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周前 (07-11)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一个儒雅的男人,此刻眼中却闪烁着疯子才有的神采。

我被钱光启这副神态弄得心里直突突,不停的打鼓,便小心翼翼道:“那个……钱教授,这咋还要水呢?没听说过鉴定古物还有这么个法子呀,您悠着点,这可是咱们目前掌握的最重要的线索之一了,可别……”

“能破解画上的秘密才叫线索,如果不能破解的话,那它就是一张画而已。”

钱光启直接打断了我,微眯着眼睛打量了这幅画片刻,道:“撇开那条金脉不讲,单说到现在为止,这已经搭进去多少人命了?古画虽珍贵,可到底还是个物件,天底下哪有比人命还金贵的物件?”

得,我算是听明白了,他所谓的赌一把,恐怕还真是要损毁这幅画了。

我心道如果不是怕搞的线索彻底断绝,我才不乐意吭声呢,搞的好像我反而成了一个为了保护古物不惜以人命为代价的迂腐学者,撇撇嘴退到一侧,不再多言。

老鬼和鸭子完全就是钱光启的人,钱光启一开口便屁颠屁颠跑去取水了,哪里会听我的阻拦,此刻已然拎了一瓢水折返回来。

钱光启让鸭子拿着手电筒照着画,他则一脸肉疼的轻轻抚摸了古画一番,那神态如抚摸情人似得,然后又拿出手机全方位的拍照,不肯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做完这一切,直接将一瓢凉水泼在了古画上。

古画瞬间被水打湿,上面的墨迹晕染扩散开来,一片狼藉。

只等古画被水浸润片刻,钱光启将湿漉漉的画拎了起来,看了眼画的背面,无声扬了扬眉脚。

“这……画的背面是干的!!”

老白惊呼道:“薄薄的一层纸,上面泼了一瓢水,居然没被浸透!!”

夹层!!

这是我脑袋里第一时间冒出的念头。

这画里有夹层,而且夹层是防水的,唯有如此,才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这……没道理呀!!”

我喃喃道:“这么薄的一张纸,怎么能把夹层做到里面去的,而且……我们之前都观视过的,如果画里有夹层的话,总是避不开我们这种人观视的呀……”

“至于为什么能避开你们的观视,这我不大清楚,但画里确实有夹层,而且就我所知,以前真的有人能做到这种程度。”

钱光启道:“这种技术应该就是出现在宋朝时期的,两宋经济繁荣,造纸术在那个时期出现过一次质的飞跃,打浆度高,纸做的细密匀称,最早研究出做这种夹层的人本身就是个造纸工人,他主要负责的是抄造这个过程,就是用纸浆渗水制成浆液,然后用篾席捞浆,使纸浆在捞纸器上交织成薄片状的湿纸,他做这个过程太久了,每日里都观摩纸浆纤维沉淀交织,日久天长,对纸张的了解达到了一个惊人的地步,后来他开始帮朝廷做密函了,办法就是现在这样,循着纸张的纤维纹理切割,把一张纸轻轻松松分成两片,密函夹在其中,又通过类似于抄造一样的手段,把两片分割开来的纸片再复原回去,不光肉眼难辨,就连分量都和正常的纸张相差不多。

因为此人负责给朝廷制造密函,保密度极高,所以这种技术没有外传,一直都是家传的,他们也完全成了皇室的御用匠人,宋亡之后蛰伏过一段时间,到了明朝的时候,又被明朝皇室重新启用,及至明末,李自成攻破京城,这一家子人逃亡山东避难,后来收养了一个战争中的八旗遗孤,并将自家女儿许给了对方,这种技术才第一次外传,后来这个遗孤回归八旗,又服务于清廷。

据我所知,负责做这种密函的人,在清末被派往东北这边寻找金脉了,山里那些人就是当初满清派来寻找金脉的淘金人!

