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月前 (06-18)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2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我是山中一牧童,逍遥快活似神仙~”

罗浮山上,烟笼霞蔚。

一个青衣小童,骑在青牛背上,吹着牧笛。

笛声悠悠。

引得一旁一个采药的女郎噗嗤一声,忍俊不禁。

女郎年方十八,生得眉目清秀,身姿窈窕婀娜。

一双眼睛,明媚如秋水,颇有神韵。

只是双手粗糙,显然是干惯了农活。

“你笑什么?”

牧童放下笛子,向采药女气咻咻的道:“可是瞧不起我?”

“岂敢,岂敢。”

采药女与牧童同住一村,只是平日甚少说话。

每天她上山采药,这牧童也会骑着青牛,陪在一旁吃草。

久而久之,竟有了默契。

平时采药,听着牧童的笛声,心里便觉安宁。

今日偶尔听到牧童大言不惭,说什么快活似神仙,采药女便忍不住笑起来。

“奴家只是好奇,你见过神仙吗?咱们这些做苦活的,一天天能吃饱肚皮就不错了,如何能与神仙比。”

“呸呸,你小瞧人,我告诉你,我生下来时候,就满室异光,有一个跛脚道人进来,摸着我的脑袋说收我做弟子。”

小牧童挺胸抬头,两眼晶亮。

一脸神往,仿佛亲眼所见一般:“说完那道人就不见了,爹娘和邻居都说那是个老神仙……”

说着说着,他自己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了,红着脸一看,采药女郎正笑吟吟的看着他,仿佛姐姐看着吹牛皮的弟弟。

小牧童又恼了起来:“总之我以后定会被神仙接走的,你瞧着吧。”

话音刚落,肚子里突然发出一阵肠鸣之声。

他顿时说不下去了。

捂着肚子一脸羞惭。

早上出门时,才喝了一碗清得照见人脸的粥水,里面栗米都没几粒,现在早就饿得前心贴后背。

饥肠辘辘。

再说什么快活似神仙,自己都说不出口。

噗哧~

采药女郎又笑了起来。

看着牧童着恼,驱赶着青牛要走,忙快步追上,从随身布囊里取了一枚荷叶包的东西,踮脚塞到牧童手里。

“这是?”

“前几日挖到一株老参,卖给采参客换了几个大钱,这是用采参钱买的,五色米包的粽子。”

采药女郎笑吟吟的道。

一听说是吃的,牧童不争气的咽了口唾沫。

“谁要吃你的东西,我家里有吃的……”

嘴里虽在强撑,但手已不受控制的将粽叶剥开,一口塞进嘴里。

狼吞虎咽嚼了几口,还没分清是什么味道,便一口吞下肚。

“呜呜,真好吃……”

“啊!你怎么哭了?”采药女郎惊讶道。

“胡说,我才没有哭,我是要做神仙的人,怎么会哭,一定是你看错了!”

牧童用袖子在脸上胡乱抹了几下,变成一张大花脸。

他这辈子,从未吃过如此香甜之物。

那一瞬间的幸福感,令他泪水像是找到了出口,收也收不住。

他抽了抽鼻子,红着眼向着那采药女郎道:“一饭之恩,涌泉相报,将来若我成仙,必来渡你。”

“咯咯咯~好啊!我等你。”

采药女郎掩口轻笑,只当是小孩玩笑。

“一言为定,我必来渡你。”

我来渡你。

必来渡你!

轰隆~~

吕洞宾手提三尺纯阳剑,看着何仙姑的魂魄被苏大为一拳轰碎。

只觉得一股凉意直冲头顶。

“仙姑!!”

因轮回而模糊的记忆,竟在这时清晰起来。

那一世,你是我弟子,我渡你修炼。

那一世,你我结成道侣,性命同修。

上一世,我堕轮回,灵识蒙昧,是你来渡我,你唤醒我。

这一世,你我同参大道,想一起成就真仙……

“此仇不报,誓不成仙!”

