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周前 (07-06)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许问说来就来。

朱甘棠的作画还没有结束,他依依不舍地看了几眼,走到一边,又开始选纸。

孙博然说得没错,没时间给他们耽搁,现在既然确定了朱甘棠的画没用——舍不得用,那就赶紧的再复制一幅。

这一次他选得比上次更快,基本上就是随便挑了足够数量的纸,就把它们平铺到另一边,开始粘。

这一次他甚至没有重制浆糊,之前做给朱甘棠的那些用完了不够,就把小厮拿来的拿过来继续用。

说起来,之前他看见朱甘棠那样子,就已经知道他画兴起来了的,所以才会那么精心地替他挑纸粘纸。

其实应该早做二手准备,还是放松了。

许问粘好纸,在另一边铺开,有小厮过来帮忙,主事们没什么人注意到他的动作。

他们全部都被朱甘棠吸引了。

许问选了一支小狼毫,闭了闭眼睛,静静思考了一阵子,然后开始俯身作画。

他所在的是比较靠近门口的位置,阳光从大门以及窗棂照进来,把他的身影拉得极长。

他半跪着,弯着腰,笔动而身不动,宛如一座亘古的石雕。

…………

朱甘棠落下最后一笔,弯腰端详了一会儿,起身,从头到尾把画看了一遍,这才把笔放回去,说道:“画完了。”

方才他画得酣畅淋漓,周围其他人看得也是酣畅淋漓,这时所有人都长舒一口气,就连向来不动声色的余之成都忍不住赞了一声:“好画!”

“朱大人,还差个落款。”卞渡提醒。

“不用。”朱甘棠还记得仿这画是用来做什么的,摆摆手说,“这也不是真的成画,一会儿还要在上面涂涂抹抹,落什么款,不用落款。”

“这……”余之成说,“也太浪费了吧!”

出现在他们的七米长卷已经完全被填满,上面笔墨纵横,正绘出了京城到西漠一带的千里江山,气势雄浑,一气呵成!

相比李集天原作,朱甘棠更偏写意一点,也看得出来结构和景物都是依据原作而来,但风格与气质都是属于自己的人,同样是一幅上好的画作!

朱甘棠日常作品放到市面上都是千金难求,这样的两丈长卷……几乎就是价值连城了。

这样一幅作品,拿出来给他们当工具画,在上面任意涂抹?

做不到,没人做得到!

“不行,太浪费了。”孙博然注视着这幅画卷,整个人仿佛都被吸入了其中,目光缓缓游移。良久之后,他才移开目光,缓缓摇头,赞同了余之成的说法。

“不是急着用吗,哪还管那么多……”朱甘棠在西漠修了两年路,说话风格跟以前也有了些差别。

“就问你一句,这样一幅画,你还能再画出来吗?”孙博然抬头直视他,打断了他的话。

朱甘棠语塞。

他这才回头,重新审视着自己的画,脚步微微移动,目光也跟着一起移动。

之前沉浸其中,他与画融为一体,而此时,当他用旁观者、一个欣赏者的目光看待它的时候,他长舒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不行,我画不出来了。”

两年来,他行走西漠,做的是最普通的事,见的是最普通的人,看的却是最不普通的风光。

无数的经历、无数的经历累积心中,极欲喷发,正好通过这次意外的创作一次性表达了出来。

这是积累后的结果,是一次意外,他无法再重复。

也许之后,他慢慢沉淀,可以画出比这更好的作品,但这一幅,他就算再画一遍,也不可能画成这样了。

“那不就得了。”孙博然道,“先晾晾,回头找个好匠人好好裱起来,好东西,可不能浪费了。”

“那这图纸……”朱甘棠心情有点复杂,觉得自己弄巧成拙反耽误了时间,又觉得能有这样一个机会画出这样一幅好画,也挺难得。

“别急,那里已经有人在画了,已经快画完了。”孙博然抬眼看向一边,伸手一指。

所有人都转头看了过去。

殿门口,距离他们有一段距离的方向,又展开了一幅长纸,许问正执着一支小狼毫,笔尖不断在纸上游移,画得极快。

几个人对视一眼,走过去看。

“这……”一个人正要说话,被旁边的人伸手捂住。

“哈哈,还是得小许出手,这画……看来我是抛砖引玉了。”朱甘棠紧盯着许问的画,眼睛微亮,终于松了口气。

“也谈不上抛砖引玉,是不同风格。不过看来小许这个……更适合我们。”孙博然还是很喜欢朱甘棠刚才那幅作品的,先是反驳了一句,但很快就笑了起来,摸着胡子,明显也放心了。

许问画的同样是千里江山图,同样改了画法,而如孙博然所说,确实是更符合他们未来需求的画法。

他把李集天千里江山图的结构全部提炼了出来,用准确稳定的线条,以透视的方式表达了出来,简练而明确。

这是工匠最熟悉的图纸的画法,比他们惯常所见的图纸更精细、更完整一些,但所有人一眼就看出各个角度、各条实线与虚线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类似李溪水这样的人,甚至已经开始看向了已经画完的晋北段落,开始在心里给画面的各个部分标上数字了。

许问画得也很快,他没用尺矩,落笔直上,但直线稳定,曲线优雅,根本不需要与李集天图比对,就能知道,他的比例绝对准确,正好就是一比一,每个细节几乎都是正确的,没有一丝谬误!

