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周前 (06-08)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你给我住手!”冯殃惊怒,不必问也知道她想做什么了!她不是要杀她,而是要以此来确认什么!

那确认什么?

还用得着猜吗?!

这世上知道她秘密的除了殷承祉便只有那个人了!

连辛!

真不愧是一心一意不让她日子好过!消失了那般久一冒出来便给她送了这样的大礼!

叶晨曦却并未住手,她为何要住手?凭什么住手?如何能住手?是!这并不是她的计划,她不应该这样直接的直白地将事情摊开的,她为何这般愚蠢地这样做?她应该暗中查探应该仔细试探应该藏在暗处找准时机才一击即中!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将自己陷入了被动状态,她完全可以隐身暗处,将自己想要知道的一切都调查清楚,然后,有仇报仇,欠债还债!可她还是这样做了,在最不恰当的时候,用最不合适的方式,将自己回来的目的摊开在了她的面前!她怎么能就此住手?她如何能不得到想要的答案!?

室内温暖如春,哪怕在深冬之中亦不需要穿着太多,那上好的绫罗绸缎很快便随着裂口而别撕开了,匕首完全刺了进去又拔了出来的伤口处并未流出了太多的血,甚至并未给她带来丝毫的痛苦!

她最终还是未曾能够亲眼确认伤口到底如何,可答案已然明了了,她是大夫,很不错的大夫,就算是叶家那些自幼学医的表哥表弟们也及不上她!那样的伤势哪怕并未刺进了脏器,可也不可能只有这么点血,更不可

一篇古早狗血虐文全文在线阅读

能一点痛苦也没给她带来!她甚至连脸色都没有变一下!就好像那一刀压根儿就没有刺中了似得!

“你若是不信,不如亲自去刺她一刀,然后亲眼看看要是如何迅速痊愈,痊愈到了一点痕迹都不会留下……”

“她拥有不死之身……”

“她不老不死不伤不灭……”

“你可以亲自去确认一下……”

耳边,又响起了那个女人荒诞到了极致的话语,她自然不信,怎么会信?她叶晨曦虽然不是什么聪明的人,可也不至于蠢钝到去相信这样的事情,还是从她的杀父杀母仇人口中说出来的!她怎么可能相信?!

可是——

“而她的血,也能够让人迅速痊愈!只要还有一口气,再重的伤都能够治得好!”

“你就是证据!”

“你的心疾是从娘胎里面带来的,发育不全导致的心疾即便是数千年之后的未来再先进

一篇古早狗血虐文全文在线阅读

的技术也不可能完全康复,更何况是现在?”

“你能活下来,就是喝了她的血!”

“她救了你,但却没救你父亲!……她明明可以救你父亲的,可最后却没有救,她就这么眼珠子地看着你父亲伤重而死,然后,再在你面前假仁假义地施舍关心!”

“冯殃有一个癖好,便是喜欢收集那些孤苦无依被逼入绝境的孩子,她称之为养娃娃……”

“一个不知道活了多久的老不死,靠着这样的癖好感受被人需要被人感激的满足感,等腻了便冷眼看着一个个的走向毁灭……”

“她亲手杀了所有养大的娃娃……”

“更不要说,你们所有人的悲剧全都是她一手造成的!”

“我之所以出现在这里,之所以出现在你父母的门口,就是因为冯殃!就是她一手导致的!而你,却将她当成了恩人!”

叶晨曦不信什么长生不死也不信什么假仁假义更不信从仇人嘴里说出来明显就是挑拨离间的话,可是,她不能不听她说的原本她的父亲可以活下来的话!

她爹原本是可以活下来的!

而因为她的夫子姐姐,她最敬爱的夫子姐姐,她最信任的夫子姐姐,她将其视作活下去指路明灯,充满了无数的感激以及羞愧的夫子姐姐,见死不救,眼睁睁地看着爹死在了她的面前!

她想要知道是不是真的,她想要知道真相,她疯狂地想要知道!哪怕这是出自分明是不安好心之人的嘴里,她也还是疯了一样要去寻求答案。

所以她来了。

一路上的煎熬,无数的揣测后又推翻,推翻了又重新怀疑,无数的不眠之夜,她终于回来了,终于见到她了。

在那一刻,她心中已然是信了。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就信了,可就是信了啊!

