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周前 (07-12)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第一句话,就死死地将李世民的视线给牢牢地抓住,再难移开。

东汉末年,皇帝昏聩无能,宦官专权,朝廷腐败。百姓苦不堪言,进而随着暴发了黄巾之乱……

乱世之中,一代枭雄与英雄人物竞相涌现。

看到了东汉末年的大将军何进的愚蠢与自负,看到了西凉刺史董卓引兵入关随即掌控朝中大权

学长们(NPH) 骑蛇难下(双)

废汉少帝,立陈留王刘协。生性残暴的董卓倒行逆施,引发多方愤然。看到了曹操这位一代枭雄登场。

亦看到了曹操假借圣旨之名,召集十八路诸侯联合讨伐董卓。

虎牢关前,志在匡扶汉室的的刘备、关羽、张飞三兄弟大战吕布。

讨董盟军声威浩大,迫使董卓挟汉献帝逃至长安……咔。

“???”李世民一脸懵逼地看着后面那几张空白,有些不敢相信地又重新翻了翻后面几页。

“这,这……”李世民转过了头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了长孙皇后一面慵懒地掩唇打个哈欠。

下意识地扭头看了一眼那滴漏的铜壶,这才惊觉,居然已经快要子时了。

“居然已经这么晚了?观音婢,这后面,可还有?”

看着满脸期盼地看着自己的夫君,长孙皇后缓缓地摇了摇头。“暂时没有了,妾身只借来了这一册。”

听得此言,李世民眼中精光大放,身子不由自主地朝前凑去。“此等奇书在何人手中?”

看到了夫君那副迫不及待的模样,长孙皇后不禁嫣然一笑。

“陛下,妾身是从那个武媚的手中借来的……”

“???”李世民懵逼半天,这才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一拍大腿。

“明白了,定然是那从清河回到长安的程崔氏从那清河崔氏那里抄录回来的……”

“想必是程三郎那小子拿出来四下显摆,让那武媚给瞧着了,怎么样,为夫的推断可正确?”

长孙皇后嫣然一笑,缓缓地摇了摇头。“夫君再猜一猜。”

李世民想了想,旋及脸色一变。又翻开了那开篇的临江仙,看着那首大气雄浑的临江仙。

“这……这不可能吧?”

“那小子能有这本事?”

看到自家夫君那副难以置信的表情,长孙皇后微微颔首。“妾身当时听闻之后,也是觉得难以置信。”

“可后来,听了武媚之言,才敢确定,就是程三郎那小子的手笔。”

“居然真是他……”李世民呆呆地看着手中这令自己爱不释手的《三国演义》。

虽然手里边这一册,让他感觉,那东汉末年的乱世这才刚刚拉开大幕。

但是其中的精彩程度,已经李世民能够想象得到,后面的内容,怕是会更加的吸引人。

重要的是,里边那些权谋、兵法,让李世民觉得难以置信,居然会是那个愣头愣脑的浑帐小子写出来的。

“其实程三郎写这本事,说起来,还跟他那三个声名显赫的弟弟有莫大的干系。”

刚端起了茶汤抿了口的李世民直接让茶水给呛得面红耳赤,一脸幽怨地抹了抹嘴。

“观音婢,莫要开这等玩笑行不行,老程家那三个小娃娃,呵呵……一言难尽得很。”

长孙皇后将程三郎创作这个故事的初衷娓娓道来之后,大唐皇帝陛下呆若木鸡,半天作声不得。

直到长孙皇后又将程三郎被三个弟弟在娘亲跟前戳漏了馅,无奈之下,只能寻武媚帮忙抄录。

李世民这才黑着脸,忍不住小声地吐了句槽。“老天爷怎么会这么偏心那个混帐小子……”

“明明就是个成日偷奸耍滑的小混蛋,偏偏一身的才艺,幸好这小子不通四书五经,琴棋书画也是一窍不通。”

“不然,咱们大唐那些文人雅士,博学鸿儒,岂不是要羞煞到都不乐意见人了。”

看着夫君

学长们(NPH) 骑蛇难下(双)

既羡又妒地在那里小声嘀咕,长孙皇后隐蔽地翻了个可爱动人的白眼。

果然,哪怕是业已经是大唐的皇帝陛下,男人呀……有时候就跟小孩子似的……

听到了长孙皇后不紧不慢的讲述出她与武媚娘的交流过程。

又忍不住重新看了一眼开篇词的李世民沉吟半晌,才显得有些不太好意思地道。

“观音婢,为夫拜托你一件事情……”

“夫君放心吧,妾身已经跟武媚有了约定,妾身会替她保密,不会说出去。”

“而她会将此书的后续借给妾身。”

李世民嘿嘿一乐,轻握了握长孙皇后那柔若无骨的纤纤素手。“还是你懂我。”

低头,轻轻地拍了拍那本《三国演义》道。

“没想到,程老三会有这等本事,早知道,今天就懒得踹他那一脚。”

“……”

#####

“父亲呢?他今日怎么样了……”

长孙冲迈步进入了赵国公府,左右张望了两眼,朝着迎面而来的弟弟长孙涣问道。

“父亲他,唉……还是那样,大哥,要不要再照上次太医给父亲开的方子,再去给父亲开副泻药来?”

长孙冲不禁眉头一皱,摇了摇头。“不行,上次王医令可是反复叮嘱过的。”

“这泻药不可轻用,那东西可是极为伤身的,上次用了之后。

父亲虽然那个通畅了,但是之后,可是足足躺了好几天才缓过来。”

长孙冲犹记得父亲一开始是出不来,结果之后那几天就是出来得太块。

就特娘的跟没有水闸似的,一个劲地狂泄……

那几天,父亲真可谓是肉眼可见地瘦了一圈,看得长孙冲等几兄弟都害怕。

“罢了,我先去太医署一趟,再去请王医令过来给父亲瞧瞧,看看可有其他法子。”

长孙冲跟二弟交待了一声之后,出了前厅,径直向着府门而去。

长孙无忌此刻斜躺在榻上,整个人有气无力地呻吟,那肥厚的手,轻抚着那涨鼓的肚皮。

难受,真特娘的难受……可是这股子难受劲又没办法描述。

“夫君,你多少也吃点吧,你今日就进了一碗粥……”一旁边的妻子不禁心疼地劝道。

“为夫实在是没胃口,先缓缓,一会若是我饿了再用吧。”长孙无忌勉强地笑答道。

喜欢大唐第一世家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435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