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6-20)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美丽的湖心小岛上,寂静无声。

秦琅独自垂钓金赤鳞,皇帝的钓竿非凡品,不过秦琅似乎也并不是真想在这里过过钓瘾。他只是借机让自己沉浸在思绪之中,刚刚的这顿野炊,暗藏刀光剑影凶险异常。这也让他明白此次奉召而来的旅程,并不会顺利。

他并不确定是否已经把握住了皇帝的心思。

面对着天可汗李世民,哪怕是个已经老病将死的天子,也不敢有半点大意。

接下来每一步,都会异常关键,必须得小心,谋定而后动,三思而后行。

远处湖面上,一条龙舟静静的停泊湖面,并没有过来打搅,一直到夕阳西下,倦鸟归林,秦琅这才收起了钓竿。

虽然脑子里一直在高速运转着,不过秦琅的渔获还不错,金赤鳞、银赤鳞还有一些其它的鱼收获了得有六七斤。

提着收获,秦琅对着湖上龙舟招手。

龙舟迅速划过来,秦琅提着鱼上船,船上一名宦官对他恭敬道,“秦相公是否回府?”

秦琅望向这个年轻的宦官。

小宦官带着些紧张,激动的道,“恭喜秦相公,刚才圣人从这回去后,便让翰林院大学士白麻内制,再拜魏公为相。”

诏太保、镇南大都督、魏国公琅为太傅兼检校中书令,知中书门下二省事,于龙泉宫留守,余并如故,赐物三千段。

随着这道复相诏令,还有一连串的人事调整诏令。

扬州大都督、太尉、左仆射长孙无忌为太保兼检校侍中,知尚书省事。

中书令许敬宗加封高阳郡公,检校吏部尚书,兼太子少师、太子少詹事。

以侍中褚遂良兼太子少傅、兼崇贤馆大学士。

以右仆射崔敦礼为尚书左仆射,兼太子左庶子。

以黄门侍郎兼太子左庶子杜正伦为尚书右仆射,检校户部尚书,兼太子右庶子。

以太子少詹事兼刑部侍郎张行成为中书侍郎、检校刑部尚书,兼太子左庶子。

以兵部侍郎、太子右庶子高季辅为黄门侍郎、检校工部尚书,仍兼太子右庶子。

以于志宁为中书侍郎、检校崇贤馆学士。

以开府仪同三司、同中书门下三品、英国公李绩为太尉兼检校中书令,兼兵部尚书、太子詹事,余如故。

那名小宦官暗暗打量着秦琅的表情,发现这位魏国公听到复相的消息也并没有表现出半丝的高兴,真正的面无表情。

原本想着抢先把这个消息第一个告诉魏国公,想结交这位重臣,谁料到却是这个结果,心下郁闷不已。

而另一边的秦琅,听到这个消息确实没有什么激动,他听完政事堂的再次调整消息后,心中迅速的思量了一番。

这次的政事堂班子十人为相,相比之前的七人班子,又增加了秦琅、张行成和高季辅二人,增加的这两人分别以中书侍郎和黄门侍郎拜相,同时又兼了刑部尚书和工部尚书这两个尚书职,但又还都分别兼着东宫的左右庶子。

若加上杜正伦和于志宁这两位之前就已经拜相的东宫左右庶子,那么东宫的四位庶子皆入政事堂。

杜正伦、于志宁、张行成、高季辅四人皆拜相,还仍然都兼着左右庶子之职。

若算上兼任太子詹事的李绩,兼任太子少詹事的许敬宗,兼任崇贤馆大学士的褚遂良,那么实际上政事堂宰相,已经跟东宫合二为一了。

这已经透露出了皇帝的最终决定,确实是要保太子,要让大唐皇位顺利平稳的过渡。

新的十人宰相班子,出人意料的居然是秦琅这个离开中枢好几年的旧宠臣再杀回来居首位,以三师太傅之正一品,镇南大都督之从二品职,开府仪同三司从一品阶,以检校中书令,知中书门下二省事这差使头衔,居政事堂之首。

排在他后面的,自然是原尚书左仆射长孙无忌,这次晋封三师之太保,兼检校侍中,知尚书省事,也是正一品之尊,同时管尚书和门下两省,又还遥领扬州大都督职。

这两人之后,排第三的应当是李绩,因为李绩加三公之太尉,另兼检校中书令兼兵部尚书,他还是东宫的太子詹事。

而中书令许敬宗,只是太子少詹事兼太子少师。

秦琅居首,长孙无忌其次,李绩第三,许敬宗第四。

褚遂良第五,崔敦礼和杜正伦分居六七,然后张行成、高季辅居尾。

本来许敬宗是中书令应当是第一,可秦琅不仅检校中书令还知中书门下两省事,又是太傅,自然就压他头上了。

长孙无忌也是检校侍中,知尚书、门下二省事,也管两个省,还是三师之太保,当然也在他前面。

就连李绩的官阶职位,也能压他一头。

很明显,秦琅长孙无忌李绩这是辅政三元老,许敬宗、褚遂良次一级,而崔敦礼、杜正伦、张行成、高季辅这四个东宫官出身的,资历还是功勋自然都更比不了。

杨师道、韦挺这些贞观老臣都没能入列,自然也还是站队立场问题。

秦琅把今天钓到的那几斤鱼递给了那个紧张却又还满怀期待的小宦官,“这鱼送你了。”

“谢魏公赐鱼!”

