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周前 (07-12)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下午近三点,段羽接到通知,一人来到区公安分局,意外的在办公室见到了自己的大领导。

段羽赶紧的立正敬礼。

“首长好!”

年近五十岁,穿着一身戎装的领导,回了一个军礼,又吩咐道:“段羽,不必这么正式拘束。”

“你伤势初愈,我们坐下来谈吧。”

段羽保持着立正站姿,声音响亮的说:“首长,我身体恢复的已经差不多,不影响格斗搏杀,更不用说站军姿了。”

领导轻轻一笑,伸手把办公桌上的一个小锦盒和一份证书拿起,递给了段羽。

接过锦盒和证书的段羽,掀开锦盒一看,不禁有一些愣怔。

“二等功?!”

领导满意段羽的错愕表现,介绍说:“在美国遭逢枪战的危险之境中,你不顾自身安危把言非凡医生救了出来,很好的履行了一名警卫的职责,还光荣的负了伤。”

“我们看过意外发生的前后视频,一致认为,你的果敢行为足以受到如此嘉奖。”

段羽沉默了

动漫h 每天肚子里都是主人的尿肉

一下,说:“首长,严格来说,那次危局,我没能很好的履行职责。”

“最后,还是靠着言医生的神勇发挥,把他自己和我带出冲突之地,还救了我。”

领导摆手道:“一开始不是你冒着枪林弹雨,把言医生拖出车子,后面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所以,这份嘉奖,是你应得的。”

说着这话,领导又弯腰拿出一个黑色小金属箱放在了办公桌上。

看着这个熟悉箱子,段羽不由的眼睛一亮。

在得到领导的示意许可后,段羽就迫不及待的打开了箱子。

她取出里面的碳灰色手枪,就是咔嚓咔嚓一番熟悉又眼花缭乱的操作,对手枪的性能和射击做了一次熟悉和检查。

忽然之间,段羽想到了一点,放下瞄向窗外的手枪,问:“首长,我的工作任务要做调整了吗?”

“怎么,不愿意?”领导玩味的问。

“坚决服从组织安排!”

段羽表态了一句,又忍不住补充说:“虽然回了国,但言医生的人身安全,可不能放松啊。”

“他的医术,可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领导浅浅笑道:“言医生的安全等级提升了,所以,你以后可以配枪了。”

这话,让段羽暗自松了一口气。

做为一名警卫,要时刻有为守护对象牺牲生命的觉悟和准备。

在那个时候,段羽也做了最坏打算。

结果却是,她被言非凡给救了。

在那种情况下,言非凡独自离开,也不会有任何人去指责他。

言非凡却没有那么做。

那个被言非凡忍疼咬破的生理盐水袋子,她从美国带了回来,当做了她自己最珍贵的私藏。

段羽已经决定,最危险之时,言非凡都没有放弃她,那她就用一生来回报守护他的安全。

这时,段羽耳边响起领导不好意思的声音。

“段羽啊,有一件事需要你帮忙一下。”

“首长,您请吩咐!”段羽挺拔了一下身姿。

“段羽,这算是私事了,你不用这么郑重。”

领导解释了一句,又轻叹道:“之前,有一位同志在一次任务中受了伤,脑中有了凝血块,导致双眼失明。”

“两年多过去了,失明都没有恢复。”

“听说,言医生可以通过穿刺消融凝血块?”

段羽有些疑惑的问:“首长,这种事情,您可以直接……”

领导轻声打断道:“上面有大佬明确发话了,说任何人请言医生出手,不能凭借身份和地位,搞命令和强迫。”

“特殊情况

动漫h 每天肚子里都是主人的尿肉

,需要官方出面邀请言医生救治,必须请示和批准。”

“所以,在言医生那里,我出面,真的不如你说话管用。”

“段羽,你和言医生的关系更加亲厚……”

附属医院,创伤外科住院部一豪华病房!

在这里养伤的廖自立,和哥哥廖自强一起,正在接待几位前来探望的朋友。

领头的关喆,注意到廖自立满头细汗,牙关紧咬,忍不住问:“自立,你这是疼的?”

“手术没有成功?”

“还是那个家伙故意报复使坏?”

廖自强率先开口,替弟弟解释道:“关哥,这事呢还真的不怪人家,是我这个傻弟弟逞强不让医生用麻醉剂止痛。”

“而他又对口服止痛药,有了抗药性。”

“这就造成,他只能是硬挺硬熬了。”

廖自立脸上挤出一些笑意,说:“疼习惯了,这种程度的疼痛,我还能忍受。”

“打了麻醉剂后,那种飘来飘去的感觉,我很是难受,还不如疼痛舒服。”

关喆不由的轻笑道:“自立,我看你这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对疼痛上瘾了。”

“哎,说真的,你感觉有效果没?”

“不会是白挨这一刀吧?”

廖自立笑了笑,语带的欣喜说:“有效果。”

“以前的疼,是钻骨挠心的疼,疼的让人脑袋和心里难受。”

“如今这个疼,却是疼的清清爽爽,干干脆脆,就是一个字,疼。”

关喆是一脸的不信,说:“疼,就是疼,哪还有钻骨挠心的疼和清清爽爽的疼之分。”

“我看,你这可能只是大疼盖过小疼而已。”

“具体效果,还得恢复几天再说……”

廖自强接过了话,说:“关哥,这一次那个家伙或许真的,能治好我弟的腿疼。”

“他从我弟腿骨里找出了一小块碎牙齿。”

“我好奇的让人做了质谱分析,发现那一小块碎齿和我弟弟的牙齿成分,有99.9的相似性。”

“当时我弟出意外,他的牙齿被碰碎了四颗。”

关喆斜睨了他一眼,轻呵一声,说:“我说廖自强,你不会服气了他,要对他服软了吧?”

“这怎么可能!”

廖自强梗着脖子,一脸不屑的说:“他再是厉害,也不过是一名医生,能屌到哪里去?”

“我身体这么好,不见得会生病。”

“即便生病,大概率是小毛病。”

“真倒霉得了大病,我就去梅林诊所了。”

“这一辈子再求到那家伙身上的可能,是微乎其微,不比中六合彩头奖的几率高。”

“看他不顺眼,就不顺眼,他能奈我何?”

“哥……”

病床上的廖自立,打断说:“这里是医院,国人说话向来邪气,你最好别说这么不吉利的话。”

他又劝说道:“言医生医术高,人也不错,你还是去给他道个歉,缓和一下关系吧。”

廖自强朝他就是一摆手,语带嫌弃的说:“你就好好的养自己的伤,我的事别瞎操心。”

他又把目光投向关喆,问:“关哥,那个女孩,你放弃了?”

关喆遗憾的叹道:“不放弃不行啊。”

“她不在医院,就在家,健身馆那里一周去不了一次,我根本没有接触的机会。”

“漂亮女孩千千万,没必要吊在她一人身上。”

廖自强附和道:“这倒也是,再说一个工作狂女人,再漂亮,也是一点情趣没有啊。”

关喆脑海里浮现余苏叶的身影,不舍的叹了口气,转而道:“自强,今晚上有个聚会,能去吗?”

廖自强一脸期待说:“能去,能去!我弟这里,不用我二十四小时守着……”

被这几人议论的言非凡,此时正在小红楼,对凯文·维加医生带来的一大一小两位患者做检查……

喜欢开挂的住院医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435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