吕洞宾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撕心裂肺的咆哮声里,透着震怒、怨毒、悔恨、诅咒。

“你杀了仙姑,你杀了仙姑!”

苏大为轻轻弹了弹手指,仿佛只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魂飞魄散,就算是一品异人,都不可能复生了。

这次,是真的杀死了。

他目光迎向吕洞宾血红的双眼:“我杀的,你要来报仇,我接着。”

何仙姑方才出手杀聂苏,想引他分心。

这种手段,已经践踏他的底线。

谁想杀聂苏,谁就死。

目光一扫,那片飞旋向聂苏与青驴的荷叶,被小红鸟毕方盘旋着,鸟喙疾啄,一把火烧成灰。

咚!

“何仙姑,殒落了。”

铁拐李的铁杖落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就像敲击在众人心头。

原来,二品异人,在苏大为面前,也会被杀死。

汉钟离手中的宝扇都忘了扇动,脸色更加阴沉数分。

“怎会如此,怎么会如此……我们这么多人,怎么会对付不了区区一个二品异人。”

张果摇晃着大头,磨动尖牙,眼中闪过碧绿戾光:“恐怕,恐怕……他已不是二品这么简单。”

不是二品?

所有人心中一惊。

同时想

每天肚子里都是主人的尿肉全文在线阅读

到一个可能。

为何张果要向苏大为发难?

正如张果所说,他是八仙中,目前修为最高,最接近一品真仙门槛的。

但要踏入一品之境,这一步,看似简单,实则难如登天。

宿世轮回,总会有一些记忆模糊或遗忘,只有偶然才会记起。

就在张果看到苏大为在辩法中,突然舍下主持辩法,去追逐被金刚三藏掳去的聂苏。

双方斗法大战,令张果忽然记起来。

想要突破一品,有两个捷径法门。

一是寻找天材地宝,炼化成丹。

以外丹强行突破。

第二种,便是寻找有机缘之人,将其斩杀,掠夺对方气运。

另外,在生死搏杀间,在濒死威胁下,大能有临机突破的可能。

所以张果出手,掳去聂苏。

在他算来,聂苏来历不凡,最不跻,可以炼成丹药,帮自己大补一番。

没准就突破了。

同时,苏大为为救聂苏穷追不舍。

这就给了张果另一个选择。

就是击杀苏大为,夺其气运。

或在生死搏杀中领悟大道,跨入一品。

事情和张果推算的差不多。

被苏大为连番重创,他果然摸到了一品门槛。

只要闭关参悟,必能突破。

但……

生死相搏,能令张果顿悟。

就不能令苏大为突破?

毕竟,现在七仙所面对的,是有史以来,最快突破至异人二品的存在啊。

“他……”

张果连磨牙都忘了,脸色阴沉而复杂:“他可能,也摸到了一品门槛。”

双方都差临门一脚。

谁先突破,就能立时斩杀对方。

杀个干干净净。

呯咚!

这一瞬间,铁拐李、张果、汉钟离、李敬玄、吕洞宾、李万姬、严守镜七人,面色微变。

现在只是二品的苏大为,已经如此难对付。

如果他真的踏入一品之境。

我们还能活吗?

“杀了他!”

铁拐李放弃了劝诱的打算,脸上浮现一抹残忍:“只有他死,我们才能活。”

“各位道兄,都把压箱底的绝活拿出来吧。”

“我等轮回几世,为的就是成就真仙,贫道可不想,殒落在这里。”

“我要为仙姑报仇!”

