阴影。

夫妻俩恨意交加,拿出了所有的力气,对着女青年拳打脚踢。

原本的母女组合呆了呆也冲了过去,对着罪魁祸首发泄怒火。

其他几人也恨不得将女青年大缷八块,却还是控制住了。

女强人看着那边,死死咬着了牙关,还是挤出一句劝人的话:“再恨她也注意一下分寸,莫把人打死了。”

愤怒中的几人下意识地扭头,看到蒙面女侠望着自己,手脚一缓,朝后退开了几步,看看某个人有没死。

被暴揍了一顿的女青年,翻倒在地辗转打滚。

一个人拔掉了女青年嘴里的布团。

女青年嘴里发出呜咽声:“不是我不是我,我没有……”

一个青年一把抓住女青年的头发把她提起来,拖着她走向大家。

坐着的众人往两边让了一下。

青年将某个叛徒提到蒙面女侠面前,与另一个青年将人按得跪坐在地,让她面对女侠。

“李丹薇,是吧?”乐韵看着被揍得鼻青脸肿的女青年,没有丝毫心软,出卖同胞的人,万死难绺其罪。

被蒙面女性一口叫出名字,李丹微瞳孔骤然一缩,下意识的就摇头。

“对,她是叫李丹薇。”女强人心跳顿了顿,加以肯定:“姑娘,我可以拿人头作证,她叫李丹薇。”

“我知道,我审问过了绑匪,你们知道的我都知道,你们不知道的我也知道。”乐韵平静地冲几人点点头:“我还知道李丹薇的父母亲名字,她母亲叫沐兰香,她父亲叫李伟宏。

她还有个弟弟,因为出生在端午那一天,就叫李端午,今年十三岁。她家在密支那市有房子,做的是收购原石再转手的生意,在孟拱X街有个收购原石的铺面。

她爷奶也健在,还有个叔叔,她爷奶和叔叔居瑞市X街,开了个铺面经营翡翠原石。”

一干人望向蒙面女侠的目光充满惊愕,女侠她对李丹薇家真的很了解,连她家有几口人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众人对女侠只有敬重女侠之前只让他们说说被挟持前和被挟持当到的情况,没让他们自报家门和自我介绍。

女侠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不让他们当众自报家门,是为他们保留最后的一份尊严,让他们不用担心有人知道自己是谁将来汇漏自己的隐私,待事情过了,大家各奔西东,从此忘记过往,开启新的生活。

明白蒙面女侠的良苦用心,大家心中感激,对于害自

被同桌摸出水来了好爽全文在线阅读

己的罪魁祸首自然没有半分好感,认识李丹薇的人纷纷作证。

“我没有,我没有出卖同胞……我不认识什么八石家族的人……”自己家的老底都被翻出来,李丹薇拼命否认以声音壮声势。

“是么,那么说来八石家族中的昂登丁仪不是你男朋友,我抓了八石家族的人,对方提出谈判要求,愿意用翡翠石赎回他们家的几个人和你,你竟然不认识他,我自然不会让他们赎你。

你出卖同胞害死了来救你的战士,我会将你带回国,你会受到应有的惩罚。”

“不,我认识昂登丁仪,我是昂登丁仪的未婚妻,我是缅国人,你没权利私自带走我。”

李丹薇听说昂登丁仪家族提出了人质交换,惊喜地挺直了腰杆,与蒙面女对峙,她是貌昂登丁仪的女友,有翡翠大亨家族庇护,谁也无权带走她。

女强人以看傻子般的眼神看着李丹薇。

“哦,对了,我刚才只是骗你的,我抓了八石家族的人没错,实际上我没准备与八石家族谈判。

欺我华夏者,虽远必诛,八石家族欺我同胞,我只会直接杀上八石家族让他们血债血偿。”

“你……你敢骗我……”霍然明白被诓骗套了话,李丹薇气极败坏,下意识的想跳起来撞向蒙面女。

“给老子安静点!”为母亲出气的男青年,看到某个贱人还想搞事,一巴掌将臭女人扇翻在地,又抓着她的头发让她坐起来。

李丹薇摔倒在地,磕得下巴骨发出“咔嗒”声,她痛得眼泪都出来了,被提得坐起来,痛得直哭。

女强人等人以高山仰止的眼神看向蒙面女侠,他们没与八石家族打交道,但做翡翠珠宝生意的,可以不知道翡翠原石产地一共有多少个场口,却不能不先了解当地的形势与各大势力。

不了解各方势力,哪天犯了忌得罪了那一方势力,以后别想在缅国从事翡翠行业,因为各个翡翠商根本不敢给你供货。

但凡做翡翠珠宝生意或在密支那、瓦城混饭吃的人,多多少少都知道些道上的事,八石家族是翡翠产地帕岗场区的主宰之一,掌控着整个帕岗场区五分之二的场口。

八石家族的势力非常大,是翡翠场区赫赫有名的黑帮之—,也是缅国有名的黑帮。

好在缅国帮派虽多,私下争夺激烈,明面上不会动非帮派人员,也不会动那些遵守行规的外来商旅。

蒙面女侠对八石家族不屑一顾,是何等的好气魄!

