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月前 (06-07)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很快,那名上交画像的太监就被拎到了北夏皇跟前,两腿一软就跪了下去。 北夏皇厉声问:“这幅画像你究竟从何而来,还不如实招来!”

太监畏畏缩缩地磕头道:“皇上饶命!皇上饶命!这画是大皇子书房的私藏之物,奴才,奴才只是洒扫的时候偶然发现的!”

他语无伦次地又道:“大皇子殿下常念叨……平日里不止一次念

你尾巴戳到我了全文加番外篇无删减全文阅读

叨起楚君……奴才私下里听见他说……”

北夏皇道:“他说的什么!”

太监哆哆嗦嗦道:“大皇子说……说楚君貌美……瑞王好福气……奴才便偷偷瞧见他靠着画像排遣……”

大皇子昏头昏脑,虚弱又痛苦地辩驳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

太监道:“皇上饶命,奴才绝不敢欺瞒!”

北夏皇再看向大皇子时眼里充满了厌恶愤怒之色,道:“你这混账畜生!竟生出这等龌鹾心思!”

“来人!”北夏皇令左右道,“先将这畜生打入大牢,听候发落!”

“父皇……我冤枉……”大皇子想辩解,可惜却没那清晰的思维逻辑,北夏皇也不再给他机会。

侍卫上前来,左右将他押了就走。

众臣心思各异,在场的大多都是今日随二皇子一道去码头的朝党,只冷眼旁观就够了,万不会在这个时候横插一脚。

也有少数随后赶来的一些大臣是一心辅佐大皇子的,眼下这情况,即便想求情也是火上浇油。

“皇上,臣以为……”

想为大皇子辩说两句的朝臣,刚开了这口,北夏皇眼神扫来,其同僚立刻扯扯这位大臣的官袍袖摆,示意他及时打住。

真要是说下去,恐怕也得获罪了。眼下绝不是个求情的好时候。

北夏皇道:“谁敢为那畜生说项,便跟那畜生一道滚去大牢里蹲着!”

大臣们这才无人再敢站出来了。

今晚这事闹得乌烟瘴气,随后北夏大臣们及侍卫都退去了,宫宴也就此取消。

这闹哄哄的宫院里才就此安静下来。

北夏皇在院中稍稍停留了一会儿,看了看这一家三口,目光最终落在沈娴身上,顿了顿生硬道:“那畜生有没有把你怎么样?”

沈娴愣了愣,随即看了看这满院的楚侍卫,道:“皇上多虑了,这里这么多人,还不至于那么不中用。”

北夏皇不再多说什么,拂袖就转身大步离去。

沈娴冲着他背影道:“大皇子的情况,皇上还是请位太医稳住较好。”

北夏皇头也不回道:“这些岂用得着你管!”

他在回自己寝宫的路上,已然命人去叫太医到大皇子的牢里去,先保住他的狗命。随即又命自己的人前往大牢,等大皇子清醒了以后听听他怎么说。

这宫院里,苏羡让楚侍卫彻彻底底地排查一遍,然后重新安排值守各处。

沈娴问苏羡道:“今晚有人闯入,你去可有什么收获?”

苏羡

你尾巴戳到我了全文加番外篇无删减全文阅读

摇了摇头道:“他们即来即去,目的应该就是搅乱和引开这里的护卫。是儿子大意了。”

沈娴道:“对方有备而来,防不胜防也正常。”

苏折看了看苏羡,道:“我说过让你陪着你娘,有人闯入时你与她分开了?”

苏羡也没多解释半句,掀了掀衣角就径直在苏折面前跪下了,道:“是儿子之过,请爹责罚。”

沈娴道:“苏折,这可不能怪阿羡啊,我身边有暗卫,且院里还有来来,来来一个顶十个,好使得很。”

来来约莫是听到在说它似的,从花丛里冒出半个头来。

沈娴又道:“何况这闯入的人非寻常贼子,若是能抓住一两个审审也好,所以是我让他去的。”

苏折看着苏羡淡淡道:“所以最后你一个也没抓住?”

苏羡道:“是儿子无能。”

来来骨碌碌地望着跪在地上的苏羡,有点眼巴巴的样子,但又不敢爬出来。

虽然平时苏折或教或训儿子的时候,沈娴几乎从不插手干预,可此时她心里不忍,挽过苏折的手臂,牵他的手,安抚道:“我也无事,你别生气。气坏了身子,还不是便宜了别人。

“这事确实不是阿羡的错,也不是他无能,对方本来就是预谋行事,闯进来引起注意立马就跑,抓不住也正常。我看我们还是回房里从长计议吧,阿羡你也起来早点回去睡。”

苏折没松口,苏羡便直挺挺地跪着动也不动。

沈娴看了看父子俩,道:“我现在是不是叫不动你俩了?算了算了,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是管不住你们了,我进去睡觉行了吧。”

说着她就转身准备回房,却假意踩了一下自己的裙角,“哎呀”一声,跌了去。

只是苏折也不会让她真跌,眉梢微动,下一瞬径直将她拽入怀来,拦腰抱起。

苏羡目不斜视,他爹抱着他娘就站在他跟前,也不忘再说教他两句道:“凡事有个轻重缓急,弄清楚何轻何重,才不会因小失大、得不偿失。”

苏羡应道:“儿子明白了,儿子谨记于心。”

经此一事,往后他也就明白了,在权衡计量一件事的时候,会先计较什么是他的底线,他的所有得失都不能越过这条底线。

苏折道:“起来吧。”

说罢,他就抱着沈娴转身回房了。

沈娴攀着他的肩膀,不忘对廊下正起身的苏羡道:“阿羡,别忘了给来来加肉啊。”

苏折一脚踏进屋里便抬起脚后跟关了房门。

苏羡看了一眼那房门,虽然她娘身边有暗卫,院里还有来来,但他也深知自己今日是犯了一个错误,中了对方的调虎离山之计。

来来从花丛里爬出来,到苏羡的脚边,巴巴地望着他,像是在安慰他,又像是在问他讨要吃的。

苏羡低头看它一眼,道:“随我来。”

于是来来就跟着苏羡,苏羡带它加餐去了。

喜欢千秋我为凰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3452.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