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周前 (07-12)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刑部问案原本是从太子府问起的,可这是太子的东宫,谁都不敢随意的上门,正犹豫间,忽然听到了一个传言。

说这丫环是被太子府上的季庶妃打成这个样子的,彩珠耳环也是季庶妃的,但这人却是辅国将军府上的小姐扔的。

比起东宫太子妃,这位刘小姐纵然是未来的景王妃,必竟身份差了点,更何况这个时候还没有嫁进去。

刑部派了人去刘府问案,知道这人还真的是刘府扔的。

说是从英王府得来的,又说这是太子妃送到英王府的,送过去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人还真的是被太子府的人打的。

刑部的人也没敢去英王府,那地方一看就不好应付,没有一个人敢强出头,最后还是刑部尚书陪着笑脸,问了裴元浚几句,知道这事真的跟英王妃没有关系,才松了一口气,

男士网站推荐 悖论 小说流苏全文阅读

没有关系是最好的了。

一个丫环的事情,牵扯到了太子 府和两家王府,怎么看刑部的压力都很大,能少一家最好少一家。

之后刑部就派人去东宫见季庶妃,想问这个丫环的事情。

比起太子妃,季庶妃总是好应付一些。

没想到这件事情引得太子妃大力赞赏,甚至主动派人过来说明此事。

这人是太子妃找到的,但是找到的时候就是奄奄一息,太子妃还特别命人救下了这个丫环,否则这丫环当时就没了性命。

因为这丫环关系到一件谋算王妃的案子,就被送到了英王府,而后到了刘小姐的手中,只是走半路上这丫环死了,刘小姐觉得晦气,就让人随意的扔到了乱葬岗。

至于这彩珠耳环,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扯下来的。

一个丫环就敢算计英王妃,不用说这背后有人,事败之后,被人暗杀灭口。

这事最可疑的可不就是那位东宫的季庶妃。

裴洛安脸色阴沉的往季悠然的院子而去。

一看到他过来,早有丫环报进来,等他到了近前,季悠然迎了出来,她的样子看起来还很纤细,衣裳穿的很宽松,如果不知道,一般人是看不出她怀了身孕的,季悠然却清楚的能感应到自己的肚子大了点。

她现在走路极缓,既便肚子不显,也很有几分孕态,看到裴洛安脸色阴沉的过来,心里一咯噔。

为了防止自己惹这位新太子妃的眼,季悠然现在什么事情也不管,早早的交出了管事权,之后跟太子妃交接的也不是她,在太子还没有告诉新太子妃自己怀孕之前,她是不会到太子妃面前的。

“见过太子殿下。”季悠然蹲下行礼。

裴洛安晦涩难辩的看着面前蹲下的季悠然,脸色很难看,冷哼声,抬腿往里走,没理会还半蹲着行礼的季悠然。

季悠然急忙站起来,跟在他身后-进屋,殷勤的接过丫环手中的茶杯,送到裴洛安面前,娇声道:“太子殿下……”

“跪下!”裴洛安厉声道。

季悠然脚下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委屈不已的抬起一张秀美的脸,“太子殿下,妾……臣妾做了什么让您生气的事情,您说,妾一定改过。”

“大婚的时候,景王妃的事情不是你做的?”裴洛安冷声道,目光阴冷。

这个丫环的事情虽然才暴发出来没多久,但刑部尚书已经找了他两趟,半明半暗的说起此事,又说了外面对他的传言,只气的裴洛安恨不得给刑部尚书的脸上来两个大巴掌,这说的什么话,说他洞房之夜宿在丫环的屋子里,以至于自己东宫的内院主子发了怒,把个丫环弄死了,还随意的扔了。

之后又说季悠然暗中害刘小姐和英王妃,嫁祸给太子妃,让自己不要宠妾灭妻。

可他不敢动手,也不能动手,刑部尚书是父皇信任的人,也是一位老臣,颇有功绩,他一个没有实力的太子,还真的不能拿他怎么样,否则就惹得父皇动怒,到最后他吃不了还兜着走。

“太子殿下,臣妾不敢,臣妾怎么敢做这种事情,臣妾那个时候不是已经听太子殿下的话,交出管家的权利了吗?”季悠然扶着看不出的肚子跪了下来,眼眶含泪,委屈不已,这才多久,已经是孕味十足。

“自打太子妃进府,妾身听从殿下的话,不敢往太子妃面前去显眼,更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异动,只怕太子妃发现,只等太子殿下给妾身做了主,妾身才会出去,就算不为了妾身,为了先太子妃的那份心意,妾身也不敢轻举枉动,这段时间,太子殿下难道不知道妾身所做的事吗?”