如此一来就全对上了,这幅画应该就是方二娃自己从老家带过来的,只不过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和山里那些人格外亲密,那些人用这幅画做了伪装,把打开秽貊遗迹的钥匙当做夹层藏在了画中,随后又交给方二娃保存。”

说话之间,泼在画上的水已经浸润的差不多了,钱光启用手在上面一搓,纸张立马被搓碎,下面果真藏着一个东西。

那好像是一层薄薄的皮子,打磨的太纤薄了,以至于很难分辨出到底是什么皮子,比纸张还要轻薄,而且明显是浸过油的,上面有类似于刺青一样的东西。

钱光启将那薄薄的皮子拎了出来,借着手电筒的光芒照了照,长呼出一口气,道:“看来就是这东西了,虽然没办法对这块皮子断代,但根据我的考证,秽貊族亡人部落这一支确实崇尚墨面,并以此为美。”

这张薄薄的皮子,同样是一幅画。

只不过相比于方二娃祖先画的那张画而言,要粗糙很多,类似于早期的岩画,单从这种画风来看,倒确实是夏商周那个时代周边少数民族的风格,那画上有人、有牲畜,像是表现他们当时生活状态的,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钱光启提到的秽貊族亡人部落十二神律这些并未在画上表现出来。

“这也没什么特别的啊,为什么这么个东西会成为钥匙呢?”

老白从钱光启那里接过皮子,翻来覆去的看,看着看着,忽然“妈呀”的大叫了一声,一下子把皮子扔在我怀里,并指着皮子大叫道:“卧槽,那上面起黑气了!!”

我也被吓了个够呛,这王八蛋可真是坑人不浅,起了黑气,这明显是有问题啊,你特么往我怀里扔?也不怕人家给我来一下子,当即将皮子拎在手里,全神戒备。

果然,皮子上泛起了蒙蒙的黑雾,瞧着端的是诡异!

“无妨,并非是闹凶了。”

忽然,我师父开口。

我这才注意到,我师父刚刚闭上了双眼。

见我看他,我师父笑着说道:“我方才用精气神探视了一下,总算是知道为什么我们观视不到画中秘密了,这皮子上有魂香花的花油。”

我问道:“就是那种生长在阴阳间隙的魂香花吗?”

我师父点头。

我不再有忌惮,满是惊奇的打量着这张皮子,此时我师父散去精气神后,那上面的黑雾已经消失了,看着油光锃亮的,看来那些

正文第087章两女双飞下 公主为奴

油光应该就是魂香花的花油了。

所谓阴阳间隙,其实就是阳间一些特殊的地方连通着阴曹地府。

这种地方很少,而且是飘渺不定的,位置经常变幻,之所以会出现,是因为阴阳交感的缘故,有时乾坤倒转,二气逆乱,于是人间与鬼界会在短暂刹那之间交叠在一起。

这已经算是传说中的地方了,许多修行之人究其一生都未必能见到这种地方一回。

不过,据说重庆那头的丰都县经常会出现这种情况,那边取名丰都,鬼神文化浓郁,也是有此缘故,我没去过那里,不过我师父去过,听我师父说,可能是那里的风水缘故,天地阴阳时常交感。

魂香花,就绽放在这种阴阳间隙,于阴阳交感之际孕育,又于阴阳逆乱之际绽放,最后在阴阳归位刹那凋零,了无痕迹,大概算是花期最短的花了。

这种花花油针对魂魄,能闭塞修行之人的精气神探视,又叫醉魂油,活人服用,三魂醉死,只余下肉身一个空壳子,是一种极其霸道的毒药。

“这上面用魂香花花油浸润,皮子里有什么秘密咱们就探究不到了。”

我思量斟酌着说道:“从未听说过长白山里有这种阴阳间隙,至少这里无法天然形成,只剩下人为一道,主金脉的淘金人能采到这种花,这让我想到了胡门大掌柜信里说的,秽貊族亡人部遗址,恐怕真的是个被封印的地方……”

“它就是钥匙,至于这把钥匙怎么用,咱们慢慢揣摩,反正地图胡门大掌柜的已经让弟子带出来了,咱们复原一下,找到地方问题不大。”

钱光启沉吟了一下,就对我说道:“死了两个人,这里已经是是非之地了,你们连夜出发,离开冰湖村,我看胡天胤带出来的地图路线指向北边,你们就先往北边走,找个地方扎营,复原一

正文第087章两女双飞下 公主为奴

下地图……

这里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处理吧,等我处理完这头的事情,去找你们碰头!”

这算是一个比较得当的安排,不过鉴于垂耳妖婆就活跃在这周围,钱光启一个人留下肯定是不行的,老鬼和鸭子以及宇文家的兄妹两陪同他一起留下,随后我们收拾东西,无论是那块皮子,还是胡天胤带出来的地图,我们一道全带走了,离开冰湖村,趁着夜色一头扎进了莽莽苍苍中……

……

喜欢寻龙天师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4325.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