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周前 (07-09)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此处内容较为重要,请点开本章说——

他一直觉得黑塔很熟悉,现在想来……黑塔确实很像是孔的填充物。

该隐没有说谎,或者说该隐的推测有一定的道理。

某种意义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大神通,科技隔绝后,一种符合高塔时代的通讯技术。就相当于两个一个信号发送,一个信号接收。

纯肉一对一到处做 强迫臣服

石林的巨石石塔上雕刻着很多奇怪的符号。

这些符号白雾见过。

以至于看到这些符号的瞬间,白雾瞬间锁定了该隐:

“你不要以为我忘记了这些东西。该隐,如果你不说清楚的话,我会现在就杀了你,你很清楚,我能够轻易办到。”

“我们才刚开始探索第六层,这就开始陷入信任危机了吗?”

该隐露出有些无奈的表情。

下一秒,白雾的手直接按在了该隐脖子上,将该隐整个人钉在了石塔上。

该隐发现自己根本看不清白雾的速度。

他的脖子因为被白雾的手掐着,呼吸艰难,咳嗽起来。

“咳咳咳……放轻松,放轻松,你的记忆力很好,还记得这种符号,哈哈哈哈……这其实是一种序列语言,一种用来沟通的东西……杀了我的话,咳咳……我并不会死,而你也白白浪费了时间不是吗?”

该隐的表情显得镇定。

白雾目光锐利,这些刻在石塔上的符号,在第九精神病院,在丹德莱尔的胃液丛林,在紫罗兰的庄园里,他都见过。

只要是该隐布局的地方,都能见到这种符号。这些诡异的图案,当初白雾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但他却将这些东西给强行记了下来。

在白雾的推测里,该隐能够通过这些符号,跨越距离的与人交流。

“我被困在这上面了很长时间,我见过那个怪物,虽然看不清它的样子,但它不影响我与它交流……在我被囚禁的日子里,我一直在观察它,渐渐的,我掌握了这门语言。”

“序列语言?”

“是的”

“你可以翻译这些石塔上的内容?”

“也可以这么说。但杀了我的话,我可就做不到了……咳咳咳……咳咳……”

白雾没有松开,虽然意义不大,但这种控制住对方的手段,能够让自己显得更占据主导地位。

“序列语言的特征是什么?”

“你可以将其理解为一个信息传送阵,比如我在以利亚所在的那间医院里,留下了一些序列语言,而我在高塔的另一个地方,构建出对应的序列语言后,我就能够在一定时间内,在特定地方,与高塔外那间医院对话。”

白雾懂了。

某种意义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大神通,科技隔绝后,一种符合高塔时代的通讯技术。

就相当于两个一个信号发送,一个信号接收。

“这应该是序列之外的力量,但我还是将其称之为序列语言,我在语言方面还算有点天赋,所以你如果继续掐着我的不放,咳咳咳……我可能会忘记怎么解析。”

“解析?这难道不是一种通讯结构么?”白雾像个好奇宝宝。

该隐很得意,到底是有你白雾也不知道的。

白雾当然是知道的。

当这些东西出现的瞬间,他就知道了含义。

【虽然第一次你去的小可怜的医院时,我无法识别……啊呸,我假装自己不会识别,但现在我毕竟进阶了,我知道,我的实力不允许我低调下去了。

这是一种序列符号,能够起到讯息传送的能力,但符号排列本身,也能表达一些含义。

比如你现在看到的这一方石塔,上面写着这么一句话:高塔无法从内部摧毁。】

白雾是记得的,最开始去到第九精神病院时,这些符号,眼睛给到的说法是:

【你瞅啥?我是精神病吗?你是精神病吗?既然你我都不是,那你凭什么认为我能够分析出这鬼画符是什么东西?】

这么看来,进化之后,覆盖的东西越发广泛。

当然,他还是表现得十分困惑:

“那么恭喜你,你找到了你的可利用价值,但你最好不要骗我。”

该隐看出来了,白雾需要自己,因为这个家伙不懂这种语言,这就提供给了自己广泛的“欺诈空间”。

在这个世界上,但凡有人对你说:“你不要骗我哦”,在骗子眼里,仿佛就是在说:“我很好骗,快来骗我。”

这让该隐看到了一点希望。

“当然,我们现在是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我怎么会骗你呢。”

白雾的演技很精湛,那种你敢骗我,我就会杀了你的劲头很足。

而该隐很自信,白雾不可能这么短时间掌握这门语言。

于是乎,二人开始解密第六层的第一个场景——石林。

他们路过第一座石塔。

该隐用的并非本体,而是江玄的身体。目的在于取回自己曾经在这里丢失的东西。

“我对你可是无条件信任,当然是你怎么说,我怎么做。”

该隐一脸真诚,白雾摇头说道:

“行了,这里没别人,你是演给第六层的鬼看?”

