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月前 (06-15)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2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同样的夜晚,同样的蓝月会,但在靖旧朝的不同的地方就会变得很不一样。

比方说在北边,人们喜欢围着一堆篝火载歌载舞欢庆蓝月。而在南面则是家家户户围成一圈,中间架起大锅,用火锅的方式在度过这个夜晚。

在靖中或者东、西面,同样有各地相对风俗化的改变,反正都是过节,怎么过起来让自家舒服和习惯就怎么过。

沈浩在黑旗营统领衙门里和手下人一起看节目和抽奖,完事儿之后他回家让家里人一起围了几桌吃火锅,他、胡田、三个狐女,算上小马一桌,其他人自己围坐。至于李二福,这家伙如今在后厨偷吃都吃成猪了,桌上也就不打他的米了。

吃着火锅,聊着天,沈浩心里突然琢磨着是不是把国粹麻将也给带过来?不然家里人缺少娱乐项目,也不能光是吹牛打屁啊?不过想了想,最后还是暂且放下,毕竟麻将那玩意儿容易跑偏,一个不好就是污名。倒是象棋和围棋能考虑考虑,只不过这两样沈浩都只是门外汉级别,好爱者都不算,更别提什么段位了。

沈浩在家里吃得舒服,但有些人同样是过节,同样是吃饭却就不那么舒服了。

皇城。今夜没有宵禁,这座巨大的城市里到处星火点点,主街上灯笼汇集在一起流光溢彩一般四面流动,半空中往下看煞是好看。

顺着军侯街一路往前,笔直的走到尽头便是高达近三丈的血红宫墙。正对面是三座宫门,两小一大。中间的大门只有皇帝进出或者特殊庆典才会开启,平日里百官进出都是在两边的侧门。

今日酉时之后,左右宫门就开启了,一名名穿着朝服,但没有带笏板,空着手,笑眯眯的样子。遇到相熟的还会凑在一起慢悠悠的一起走,完全没有平时进出宫门的紧张和忙碌。

今天不是上朝,而是皇帝在万民宫大宴群臣,所有在皇城里当差的从四品及以上职衔且任实职都在这次皇帝的邀请之列。至于那些分散在各地的这些职衔的人就没在皇帝的考虑之内的。估计是在外,离不得人。

万民宫外的广场已经架起了法阵照明,布置了餐桌,宫女和宦官成队的在其间穿梭,如同辛勤的蜜蜂,将这场国宴尽善尽美的展现出来。

吃国宴很麻烦,到得早不行,你进不了场,只能在广场外面站着,累。来晚了也不行,会有礼部和吏部的人卡着点名,不到就是对皇帝不敬,到晚了也一样要被记下名字之后会被问责,若是拿不出合理的说法那就是大麻烦。

裙摆阿司匹林小说完整版

酉时开门,酉正时就要按照等会入席的区域在指点的位置集合等待。直到戌时一到就准时入席。然后在宦官的带领下迅速落座。

吃个饭就跟上杀阵一样,一板一眼的完全没有吃饭该有的写意和轻松。这也将国宴的基调定了下来。

刚到戌正时,皇帝一身黄袍在一众内卫的簇拥下从万民宫里出来,摆了摆手,就说了两个字:开席!

顿时下面广场一片人躬身谢恩,然后等皇帝在万民宫门前的专座上坐下,各人才重新落座。

“陛下令开席!上菜!”宦官的吆喝声没有用扬声的法器都能传出去很远,不用再专门招呼,一队队的宦官开始端着托盘穿梭上菜。

上的菜品也是有规矩的。冷盘已经先上了,一共九碟,接着上热盘也是九碟,然后是两个汤水,以及主食,最后上果盘。这些菜是靖旧朝立国之后的第一次国宴就定下来的,就算改动也不过是在食材的选优上做些改动,菜品是不敢改的。说实话,这些菜式在立国的艰苦岁月里算是大餐硬菜了,甚至称得上奢侈。可现在嘛......

皇帝杨束高坐,他虽然不说,但他是不喜欢吃面前的这些菜品的,吃得都腻了。但他不会剩着也不会挑食,不喜欢不代表吃不下,也不代表难吃。

从皇帝的视角往下看,整个国宴的场面和从下往上看完全不一样

那是泾渭分明的座次。虽说都在露天,但越是接近皇帝,说明就餐的人地位就越高。比如说离皇帝只有一片台阶的那四桌,就是如今靖旧朝庙堂里站得最高的那一批人了。其中不但有左右两相,还有六部执掌,以及四大方面军的都督,还有南面军事道行总管左玉良的大儿子替父赴宴。

说到左玉良,已经从南面前线撤回来了,如今人在乌湖,下月初就会正式移交边军指挥权回皇城首封。

如今左玉良被封为新的柱国将军,挂兵部左侍郎虚职,再领了天风公爵的爵位,一步迈入人臣巅峰。不过暂时还没有在左玉良身上看到实权的痕迹。唯一可以算是职务的“兵部左侍郎”都是用的“挂”,这说明这个职务荣誉成分居多而不负责具体的事务。且兵部尚书的职务皇帝依旧没有拿出来,还是捏在手里。

除了这些大员之外,

裙摆阿司匹林小说完整版

庞斑首次被安排在了第一排的席面,这在先皇时期是从未有过的。先皇对于玄清卫这支亲兵一贯的做派就是“藏着掖着”,这样的好处就是一旦玄清卫犯错的话不会被人借题发挥,可以很容易的用“私兵”二字内部处理掉。

而现在这样被提到人前来,好坏参半,坏处就是以后容易被盯着。好处就是皇帝在表态,也在有意的抬高玄清卫在朝中的地位。

不过庞斑的习惯早就在之前几十年间养成了,这种“抛头露面”的场合他都很低调,收敛气息到了极致,若不是他一身黑袍还挺扎眼,不然在座的很容易就忽略掉他。

最活跃的人是坐在庞斑对面一桌的左相叶澜笙,都以为叶澜笙要被皇帝收拾,可这么久了却一点动静都没有,似乎是皇帝在妥协?若不然这次大宴为何又把叶澜笙的名字放在百官第二的位置,仅次于大功在前的左玉良?

而叶澜笙自己也似乎在庆幸自己时来运转,脸上笑容颇为畅快,推杯换盏的时候腰板挺得笔直。

喜欢玄清卫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3627.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