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周前 (07-09)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这般想着,他自信满满,胸有成竹,率先开始下笔。

“丛兰生幽谷,莓莓遍林薄……”

随着这名儒生的笔触在宣纸上落下,一缕缕璀璨烟霞立即从宣纸上升腾而起,在空中萦绕不散,美轮美奂。

正是落笔成像的最高境界——字生烟霞!

而紧随其后,大商朝其他俊杰也纷纷下笔,一时间,整个大殿内烟霞满天。

一名名大商的文官看到这一幕也是神色盎然,这一次两国交锋,大文国固然是蓄谋已久,但大商朝这边却同样是有备而来。

“这里这些年轻人,哪个不是天资横溢之辈,我倒要看看你们大文国怎么力压我朝,确立文道正宗的地位!”

吏部尚书谢明远微昂着头颅,眼中满是自信。

而另一侧,大文国上师欧冶冕看到这一幕,也不由微微颔首,即便他这一次来大商另有所图,也不得不承认,大商朝确实也是英才辈出,不是泛泛之辈。

“上师,大文国底蕴深厚,我们这些弟子也只是抛砖引玉,接下来就看贵徒的表现了!”

谢明远突然开口道,望着前方的欧冶冕,眼神中充满了挑衅。

在说话的时候,他的目光一转,瞥了一眼那名叫做廖博雅的大文国年轻人,眼神中隐隐透露出一丝轻蔑。

两国比试,题目已出,大商朝这边一名名弟子早已经笔走龙蛇,满腹文章鱼跃纸上,展示出一身不凡的修为,反观大文国那边,那个廖博雅到现在为止,还是白衣席地,双眸紧闭,一动不动,似乎还在沉思之中。

这么简单的题目,还需要如此殚精竭虑,仔细思索,双方高下之分已经当场立判,就凭这点水平,大文国还凭什么和大商朝斗?又如何确立自己文道正宗的地位?

——这简直是痴心妄想!

“呵呵,尚书大人说的是,博雅,你不必慌张,慢慢来,一定不要让在场这么多师长失望。”

大文国上师道,看起来不以为意。

而此时此刻,没有人注意到,宴席的末尾,陈宗羲正襟危坐,望着那名叫廖博雅的年轻人,眼中隐隐闪过一丝忧虑。

这几日的宴饮,陈宗羲几乎都是来作陪的,甚至连他的座位都被安排在了最末位,身为户部侍郎,官阶

家庭乱伦小说 张筱雨 渴望 78张

并不是很高,但也不算太低,怎么说也不应该被安排在末尾,说到底这都是吏部尚书谢明远特意安排的。

不过陈宗羲也并不在乎,君子如兰虚怀若谷,修身养性也是其中之一。

这段时间所有的一切都是由谢明远和鸿胪寺,礼部大员一起商议的,陈宗羲并未参与到其中,而陈宗羲也并不多言,两天的时间也是惜字如金,开口的次数少的可怜。

“陈兄,怎么了?我们大商朝人才济济不是好事吗?”

旁边,一名和陈宗羲坐在一起的大商文官注意到了陈宗羲的神情,立即开口道。

“如果真这样就好了。”

陈宗羲心中叹息一声:

“那个大文国的年轻人不简单,我观他神情自若,体有毫光,七窍之中有灵气透出,显然早已腹稿,他并不是在冥思,而是在等待其他人,给他们时间作诗作词,这场比试还没开始,我们只怕就已经输了一半了——这大文国的弟子确实悟性极高,我们殿中的弟子只怕和他有不小的差距!”

“啊!”

旁边的那名文官也顿时怔住了。

他也是一代大儒,虽然修为比不得陈宗羲,但在文道的造诣也不浅,陈宗羲说的这些信息,他怎么看不出来?

难道说那位叫做廖博雅的年轻人修为比他还高,能够瞒过他的感知?

但是这年轻人才多大,这怎么可能?

那名文官怔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原本一直闭目不动的大文国年轻人廖博雅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突然睁开眼来,朝着陈宗羲的方向望了一眼,随即嘴角翘起,露出一丝笑容。

“差不多了,可以结束了。”

廖博雅微笑着,身体前倾,一把抓过桌上卷起来的宣纸,随后唰的一声摊纸,磨墨,蘸笔,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这突如其来的动作顿时吸引了大殿内所有人的注意,然而廖博雅却浑然不觉,微微沉吟了片刻之后,他的右手握住手中的细毫笔,终于在身前的宣纸上写出自己的诗篇。

“轰!”