而这时,李集天千里江山图还摆在朱甘棠那幅画的上面,离这里很有一段距离,完全没有许问进行比对临摹的机会!

这记忆力、这构图能力、这对线条尺寸的把握能力……

许问其人,真是名不虚传,年纪轻轻,就已经是最顶级的水平了。

听说他的师傅是当代天工?

在场的不少人都是工匠,七八年前,都是曾经听过那次天道鸣音的。

想起那件奇妙而神异,令人不由自主慑服的事情,他们看待许问的目光,与之前又有所不同了。

“画完了。”许问落下最后一笔,起身道。

他没再往前回顾,就这么自自然然地转过身,对这些同行大官说道。非常自信自己画得绝对不会有错。

“多谢你。”朱甘棠笑着,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真心实意地说,“不是你,我是真的耽搁了。”

“我先前也没想得周全,不然应该早点开始的。”许问笑了笑,说,“这个应该可以用了。”

“嗯。”孙博然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点点头。他没多说什么,而是向周围其他侍从道,“把桌子拼起来,小心点,把这画移上去。”

伴随着他的话,殿内很多人都动了起来,一时间,脚步声、拼接长案的声音、移动画幅的轻微纸声响成了一片。

许问站在原地,也能清晰感觉到周围人看待自己的目光发生了一些变化,但他表情平静,仿佛这再正常不过了。

“做得好。”孙博然安排好一切,这才走过来,简简单单说了三个字。

“应该的。”许问微微欠身,同样回了三个字。

没一会儿,长案拼好,画幅横卧其上,全员人员到齐,围在了长案旁边。

这就是他们一会儿正式讨论的会议桌了。

孙博然站在“会议桌”中央的位置,又看了一遍这幅画,然后抬眼扫视四周,开口道:“此时怀恩渠工程,朝廷一共拨下白银三十万两,用作全部的人力物力支出。这三十万两白银中的第一笔款项,将在今天的会议讨论之后,分给六位主事。”

他一提到这个,周围人的呼吸都沉重了不少。

钱和权,永远是人们追求的对象,何况这么大个工程,这么大笔钱!

“平分吗?”余之成看着孙博然,直截了当地问。

“当然不是。”孙博然道,“各段区域有长有短,工程有难有易,怎么可能平分?当然是要根据实际情况,细细讨论出来的。”

果然。

许问在心里说了一句。

朱甘棠之前就猜到了,他这次跟着他们一起过来,也是为了帮忙讨价还价。

孙博然说得有道理,各人都没有意见,但这时,他们看着其他人的目光,不免多了一丝评估与竞争的敌对感。

许问画了这幅画,不会再有人小瞧他,获得了与其他人平等的态度。

“那得先确定各个河段的具体位置与长度。”李溪水若有所思地盯着画卷,说道。

“确实。”孙博然点头,说道,“各位主事前面

tube18tube18第一次 乱系列H全文阅读

已经各自做过实地考察了,此时可在画卷上划出自己属意的起落位置。”

侍从在旁边备好了笔墨,放在一张案台上。

正经的湖笔徽墨,这里真的没有一件东西不讲究。

各位主事各自拿了一支,从左到右,六个人一字排开。

画卷很长,他们这样并排站着也不会觉得挤。

确实如孙博然所说,他们在来之前就是已经做过准备的,河段起落的位置、具体的长度、新渠怎样一个走势,他们心里都是有了一些规划的。

只是怀恩渠是一条整渠,每一段相互之间必然会有影响,包括动工以及完工的时间、通渠的时间以及方式等等,都会对周边甚至更远地方的工程造成影响。

所以他要开这次会,要在会上统一思路,未来更好地配合协作。

当然,拿到更多的预算也是关键中的关键,河段的位置与长短,与此息息相关,谁都不可能放过。

这时候,大部分主事都有一个朴素的想法——渠段越长,拿到的钱也越多。

千里江山图是正经的地图格局,上北下南左西右东,许问负责西漠至晋中一段,于是站在了长卷的最左边,右边就是余之成。

这长卷图纸是许问画的,在画的时候,他就已经对自己想要的东西胸有成竹了。

这时他提笔落纸,先在左边画了几条线,然后走到右边,准备落笔。

结果他的笔刚刚伸出去,余之成的手就伸了过来。

两人的笔杆子,在空中打了个架,几个墨点

tube18tube18第一次 乱系列H全文阅读

子向着四周溅了出去!

喜欢匠心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421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