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月前 (07-06)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视野中,就见那原本手按彭虎面门凶狠屠戮猎物的女螝玛丽肖失去了动作,原因在于‘她’竟然也全身布满白色冰霜,就这样被冰霜通体封冻彻底禁锢,至此化为一尊人型冰雕!

是的,此时此刻玛丽肖就这样以悬空姿势被被冰霜封冻于半空,不管是表情动作统统凝固尽数终止,没有人知道刚刚雾气中发生了什么,但此情此情却无疑证实这一件事,一件绝对真实的惊人现实,即,女螝被冻住了!!!

如果说冰雾连灵体都能冻结已算骇人听闻,那么更为诡异的还在后面……

虽说整个房间甚至包括女螝在内皆被冻结,然,同女螝近在咫尺的彭虎身体上却丝毫没有沾到冰霜。

暂且不谈男人为何不曾结冰,至少冰霜救了他,及时出现的冰霜雾气阻断了杀戮终止了恐怖。

只可惜,貌似稍稍晚了些……

噗!

纵使女螝通体冰封,纵使拔舌被迫终止,然而脱离拔舌之刑的光头男如今却再也支撑不不住了,说是如此,实际同样如此,就在雾气消散拔舌终止的那一刻,下一秒,男人脸暇抽搐,双目瑕疵欲裂,嘴里猛然喷出一大口鲜血,而伴随血液流淌的还有半条碎裂不堪的舌头,就这样混合着大量血液一同掉落地面。

女螝被冰封的同时,停尸间闪烁不休的灯光亦重新恢复正常。

但,事情并没有结束,远远没有结束。

彭虎快不行了……

“噗!”

滴答,滴答。

待从嘴里吐出半条舌头后,他,仍在吐血,遍布血色的嘴巴里仍持续不断喷涌血液,短短数秒,脚下地面尽数赤红,又过了几秒,男人开始晃动,在女螝冰雕前身躯狂抖脚步虚浮,他,似欲行走,似欲移动,可那颤栗不止的身体却死死限制着他,导致他大脑眩晕摇晃频频,这一刻,光头男脸色惨白到极点,他的眼珠开始泛白,他的身体极度虚弱,接着,光头男仰面而倒,就这样在难以承受的重度伤害中径直仰面径直侧翻,如一根失去支撑的大树般直挺挺摔向地面……

噗通!

血液流淌,生死不知,身体在微微抽搐,瞳孔在逐渐放大。

这不怪他,因为他的舌头被扯掉了大半,而舌头又恰恰是人体最为脆弱部位之一,虽然女螝并没将其舌头完全扯下从而导致男人当场死亡,但这并代表失去大半舌头的他会安然无恙,加之神经断裂失血过多,如今的彭虎性命垂危,生命正快速流失着,先不提那断掉的舌头,单凭彭虎倒地后仍不停流淌的血液即可证明一件事,证明一件无可更改的残酷事实,那就是……

他快死了。

如得不到及时抢救,这个男人绝对活不长!

当然,就算治疗及时,哪怕医生在场,以男人目前伤势来看,他,依旧生机渺茫。

………

试问,当深更半夜猛然听到巨大响动,人们会怎么做?

答案必然是立即惊醒,就算睡得再死也一定会瞬间惊醒慌张查看,而后手持武器寻找源头,对,武器,武器不可或缺,至少在不禁枪支的美国是这样,而法律也允许百姓在家持枪自卫。

哒哒哒哒哒。

吱嘎。

就在彭虎应声而倒之际,过了片刻,伴随着一串脚步走动声,停尸间房门被人从外推开,旋即一名手持猎枪的老年男子出现于门口位置,非是旁人,正是殡仪馆馆长亨利,老人原本在2楼卧室睡觉,岂料不久前响动震颤,从1楼传来凄厉惨叫,被吓了一跳的亨利忙起身下床然后拿起把双管猎枪推门而出,小心翼翼来到1楼,目光随即转向停尸间,被门缝灯光吸引注意。

火急火燎推门而入,然让人顿感不可思议的是……

当房门自外推开连同亨利抵达现场的那一刻,环境早已恢复,原本的满屋冰霜连同正中被冰封凝固的黑裙女螝统统消失,是的,冰霜不见,女螝无踪,就这样莫名其妙隐匿不见,甚至连半丝痕迹都没有留下,就好像早前什么事都没发生过那般一切如故,一切如常,不过,以上种种仅仅只限于现场环境,或者说另一个无可更改事实仍然存在,存在于现场继而无时无刻不在向门前亨利证明着真相,证实着事件真实性,比如现场环境充斥血腥,比如墙角尽头血液满地,又比如彭虎那仰躺地面不时抽搐的身体!

