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07-03)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姚欢站在瓯茶的屋中,黯然中带着不甘的思忖。

梁师成见她既然坦荡地现了探究的心思,便不敢突兀地将她遣出去,唯恐她起疑。

梁师成只抢先去翻了那些有字的物品。

不过是些茶经、话本,或者抄录的小令集子。

姚欢也回过神来,开始收捡杜瓯茶的首饰匣子、衣裙箱箧。

学坊的两个杂役婆子,静静地候在院中,等着帮忙将杜娘子的遗物抬去坊外王府的马车上。

姚、梁二人整理了小半个时辰,只听门外一个婆子扬声道:“邵提举,坊长在里头。”

姚欢扣上箱子,起身与梁师成解释:“我夫君,下值后来接我回宅。”

梁师成抹了眼中最后一丝凄迷之意,彬彬有礼地回过头,向邵提举拱手见礼。

邵清回礼后,只沉声道一句:“在前院就听沈、张两位先生说,杜娘子出事了。”

梁师成的目光,与邵清略略碰触,就转开去。

干娘说过,姚氏能将两处营生做大,靠的是不要脸地抛头露面、勾三搭四,但她跟的这个男人,更厉害些,区区一个孤寒之身的江湖郎中,能在官家和简王跟前都混个热络,不是等闲的心机手腕。与他照面打交道时,越是将声色言语藏起来,越好。

此刻,悲恸,后悔,怨念,提防,诸般心绪炙烤下,梁师成只想快些离开杜瓯茶的这间屋子。

“邵提举,姚娘子,在下先将这些物件带回王府,告辞。”

……

邵清送完梁师成回来,看看只剩了桌椅床柜的空荡屋子,问站在窗边出神的姚欢:“你去殓房看过,有蹊跷吗?”

姚欢道:“过世之人没有蹊跷,但活人有些蹊跷。去岁高俅送瓯茶来我处时,私下与我交待过,梁师成或已从端王那里得了恩赏,是要与瓯茶结为伴侣的。但今日我见他的模样,不大对。”

邵清道:“怎么,他不伤心?”

姚欢摇头:“殓房中,他就露了悲戚。可是,我总觉得,他心痛惘然的神色下,还藏了一时无法言明的怪异。所以,方才我在瓯茶的梳妆匣中看到这个东西,就没向他打听,而是藏下了。”

姚欢说着,从袖袋里掏出东西来。

一个两寸长的铜制十字架。

“她信景教?”邵清脱口而出。

“嗯?你认识这个?”

邵清道:“这是前唐时就从西域传来的异教,在中原被称为景教。唐武宗灭佛后,外来教派亦被殃及,景僧们往北去,在草原传教。我儿时,周遭的契丹贵族,亦有信奉景教的。”

姚欢穿越前,也没什么宗教史的知识储备,对“景教”二字不算纯然陌生,只因在西安碑林博物馆里见过出土的大唐景教碑而已,约略晓得是基督教的分支,保留十字架。

姚欢于是佯作好奇道:“这是个什么教?不会,唆使教众自尽殉教吧?”

邵清很肯定道:“若真是景教,不会。景教的教义,禁止这种邪门惨厉之事。”

他从姚欢手里接过十字架,凑到窗棂处,借着夕阳的最后一缕晖光,仔细翻看,终于在底部找到一个烙印。

邵清告诉姚欢,开封有多少景僧,在何处传教,他不清楚,但这个十字架的烙印,看起来像是打制此物的作坊所留,他们可以去问问胡商图麦特与契里,寻寻线索。

二人计议已定,见暮色四合,便要离坊回家。

不料正走到大门处,那叫作宝萍的女孩一叠声叫着“姚娘子”,急慌慌地跑来,拦住他们。

宝萍颤声道:“英娘,在净房里,昏倒了,许多血。婆子们已经下值走了,我们不知怎么办。”

夫妇二人忙跟着宝萍往回走,步履匆匆中,姚欢问女孩:“英娘这两天是小日子来了?”

