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07-02)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必须行,程某可有骗过你?来吧!精神一点。”程处弼大巴掌拍在李承乾的肩膀上,指着宁忠道。

“宁公公,保持住你的姿势,让太子殿下好好的发挥一下。”

宁忠呆呆地跪在梗得膝盖生疼的石板上,呆若木鸡地看着跟前这一高一矮,一壮一廋的组合。

“我……我是太子,我……我是国之储君。”李承乾强忍住捂脸的冲动,显得有些腼腆而羞涩地道。

“你听到了吗?”程处弼不乐意地瞪了李承乾一眼,朝着宁忠问道。

宁忠赶紧点脑袋,程处弼直接不乐意了,眼中凶光毕露地朝着宁忠威胁道。

“不,你没有听到,殿下的声音太小了,所以你听不到,对不对?!”

看着程处弼恶狠狠瞪着自己的铜铃大眼,宁忠差点就哭了,只能委委屈屈地点了点头。

程处弼满意地微微颔首,这位太监工具人也挺好用的,转过了头来,表情严谨得就像是一位资深心理学专家。

“好,请殿下继续,记住,你是大唐的太子,大唐的国之储君。

今天,你仅仅只是向一个人,表明你自己的身份。”

“你都如此的不自信,都难以做到。那么日后,殿下你如何面对千万子民,来,大点声,精神一点。”

“我……”耳朵边听着程处弼雄浑的嗓音,还有那带着蛊惑的语句。

言情剧男配李承乾心里,并发出了一丝火星。

“我是太子,我是大唐的储君。”

“听不见,大点声!”

“我是太子,我是大唐的储君。”

“不够,声音太过于礼貌,太过于谦和,不够宏亮,没有一位上位者的豪迈和霸气。继续。”

“我是太子,我是大唐的储君。”李承乾深吸了一口气,盯着宁忠,声音终于比正常说话大声了一些。

此刻,看到程处弼投过来的威胁目光。宁忠下意识地摇了摇头。“不够,奴婢听不清楚。”

“我,是大唐的太子,我是大唐的储君。”

“再来,请殿下大声的告诉我,你是谁!”程处弼挥舞起了手臂,用力地握紧了拳头。

就仿佛他被《国王演讲》里的那位语言大师附体。

看着程处弼那夸张的表情,还有丰富的肢体语言在为自己鼓劲。

李承乾的脸开始发红,双手开始紧握成拳。“我,是大唐的太子,我,是国之储君。”

“很好,相信你自己,继续,告诉他,你是谁!”

“我是大唐的太子,我是国之储君。”李承乾仿佛被激怒了一般,大声地尖叫出声来。

“好!很有精神!”程处弼看着李承乾,此刻的李承乾那副愤怒到难以自抑的样子,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

“处弼兄,我是大唐的太子,我是国之储君。”李承乾看向程处弼,大声地吼道。

看着这位近乎于丧失理智模样的李承乾,程处弼迎着他的唾沫星子,淡定地一笑,用力地点了点头。

“对,你就是大唐的太子,你是国之储君,你无人可以取代。”

“除非你自己放弃,不然,谁也休想改变这个无可辩驳的事实。”

“我,我懂了,我的那些兄弟们,他们或许会受到父皇的偏爱。”

“但是我才是太子,独一无二的国之储君。”李承乾双手一直紧紧地握着,大声地道。

校园奴隶契约 啊快点拔出来快回来了

是在宣告,又像是在为他自己加油鼓劲。

宁忠呆愣愣地看着这位前一刻还犹如一只瘟鸡般萎靡不振,整个个懒洋洋半点精气神都没有的太子。

现在,却显得那样的斗志昂扬,目光湛然,神完气足。

重要的是,宁忠从太子的眼里,看到了一种叫做明悟与自信的光彩。

程处弼看着狂燥的太子又叫又喊,嫌弃地抹了把脸上的唾沫星子。

继续用慈祥而又鼓励的目光看向李承乾,朝着他翘起了大拇指。

远处,一开始听到了喧哗声而匆匆赶过来的遂安夫人,目睹了全程,此刻,遂安夫人红着眼眶,捂着嘴。

小心翼翼地,悄然后退,一直退到了远处,遂安夫人这才如释重负地吐了一口浊气。

此刻,她越发地欣赏那位看起来愣头愣脑,有时候做事看起来显得那样荒诞不经的程三郎。

太子能得程三郎为友,

校园奴隶契约 啊快点拔出来快回来了

幸事也……

#####

李承乾终于渐渐地平复了心情,可是一想到方才那一幕,一股子淡淡的羞耻感不禁由然而生。

让他有一种想要捂脸蹲到假山石后面去躲起来的冲动。

看到了李承乾那副羞涩的模样,程处弼觉得自己应该再好好地鼓励一下他。

“殿下,有人羞耻之心很正常,但是,你应该理直气壮一点。正所谓脸皮厚,吃个够。”

“???”一脸黑线的李承乾与宁忠齐刷刷地拿眼珠子瞪向程处弼。

神特么的脸皮厚,吃个够!兄台,你能不能做个人。

“兄台,你且先让小弟缓缓行不行……小弟觉得今天已经很丢人了。”

“你呀,就是太羞涩了,人不能这样。怎么说呢……

就像臣和宁公公,我们的脸皮都挺厚的,因为我们知道……”

“我……”宁忠有点急眼的想要发言,看到了程处弼鼓过来的眼珠子。

只能无比幽怨地扭开了头。罢罢罢,看在你是在为太子殿下作心理疏导的份上,咱家懒得跟你这个真*厚脸皮计较。

但不得不承认,通过了那样一通的发泄之后,李承乾,就如同找到了宣泄口一般。

将所有的负面情绪和负面能量给发泄了出去,整个人仿佛卸掉了重担一般。

心情也轻松了许多,此刻,看着跟前继续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处弼兄。

李承乾既是感动,又是哭笑不得。

等到唾沫星子横飞的处弼兄住口喘气的功夫,脸上都沾着不少白点,脸色有点发黑的李承乾赶紧抹了把脸。

突然开口,打断了刚唤好气准备继续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处弼兄。

“处弼兄,我的腿,真的能治?”

程处弼微愕之后,坦然地看着李承乾,重重地点了点头。“当然能治。”

“小弟,我想要把腿治好,我再也不愿意别人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我,再也不愿意听那些闲语碎语。”

“一提及我这位大唐的太子,就总会摇头叹息,小弟不希望那样。”

程处弼低头看向李承乾的腿,语气显得十分郑重地道。

“但是殿下你要知道,治好你的腿,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喜欢大唐第一世家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411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