“姑娘,我……想亲手弄死这个贱人,可以吗?”三口之家的母亲,表情痛苦:“这个贱人害了我的孩子!我别无所求,只想亲手弄死她,哪怕弄死了她以命偿命都行。”

“不值得。”乐韵摇头:“她烂人一个贱命一条,死了就死了,没什么可惜的。可你不同,你还有家人,你有孩子,还有长远的未来,你的孩子已经遭受了不幸,你难道还让你的孩子再次承受失去母亲的痛苦?

自己的孩子自己保护,自己的孩子自己疼爱,你死了,谁能保证会有另一个女人会像你一样疼爱你的孩子会如你一样保护你的孩子?

弄死一个贱人很容易,可你为一个贱人双手染血,或许,因为情有可原,你不用偿命只会坐十几年牢。

你余生肯定不后悔,可万别人会怎么看待你的孩子?没有经历过你的痛苦的人,只会骂你是杀人犯,骂你孩子是杀人犯的崽。

杀她,不值得,为她一条贱命赔上你自己,更不值得。

我也没准备放过她,但我不会亲自动手,我把她留给八石家族。

她给八石家族当走狗,参与了绑架计划,她活着就是证明八石家族为了利益绑架了商人的最好证据,也有可能成为对手们攻诈八石家族的借用口,八石家族为了利益名声,绝不会允许她活在世上,。

我打算将她和你们一起送去瓦城交给天朝驻缅的大使馆,大使馆会出面处理你们被挟持的后继事宜。

你们也假装不知道她是八石家族的内奸,脱险之后什么都不要做,无论是我方或者是缅方官方问你们,你们按照你们之前对说的那样照实回答就可以了。

我会去一趟八石家族给他们一个教训,同时让八石家族知道是李丹薇后悔了,她最终选择了与我方合方,背叛了他们。

八石家族的人知道了真相,必定会以最快的速度行动,她的死期已经不远,让她死在八石家族的手中,也算是满足了她的愿意,让她生为某人的人死是某人手里的鬼。”

“不,不可以……你不能那么做……不关我的事,是昂登丁仪让我那么做的,我没有出卖同胞,你不是来救人的吗,怎么可以把自己的同胞送给他人践踏……”

李丹薇吓得尖叫,这个人太恶毒了,如果这个人去了八石家族报复搞事,哪怕昂登丁仪知道她没有背叛,仍然宁可错杀也不会放过她,就算要她死也不会让她死得痛快。

“在我眼里,你只是个卖国贼,不是我的同胞。”不是自己的同胞,生死与她何干?卖国贼落在别人的手里会不会好死,谁关心啊。

李丹薇表情扭曲:“你是华夏国人,你是救援团的人,你要出卖自己的同胞?”

“错了,我之前就说过我不是军人,也不是救援团的成员。”

乐韵望向其他人:“除了李丹薇之外的诸位,麻烦你们背过身,闭上眼睛几分钟,我与李丹薇单独面对面的聊点事。”

女强人与同患难的难友们对视了一眼,点点头:“好。”

一干人转过身,三口之家的夫妻俩也抱起孩子转过身,然后闭上眼睛。

抓着李丹薇的青年背过了身,仍然一手薅着女青年的头发不让她乱动。

李丹薇不知道对面的女人要做什么,惊恐得发抖。

其他背过了身,乐韵拉开包头的黑纱,再拉掉了蒙住面的黑色面巾,露出面孔:“看清楚这张脸了吗?有什么不明白的,下了地狱之后找阎王爷去问问。”

蒙面女拉下了黑面巾,露出一张粉嫩如玉的脸。

看着稚嫩得不到十岁小孩面孔的脸,总感觉那张脸十分熟悉,李丹薇心慌得厉害,声音发颤:“你是谁?!你究竟是谁?”

“看着我这张脸是不是觉得有点熟悉?我相信八石家族的首脑们只要没有笨死,应该有把我列入不可得罪的人名单之列。

毕竟八石家族首脑之一的吴刚,他曾经就在我手里吃过大亏,但凡他们不蠢,都知道我是他们招惹不起的存在。帮派内部之争顶多死一些底层的小虾米,惹急了我,会有灭族灭帮之危。”

乐韵很满意效果,笑咪咪地指指脸,让对方记得清晰一些:“你一定要记牢这张脸,这是终结你人生的正义之剑,你记住了下了地狱也许还有机会找阎王爷告状

被同桌摸出水来了好爽全文在线阅读

。”

喜欢军王猎妻:魔眼小神医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3313.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