她不老不死不伤不灭……

眼前的那一张脸,不就是不老吗?

她怎么就从未发现过,自己在一天一天地长大,所有人都在变,哪怕是殷承祉也长大了,而她,却始终没有变化,十几年前并不清晰的记忆在那一刻清晰的可怕,那一张脸,与当年她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有什么不一样?

那一刻,她要发疯了,几乎控制不住自己。

不过就算当时控制住了又如何?不过是晚了些许罢了,如今,不也是一样的结果?她终究还是控制不住,什么谋划,什么计策,全都抛九霄云外了。而她陷入到了疯狂中,满腔的愤怒和绝望,以近乎玉石俱焚的决绝,寻求而来的答案却又只是在证明了她的愚蠢她的天真!她苦苦煎熬最终以为熬出头了最终成了一个笑话,天大的笑话!

“啊——”

她歇斯底里地地嘶吼着,弯着腰,像是野兽陷入了绝境般,嘶吼着。

冯殃面色一震,“叶晨曦……”

“啊——啊——”叶晨曦继续嘶吼,赤红的眼眶中积蓄的泪水决堤而出,面容苍白而扭曲,一声声的嘶吼从口中喊出,“啊——啊——啊——”

冯殃没有再说话。

叶晨曦的嘶吼骤然又停了,身子一弯,将地上的匕首给捡起然后举高,只是这一次却并不是刺向冯殃,而是自己。

冯殃神色一变,瞬速出手制止,夺过了她手里的匕首之后扬手便是一巴掌,怒斥道:“你疯了吗?!”

叶晨曦扑过去想要将匕首抢回来。

冯殃如何会让她得手,扬手将匕首扔到了一旁,又三两下将疯狂的少女止住,“你给我冷静点!”

“啊——”叶晨曦像是彻底陷入疯狂的野兽。

冯殃死死地摁着,没有再怒斥,就这么以暴力强制地摁着她。

叶晨曦从开始的挣扎嘶吼,转为了疯狂大笑,再后来,许是消耗太大了,又许是彻底崩溃了,再也无力支撑疯狂,瘫软了身子。

冯殃松开了手。

她倒在了地上。

不老不死不灭……

她的血可以让人快速痊愈……

她明明可以救你父亲,却眼睁睁地看着你父亲死……

她救了你不过是因为她有个喜欢养娃娃的癖好……

她便是喜欢看到人在最憧憬的时候坠入绝望……

她玩弄人心到了极致……

冯殃根本不是人,她就是这样一个魔鬼……

她明明可以救你父亲,但却眼睁睁地看着他死!

她对你好,不过是因为她的特殊癖好……

你真以为她在乎你吗?

她谁也不在乎,一个活了不知道多久的老怪物,谁也不会在乎,她不过是在玩她的游戏罢了……

叶晨曦捂着耳朵,死死地捂着,可还是无法隔绝那些声音,一遍又一遍地在她的脑海中响着,好像已经刻在了她的脑子里一样。

痛不欲生,也不过如此了。

“啊……啊……”

好痛苦。

好痛苦。

爹,晨儿好痛苦啊……

爹……

“叶晨曦,你看着我!”冯殃蹲下身,双手扣住了她的肩膀,沉声喝道,“你看着……”

叶晨曦猛然打开了她的手,赤红的眼瞳盯着她,“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你……”

“为什么不救我爹?为什么要看着他死?为什么不救他?你不是很欣赏他的吗?你不是说他是你朋友的吗?你甚至都愿意给他当名义上的妻子,将你的名字刻在了他墓碑上,你为什么不救他?为什么要眼睁睁地看着他死?”叶晨曦质问着,哭着质问着,没有先前的疯魔,可情绪却里崩溃更近了。

冯殃吸了口气,“叶晨曦……”

“为什么?夫子姐姐为什么?你为什么不救他……”叶晨曦伸出了手抓住了她的衣袖,绝望无害地哭着问道,“为什么?”

冯殃知道方才她拿刀刺向自己并不是因为发疯,也不是因为想要自杀,而是想以此来再确认一件事。

连辛!

这一次,是不打算留余地了吗?!

“我不知道你从那个男人嘴里听到了什么,可叶晨曦,你不是小孩子了,是非对错你心中自有衡量的标准!”