白雾走在了前面。江玄跟在身后,默默计算着一些有的没的。很快他无奈的发现,白雾似乎已经在各种意义上超越了他。

想要在这里夺取白雾为容器,是一件非常不现实,甚至有些愚蠢的事。

巨大的石林,很像是前世里那种经常被人炒作为上古遗迹的东西,但白雾很清楚,这玩意儿绝对不是上古遗迹。

如同第四层的方锥黑塔一样的白色巨石,以一种略显混乱似乎并无规律的方式排列着。

白雾一走进去,本能的,因为体内的守护灵,以及使徒本身具备的能力,感受到了一个“恶意”。

怪谈公寓大楼里,一个守护灵能够让白雾更容易取得对自己具备恶意者之人的信任。

使徒则能够感受并暂时捕捉对自己具备恶意者之人的部分能力。

两者都是恶意感知,所以该隐进入石林后,并未发觉不对,但白雾却总感觉。

有一双……甚至很多双眼睛,正从各个角度贪婪的盯着自己。

“看来你对这种造型的石头很迷惑?”

“如果你知道一些线索的话,可以现在告诉我。”

白雾知道该隐指的是石林的巨石为什么用方锥型。

简直跟第四层第五层的黑塔一样。

该隐说道:

“线索谈不上,只是一些猜想,下面的层级你都去过了,但我可以告诉你,这些石头,包括底下的建筑,为何都是这个形状。”

“那就不要卖关子,直接说。”

“是钥匙,你可真是一个急性子。”

“钥匙?”

“我曾经来到第六层的时候,见到过无数锁孔……巨大的凹槽。我怀疑这些石碑啊,建筑啊,就是某种填满凹槽的钥匙。”

他们路过第一座石塔。

白雾用眼神示意,该隐开始解读——“这座石塔上的符号,是在说这么一个意思,高塔无法从内部被破坏。”

【老实人的谎言,和骗子的真言,都是有代价的。】

该隐没有说谎,不过普雷尔之眼很贴心的提醒了白雾,最高明的谎话,是真话说九句,假话说一句。

但该隐这一次,可等不了那么久,见到白雾确实是相信了自己的所说的话后,他开始发挥传统艺能。

他们路过第二座石塔。

该隐说道:

“这句话的意思是,在那颗大树下,我埋藏着一个秘密。”

【噢!这没有耐性的骗子!这句话的意思分明是说,最为坚硬的事物,也可以变得极为柔软。不过没关系。】

白雾不觉意外,甚至内心有点想笑,很自然的问道:

“什么大树?”

该隐耸耸肩,也很自然的演道:

“谁知道呢,或许我们得继续探索才行。这个石塔里的线索,想必都是一些碎碎念,价值不大。”

看来的确是一个和树有关的场景,该隐心心念念,莫非那颗树,和他的本体有关?

有没有可能截胡?

白雾内心默默算计着,该隐脸上露出真诚的微笑,白雾也继续保持那种“别骗我,但我很好骗,我完全看不懂这些是什么的”样子。

“有些重大的线索就藏在琐细里,第六层是一个神秘的空间,我们所研究的,也许是关于末日起源的终极奥秘,我不希望漏过任何信息。”白雾很认真的说道。

该隐越发真诚:

“如您所愿。”

二人来到了第三座石塔,该隐自觉翻译:

“我无法创造石碑。”

【我创造了传送石碑……但只能够加深对我的禁锢!】

该隐在偷工减料,而且减料过多,在白雾看来已然成了谎言。

第四座石塔。

“找到那棵树!找到那棵树!”

【出去,出去,出去!出去……我要出去!】

第五座石塔。

“我无法离开这里,什么也做不了。”

【我无法离开这里,但我一定会找到一种另类的离开方式。】

白雾不得不说,该隐是一个很好的骗子,到现在为止,没有任何表情上的破绽。

而白雾也随口附和着,甚至偶尔问起了“树”的话题。

该隐内心狂喜,稍加引导,白雾果然上钩了。使徒对付不了你,但我可以!