“彭虎,你怎么了!?”

果然,见此情景,老人大惊失色,忙丢下猎枪跑至身前,俯蹲身侧上下打量了几眼,很快发现异状,发现了对方嘴巴满是污血,还有地面血渍中所明显掺杂的半条舌头!

咯噔!

冷意在这一刻由脚底蔓延至头顶,是的,发现舌头刹那间,亨利双眼圆睁脸色瞬白,同时一股彻骨冰凉的寒意亦没来由席卷老人身体各处,他的身体开始颤抖,他的思绪自行涌动,涌动翻腾回忆过往,结合着过往回忆,满是恐惧的目光就这么不受控制转往窗外,回头看窗,望向那隐藏于黑暗尽头的陵园墓地,毋庸置疑,作为小镇老人,他亲身经历过当年那场诡异屠杀,就算相隔几十年之久,可他仍旧对那场血腥杀戮记忆犹新,他知道答案,知道残忍拔舌是谁所惯用杀人手法,而此刻亨利脑海里也全是当年雨夜所见脸孔,那张惨白狰狞扭曲脸孔,那个孩童时就一直挥之不去的童年梦魇,想到这里,老人情不自禁颤抖,不受控制嘴角抽搐,因为……

因为眼前场景像极了那个夜晚,而自己这位助手的遭遇也完全和几十年前的惨死居民相同!

(莫非‘她’回来了?几十年过去了,难道‘她’又再次苏醒了吗?)

如上所言,虽搞不清彭虎为何身在此处以及为何受到攻击,但亨利却清楚的知道袭击者是谁,那是名生前堪称天才且频频创造奇迹的腹语傀儡师,玛丽肖,含恨而死导致其怨气滔天,复仇怒火将整座小镇覆盖蔓延,亡灵一夜间杀了几十人,本以为此事就此过去,可,没想到时隔半个世纪,对方依旧怨气难平,继而对小镇报复不休,她的亡灵再次属性,再次从坟墓爬出,如真是这样,那么这一次,对方又打算做些什么?

当然,恐惧归恐惧,胆寒归胆寒,凝视着身前那横躺血泊的光头助手,待本能伸手试探了下对方鼻息后,亨利兀自一惊,原来男人没死,没想到如此伤害下光头男仍保有一丝微弱气息!

(还有呼吸,仍有心跳,或许,或许还有希望!)

想到就做,加之亨利本淳朴善良,果不其然,见助手并未彻底死亡,老人动了,忙起身转向赶往客厅,而后拿起电话拨打号码。

不错,亨利所联系者正是小镇唯一一家小型医院里的唯一一名医生,一位叫霍尔顿的外科医生,不否认深更半夜吵醒对方很不礼貌,但人命关天,亨利哪还顾得上礼貌不礼貌?

“喂!喂喂!霍尔顿医生吗?我是殡仪馆亨利,快!请您尽快准备抢救设施,我这有人受了重伤!嗯,对,伤者是我的助手,好,好的,我这就开车将人送到你那去!”

先不谈目前正置身客厅焦急联络的亨利,同一时间,换面回转,在度转移至隔壁停尸间。

吱嘎。

伴随着一道房门开启声,停尸间出现身影,尽头那原本紧闭无声的地窖小门被人由内推开,随即爬出一人,沿通道爬出名身着睡衣头发杂乱老年女人,许是不久前房间响动将其吓到,直到事件平息响动消弭,女人才蹑手蹑脚爬出地窖,且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地窖本就存在于停尸间内,小门刚一推开,女人便自然而然身处房间踏足现场。

不过……

环顾周遭,扫视两侧,待发现地面那名横躺不动的光头男后,随即,老太婆有所动作。

怀抱着那只仿真乌鸦,老太婆神经兮兮试探靠近,逐步靠近彭虎,抵达近前,先是眼神上下打量起对方那不时抽搐魁梧身躯,过了数秒,女人目光转移,转向不久前因彭虎突遭攻击而掉落一侧尸体解刨刀。

在度移动,悄然弯腰,弯腰将解刨刀拾于手中,然后……

老太婆就这样手持刀具缓慢靠近,朝对面因伤势过重昏迷良久的彭虎径直走去!

“喂!玛丽恩,你在做什么?这东西可不是玩具,快把刀交给我!”