“哈哈……哈哈……”叶晨曦笑了,眼底的最后一丝希冀彻底破灭,仿佛抓住了浮木般的手也松开了,“哈哈哈——”越笑便越疯狂,也越绝望,数息之后,便又骤然停下,神态声音瞬间被极度的阴冷所覆盖,“事到如今,夫子姐姐还是不肯给我一句实话吗?”

冯殃呼了口气,压下了心底又要窜出来的火气,对始终纠缠不放的连辛,更对自己!这一个个的!来了这里十几年就养了这么两个孩子,可一个个的都成了什么样子了?!她哪里来的脸面说自己活成了个老不死了?!她是白活了这么长的日子了!

实话?

为什么?

因为你爹不知那不是你母亲,因为他坚信只要他活着,你母亲便绝不会放过你们父女,因为他以为只要他死了,便能勾起你母亲一丝慈母之心,因为他深爱你母亲,愿意用死来成全她,保护她!因为他万念俱灰,无可奈何了,只有用死亡来保护你!

他甚至是在用死亡来逼我护着你,用死亡来为你留下了他所能想到的最坚固的庇护!

他是为了你!

这就是实话,这就是为什么?!

可这些是她想要的吗?!

能说吗?

冯殃敢保证一旦她说了,下一刻叶晨曦就会又把那匕首捡起来然后毫不犹豫的比之前还要决绝地捅了自己的胸膛里,哪怕她依旧能阻止,可能阻止几次?

她叶晨曦这辈子就算不寻短见也只能活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生老病死,人之常态罢了,不该施以外力。”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便终于清清楚楚地给了她答案了。

她真的见死不救。

真的!

这件事是真的,那其他的也无需再问了。

都是真的!

全都是真的!

从她仇人嘴里说出来的那些,如今刻在了她脑子里的那些,都是真的,哪怕再荒谬也全都是真的!

眼前的这个人,她幼时喜欢的姐姐,少女时死死抓着当成了救命稻草的夫子姐姐,她这辈子仅剩的唯一的亲人,却是导致了她丧母丧父,沦落至此,痛苦如斯的罪魁祸首!

“养着我,看着我痛苦,你很开心吗?”

叶晨曦没有再歇斯底里,只是精气神却全都被抽走了般,宛如行尸走肉似得,轻轻地说着,不是质问,却比质问还具有杀伤力。

她崩溃了。

那花了好几年几乎耗尽了所有的力气重新建立起来的信念再一次彻底崩塌了,崩塌的甚至比之前更加的彻底。

“我真的……真的好喜欢夫子姐姐啊……哪怕是我恨崔家恨殷承祉而迁怒夫子姐姐的时候,我还是喜欢……我真的!真的!好喜欢夫子姐姐啊!”

可这一切,却不过是一场自导自演的笑话。

多可笑的笑话。

多可笑啊。

爹,我们都活成了笑话,一个天大的笑话!

叶晨曦转为青灰,瘦弱的不堪一击的身躯痉挛了一下,须臾,呕出了一口血,那双眼瞳红的宛若也在滴血。

“叶晨曦?”冯殃心惊。

叶晨曦却拒绝了她伸来的手,露出了染血的白牙,笑着一字一字地继续说,“我真的真的很喜欢夫子姐姐啊……”

她笑着说着,然后,缓缓倒下,蜷缩着,将头埋了起来,这原本自我保护的姿态此时却做得极为的悲凉和绝望。

就这么死了吧。

就这么死了吧。

她不陪她玩了,不陪了,她也不找她报仇了,报什么仇呢?她杀的了她吗?杀不了啊,她能够做的就是不陪她玩了,让她知道,不是所有事情都任由她操控的!

她叶晨曦就不是!

不是!

“只要你听我的,我就可以帮你报仇!”

“你一个人无论如何都是报不了仇的!”

“我可以帮你!”

“只要你听我的……”

呵呵呵……

脑子里的声音,还是徘徊不去。

可她不玩,就是不玩。

她叶晨曦再也不会被人当傻子般耍弄了!

就这么死了吧!

冯殃看着地上蜷缩的少女,心中升起了许久许久未曾有过的愤怒和杀意,抿到了苍白的双唇迸出了两个字:“连——辛!”

喜欢那位大佬她穿越了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3475.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