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天前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这次同邪祟之间的战斗,徐玖无疑占到了便宜。

他并不打算就此放弃。

原本只打算追查虫茨教派的来历,没成想牵扯出一个新木集团。

虽说想要借助此次机会弄到虫茨教派遗迹的想法难以实现,但这并不妨碍徐玖抓住这条线索,继续深挖下去。

一方面邪祟既然会对沃尔特等人感兴趣,那就意味着在此处的脊柱被尽数毁坏的前提下,徐玖有理由相信,前者会继续寻找并最终将新木集团的实验室做为目标。

是的。

出现在空艇内的脊柱,在徐玖看来必然存在着流水线似的生产设备。

倒不是说其品质低劣,徐玖真正在意的是想要将这种能力恐怖的殖装都能以流水线的形式打造出来的生物技术乃至配套设备,绝对不是这种荒原营地能够支撑起来的。

事实也确实如此,徐玖刚才就已经检查过,空艇内根本就不存在制造脊柱的设备。

毫无疑问,真正的根源还在新木集团内部。

说不定里边就藏着邪祟很早想要获取的东西!

另一方面从之前在空艇内窃听到的对话中,徐玖明确听到了山井直人曾提及过“收货人”的存在。

新木集团与“收货人”之间明显达成过某种交易。

以大量的脊柱或者说殖装做为条件,换取“收货人”手中的资金以及虫茨教派的资料。

这让徐玖多少对这个“收货人”组织产生了好奇心。

新木集团徐玖是听说过的,芜苏城内的顶尖财团之一,在荒原城寨里头甚至能直接从异调局手底下抢东西,足可见他们的资本。

换句话说,做为能够和新木集团保持合作的势力,“收货人”背后的组织不用想也知道绝不简单。

他们手里掌握着虫茨教派的资料,徐玖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思考的间隙,徐玖脚步不停,径直返回空艇。

外边的营地已经被虫潮彻底摧毁,徐玖也没指望能从里边找到多少有价值的东西,剩下的也就只有这艘空艇内的设备和资料。

当然,徐玖也没指望靠自己去破译那些尖端科技和多重加密的资料库。

新木集团的设备真要是那么容易破解,他们哪里能成为顶级财团。

这种事情自然得找帮手。

异调局,秘学社,都是现成的“工具人”。

边取出手机给凡妮莎那边发信息,边走回到空艇舱室内,拿起摆放在桌上的拍摄眼镜,重新打开之前因为战斗而临时关闭的通讯频道。

“事情办的差不多了,你的情报很有用,待会儿我会将钱打进你的账户,再见。”

等他支付完酬劳,与骆樱之间的合作便到此结束。

不得不承认的是骆樱的情报相当重要,所以徐玖准备待会儿多给她打一些钱,算是额外的奖励。

虽说之前对她的情况不免有些好奇,但是相较于涉及到邪祟和虫茨教派的事情,无疑还是后者更为重要。

“等等,你先别挂,我有重要的事情告诉你。”

刚打开频道就听见徐玖要结束合作,骆樱赶忙阻止道,

“时间快不够了,这空艇里边的设备马上就要自毁!”

“你说什么?”

徐玖一时间没明白骆樱的意思。

“我刚才观察过你面前的这台电脑设备,我以前见过类似的,这种机器内置着爆破装置,每隔一段时间都需要用特定的密钥来解除,否则过了时间就会自毁,不仅资料库会彻底销毁,机器底仓内还装有微型炸弹!”

徐玖虽然切断了通讯,但留下的眼镜还是保持着与骆樱的画面共享,空艇内的景象,她同样看的见。

事实上几分钟前她就已经发现了问题,只是当时徐玖在外边战斗,又切断了通讯,根本没法沟通。

“额......”

“你不信的话可以绕到机器后边,看看那后边是不是有个六芒星标识。”

知道自己的话可能有些奇怪,骆樱赶忙解释道,

“这种电脑专门用于一些违禁研究,其内部资料的密码以及防火墙往往会设置成需要大量时间破解的程序,专门用来拖延时间,达到自爆销毁一切乃至杀伤入侵者的效果。”

尽管对骆樱了解空艇内设备的事情感到困惑,徐玖还是绕过操作台旁边的电脑,到它后边看了一眼,确实有前者所说的六芒星标识存在。

眼镜上配置的镜头拍摄角度绝不可能看到电脑设备后方景象。

“你......算了,有些事情回去再说,你现在有没有解决的方法?”

