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07-09)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快下班的时候,我又接到了肖薇打来的电话。

但是等我接通电话后,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肖薇母亲的声音:“小丰,你现在忙吗?”

我先是一愣,然后才回道:“不忙,怎么了?”

“哦,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是这些日子挺感谢你的,我现在还不能出院,我让薇薇请你吃个饭,看你有时间吗?”

肖薇已经不是一次和我提起吃饭的事了,但都被我推辞了,没想到她竟然让她妈妈来给我做工作。

我也只好答应下来了,说道:“行,我马上就要下班了,我来医院吧。”

“嗯,那辛苦你跑一趟了,小丰。”

“没事。”

挂掉电话后,我便收拾收拾,离开了公司。

我直接坐车去了华西医院,来到了肖薇母亲所在的病房。

到病房门口时,我正看见肖薇端着一碗稀饭正在喂她妈妈。

看着她那细致体贴的样子,我忽然又有些恍惚了起来。

这些日子我的确见到了肖薇的改变,这要是搁以前,真的不敢想象的。

以前,她没那么好,真的没那么好。

直到肖薇母亲发现我在门口,她向我喊道:“小丰,你来啦。”

我这才面带笑容走进了病房,肖薇也转头对我微微一笑。

我俯下身,轻声问道:“妈,你感觉好些了吗?”

“嗯,好多了,这大医院就是不一样哈,就是消费太高了,我看每天的消费都是上万。”

“妈,医药费你就别着急了,我已经交过了。”

“你交了?!”肖薇很是意外的看着我,惊讶道。

我点点头,回道:“妈手术那天我就已经缴了。”

“小丰,这……这怎么好啊,我们不能用你的钱。”肖薇妈急忙说道。

肖薇也跟着说道:“是啊,陈丰,我这里还有钱,你交了多少,我还给你。”

肖薇说着,就拿起包包,准备给我数钱。

我挥了挥手说道:“不用了,这就算我的一点心意吧。”

肖薇却执意道:“不行不行,我们不能用你的钱,你说交了多少,我还给你。”

我心里一阵苦笑,要是两年前你能这样那就好了。

可惜啊!人总是要等到失去的时候才知道后悔。

我不想再纠结这件事了,索性对她说道:“别说了,你再这么执意给我,那我现在就走了。”

肖薇十分为难的看着我,沉声道:“谢谢你,陈丰,之前我做了那么多对不起你的事,你现在……”

我没等她继续说下去,便打断道:“不说这些了。”

肖薇妈也叹了口气说道:“薇薇,我就说人小丰人心肠好嘛,你以前就是不听我的,你们要是没离婚就好咯。”

肖薇也低下了头,一声不吭。

好半晌,肖薇才收拾好东西,对我说道:“那我们出去吧。”

说完,她又对她妈说道:“妈,你先休息,有事你就叫护士。”

“我没事,你们去吧,去吧。”

我也向她妈叮嘱了一句好好休息后,便和肖薇一起离开了医院。

她向我问道:“你想吃什么?”

“我都行。”

“成都有什么特产吗?”

“大熊猫。”

肖薇笑道:“我说吃的,大熊猫又不能吃。”

我也觉得挺尬的,于是摸了摸鼻头讪笑道:“成都吃的挺多的,比如钵钵鸡,还有串串和冒菜,各种美食。”

“那就去吃串串吧,怎么样?”

“都行。”

于是肖薇在美团上找了一家评分还不错的串串店,我们一起打车过去了。

这个时候时间还在,串串店里人不是很多,我们找了个靠窗的位置相对而坐,然后点了个中辣红汤锅底。

拿上菜便放在锅里煮了起来,肖薇向我问道:“喝点酒吗?”

我摇摇头说道:“不用了吧,我昨晚喝得有点多了。”

“那喝什么水,我去给你拿。”

“可乐就行。”

肖薇点点头,便又急忙去帮我拿了一瓶可乐,她自己拿了一罐加多宝。

她现在的转变是真的很大,搁以前让她去帮我拿东西,那就只能靠做梦。

现在她竟然主动去帮我拿,甚至还帮我拧开瓶盖。

我对她说道:“你不用对我这么客气的,这样让我感觉很不舒服。”

肖薇低垂着头,喃声说道:“我就觉得以前对不起你,现在就尽可能的弥补一下你。”

“都过去的事情,不要再提了。”

说着,我拿上筷子,对她说道:“吃吧,牛肉应该好了。”

“你多吃点。”她帮我把牛肉签全都一股脑弄到我面前。

我也没再跟她客气了,二话不说便吃了起来,对我来说这就是应付而已。

肖薇却漫不经心的吃着,一边又对我说道:“我考虑好了,还是等我妈可以出院后回重庆工作。”

“嗯,这样最好。”

“你呢?准备一直在成都了吗?”

“看情况吧,现在还不知道。”

肖薇又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又有意无意似的向我问道:“你就没想过再找一个吗?”

“没有。”我十分果断的回道。

然后,她就又没话说了。

我就是故意不想和她聊这些的,只想快点吃完,应付了事。

吃到一半的时候,肖薇突然离开了,过了一会儿只见她端着两碗红糖冰粉回来了。

她将其中一碗放在我面前,笑着说道:“刚才路过时就看见了,听说成都的冰粉都是手工冰粉,试试看好不好吃。”

“谢了。”

“谢什么呀,你尝尝看怎么样?”

我拿起勺子便尝了一口,肖薇便带着期待的目光向我问道:“怎么样?”

“挺解辣的。”我点点头回道。

“那你多吃点,不够我这一碗也给你。”

看着她这故意的讨好,我笑了笑又对她说道:“肖薇,你真用不着对我这样,你自己吃吧。”

“哦。”她似乎有些失落,应了一声,便低着头吃了起来。

我也没再和她说话了,低着头自顾自地吃着,与周边桌的客人比起来,我们这边就相对冷清得多。

原本我就不想跟她一起吃饭的,要不是她妈给我打来电话,我是真不会来了。

但这也是最后一次,我可以坐到不恨她,但是做不到还能和她做朋友。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我感觉脑袋昏沉沉的,像是昨晚的宿醉一直持续到了现在。

肖薇似乎也察觉出了我不对劲,于是向我问道:“陈丰,你怎么了?是冷吗?”

我使劲摇了摇头,说道:“可能是最近事情有点多,脑袋有点昏。”

“那你没事吧?”

“没事。”

我放下了筷子,因为越来越昏了,我这没喝酒啊,怎么感觉比昨晚还醉得厉害了。

“要不不吃了吧,我们出去走走吧。”肖薇提议道。

我点了点头,想要站起来,可是双腿却有点不听使唤。

一个踉跄,肖薇急忙冲过来扶着我,并带着焦急向我问道:“你还好吧?”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4275.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