就在毛笔接触到宣纸的刹那,朱鸟殿中地动天摇,一

家庭乱伦小说 张筱雨 渴望 78张

股耀眼的精气如同雷电横空,瞬间从他的笔下腾空而起,这精气穿透殿顶,刺透虚空,直冲云霄深处。

一时之间,大殿中响声雷动,竟然完全压过了其他的大商朝士子。

而这一切还仅仅只是开始,就在廖博雅落笔之后,虚空之中龙吟虎啸,更有千章万句从他的宣纸上升腾而起,腾起数十丈之高,那些文字字字泛金,有如日月般耀眼,将整个朱鸟殿内化为一片白昼,那满殿的烟霞顿时在这光辉面前相形见绌,黯然失色。

“文烛霄汉!这怎么可能!”

最先受此震动的不是那些大商士子,而是大殿内的大儒鸿儒,宗师,而殿内原本奋笔疾书的大商士子,一个个满脸惊容,都写不下去了。

字生烟霞和文烛霄汉之间,差的可不是一层两层境界,对方如此气势,如此修为,已经没有必要再比下去了。

而对面,那叫廖博雅的年轻人浑然忘我,在他动笔之后,对于外界动向已经完全不察,而他笔下的异象还远未停止。

随着一行行文字跃然纸上——

昂!

只听那辉煌壮阔的精气之中,一声龙吟,眨眼之间,一头硕大的麒麟居然透出纸背,从他底下的宣纸之中腾跃而起,只是一跃,就冲出朱鸟殿的殿顶,顺着那冲霄的精气,冲向了无尽的高空之中。

吼!

那一刹那,一片死寂,整个京师无数人驻足,纷纷仰头看向了天空那硕大的麒麟,而其中一条街道上,陈少君正和小蜗一起朝着回家的方向走去,当朱鸟殿的精气冲霄而起的刹那,陈少君浑身微震,也不由停下了脚步。

“好,好雄厚的文气。”

陈少君肩膀上,小蜗也察觉到了什么,仰起头来,一脸惊叹,那冲霄而起的精气,其文气之浩荡,就连普通人都能够感受的到,放眼望去,甚至能够明显看到一股股微风如同涌动的水流般,从皇宫之中向着四面八方冲刷而出,所过之处如同春风拂面,阵阵惬意,浑身舒透。

这就是文字华章的魅力。

陈少君没有说话,他同样仰头望着朱鸟殿中冲出的那道精气。

“好强的文气!”

陈少君昂着头,神色凝重无比。

他已经很少没有感受到过如此骇人的文气了,文烛霄汉,虽然在京师的年轻人中很少有人能够达到,但陈少君恰巧就属于其中之一,他在鹿园诗会中所做的诗词,就达到了同样的境界,但是那头麒麟——

对方的造诣,比他当初在鹿园中所做的诗词还要高。

什么时候京师出了这样的一个人?

“是那个廖博雅吗?”

陈少君微眯着眼睛,电光石火间脑海中闪过一道念头,对方文气浩荡,但却透着争鸣之意,外表温润,但内心深处却是锋芒毕露,孤傲无比,隐隐有傲视群英之意。

陈少君可以确定,对方绝不是大商子弟,没有意外,很有可能就是卫蓁口中提到的那名大文国上师的弟子。

“这么快就开始比试了吗?”

陈少君眉宇间隐隐闪过一丝阴霾。

他一直在京师中长大,对于京师中的情况再熟悉不过,以对方展露的才华和能力,只怕京师中没有多少人能够和他相提并论。

若是其他时候也就罢了,陈少君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也没那么多的闲心插手这件事情,但陈少君却深知这一次的宴饮,父亲也在其中。

不管大商朝文道一脉在内部有多少争执和冲突,但是在对外方面都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大文国的人如果在皇宫之中傲视群雄,技压群英,父亲作为宴会的陪同一员,同时也是大商朝的文官,只怕也是脸上无光,颜面尽失。

而且,更要命的是,父亲虽然在文道上的造诣极高,但是这种年轻人之间的较量,父亲是不可能下场的。

“小子,你这次的对手可不凡啊。”

肩膀上,小蜗也看出点什么,扭头望着陈少君道。

“先回去吧!”

陈少君摇了摇头:

“皇宫不是我可以介入的地方,而且这一次宴会也并没有征召我,眼下也只能静观其变了。”

眼下这种情况,陈少君也一样无能为力。

“不过那小子好嚣张啊。”

小蜗能够感受陈少君的心思:

“但我感觉他应该不是你的对手,你可是鸿儒,那家伙也就在皇宫中欺负欺负那些平庸之辈,到时候我们找个机会,狠狠教训他一顿,让他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小蜗一脸的牛气哄哄,对于陈少君,它倒是相当的有信心,这种信任在某些时候甚至达到了盲目的地步。

“没那么简单。”

陈少君倒是显得极为冷静。

“那个人只怕比你想象的要厉害得多,我能感受的出来,他还有所保留,这恐怕还并不是他的全部修为。”

喜欢朝仙道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4272.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