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周前 (06-07)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韩谦开车被两个车队夹在中间,想要在村子里打猎基本不可能,要前往远处的深山,大概开车要走三十公里的路,韩谦看着扔在副驾驶麻醉步枪,这两个家伙有这么好心?

大约开了三四十公里,前面带路的巡航舰停车了,下车后韩谦才发现天空飘落了雪花。

刚下车,柳笙歌的人就开始搭建帐篷,点火取暖,韩谦是真不明白这些个家伙是怎么想的。

热乎乎的被窝不舒服么?大冬天跑出来受罪干嘛,韩谦蹲在火堆前烤着火,斜视眼前的两个家伙,皱眉道。

“你们俩是狗皮膏药?没我不能活了?我要不是担心你俩在我爸妈面前瞎咧咧,你们爱上哪上哪去。”

柳笙歌笑笑不语,林纵横咬牙瞪着韩谦恶狠狠道。

“你以为我想看你?我恨不得一枪给你毙了,我他妈才知道你和小暖离婚了。”

韩谦斜视林纵横,皱眉道。

“咋地?羡慕啊?”

话音落,林纵横端起手里的步枪对准了韩谦的脑门,韩谦则是抓住了火堆里的一个火把,两人见面剑拔弩张,相互看不瞬间,那场晚会上的‘友好’全部都是装出来的,现在没有外人,也没必要在带着面具说话。

柳笙歌坐在小椅子上擦拭着手里的步枪,嗤笑道。

“有火气一会进了山在玩,别在这儿耍威风,林纵横你可以带两个保镖,我担心你被韩谦在山里弄死。”

林纵横嘴角露出鄙夷,没有开口,而是把枪丢给了保镖,韩谦挑眉看着柳笙歌,皱眉道。

“我看是你想进山干掉我们俩吧。”

柳笙歌呵呵一笑,没有反驳。

冬天的天黑的很快,在加上阴天下雪,天很快就黑了,林纵横和柳笙歌都准备了进山的装备,雪地靴,夜视仪,麻醉步枪和腰间的短刀,轮到韩谦这边他只有一把麻醉枪,韩谦蹲在火堆旁淡淡道。

“你们俩去吧,我在这人等你们的好消息,我可以给你们烤。”

林纵横撇了撇嘴,先带人进了山,柳笙歌站在原地端起枪瞄准了林纵横的背影,用嘴模仿了一声枪响,随后转身看向韩谦,笑道。

“真不进去玩会?”

韩谦果断摇头。

“不去。”

柳笙歌呵呵一笑,拎着枪走进了深山。

打猎原本就是一个危险且被严令禁止的事情,但这只不过是针对一些平民百姓,以柳笙歌和林纵横两人的关系网以及财力,他们完全可以包下这座山头,所有的猎物可以变成他们所饲养的宠物,变成私人财产。

哪有那么多道理可讲。

不久后韩谦单手握着一把短刀,另一只手拎着麻醉步枪一步一步的后退,他的身后是林纵横和柳笙歌消失深山,他被包围了,林纵横保镖助理抱怀站在不远处的火堆前烤着火。

那个很像叶芝的女助理扶了扶眼镜,轻声道。

“韩少,我劝您还是进山的好,我身后的十几个兄弟也想进山去玩玩,可惜柳少不让他们去,万一忍不住对韩少做了些伤害您的事情,小女子也拦不住他们。”

韩谦眯着眼看着女助理,讥讽道。

“你应该要谢谢我,不然你没机会在柳太监身边做助理的。”

助理冷笑回道。

“所以我在劝韩少进山,进山您才安全一些,小女子是否是那知书达理,感恩图报的人儿?”

