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周前 (07-10)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工作才是最重要的嘛……

抱着这种纯粹而简单的想法,陆辛一把抓住了黑杰克身后那些虚无缥缈的丝线,然后狠狠拉扯,这些丝线,原本像是不真实的存在,更像光线在某种条件下扭曲折射形成的幻象。

但是陆辛伸手时,却真真实实的握住了他们,然后用起力量,狠狠的向着自己身前拉。

“嘎绷……”

丝线瞬间迸得笔直。

仿佛无穷远的深渊深处,丝线的尽头,某种东西被陆辛扯住。

沉甸甸的触感,就仿佛头发丝拴住了一座山。

陆辛抓着头发丝,用力扯了一下,只感觉对方无比的沉甸,文丝不动。

他微微皱眉,又加了一点力。

轰隆!

整片深渊世界,都在剧烈的摇头,仿佛发生了巨大的地震,残破的楼房纷纷塌陷,大地出现了一道道可怖的龟裂,这个世界,四面八方,所有的精神怪物都伏在地上,瑟瑟发抖。

远处,有某种东西真的被陆辛拉近了。

浓重到几乎化不开的猩红色雾气,正在涌动的泉水一般快速的散开,逐渐变淡。

一层层诡异的烟尘上浮,遮住了这一片废墟世界上空的月亮。

陆辛继续用力,向着身边扯来。

弥漫的雾气顿时更为厚重,一层一层的弥漫开来。

像是深海中的某个不知形状的庞然大物,距离海面越来越近。

在那红雾后面,终于有一个影子,渐渐的在黑暗深处浮现了出来,越来越近,越清晰。

待到红雾越来越稀薄,那丝线尽头的庞然大物也渐渐的跃入眼帘,只见那赫然是一条巨大蟒蛇的形状,身长起码也有数百米,巨大的身躯在这一片残破的世界里盘旋,仅仅是搅起的余势,便将周围深渊世界里的残破大楼撞的一片片倒塌,大地上出现了一片片的深坑……

陆辛兴奋了起来,抬头看去。

目光穿过深渊里正飞速变薄的雾气,终于落到了那只怪物的身上。

那确实是一只巨蟒,有着粗如高楼的身躯,与整整一个小区那般大小的头颅,身上是细腻的鳞片,但仔细看去时,才会发现,那些不是鳞片,也不是毛发,而是一只只黑色的手,像是倒刺一样覆满了它的体表,每一只手都紧紧的握住,抓住了一根根发散向周围的丝线。

在被陆辛强行拉到了身边的过程中,它仿佛刚刚从沉睡之中惊醒。

雾气后面,那颗人形的脑袋猛得转了过来,疲倦的双眼缓缓睁开,目光如同冷电般投至。

这种目光与陆辛的视线接触到了一起。。

就像是两波强大的精神冲击对撞到了一起,一圈圈波纹自中心点扩散了开来。

中心点周围,无数伏倒在地上的精神怪物,瞬间被那层层叠叠的乱流绞成了碎片。

大地出现了裂痕,并且像是扯开的面包一样,出现了褶皱般的断裂。

“呵呵呵呵……”

在那种精神冲击互相湮灭的时候,陆辛眼睛里的黑色粒子,似乎变得平静了些。

但下一刻,陆辛的表情忽然更兴奋。

双手交替,更加用力的拉址起了手里的丝线。

“唰……”

同一时间,那无法形容其身躯的庞大

放心我只在外面蹭一下 滋润同事小少妇

存在,目光瞬间变得冰冷。

感受到了强大的拉扯力量,它在向陆辛投来了一个异常阴森的眼神之后,忽然之间,便做下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它的身体某个位置,正有一片手掌,在抓着陆辛拉在身里的丝线,但忽然之间,它身体的这个部分,一整片的手掌,同时从它的身上剥离了下来,手掌断飞。

陆辛手里忽然感觉一松,噔噔噔后退了几步,表情有些愤怒。

他又大步向前,出现在了窗口位置,眼睛里一片漆黑,向着红雾深处的怪物看去。

眼睛里的黑色粒子,剧烈颤抖,仿佛狂暴到了极点。

而在他的目光及处,那庞然大物在剥离了那一片握着丝线的手掌之后,身形已经在看似缓慢,实则极快的向后退去,本来满是疲倦之色的人脸,这时候已经变得非常的清醒。

在一层层的红雾挡在了它面前时,它缓缓的垂下了脑袋。

看起来居然像是在向陆辛行礼。

但行过了这一礼后,它又缓缓抬起头来,看着陆辛,露出了一个阴冷的笑容。

呼喇喇……

很快,怪物巨大的身体,已经隐藏在了层层红雾的后面,完全看不见了。

陆辛却还站在了窗边,冷冷的看着它消失的方向。

……

……

“单……单兵先生……”