说时迟,那时快,女人没走几步,刚刚打过电话顺势返回的亨利亦恰好在停尸间发现了妻子,见妻子钻出地窖,深知对方只是名无意识疯子的亨利倒也未曾多想,只是当即跑来顺手制止,一边呼喊一边从妻子手里夺过尖刀。

“对了,米,米,我去找米给我的小家伙吃。”

正如亨利所认为的那样,确认手中尖刀被人夺走,老太婆并不在意,随即将注意力放在了怀中乌鸦,目睹着妻子神经兮兮左右打量,亨利见怪不怪,先是无奈叹了口气,接着便俯身弯腰架起彭虎,架着伤者匆匆赶往门外,很快,待把自己这名生死不知的助手塞进丧葬车后,亨利快

我下面被好多个男人用过 看完湿得最厉害的句子

速打火发动汽车,临走时不忘朝立于门前好奇观望的妻子嘱咐道:“玛丽恩你先回去睡吧,我这有点急事。”

言罢,老人发动汽车,伴随着一阵机车轰鸣,汽车打破寂静驶入夜幕,至于玛丽恩……

“米,我需要米,我的小家伙需要喂食。”

目送着汽车渐行渐远,老太婆依旧疯癫,仍如以往那样神经兮兮,就这样抱着乌鸦转身回家,为那只永远沉默不语的仿真乌鸦寻找起食物。

………

秋季的小镇散发着一股萧条寂落之感,寒雾笼罩,落叶飞舞,小镇后方树林茂密,林中则存在一片墓地,墓地凉风瑟瑟,树林被偶尔经过的凉风下沙沙作响,响动中,铺满地面的落叶时不时卷起一团吹向天空。

不错,这里是瑞文埃尔公墓,这里坐落着众多墓碑,虽然墓碑样式基本相同但每一块墓碑下所沉睡的死者则不尽相同,而今日,这里将增添一位新人,一位将永远沉睡在此的年轻女性。

丽莎的葬礼正式开始。

灵异任务第三天,上午,瑞文埃尔公墓某新立墓碑前正举行着一场葬礼,葬礼刚刚开始,一群身穿黑色素装的小镇居民连同詹米等人纷纷汇聚于此,而那装有丽莎尸体的棺材也已被提前放置坟中,毫无疑问,现场皆为熟人,多为参加最后告别的亲朋好友,注视着眼前墓碑,众人纷纷沉默,没有人说话,多数选择凝视,以庄严肃穆的方式盯着那放满鲜花的墓碑久久不发一言,旁人如此,詹米同样如此,痛失爱妻他面色阴沉,表情悲伤,如今就这样立于人群前端不知想些什么,当然,凡事无绝对,不同于詹米的悲伤难过,不同于人群的肃穆转眼,赵平维持着警惕,正以谨慎态度一边立于詹米身后一边频频扫视左右两旁。

通过观察,赵平发现了部分熟人,看到那位于人群右侧的老人亨利,同时还看到了他那名疯老婆,这是自然,身为詹米熟人外加葬礼操办者,亨利身在现场理所应当,道理诚然无错,可,当发现那名叫玛丽恩疯女人后,一时间,眼镜男表情微变,内心刹那间腾起一股莫名不安!

赵平慌了,在目睹疯女人置身现场的一瞬间神情骤变笼罩坎坷,之所以有此种反应,源头统统来自于彭虎!

正如光头男早前所理解猜测的那样,当他昨日朝眼镜男做出暗示动后,赵平瞬间明白了,明白了彭虎意图,猜出男人打算,但,他没有阻止对方,只是任凭对方离开,任凭对方执行计划,原因很简单,关键在于他和彭虎持相似念头,他同样认为那玛丽恩是个祸害,一个在原电影里既害死过亨利又泄露过消息的不稳定因素,加之身份成谜,为了稳妥起见,眼镜男支持彭虎,支持对方干掉此人。

他原以为凭彭虎的过人身手能轻易将疯老太婆杀死从而扰乱女螝整体计划,然而没有想到的是……

老太婆仍然活着!?

目标存活代表着彭虎行动失败,既是如此,在加之彭虎此刻并未出现在葬礼现场,那么,没有出现的彭虎目前又在哪?对方怎么样了?莫非,莫非期间遭遇了什么?

想至此处,一股不祥预感油然而生,就这样不受控制充斥脑海!

(该死,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好吧,等下去问问亨利。)

先不谈赵平此刻如何思绪紧张如何猜测频频,墓碑前,感受着萧瑟微风,人群久久竖立无人离开,诚然期间曾有部分人面露焦躁左顾右盼,但事实上大伙儿依旧置身现场久不撤离,感觉就好像仍有一件流程步骤没有完成才被迫滞留强行等待般,感觉如此,答案同样正确,不错,目前凡参加葬礼者之所以久不离开选择滞留,主要原因来自于大伙儿统统在等待一人,而所等之人无疑是葬礼关键人物,等待那或许会迟到但却永远不会缺席葬礼的某类神职人员,即,神父。