吕洞宾双眼赤红,几乎从齿缝中蹦出一句。

“留意他的近战神通……不要被他近身。”

张果阴阴的说了一句。

他虽是小童外貌,但眼光依旧毒辣。

“他的气息很弱,应该是真元消耗大半,不足以外放神通……”

铁拐李补充道:“我们神通尽出,远距离击杀他。”

汉钟离摇着宝扇,嘿嘿冷笑:“趁他病,要他命。”

“同意。”

杀意在凝结。

二品异人的真元汹涌澎湃,气势飞快攀升。

纵是二品异人,能一定程度改变天地法则。

能借天地之力为己用。

也还是会累,会耗尽真元。

方才那番厮杀,连八仙们也都感到一丝疲倦。

必须调整状态,以最巅峰姿态,做最后一搏。

苏大为心神一直系在青驴之上。

待那青驴狂奔出数十里外,一直触到铁拐李布下的领域边缘,无法突破,绕着边缘边跑边叫唤。

他的心才略微一松。

力量,控制在十里之内。

就不会伤到聂苏。

只要聂苏无事,就可以行意施为。

无形的杀意,从七仙身上,牢牢锁定在苏大为的身上。

从精神到意识,到肉身,无一不被锁定。

整个搏杀场,诡异的安静下来。

就像是风暴来临前,片刻宁静。

是了,事情到这一步。

不是你死。

就是我活。

不死不休!

空空空空~~~

散逸的元气,从天地升起。

汇聚在七仙身周。

元气越来越浓郁。

在七仙身后,隐见亭台楼阁,仙家洞府,白鹤珍禽,元始道君,种种幻影。

那是真元提至极处,力量外放,干涉法则而成幻像。

苏大为也在活动手脚。

缓缓吐息。

咻咻~~

无形的气流从四面八方向他涌入。

又如潮水般扩张开。

鲸息。

全身的大筋、筋膜、筋骨,都在突突跳动。

如精密的齿轮,不断咬合,做着最后磨合。

苏大为身后,依次浮现熊、虎、鹤、猿、鹿、鹰、鲸、牛等八种诡帅巨影。

这是最早在梦境时,从腾根之瞳处得来的锻体神通。

分属八种上古诡帅。

十几年来,苏大为除了修炼丹阳郡公传的《鲸吞术》,修炼最多的,便是这八种锻体决。

易筋锻骨,移精填髓。

究竟炼到了何种程度,他自己也说不清。

也没有参照物。

他只知道,自己的身体,很强。

甚至现在已超过了当年玄奘座下的行者。

应该是很强大吧。

就连二品异人何仙姑,自己一拳之下,也神魂俱灭。

这不光是锻体神通。

更是杀人魔功。

与道家路数完全不同。

苏大为抬起头,各种气机在体内完成循环。

八种诡帅,八门锻体神通,正好与醉八仙相合。

醉八仙,八招杀法,一招,使一门锻体神通。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的确啊,现在体内的真元,已经消耗大半。

空有境界,却无法像之前一样,任意挥洒。

必须省着点用。

最合适的杀法,便是近身用醉八仙,施展八门锻体神通,将八仙一一击杀。

以八仙对八仙。

颇有一种黑色幽默。

但是,铁拐李和李敬玄、张果他们,会给自己近身的机会吗?

所有跌宕的心念,纷沓的念头,在这一刻,归于寂静。

万念归一。

最后只有唯一的念头,便是,杀!

“动手!”

铁拐李一声暴喝。

咚!

铁杖顿地。

大地轰鸣震荡。

从地上猛地穿出一根根铁柱,将七仙包裹其中。

玄铁大阵!

以铁精之气,护住诸人。

哪怕是苏大为,想要打破这种法阵,也要花费一番手脚。

“呵呵,居然首先用这种东西……李玄,你怕了吗?”

苏大为先是一怔,接着仰天大笑。

笑音滚滚如雷,含着暴戾杀伐。

“就让我,打碎你们这乌龟壳。”

“死到临头,还敢狂言!”

吕洞宾一声厉啸,纯阳剑出鞘。

“我要将你挫骨扬灰,替仙姑报仇!!”

长剑爆发万丈红芒。

一时连天上的太阳都被遮掩下去。

轰然巨响中,飞剑化作流星,拖着长长光焰,直击向苏大为。

天遁,驭剑术!