这段时间季悠然特别安份,安份的连院门不出,一直守着裴洛安的话。

等裴洛安找时机把她怀了孕的事情,跟柳景玉说通了,她才出门去给柳景玉敬茶,现在她什么也不干。

当然,就算是这样,有些消息她该知道的还是会知道,明面她已经放手,暗中自有一些人手在向她通风报信。

特别是太子没进太子妃的洞房的事情之后,更多的下人觉得这位新太子妃不一定得宠,将来得势的倒是可能会是季庶妃。

谁让季庶妃是先太子妃的堂姐呢!当初又是照顾先太子妃进的东宫。

“彩珠耳环,孤记得曾经给过你的吧?”裴洛安依然在震怒中。

这事他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原本他只带了一对彩珠耳环过来,要给的是季寒月,没想到让季悠然看到了,那叫一个委屈,一双含泪的眼泪就这么看着他,明明想说,但最后却什么也没说。

只是跟在他和季寒月身后,还时不时的伸手扶季寒月一把,只在季寒月没看到的时候,才落在她的耳环上,然后又委屈的看向转过头来看她的裴洛安,最终低下头,绞着双手。

之后裴洛安就又使法子找了一对彩珠耳环,但是嘱咐她不能在季寒月看到的时候戴。

季悠然也是一直保证的,之后就在两个人私会的时候带过,季寒月出事,季悠然进东宫那段时间,裴洛安还曾经见季悠然带过。

“殿下,这……这耳环也不只妾身一个有啊,当初得宫里赏的人不少,不说其他人,太子妃娘娘难道……难道没有吗?”季悠然可怜兮兮的垂泪。

“好一个太子妃也有,你的彩珠耳环拿出来孤看看?”太子用力的五拍桌子,震怒道。

“殿下,妾身当初收拾地方的时候,好几件首饰不见了,这彩珠耳环就是其中一件。”季悠然一看裴洛安的架势,越发的难过伤心起来,伸手捧了捧心口处,“之前殿下罚妾身,让妾身搬住的院子,妾身难过的很,也顾不得其他,当时就乱成一团,没想到丢了许多东西。”

“你当时怎么没说?”裴洛安冷冷的瞪着季悠然。

“妾身当时惹恼了太子殿下,那时候哪里还敢说什么其他,妾身暗中找了许久,都不见了,不只是这对彩珠耳环,还有其他的一对簪子,都是殿下送给妾的,妾又慌又急,可那会殿下又忙,妾想着都是些小事,丢了就丢了,不误了太子的大事才好。”

季悠然娇怯怯的哭倒在地,声音哽咽,仿佛一下子喘不过气来似的。

裴洛安这次没动怒,只盯着她。

感应到自己的话有了效果,季悠然越发的哭诉起来:“太子殿下,妾最近做的事情,太子应当很清楚,怎么可能会伸手做这种事情?去故意害未来的景王妃,还是想害太子妃,妾是怕自己死的不快吗?”

因为季悠然肚子里的孩子,裴洛安对季悠然暗中保护的很周全,也的确没发现她有什么异常,但这事如果不是她,难不成还是其他人?

裴洛安是个有疑心的人,就算季悠然哭的再真

男士网站推荐 悖论 小说流苏全文阅读

,说的再委屈,他也不全信,但这会看了看季悠然的肚子,脸色稍缓,伸手把她从地上扶了起来,“真的跟你没有关系?”

“真的跟妾身没有关系!”季悠然抹着眼泪道。

“那你把彩珠耳环找出来,当时帮着搬的有哪些人,孤一个个去问。”裴洛安冷声道。

“是……妾一会就让人整理一份单子给您,但是……”季悠然说到这里又犹豫了一下,看着似乎有些不自信。

“还有什么?”裴洛安已经站了起来,不耐烦的道。

“有一些人,妾身就算是当了一段时间的家,有些府里的人还是不认识的,只能说个大概。”季悠然急忙道,生怕这件事情查不清楚,最后又落到她的头上。

这会新太子妃进东宫,她得暂时夹着尾巴过日子,等他日,自有她扬眉吐气的时候。

她能弄死一个季寒月,当然也能弄死一个柳景玉。

季悠然这话说的原也是道理,东宫府里的人手,又岂是她一个庶妃能看周全的,裴洛安身边来来往往的人也不少,季悠然不敢管,也不敢问。

“你马上把名单整理出来,有多少是多少,一个也不要拉下。”裴洛安已经往外走了,一边走一边不耐烦的道。

季悠然丢不丢首饰的事情不大,大的是他的东宫是不是进了奸细,那可是大事。

今天能丢一些首饰,那么下次就有人可能冲进来暗杀他,想到这一处,裴洛安哪里还坐得下去。

查,必须查,马上查……

喜欢嫡女贵嫁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4337.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