徐玖其实很想知道骆樱究竟在哪儿见过这种设备,要说是网上查到的,他绝对不信。

这类设备必然是在特定的地方制造出来的,普通人根本不可能得到相关的信息,否则也不会被专用于保存绝密资料。

只是眼下这当口显然不是纠结这种事情的时候。

“密钥,你得想办法弄到解除爆炸指令的密钥,它应该是以芯片的形式存在,这是唯一的解决办法。”

“来不及了,持有密钥的那位,现在八成已经变成肉泥,那枚芯片,估计也找不到了。”

徐玖拍了下脑门,一时间也是颇为无奈。

之前将山井直人当作诱饵抛出去的时候他可不知道还有这回事,现在想找回密钥,已然成了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那我建议你赶紧离开空艇......他们既然选择将爆炸安装在空艇内,肯定还连接着其他的装置,届时很可能会出现连锁反应。”

骆樱言语间似乎有些迟疑,听着像是在思考,可徐玖却是从耳机里隐约听到了一些其他的杂音。

“没有办法抢救么?”

就这么放弃整个空艇,徐玖多少还是有些觉得可惜。

“应该......等等,好像是可以的,新木集团的内部资料库或许无法查看,但他们在空艇内进行的实验肯定也有大量的数据保存在电脑内......只要能在爆炸发生前将主机内的一些部件拆卸下来,虽然仍会产生不可避免的损毁,但不是没有修复的可能性。”

“是嘛,那我尽力试试。”

视线落在身前的设备上,徐玖抿了抿嘴,突然问道,

“你对这类设备的情况了如指掌,应该能修复吧?”

“这,不能确保修复,但是可以尝试。”

“那就行了,先教我将东西拆下来再说,给我你的地址,等我回到婺山聚集点再来找你。”

距离爆炸不知道还剩下多少时间,抢救资料才是关键。

电话的另一边,骆樱说话的同时,目光却是盯着身前的一块光屏,上边正不断有字迹浮现。

......

返回婺山聚集点时已是深夜。

徐玖走在居民区的狭窄巷道内,接起电话。

婺山聚集点的夜晚从来都安静不下来,即便是在居民区的深处,依旧能听见远处工厂机器的“哐哧~”声响。

周围的民居大都已经熄了灯,也只有少数几户人家的灯光还亮着,透过布帘投落在外边,映照着巷道内堆积的各种杂物。

“空艇已经炸了,威力不小,现场能够剩下的也就是满地的尸体,诡怪倒是有的,可是从我干掉那家伙到现在,少说也过了快两个小时,秘学社用来追踪邪祟的那两件物品,也不知道能不能隔这么长时间收集到能量。”

骆樱没有欺骗徐玖,在他按照前者的提示拿到了东西后才离开空艇不远,爆炸就发生了。

大量使用荒民进行人体实验,这种事情不论放到哪儿都是丑闻,新木集团为了遮掩,确实留下了不少手段。

秘学社那边徐玖是在联系完凡妮莎后就直接通知了的。

为什么先跟凡妮莎说?

倒不是说两人关系更近,而是徐玖想让她先派人过来先看住现场,毕竟相较于芜苏城中城区,婺山聚集点显然离营地更近一些。

“现在有时间吗?”

凡妮莎那边的声音有些嘈杂,估计是在聚集点政府里头协调部署,

“之前你说的太匆忙,事关新木集团和邪祟,情况比想象中的严峻,异调局那边希望我能向你多了解些细节。”

“现在......明天吧,明天早上我来找你。”

徐玖看了眼时间,本打算应下,可话才出口,眉头忽地蹙紧,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右手,抿了抿嘴,改口道,

“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没问题,明天特事局见。”

凡妮莎也没逼徐玖见面的意思,反正也不差这几个小时,顿了顿,又问道,

“吃晚饭的时候你说有事情要办,就是去荒原?”

“嗯,撞见邪祟算是碰巧,我也没想到。”

“你应该没被新木集团发现吧?”

猜到徐玖应该是奔着新木集团营地去的,凡妮莎提醒道,

“这些顶尖财团资本雄厚,要是被他们知道你毁了营地,会很麻烦,新木集团内部,同样有蝉蜕级强者坐镇,若是跟他们有冲突,你要小心......明天跟你细说。”

诚然,芜苏政府相当一部分的高端力量都被冠级特异区拖住了手脚。

这并不等同于芜苏城内没有强者。

蝉蜕级的使徒虽少,但整个芜苏城上亿人口的基数,总会有人脱颖而出,只不过他们并不受政府调遣,而是做为财团供奉存在而已。

这也是芜苏城政府当下陷入窘境,还要强行开设超英联盟和特事局的主要原因之一。

政府很清楚,要是他们不做这事儿,有的是组织跟他们抢人!

要知道就连王付林背后的二流财团都愿意花费大量资源招揽徐玖,顶尖财团自然不可能会忽略这方面的运作。

挂断电话,徐玖在一幢普通的二层民居前站定,没找到门铃在哪儿,只能上前敲门,顺带着给骆樱发了个信息。

“福灵。”

唤了声怀里昏昏欲睡的橘猫,后者扭动着身子,徐玖身前当即浮现出一个蓝灰色漩涡。

一堆用机箱装着的从电脑主机里取出来的部件坠落在地。

没多久门后便传来一阵脚步声。

嘎吱~

穿着粉色睡衣的骆樱出现在门口,神色紧张的看向徐玖。

惊讶,畏惧。

诸如此类的情绪在她的眼中流露。

之前空艇内发生的事情她看到了一部分,尤其是二话不说开枪干掉那些研究员时的场景,这让她对眼前这看上去相当和善的青年也算是有了全新的认知。

这是个在决定动手后,绝不会对任何人留情的家伙!