信息差就是你我之间的差距,一个合格的骗子,便是要在信息的高维上,实施降维打击!

我会慢慢引导你去那棵树上!拿回我的一切,并夺走你的一切!

压制着内心的躁动,该隐继续颇有耐心的和白雾一起解读石塔上的“上古语言”。

白雾猜测这应该是那个第六层怪物独有的语言,很难想象该隐竟然可以将其解读出来。

白雾算了算,就算是自己,也得用个十天半个月,加上有一定的对比参照物才能解答。

看来当初该隐……应该是和第六层的怪物交流过。

也许是被意识入侵,也许是其他方面的,又或者脑洞大一点,该隐的半截灵魂在这里,导致七百年来,该隐慢慢学会了这些“上古语言”。

下一座石塔。

该隐继续耐心的翻译:

“我会往上开拓,找到更高的层级。”

【可我无法前往下面的层级。该死的封印者!让我只能够往上走!你我本是同源!你我本是同源!】

白雾假装分析了一会儿,并且装模作样的问了该隐几个问题,比如往上开拓,照到更高层级是不是代表高塔将来还会有更高的层级之类的。

该隐就越发相信,白雾已经被自己牵着走。

白雾则在想,你我本是同源,这句话算不算是揭示了高塔和井的关系?

高塔里关押着井家人想要释放的怪物,一个起源。

而高塔和井,是同源吗?

下一座石塔。

“七十二个人,变成了八个……太无趣了,我想引诱他们上来。”

【七十二个人,变成了八个……太无趣了,我想引诱他们上来,我虽然无法下去,但上来的人,可以携带我的东西离开!】

石林里很多石塔上的文字含义都是一些该隐口中的碎碎念,就是一个囚犯被关押太久,又出不去而心有不甘,

但也有一些石塔,会带来一些提供推断的信息。

白雾想到,当初七十二个统治者候选,该隐和莉莉丝都在其中,这二人比较活跃,但会不会也有其他存在?

该隐是七百年来唯一一个来到这里的,但会否也有人,在七百年间,抵达了第五层,再神不知鬼不觉的前往过第六层?

白雾与该隐继续着石塔的解读。

很快,白雾找到了一个关键信息,该隐说道:

“灵魂树是我的杰作,我一定会弄清楚你封印我的逻辑。”

【灵魂树是我的杰作,我一定会弄清楚你封印我的逻辑。我的六个孩子会找到我!我终有一天,会回到这个世界上,主宰这个世界!】

六个孩子……白雾很难不想到六个井字级。

他慢慢记下石塔里的内容。

现在白雾已然确信,的确有一个人来到了第六层,并且结局和该隐不一样,拿到了来自第六层怪物的道具。

这个道具,根据第十五座石塔上的描述——【扭曲可以测量,我会给到你们最为精确的帮助,助我摆脱高塔。】来看,白雾确信,这个第六层的怪物,制造了某种仪器。

这个仪器,或许可以测试扭曲浓度?

联想到白远所说的,高塔只有在一定浓度下才会出现,白雾猜测,这是第六层的怪物,希望扭曲浓度能够尽早回复到某个数值。

而通过仪器,让他们能够第一时间知道,高塔重新出现了。

最后一座石塔,点明了另一个信息,也就是白雾和该隐的下一站——

“灵魂树的存在,让我相信高塔对我的控制不是绝对的,我还是有一定的权限。将鲜血浇灌在灵魂树上,便能获得灵魂树的力量。”

【最大的骗局来了——灵魂树的存在,让我相信高塔对我的控制不是绝对的,我还是有一定的权限。将猎物的鲜血浇灌在灵魂树上,我就能获得他的灵魂!】

石林的几十座石塔之后,呈现出是一条红色的小径。

前面的白色石林,骤然间在走出后,变成了让人恐惧的血红色。

该隐说道:

“果然是有宝物的,看来那棵树……是对我们的馈赠。”

“或许是的。”

红色小径的尽头,那颗比方锥黑塔建筑还大的如同世界树一般的植物,已经出现在了该隐和白雾的视线中。

白雾猜测,自己和该隐,很快要分出一个胜负了。

喜欢末日拼图游戏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429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