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07-02)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刘裕叹了口气,坐回到了自己的帅案之后的胡床之上,眼神变得黯然起来:“唉,女人,真是麻烦的事啊。”

刘穆之勾了勾嘴角:“如果对你来说,可能有比女人更麻烦的事,那就是子嗣,寄奴啊,你觉得这回妙音这么急着去广固,真正的原因是什么?”

刘裕的脸色一变,一下子站了起来:“难道,难道阿兰真的有了身孕?”

刘穆之严肃地看着刘裕:“你这半年来,可曾见过慕容兰?寄奴,此事来不得半点马虎,我一定要听实话。”

刘裕咬了咬牙:“在南燕出兵的时候,慕容兰曾经来京口找过我,就在以前她存放兵器的谷仓里,她要我放过南燕这次,要我给她时间来处理南燕,给我个交代,可我拒绝了,于是她想要杀我,我没有反抗,她下不了手,动情之时,我们两个都没有控制住,于是…………”

刘穆之叹了口气:“果然是这样,寄奴啊寄奴,你终究还是没有算计过慕容兰,她真正来找你的目的,不是杀你,而是为了这一夜之情,为了能怀上你的儿子。”

刘裕睁大了眼睛:“这怎么可能?我跟她夫妻十几年都只有一个兴弟,怎么可能那一夜…………”

刘穆之摇了摇头,正色道:“你大概不知道,这些世家女子,或者是胡人的公主,经历了几百年上千的的宅斗,宫斗,有各种各样可以控制生育,甚至可以控制胎儿性别的办法吧。”

刘裕不可思议地摇着头:“这生男生女乃是上天注定,怎么可能…………”

刘穆之叹道:“你看看我,人胖成这样,行房都困难,但是也是靠着喝药调理,算准妻子的月事之时,然后给她也作了些特别的护理,就生了三个儿子。这些是我亲身经历,还只是看了一些古法秘方,照方吃点药而已,更不用说,什么转女为男术,转男为女主,在胎儿刚成形之时是可以做到调换性别的。那些贵族女子,往往要母以子贵,千方百计地想要怀上儿子,几千年来用尽了各种办法,也有各种各样的秘药奇法来助她们实现这点。”

说到这里,刘穆之的眼中闪过一丝黯然之色:“寄奴啊,之前你跟慕容兰多年夫妻,但只有一个女儿,想必也是兰公主有意为之,要是跟你真的生了个儿子,那以你们当年的情况,会是巨大的麻烦!”

刘裕低下了头,眼中已经是泪光闪闪:“是的,要是我跟她有个女儿,那我的敌人们会做尽文章,本来我就是私娶了燕国长公主,虽然得到了司马曜的赦免和承认,但是后来随着他的死,我又重新获罪,要是这时候阿兰生下一个儿子,那我这里通外国的罪名就坐实了,而她与汉人生下儿子,也会被慕容氏所不容,最可怜的,还是我们的这个儿子,在当时,我没有掌握大权的情况下,我没有办法保护她们。”

刘穆之正色道:“如果只是刘牢之,桓玄这些人与你为敌,那还不可怕,可怕的是,如果慕容兰生下的是儿子,那就有资格继承你的大业了,也意味着她无路可回,只能留下来当你的妻子,那真正会成为你的敌人,与你反目成仇的,是妙音,还有谢夫人,以前整个世家高门!”

刘裕的心中一凛,抬起了头:“妙音真的会因为这个跟我为敌?”

刘穆之点了点头:“是的,因为如果你跟慕容兰没有儿子,那你们的婚姻只是露水夫妻,随时可以离开的,她还有机会,但如果有了儿子,那就是要承担你的家族,成为你的正室,此生会与你生死与共,再不分离,王妙音以前爱你有多深,这时候就会恨你有多深。她没有向慕容兰发难,只是因为顾忌到你的感受,想要等慕容兰自己离开,再有机会和你再续前缘,但要是连这个希望都破灭了,那还会祝福你们吗?她会用尽所有的力量来毁灭你们。”

刘裕半晌无语,久久,才说道:“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是我必须要承认,这是最可能发生的事,这么说来,妙音这回急着去广固,不是去救她的,而是为了她腹中的…………”

刘穆之轻轻地叹了口气:“要看这两个女人如何去谈了,她们都是最优秀的女子,凡事也能从最理性的角度出发,慕容兰要怀上跟你的孩子,归根到底还是想阻止你攻燕灭国,以前她曾经探过我的口风,说如果是她当上南燕女主,然后跟你产下一子,再由你们的孩子即位,这样南燕等于以后就是你的属国,是不是可以就此放过南燕和鲜卑族人一马。”

刘裕咬了咬牙:“不可能的事,她怎么会这么糊涂,国家大事,怎么能由私人的感情所决定?莫说是我的一个未曾谋面的儿子,就算是我的全家,也不可能拿来跟国家大事,几十万军民的付出作交易。胖子,她当时既然这样问你,你难道没有看出来,没有劝她吗?”

刘穆之勾了勾嘴角:“我哪知道她是想跟你一夜风流怀上你的儿子?!我还以为她是想先回你身边呢,当时我还跟她说了一大堆王妙音那里很难交代的话,劝她回去想

欲佛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办法放回那些乐工,再让慕容超想办法服软,这样才能保南燕的社稷。没想到她选择的是这种方式!”

说到这里,刘穆之脸上的肥肉跳了跳:“以前我也想不明白这点,但是现在,却有点懂了,恐怕慕容兰要担心的,也是天道盟,是黑袍,而不仅仅是南燕的慕容超,以她的本事,想控制慕容超甚至发动政变自立为主,并不是太难的事,但要是黑袍在后面,那她就没有办法了。怀上你的孩子,不知道是不是对付黑袍的某种手段,

欲佛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或者…………”

说到这里,刘穆之闭上了嘴,刘裕幽幽地叹了口气:“你是担心,阿兰来找我,和我一夜风流,然后怀上孩子,是黑袍的指使?”

喜欢东晋北府一丘八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408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