按照西方风俗,葬礼中神父不可或缺,据说也只有在神父的主持祷告下亡灵才可得意安息,灵魂方可升往天堂,传言真假暂且不谈,至少对信奉基督的小镇居民而言神父必须到场,没有神父葬礼便无法进行,无法结束。

只不过,就目前而言,那名负责主持葬礼的神父貌似迟到了……

当然,迟到并不代表缺席,当众人耐着性子又继续等了大概5分钟后,伴随着一串急促脚步,很快,一名身着黑色风衣脖颈还系着条白色领扣的男子匆匆抵达现场,猜都不用猜,单从那身标准职人员装扮上即可瞬间确认来者身份。

话归正题,一路小跑穿过树林,刚一抵达现场,男子便二话不说开始工作,当先踏上那位于墓碑旁边小型石台,见神父终于抵达,众人纷纷低头,纷纷习惯性做出哀伤姿态悼念逝者,按照规矩,人群祷告之际,负责主持葬礼的神父也要同时拿出圣经展开念读,为逝者念上段充满天堂哲理的缅怀诗词,旁人纷纷低头,不愿鹤立鸡群的赵平则同样低头垂目打算做做样子,话虽如此,但在某股突如其来的好奇促使下,低头前一刻,男人还是下意识微扬脑袋看向石台,看向那名因迟到而略显慌张的黑衣神父,结果……

结果不看还好,一看之下,眼镜男竟不由自主瞪大双眼!

眉宇间满含惊讶,眼神中充斥费解,根源在于对方样貌,或者说眼前神父和印象中差距过大,对方根本就不是原电影里的那位老头,而是名青年,一名亚裔青年,一张面容中略带痞气的东方脸孔!

陈逍遥!

神父是陈逍遥!?

没想到那自打任务开始就一直未曾露面的陈逍遥居然被诅咒赋予了神父身份?

这,这简直是开玩笑!

关于诅咒让执行者顶替部分原剧情人物身份一事赵平是知道的,比如原剧中的庄园看门人就曾被诅咒替换过,替换成了李天恒和陈水宏,对此,赵平心知肚明,知晓那是诅咒安排,属于一种既不影响剧情发展又能为执行者带来危机的逻辑手段,是啊,部分不算重要的角色被替换成执行者本身也没啥大不了,只要不影响剧情发展即可,逻辑的确是这么个逻辑,道理的确是这么个道理,可,可让陈逍遥来顶替神父这一身份却有点……

凭借自身丰富学识,赵平了解西方文化的同时对西方宗教亦有所涉猎,他知道神父代表着何种含义,那是类标准神职人员,一种传言能直接和上帝交流的通灵职业,当然传言仅仅是传言,但不可否认现实中神父终究和西方宗教紧密缠绕着,如果说让其他执行者来饰演神父赵平或许还能接受,可让陈逍遥来担任这一角色的话却着实别扭了,不,不是别扭,而是简直别扭到极点。

首先要知道陈逍遥在现实的身份是一名华夏道士,承然严格说道士和神父一样同为神职人员,但内中差距也太大了,诅咒赋予陈逍遥神父身份也确实给人一种难以言喻不协调感,或许这便是为何连向来性格冷漠的赵平都顿觉吃惊诧异的原因所在,此刻,注视着一名茅山道士边手拿圣经边身穿全套神父装扮,感觉可谓是要多别扭有多别扭。

至于陈逍遥……

如说眼镜男还仅限于惊讶意外,那么这位青年道士却早已在心里把诅咒全家问候了无数遍!

(草!!!)

不怪陈道士发火怒骂几近爆发,要知道宗教问题可是向来极其严肃的,容不得半分马虎,他身为一名堂堂华夏道士自然信仰道门学说,信奉道家祖师,而他本人也从来没搭理过那啥上帝耶稣什么的,说是如此,不料当他被传送进任务世界后,事态发生了改变,刚一睁眼便发现自己身在教堂,身份则成为一名住在瑞文埃尔的教堂神父!

环顾周遭,扫视现场,那遍布教堂耶稣雕刻,那充斥古典天使油画,还有身上所携带的十字架、圣经、整套神父制服以及出门后到处有小镇居民礼貌称其为陈神父等等现象时刻提醒着他身份变了,他现已成为神父,而以上种种则无疑把青年气的够呛,可惜……

可惜生气没什么卵用,他不敢否认自己的神父身份,更不敢做出任何同所赋身份不相符之事,因为这是诅咒安排,一旦违反必将遭殃,必将被扣除大量生存值,加之自身生存值本就不多,稍微扣上一点就会立即见底。

最终,受限于规则威胁,哪怕在不乐意,陈道士也只能以无比蛋疼的方式选择接受,硬着头皮接受了那所谓神父身份。

喜欢凶灵秘闻录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4204.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