纯阳吕祖率先出手。

几乎同一时间,李敬玄向着东方一拜,手执笏板,口中长吟道:“奉圣人令,诛苏大为。”

一个诛字,自空而现。

这是道家“借假修真”,儒门“以文乱法”。

李敬玄显然是在矫诏。

但言出成法。

一个“诛”字,带着天子龙气,儒家浩然之气,与道门先天一气。

三者合一,诛杀不臣。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

隆隆隆~~~

青天绽裂,大地雷鸣。

仿佛整个天地,都被一个金光闪闪的诛字所填满。

汉钟离满脸讥讽,红漆葫芦摇了摇,听得哗哗有声。

将葫芦迎风一晃,念了声:“起!”

红漆葫芦中,陡然喷出万丈烈焰。

烈焰之中,一声长鸣,一只五彩文凤,带着腾腾烈焰,飞啄向苏大为。

同一时间,满脸迷茫之色的严守镜,将玉箫凑在口边,满脑轰鸣着一句话:“你会吹箫吗?你会吹箫吗?”

我会啊。

凑唇一吹。

袅!

无形音波动处,一头凶狞厉鬼,以音化形。

挥舞两把雪白骨刀,贴地疾掠。

所过之处,飞沙走石,生灵俱灭。

在严守镜一旁,手抱古琴的李万姬不慌不忙,玉指轻捻。

锵锵锵!

这是兰陵王入阵曲的起音。

声如金石,穿云裂帛。

刹那之间,只听车马辘辘,战马嘶吼,战鼓隆隆,杀声震天。

琴音之中,隐见千军万马,呼啸而来。

当先一员大将,金衣金甲,头戴鬼面,杀气腾腾。

兰陵王!

琴姬玄术,直通鬼神。

张果看了铁拐李一眼:“李兄不出手吗?”

铁拐李慢悠悠道:“不急不急,待我看看清楚。”

两眼大睁,突然瞳孔一翻。

竟换了一双瞳子。

传说舜有重瞳,这铁拐李,居然也有重瞳之相。

重瞳一出,万丈金光自他双瞳射出,照得虚空生电,纤毫毕现。

张果先是一怔,接着是会意狞笑:“苏大为的遁法高明,只要能定住他,便不足为虑,且看老道神通。”

话音未落,俯身一掌拍在地上。

轰隆~~

千万缕碧光自他掌中灌入。

下一刻,一道碧绿豪光,自地下冲出。

如同游龙一般,蜿蜒飞驰,闪电般划过苏大为身周,将方圆数十丈空间,聚拢成环。

“他跑不了。”

张果抬头,面露得色。

碧色光环,成封禁之术。

照得苏大为脸上一片惨绿,甚是可怖。

但是他的神情,却丝毫没有改变。

暴戾之中,似乎带着一丝兴奋。

双眼隐隐透着血芒,抬首望天。

“你们已经用全力了吗?”

天空中,回答他的是吕洞宾纯阳飞剑。

如慧星坠地。

轰隆!

只听一声巨响。

碧环封禁之中,地面先是轰然下陷,崩塌。

接着诡异的向上涌起,仿佛喷泉一般,轰然炸裂。

无数细如牛毛的飞剑剑气,狂涌而出。

咻咻咻!

这才是天遁剑法真正可怕之处。

可分身千万,每一枚牛毛小剑,都灌足了锐金之气,可穿金裂石。

哪怕是二品异人,哪怕苏大为神通盖世,也绝对挡不住这么多剑气。

“杀杀杀!!我要将他碎尸万段!”

吕洞宾剑指一并,万千剑气汇聚为一,化作巨剑,再次斩落。

轰隆~~

又是一声巨响。

这一次,碧环之中,地面因灼热高温,化作冰晶琉璃,继而破碎。

连张果的封禁之法,都有些承受不住,开始崩裂。

天空一声清越鸣叫。

汉钟离的火焰凤凰,瞬间而至,一头扎入地下。

整个空间,被熊熊烈焰包围。

连空气都为之扭曲。

哔剥!

