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周前 (07-03)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一帮人听完无念的话,屁都不敢放一个,一边点头哈腰,一边朝后面退却,等退出几步,好像害怕无念反悔似的,调头就跑。

转瞬之间,红绳会的老窝跑的一个都不剩,只有那些咽了气的,横七竖八的在地上挺尸。

无念也真不嫌麻烦,等活人都跑光了,他自己找了把铁锹,在寨子外头挖坑,这天寒地冻的,土都冻硬实了,洋镐砸下去,也就是砸出个白印儿。

王换看出来,无念是非要挖一个大坑,他就跑回寨子,在当院架了口大锅,开始烧水。水烧开了,一桶一桶提到外头浇地。

这样做真的很麻烦,而且坑也挖不深,无念却没有一点反悔的意思,执意要挖坑。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俩人就在寨子的旁边全力挖坑,等到坑挖好,所有的尸体并排被放进坑里。

王换不懂是怎么给人超度的,就在旁边默默的看,等无念把法事做完了,挖出来的土又回填进去,这件事才算彻底了结。

连着两天的忙碌,王换有些疲惫,为了帮着挖坑,这两天时间里,俩人都是饥一顿饱一顿的,等忙完之后,王换到寨子里的伙房看了看。采参人有钱,吃的喝的在入冬之前就储备好了。

伙房的屋檐下,吊着半条剥了皮的狗,已经冻的和铁一样。山里的猎人很少吃狗肉,因为平时要靠狗打猎,但采参人就没这个讲究,都觉得秋冬吃狗肉是大补。

吊在屋檐下的半条狗,肌肉冻的发黑,肥膘却雪白雪白的,王换没有吃过狗肉,只觉得现在看着这半条狗,心里就不怎么舒坦。

无念站在屋檐下,默默的抬着头,看着那半条狗,过了很长时间,他才转

阿宾小说 美女图片131

头对王换说道:“狗肉滚三滚,神仙站不稳。”

狗肉就这样被炖到了锅里,在这样的天气里,两个人围着一口铁锅,吃着肉,喝着酒,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情。当热腾腾的狗肉吃到嘴里的时候,王换心里的不适,似乎一下子消失了。

他很佩服发明那句谚语的人,神仙能不能站稳,这不好说,但肉的确很香。

狗肉吃到一半儿的时候,无念拿起了酒碗,贴着正在咕嘟咕嘟冒泡的铁锅,倒进去小半碗白酒,热气逼着酒香和肉香,混杂在一起,形成了一种让人形容不出来的气味,只闻闻这股气味,就能慰藉肚子里的馋虫。

“铁锅倒酒混肉香的法子,你记住了。”无念放下酒碗,捞起一块肉,一边吃,一边对王换说道:“这法子,烹炭炉羊肉最好,狗肉次之,牛肉又次之,肉吃到一半儿,烹进去半碗白酒,滋味最妙。”

王换看着无念,无念似乎没有什么禁忌,吃肉喝酒,不亦乐乎。

“修行的人,不是不能吃荤吗?”

“谁说的?”

“以前遇到过居士,是居士说的。”

“他们的佛,在嘴上,我的佛,在心里。”无念将嘴里的肉咽下去,说道:“佛食肉,行善事,依然为佛,魔食素,行恶事,依然为魔。”

王换想了想,似乎有些明白无念的意思,却又似乎不那么明白,他也不愿意再去琢磨这些,端起酒碗,对无念说道:“敬你心里的佛。”

无念一笑,端着碗跟王换碰了一下。

“今年的冬天,不知道会不会比去年短一些。”无念说道:“我来到关外,一直没有进山,只想等着开春之后,到山里去看一看,你呢,你有什么打算?”

“我也要进山。”王换原本心里还比较轻松,等无念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他的心,顿时又被揪紧了。

狐狸山在什么地方,现在又不确定了,因为被红绳会坑过,王换也不敢再相信小山东他老舅的话。

就算开春可以进山了,自己找到狐狸山,接下来该怎么办?王换不知道,他甚至都不能去想,只要一想,就觉得脑袋疼。

“总之都要进山,那就一起走一程吧。”无念已经喝下去最少三四斤白酒,但是脸色却丝毫未变,他重新给王换倒了酒,说道:“寒冬漫长,有个人作伴,也是好的。”

这些话,真说到了王换的心坎上,王换从来不愿意麻烦别人,更不愿意去央求被人,但无念主动要一起进山,让王换感觉到了一种安全。无念的本事,他已经亲眼目睹过了,王换相信,不要说那些黑寨子的人,就算卫八也来了,面对无念,也占不到什么便宜。

这一场酒,直喝到了天亮,无念能吃,能喝,也能睡,一睡就是十个时辰。两个人在寨子里休息了两天,临行前,又找到了一些现钱,带了不少干粮。

现在是绝对不能进山的,只能在山外到处游逛,寒冬之中,百业凋敝,两个人行走了十几天,到了一个小镇子。

镇子原本就不大,在这片冰雪覆盖的苦寒冬日,几乎见不到几个人。无念的意思,是要在进山之前,把能走的地方都走一遍,这才算没有白来关外。所以,两个人就打算在镇子里找个能住的地方,落落脚,然后再动身启程。

走进镇子的时候,雪已经停了,王换的余光一瞥,就在不远处的一个墙角,看到了一个搭起来的小小的棚子。棚子下面有一层稻草,稻草上是铺盖,一个老人躺在铺盖上,蜷缩着身子,一动不动。

老人身前,有个看着大约六七岁的小女孩,小女孩穿的很厚,乱七八糟的衣裳在身上套了一层又一层,她的小脸冻的通红,双膝跪在地上,面前摆着一只破了口的小碗。

镇子里没有行人,小女孩却依然这样跪着,她像是一个虔诚的信徒,在跪拜自己的神明,祈求神明能赐予她福音。对她来说,一碗热腾腾的饭,一堆红彤彤的火,就是最大的恩赐。

但是,没有人给她,在这个人情几乎已经和寒冬一样的天地间,没有人来救她,更没有神明来救她。

王换还没有说话,无念已经朝着小女孩走了过去。无念的脚步,一直都是不紧不慢的,每一步的距离,都和用尺子量过的一样。只是在走到小女孩面前的时候,无念的脚步明显慢了。

他的眼神,平时都不会有什么波动,无论喜怒哀乐,可是现在,无念的目光,灵魂,仿佛都被眼前的情景触动了。他伸出一只手,小女孩看了看他,尽管素不相识,但小女孩仿佛能感觉到,无念的善,还有无念由心中透射到眼里的悲悯。

小女孩颤颤巍巍的伸出自己那只被冻的崩裂了口子的小手,无念握住她的手,尽量用自己的体温,给这个前路一片灰暗的小女孩,带去一丝温暖。

或许,小女孩从未得到过这样的温暖,她的眼圈红了,眼泪跟着夺眶而出。

无念站起身,把小棚子给拆掉了,小女孩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就拆了自己容身的笑棚子。无念拆掉棚子,将木板干草堆起来,晃火点燃。

“很快,你就不用再住到这里了。”无念从身上取出了干粮,在火上烤着,微笑着对小女孩说:“有一间大屋子,暖融融的,还有一张软绵绵的床,你可以住到那里去。”

王换默不作声的在旁边看着,他很奇怪,奇怪一个人的心,为什么会呈现如此截然不同的两面。

无念有时候,像是一尊魔,可有时候,却又像

阿宾小说 美女图片131

是一尊佛。

喜欢诡骨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411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