宝萍瞄一眼邵清,面色尴尬赧然。

姚欢道:“我夫君是郎中,你莫忌讳,但说无妨。”

宝萍于是老实道:“是的,英娘说她,这一回的葵水晚了月余,所以特别多,昨天夜里连草木灰都不够用了。今日原以为好些,不想方才竟汹涌而出,她又说肚痛难忍,干脆去净房坐着。不多时我去小解,就见她瘫在墙角……”

这番禀报未达至尾声,三人已到了学坊的净房门口。

另有两个路过时被宝萍叫住的女学徒,一脸惊惧无措地扶着门框,盯着里面。

姚欢扒开她俩,迈进去一瞧,也是大骇。

英娘歪在地上。

此际时辰虽晚,到底临近夏日,几分暮光里,姚欢依然辨出,英娘身下襦裙半截处,被血染得红透。

姚欢心道,这哪里像是普通生理期,天呐,这姑娘莫非……

带着难以置信的猜想,姚欢一边唤英娘的名字,一边蹲下来。

欲佛 他吻by阿司匹林

净房门外,听过宝萍所述情形、早已起疑的邵清,二话不说,打发三个女孩走远了些,才迅速回身,立于门槛处,压着声音直言道:“你看她裙下,可有经血以外的成块白膜?”

姚欢咬牙,推着英娘侧身,寻到她腰间系带,一一解了,定睛寻找,终于找到邵清这个古代郎中和自己这个现代女性,都明白的东西——人体蜕膜组织。

……

英娘是在悦耳的鸟鸣声中醒来的。

随着意识的清明,最先恢复的,是视觉。

她看到了晨光里,和衣躺在地上的姚欢。

姚娘子好像睡得很熟。

随即,英娘感到,自己陷入无尽黑暗前的腹部剧痛,变成了隐隐的抽痛。

她在薄衾里,能感到身上的中衣和下裙,都是干的。

她勉力对抗着虚弱,抬起半幅肩膀。

床榻边的帷幄下,卷拢着自己那已经没法看的污秽衣衫,一旁两个木桶、一个木盆,空的,搭着几条潮湿的帕巾。

恢复神智的英娘,仍是一脸懵。

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因为月事,几乎痛得要死掉。

她在床榻上愣愣地坐了一阵,方意识到,这是杜娘子的寝屋,杜娘子已经死了,床榻晦气。

她挣扎着往床下挪,动静响了片刻,终于将姚欢惊醒了。

“你躺回去。”

姚欢起身,沉声道。

英娘被唬一跳,她从未看到坊长眼中,露出过这样的森然之色。

“姚娘子,这床板,不吉利,我想下来。”

“下来作甚,你要死,也不是因为睡过杜娘子的床板。”

屋门被敲响。

姚欢去开了,迎进邵清。

邵清递给妻子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药。

姚欢端着药,走到榻边坐下,叹口气,嗓音柔缓了些,问英娘:“你下腹,此际痛楚如何?”

英娘呐呐道:“好像有手在扯,但能忍。”

姚欢知道,那是宫缩。

昨日,邵清看了蜕膜组织,就判断,这姑娘的胎胞,没有流干净,得喝药。

待英娘在不知所措中喝光了药,又有些羞怯。

痛经昏过去而已,姚娘子竟然让邵提举给开了药。

姚欢才对她道:“你与哪个男子,有了肌肤之亲?”

“啊?”英娘一怔,脱口而出地否定,“我,没有。”

“没有?你肚子里的孩子,哪里来的?”

英娘好像没有听懂姚欢这句话,瞪着眼看她。

姚欢又气又无奈。

这从小没娘的女孩儿啊,什么都不懂,也是可怜。

仍是站在门边的邵清,和声道:“英娘,你有身孕了。只是,小产了。你得告诉坊长,事情的来龙去脉。”

喜欢大宋清欢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413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