“法治社会,你们对我动手是犯法的。”

“嗯··方圆百里没有一个监控,三十里内没有一户人家。”

“臭娘们,总有一天我让叶芝给你挂树上抽你鞭子。”

“呵呵。”

这娘们发出一声冷笑,她身后的十几个魁梧汉子似乎是接到了命令一般,手持棍棒走上前,韩谦见此再次后退,一直未曾开口的林家人开口了。

“韩少,我代表林家请您进山保护我家少爷,只要我家少爷能安稳归来,必有重谢,至于这些人,我们可以帮您拦下,请您进山吧。”

三伙人,只有韩谦是单枪匹马,剩下两方的人数都将近了二十,与此同时韩谦也知道了一件事情。

柳笙歌可能要杀林纵横,后者差不多也是这个意思。

拉他过来背锅。

那助理娘们说的话难听,逼迫韩谦进山,林家人嘴上说的好听,话语中的威胁不比这臭娘们差不了多少,韩谦咬牙怒视几个家伙。

“我警告你们,别去招惹我的家人!不然冯伦和崔礼会亲自挨家挨户的拜访。”

话落韩谦转身大步消失在了黑暗之中,他想找个地方藏起来,柳貂寺和林乌龟哪个死了对他的都与很大的利益,当韩谦准备朝着反方向走的时候他突然停下了脚步。

不对!两人是大张旗鼓在他的家门口集合,只要有一人出现了意外,韩谦就逃脱不了关系,这俩孙子脑子里的想法是一样的,一箭双雕。

例如林纵横,不论是韩谦和柳笙歌死,死掉那一方的家人都不会放过对方。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韩谦和柳笙歌有仇,和林纵横也有仇,但柳貂寺和林乌龟没仇,在林孟德的生日会上,这俩家伙就没分开过,有说有笑,一股相见恨晚的意思。

“我就草他们俩姥姥了。”

韩谦转身折返,

营地,女助理端着平板看着上面移动的一个红点,她在监事着韩谦的行动,她轻声道。

“你们说,他真的和冯伦关系很近?”

走进山的韩谦越想越不对劲,这俩孙子不能死,但是他们敢让韩谦死啊,不是韩谦自负,而是他有自信,只要他死了,温暖和燕青青就失去了一个智囊,在厚脸皮一点,她们可能就没有了竞争的欲望,这俩家伙也希望温暖,钱玲,燕青青去报复对方。

现在韩谦真想给这俩孙子崩了。

此时他还不知道,盯着他位置的人不只有那个助理一个人,林家人营地领头人坐在帐篷里看着电脑。

枪是

翁熄乱叫小说全文

柳笙歌的,可刀是林纵横的啊。

韩谦背靠一颗大树下休息,飘落的雪花很快掩盖了地面上的脚印,韩谦不敢大意,在这个物资缺乏的季节里,所有的食肉动物都具有工具性,而且韩谦不知道这个山里面到底有什么,拿出诺基亚,韩谦脸色变得十分阴沉。

一格信号都没有。

现在韩谦也不知道去哪里找这俩家伙,到底去不去让他很纠结,韩谦深吸了一口气,转过身俯身去拿地上的麻醉枪,抬起头的一瞬间,眼前出现了一只黄皮子的脸,很近很近,韩谦能嗅到它那张开嘴里散发的气味,韩谦被吓出了一身冷汗,随即大怒,伸出手抓住黄脾气的脖子甩了出去。

尼玛的。

老子的命都不一定能不能保得住,你还过来吓唬我?

韩谦站起身刚走出一步,发现这只黄皮子竟然朝着他冲了过来,韩谦大怒。

下一秒,麻醉步枪的枪头对准了黄皮子的脑门,这个小东西似

翁熄乱叫小说全文

乎是知道这玩意的厉害,愣神了几秒钟后转身就跑。

看着逃走的黄皮子,韩谦的心里犯膈应了。

这玩意一直都是民间传说的里面的常客,就在这时,韩谦听到了山林中传出了一声野猪的嘶鸣,距离很近很近,韩谦拎着麻醉枪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疾驰而去。

这俩家伙拿的真的是麻醉将?

麻醉枪会让野猪发出这种哀嚎嘶鸣?

韩谦的后背泛起冷意,难道刚才那只黄皮子是来阻拦自己过去的?疾驰的韩谦小声嘀咕。

“不能吧,这玩意这么邪乎?”

喜欢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3445.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