对于骆樱的态度变化,徐玖对此不在意,他又不是来跟骆樱谈朋友的,双方既是合作关系,适当的让对方感到畏惧反而是好事。

“东西按照你的要求取来了,那边的空艇只剩下点渣滓,所以我想要的,都在这里头,你之前可是说大概率能修复的,别让我失望。”

徐玖想要将机箱里的东西交给骆樱,递到半途又停下动作,忽地开口道,

“这玩意儿重的很,我帮你送进去,顺带着看看你的操作方式。”

“额......修复这些资料可能的需要一些时间,今天很晚了,我打算明天开始工作。”

骆樱显然没想到徐玖会突然提出要求,身形一僵,不过还是很快镇定下来,找了个借口拒绝。

“也行,修完了跟我说一声,要是成功,修理费算十万,什么时候修完,什么时候到账。”

笑了笑,徐玖将东西交给骆樱,干净利索的转身离开。

骆樱抱着东西站在门口,注视着徐玖的背影,等他消失在巷道口,这才关上门,小跑着上楼。

全然没看见那道身影其实在拐过巷道后就消散在了空气中。

“阿弟,阿弟,他把东西送来了。”

到了二楼的一处房间门口,骆樱转身用屁股将门拱开,满脸兴奋的看着里边床上的青年。

留着板寸短发,两颊凹陷,脸色苍白如大病初愈的青年倚着床板,厚实的睡衣难掩他瘦削的身躯,而与之相对的,则是搭建在他床铺上的一整套呈倾斜状态,闪烁着各种信号灯的电脑设备。

“这次辛苦你了,抱歉,都是我拖累了你。”

青年苦笑着说道,

“要不是为了帮我,哪里需要去跟这么危险的人做交易,万一在这个过程中被那些人发现......”

“切,你姐姐我可是练过的,再说了,就算被发现,异调局那人的战斗力你刚才也看见了,说不定他还能帮我们解决掉麻烦呢。”

捏着青年没几两肉的脸颊,骆樱轻声说道。

“不是早跟你说了别说这种话么,没有你帮忙,我这些年哪来的钱生活,更别提完成刚才那人的任务,一次性赚这么多钱,而且他还说了,只要将这里边的资料还原出来,他还会给我们十万,给你做新义体的钱就攒够了,以后你就可以跟我一起出去做采访了。”

左右看了眼,将东西放在设备旁边的一个塑料框内,紧接着把它们一个接一个的按照青年的要求,安装在设备一侧已经被清理出来的插口上。

盘腿在地板上落座,转手拿起旁边桌上还冒着热气的粥抿了口,骆樱松了松肩膀,又抬脚打开旁边有些老旧的收音机。

舒缓的音乐回荡在房间内。

青年点点头,身上的被褥两侧掀开,十数根细长的线缆从中探出,尖端则统一装着一小截根人指头一般大小的方块。

它们落在电脑前没有任何标签,样式怪异的键盘上。

短暂的停滞后,这些“手指”开始以极快的速度敲击键盘,屏幕上立刻推送出大量的数据程序并以极快的速度更新。

咚咚~

忽然间,楼下又响起敲门声。

骆樱一怔,旋即竖起手指放在唇前,而床上的青年则像是老鼠听见猫叫似的,表情添了几分惶恐,本就瘦削的身体更是不停的颤抖起来。

这是他下意识的反应。

事情远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恶劣。

等骆樱到了门口一看,才发现外边是去而复返的徐玖。

“我忘了个部件还在口袋里,幸好没走远,拿着。”

将一块芯片抛到骆樱手中,徐玖也没有继续搭话的意思,径直离开。

等后方传来关门声响。

这才扭头看了眼二楼遮的十分严实的窗帘。

分明只是个贫民人家。

那青年的双臂与大脑的状态却像是经过了专业......

不,应该说是高端科技的义体改造后的成品。

没错。

徐玖刚才跟着骆樱上了楼,否则也不会用幻形的能力特地再让她开一次门。

这么做的目的很简单,徐玖要知道自己之前在空艇内听到的杂音究竟来源于何处。

果不其然,骆樱本身并没有这份入侵婺山聚集点军方内网的能力,在她身后还有人协助。

至于那个躺在床上的年轻人,徐玖并没有兴趣去探究他的秘密。

双方非亲非故,强行将热脸凑上去,天知道会不会迎来一个冷屁股。

徐玖只需要知道对方确实能帮自己达成目的就行。

喜欢快进到3077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3537.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