小宦官欣喜的双手捧过鱼桶,这鱼虽是赤鳞鱼,但本身也并不是很值钱,这般新鲜的一斤不过几十钱,加一起了不过百来钱,但这是魏公所赐,自然不同。

这就如同圣人和太子年年都会给百官们赐樱桃一样,如今又不是魏晋南北朝之时,樱桃早就没那么稀罕了,谁缺皇家赏赐的那么几颗樱桃?

可自己家种的或市面上买的,能跟皇家赐的比吗?

跟赐樱桃同样的还是皇家赐的荔枝等。

这代表的是一种恩赐。

其实秦琅蹀躞带上的钱袋里面装着不少金银币金瓜子,但秦琅并没有拿出来,不是小气,而是对方是宫里的宦官,虽然地位低下,顶多是个七八品,但他们是皇帝的农奴,秦琅也不熟,不敢贸然给钱,尤其是在眼下这种节骨眼上。

小宦官把秦琅送回了他的府第,其实这处地方秦琅也是头一回来,今天之前他都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处产业呢。

这是皇帝恩赏,营建龙泉宫的时候,就已经给他预留了一座别墅了,别墅倒也算不上大,十亩左右,却营建的十分精致,十亩别墅,里面居然还有假山水池,有园有林。

甚至里面的奴仆等一应俱全,进去发现,居然还有皇帝特别赐下的一队教坊寺拔来的歌伎舞姬配着乐班,直接就能听个曲看个舞。

秦琅让宦官向圣人转达他的感激之情,然后便坐在庭院里煮茶赏鱼了。

他这次来泰山,公主等妻妾并未随行,一来是皇帝催的急,二来也是因为孩子们还小,公主不想孩子们受颠簸之苦。

来了行在,他却也没打算去拜访别人。

虽然他知道朝廷百官随驾行在,可秦琅没打算出去,他相信会有人来拜访自己的。

不过秦琅却吩咐了管事,谢绝拜访。

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李世民虽然跟他吐露了心中的苦闷,甚至提到了想废掉承乾,但皇帝的表现却又说明他并没有这个决心。

复相的诏令随后果然送到,翰林院知制诰李百药写在白麻上的诏令,充分体现了这位前礼部尚书、太子左庶子的才情,这位如今的翰林院大学士在隋朝时就非常有才名了。

他父亲是

开车晚上污痛痛的句子小说全文

隋朝名相李德林,李百药年轻时在隋朝曾经非常得意,不过后来李百药父子被高颖搞了,李百药是大才子,年轻时曾经连杨素的妾侍都敢偷,风流满长安。不仅诗赋做的好,而且精通音律,真正的大家。

一篇拜相诏令,写的花团锦簇。

秦琅领旨谢恩后,却看都没再看一遍,就放到了一边。

管家很认真的执行着秦琅的闭门谢客令,不过有些客人,管家还是挡不住的。

天边还有最后一丝光亮时,太子来了。

太子神色有些焦躁,甚至没听完管家为难的话,便直接闯了进来。

秦琅看到他后并没意外。

挥挥手,示意院里的闲杂人等都退后。

承乾见四下无人了,砰的一声就跪在了秦琅面前了。

“老师救我!”

“殿下这是何意,快快请起,臣当受不起。”秦琅起身把承乾扶起。

承乾去拉着秦琅的手不放,“老师,学生犯了一个大错,如今性命危在旦夕,唯有老师能救我一命。”

秦琅望着承乾,他双眼赤红布满血丝,甚至还有着浓浓的黑眼圈,嘴唇干裂出血。

“殿下勿急,有事慢慢说。”

他很清楚承乾因何事而急,估计他跟武氏的事情窗事发了。而看他如此匆匆而来,估计是李世民跟秦琅谈完后,才有意为之。

为什么既然打算保承乾了,却还又要捅破这事?

看着矛盾,但李世民是何等人,估计这样做,也是有其深意的。

承乾终究还只是个年轻的太子,即将满三十岁的皇太子承乾,这一刻也慌了神。尤其是李世民表现出来的那种愤怒,是承乾从没见过的。

喜欢贞观俗人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3785.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