与此同时,身后一个微弱的声音响起。

是韩冰。

她已变得脸色苍白,几乎完全没有了血色,拼尽了全力,才发出了微弱的呼喊。

她是作为普通人被拉进了深渊的。

在深渊里的这几十秒钟,她已经完全失去了呼吸,整个人也被一种无穷的恐惧感所充斥。

之前韩冰见到过有关普通人进入深渊的实验数据,那是中心城月蚀研究院分享过来的高级资料中的一批,据说普通人被送进了深渊

放心我只在外面蹭一下 滋润同事小少妇

之后,只要超过三十秒,一般就只有两个结果,一种是疯了,一种是被诱导出来了某种异能,而其中疯掉的概率差不多是99.999%……

她的脑海里,已经被无穷怪异的呐喊、低语、幻觉、噩梦所充斥。

她不是支撑到了现在,才承受不住了,喊救命。

而是她一直想喊救命,只是最开始的念头,这时候才终于喊出口来而已……

被韩冰微弱的声音所惊动,陆辛慢慢转过头来。

看着捂着耳朵,蹲在地上的韩冰,他眼睛里露出了霎那的厌恶。

他静静的站了两秒,似乎没有任何施以援手的打算。

两秒之后,他眼睛里的黑色粒子,才快速的消失,再度恢复了正常的黑白分明。

摸了摸脸,将那种夸张的笑容一点点揉掉。

直到这时,他才忽然露出了担忧的神色,快步来到了韩冰身边,扶住了她。

担心的道:“没事的,我会帮你呀……”

正被无数的嘈杂声音充斥脑海的韩冰,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两秒钟的存在。

“回去。”

他一边扶住了韩冰,一边转头看向了黑杰克,轻声开口。

黑杰克头皮发麻,意识里甚至是一片空白,完全来不及想别的,便拼尽一切施展了能力。

就像画面在倒放。

一层层的墙皮,一点一点倒褪着的燃烧的火星,一片片潮水般的呓语,飞快的消失。

断裂的墙壁四周,也飞快的向上长去,很快便已四面墙连接到了一起,然后勾勒出了天花板的模样,紧接着便是电视机、床铺、卫生间的毛玻璃,迅速合拢,像是没有碎裂过。

他们重新回到了酒店房间里,就连窗外,景物与夜色,也变得一如往常。

只是异常的安静。

没有半点声音出现,静的像是被人隔断了所有的声音。

“呼……”

过了好久,陆辛才忽然轻轻吐出了口气,慢慢的转过了身来。

也是在这一刻,房间里的时间仿佛才忽然开始了流动,周围响起了各种乱糟糟的声音。

韩冰脸色异常的苍白,后退了几步,眼睛眼睛有些迷茫的看了看周围,这才确定自己回到了现实,双腿已是不停的颤抖,但是她立刻伸手扶住了窗边,努力撑着,不瘫倒在地。

另外一个地方,马尾辫同样发出了重重喘息声。

但旋及,喘息声便已消失,只有一双眼睛,异常惊恐的看在了陆辛的脸上。

“你没事吧?”

陆辛先是快步来到了韩冰身边,关切的问了一声。

然后他才转过头去,脸色平静,但带了种严肃的看向了马尾辫。

“唰!”

马尾辫感受到了他的目光,猛得抬头,看了他一眼。

表情冷漠,但眼睛里似乎还残留着深深的惧意,以及疑问。

但他没问,而是忽然开口:“你的队友正在受到我那些队员的袭击,快点去救他们。”

“嗯?”

陆辛与韩冰,都露出了一点诧异的表情。

马尾辫继续快速的道:“他们分别在常中街,四周路,果园街口位置,我的队友一个是蜘蛛系第二阶段,一个能力是制造幻影分身与真实威胁,一个是使用精神铁钉制作疯狂瘟疫,现在你的队友正处于威胁之中,你快去救他们……救了他们,也就等于救了我的队友。”

“嗯。”

陆辛反应了过来,微微皱了一下,脑袋微微垂落。

门框边的妈妈,也与陆辛是同样的动作,然后轻声道:“确实是这样呢……”

陆辛抬头看向了马尾辫:“救不了你的队友怎么办?”

马尾辫面无表情的脸上,出现了一种痛苦与懊悔的表情,缓缓闭上了眼睛,又睁开。

“最起码,你可以让他们死的不要那么痛苦。”

他声音低低的道:“都是因为我的错误,所以才落入了他们的陷阱之中。”

陆辛似笑非笑的点了点头:“那倒是可以的。”

但说完了之后,他还是静静的坐在了床沿上,似乎一点动的意思也没有。

韩冰已经微微有些着急,忍不住道:“单兵先生……”

陆辛似乎没有听见她的话,只是眼睛看向了空无一物的地方,轻轻点了点头。

在这个过程中,脸上似乎带了点讥诮。

似乎有点根本不将这件事放在心上的散漫感。

然后,他才慢慢转头看了过来,脸上忽然露出了微笑:“别担心,他们不会有事的。”

“这……”

迎着陆辛的目光,韩冰心脏似乎忘记跳动了一两拍。

不知为什么,看着陆辛脸上那种真诚而自信的微笑,她居然有了一点失神。

她完全无法理解,当陆辛还好端端的坐在这里时,怎么就可以保证在远离这座酒店某个地方的队友,一定不会有事,更让她心里一时无法理解的是,陆辛身上的那种感觉……

一种她自己都感觉奇怪的想法在心里升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真的是单兵先生吗?

PS推荐夜独醉的新书《老师快来》:新老师遇到问题班,麻烦有点大了……

喜欢从红月开始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429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