可怕的高温,直接将碧环轰裂,地面化为黑色焦土。

而李敬玄那个大大的诛字,当空而落。

一头五爪金龙,直钻入地下。

隆隆隆~~~

地面不断跳动。

仿佛有什么庞然巨物正在生死搏杀。

严守镜的骨刀厉鬼,瞬间补上来,双刀挥舞,硬生生将地面上的烈焰斩开,露出圈内破灭之状。

厚厚的劫灰,遍布大地。

生灵死寂。

苏大为绝对没有任何生还可能。

张果抬头向铁拐李看了一眼:“没遁走?”

铁拐李也微微颔首:“各道兄的神通都打中他了。”

“没有生还可能。”

“奇怪,他纵然躲不掉,却为何不还手?”

苏大为虽然气息衰弱,但不至于一招不使,便被七仙神通蹂躏至死啊?

这也不像是他的做风。

铁拐李心中隐隐感到有一丝古怪。

但又想不出问题在哪里。

他的重瞳秘术,锁定住苏大为。

一眼看出那是真身,绝对不是分神。

而张果的秘法,又将他封禁在其中。

不可能逃脱的。

正在皱眉思索间。

琴姬李万姬的兰陵王大军,已经轰然碾过。

千军万马,奔腾践踏。

将苏大为方才立足之地,被各仙家神通犁过数遍的大地,再翻过一遍。

只怕就算苏大为深藏百丈之下,也要被踏碎,死得不能再死。

轰隆隆隆~~~

千军万马,转瞬远去。

整个战场,劫灰四散。

空气中杀意纵横。

片片劫灰如雪片般飘舞。

苏大为方才落脚之地,只剩下一个巨大琉璃化的天坑。

阔百丈。

深不见底。

“死了吗?”

张果有些犹豫的起身,抽了抽鼻子。

“没有他的气息了。”

吕洞宾将手一招,纯阳剑回到手中。

他咬牙切齿,颇有些意犹未尽,含恨骂道:“可惜死得太容易了,我恨不得将他寸寸切碎,拿去喂狗。”

“哦,真的吗?”

一个声音,自声后响起。

张果抽了抽鼻子,突然变色:“不对!”

杀机暴起。

“铁拐李,旋争膝撞醉还真!”

伴随一个森冷如冰的声音。

苏大为自吕洞宾背后阴影踏出,提膝摆胯,仿佛泰抬膝顶肘。

腰肢一拧一弹。

崩崩崩!

全身大筋弹抖,顶膝如箭。

撞向吕洞兵后腰。

吼~~

一头莽牛巨兽,自他身后浮现。

八大诡帅,牛魔神通。

吕洞宾发出一声尖叫,百忙之中,背剑在后。

耳中只听轰隆一声巨响。

纯阳法剑,轰然崩碎。

同一时间,一头魔牛虚影,透体而出。

吕洞宾被巨力掀飞。

人在半空,听得四肢百骸发出破碎之声。

宛如摔碎的瓷器。

这破碎,从肉身,一直蔓延至元神。

一道道裂纹扩散。

念头模糊了。

一片昏暗之中,隐隐听得牧笛声声。

那个小小的牧童骑在青牛上,渐行渐远。

忽尔,回头一笑。

“仙姑,我来渡你。”

这是吕洞宾最后一个念头。

呯!

半空中,爆开一团血雾。

神魂俱灭。

汉钟离、铁拐李、李敬玄、李万姬、张果等人,都惊呆了。

特别是铁拐李,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铁拐李旋争膝撞醉还真?

这……这特么和老子有什么关系?

羞辱!

莫大的羞辱!!

苏大为不但杀我们,还用我们几人的名字来杀。

用吕洞宾杀何仙姑。

现在又用他铁拐李的名头杀吕洞宾。

而且每杀一个,不但毁灭肉身,连元神都不放过。

何仙姑、吕洞宾,连残魂都不剩。

绝不可能再复活了。

“恶贼,恶贼啊啊~~~”

暴怒的声音,从铁拐李胸膛吼出。

他的面孔,因为愤怒而变得扭曲。

双眼赤红如血。

“杀!!”

喜欢大唐不良人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373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